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五章 想要的“失败”

第十五章 想要的“失败”

    “那边?”兰希尔重复了一遍费拉冈德的疑问,身体堵锕口,将阳光遮挡住,使得里面昏暗阴沉,然后微笑道,“当然是血色平原那边。”

    费拉冈德惊怒地道:“是你勾结血腥君王?是你让精灵树被污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愈发感受到自己的危险处境,抓紧一切机会拖延时间,企图摆脱魔鬼投影的影响,可是他憎恨的情绪是几百年累积而成,学习“复仇之舞”也非短时期的行为,“种子”早就根深蒂固,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消解。

    兰希尔仿佛没有察觉到费拉冈德的企图,非常配合地笑道:“血腥君王?他这个‘精神分裂,的患者,有什么资格和我合作?至于精灵树的污染,其实还多亏了你和你的自然憎恨派。

    “精神分裂”是路西恩用来描述某种心理疾病的词汇,由于非常贴近某些双头、三头、四头恶魔的状况,所以在深渊缝隙附近常常被冒险者们使用,精灵们并不陌生。

    “为什么?”费拉冈德配合地问道,但也确实没有想到精灵树的污染竟然真的与自己有关!

    兰希尔此时的表现就像吟游诗人故事里的大反派,在成功的关头,总是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计划,结果由于话多而给对方留下了翻盘的机会:“‘自然之心,是接近类神的物品,即使我偷偷分离出一丝气息带入深渊,也很难对它造成污染,除非深渊意志能从重伤沉睡中苏醒,但是,最初的精灵是从自然之心中孕育出来,每一位精灵都流淌着自然的血液,与精灵树血脉相关。”

    “在这种情况下,当足够多的精灵被远古魔鬼投影,堕落魔化·再加上我们布置在血色平原的对称魔法阵,精灵树自然也就相应地出现了污染。”

    说到这里,兰希尔嘿了一声:“本来要让崇尚自然的精灵被负面情绪长期缠绕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但你的自然憎恨派却解决了我们的困难·他们之中有一部非常敌视人类,将人类包括正常活动在内的一切事情都视为憎恨的理由,让负面情绪蒙蔽自身的理智,完美地符合了召唤憎恶魔鬼投影的前提条件,所以,我得感谢你,费拉冈德!”

    费拉冈德虚幻的自然之心内浮现着一张与他有七八分相像的面孔·可这张面孔充满了仇恨、愤懑、憎恶的负面情绪,让“他”脸庞扭曲,丑陋而狰狞。

    “这就是我吗?”费拉冈德在消除远古魔鬼影响时看到了这张面孔·虽然明白这是自己内心的负面情绪被魔鬼投影后的具现,但也忍不住被震惊了一下,平时提到自然憎恨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的表现吗?

    他收敛住心情,压制住兰希尔话语造成的愤怒,不解地道:“可为什么堕落魔化的精灵里面只兰很少一部分是自然憎恨派?”

    “真正被憎恶魔鬼投影的精灵,除非自己愿意和达到了某个极限,否则不会有外在的魔化表现,只有那种内心挣扎犹豫·抵触着憎恶情绪呼唤的精灵,才会控制不住自身,表现出堕落的征兆·两者的区别,就像玛莎和你一样。”兰希尔“尽职尽责”地为费拉冈德解说着原因。

    听到最后半句话,费拉冈德内心的怒火再次上涌:“原来玛莎早就被憎恶魔鬼投影·成为了你的‘手下,,难怪她会污蔑我,可是,你为什么要对付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什么叫为什么要对付你?我的目标一直是你?不让你堕落魔化,成为传奇等级的憎恶魔鬼之体,我怎么更进一步?”兰希尔笑容灿烂地说道。

    “什么?你的目标一直是我?”费拉冈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和兰希尔虽然不太和睦·但也没到彼此暗杀的程度,接着他忽然醒悟·“让魔法议会援助是你要求的?为了让他们调查到我身上,然后利用我对人类的憎恨,被污蔑的愤怒,点燃我的负面情绪,再加上长期‘复仇之舞,的影响,使得魔鬼能成功投影到我的心里。”

    “你明白得太迟了,而且不是魔鬼投影,是之前那些负面情绪转化之后主动汇聚到你身上造成的。”兰希尔呵呵笑着解释了一句,“将自身转化为类似远古魔鬼的存在很危险,非常容易失去控制,因此,我看上了你,你有着几百年累积的憎恶,是完美的‘容器,”。

    “你!”听到这样的话,费拉冈德的愤怒痛恨直冲入脑海,差点不顾一切地进行攻击,“你不怕魔法师们调查出真正的主谋?”

    “嘿,在血色平原布置魔法阵,除了借助深渊和主物质世界力量的矛盾叠加,还能引诱路西恩=伊文斯他们过去调查,而他们去深渊,玛法里奥肯定也要跟着,否则没办法给魔法议会交待,而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没有顾忌地行动了,等他们从血色平原找到‘证据,回来,‘证人,、‘主谋,已经死的死,逃的逃,他占星术再强,也没办法预言了!”兰希尔微抬脑袋说道。

    “你就不担心路西恩=伊文斯不肯去深渊?还有阿特兰特呢?”费拉冈德将“魔鬼投影”稍微排除了一点,顿时精神一振。

    兰希尔抬起双手到指向费拉冈德,微笑道:“如果他不去,他就不是研!子叠加态和提出观察者效应的路西恩=伊文斯了。

    过去,由于实力不高,从来都是路西恩分析别人的性格和行事风格来制定计划,但现在,别人也在分析着他!

    “至于阿特兰特,他对我的计划是乐见其成。他自己想等待更安全更可靠的道路,不敢尝试,但不代表他不想借这次的事情搜集资料。由于某个原因,我知道了他的立场,所以故意暗中传讯给他,让他主动申请加入调查。”兰希尔嘲笑着费拉冈德,“他这种研究心灵的魔法师,怎么会察觉不出异常?”

    费拉冈德痛恨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精灵一族沉寂得太久了,久到忘记了过去的辉煌·我不甘心永远被困在这小小的森林里,我想像祖先一样征服大陆,征服海洋,征服整个世界·重振精灵一族的荣耀!”兰希尔一直优雅的脸孔微微显得癫狂,“而这一切,需要有类神层次的强者作为基础!我现在有机会往这个方向提升,所以必须抓住,费拉冈德,我会记住你为精灵族作出的‘贡献,!”

    费拉冈德怒视着兰希尔:“你!”

    太无耻太可恨了!

    兰希尔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哈哈笑道:“费拉冈德·不要生气,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说那么多吗?”

    不等费拉冈德回答,他自己踏前一步·戏谑地道:“为了保持你的憎恶、愤怒、痛苦情绪,等待时机的到来!”

    “路西恩=伊文斯他们应该已经到祭台了,那里有着自然之心被污染的源头,但血腥君王‘失败,逃走时会故意触动魔法阵,让玛法里奥不得不用自己的自然神术补救,可惜他不知道,他越是卖力,对我就越是有利,‘深渊和负面情绪之中的自然,·‘自然和森林内的堕落传奇,,两者会连成一个庞大的仪式,帮助我进行完美的状态转化

    负面情绪方面的情绪当然被费拉冈德这个“容器”承担了!

    “而且·血腥君王会留下一些线索,让玛法里奥和路西恩=伊文斯同样调查出主谋是你!”兰希尔见时间差不多了,脸上流露出欣喜与郑重交杂的情绪·“费拉冈德,不要试图反抗,你没有机会的!”

    费拉冈德牙齿咬破了嘴唇,鲜血流淌而出,双目瞪着兰希尔,赤红欲裂。

    喀嚓。

    血腥君王的恶犬脑袋和山羊脑袋只觉周围一切变得灰白,鲜血褪去了颜色·雨滴冻在半空,大地保持着起伏的状态·像是最完美的雕塑。

    一切喧嚣和杀戮远去,一切血腥和恶臭消退,世界变得安静又清新。

    路西恩见事情有点诡异,没有刻意收手,给娜塔莎留出战斗的机会,直接使用了月时计的“高级时间停止”!

    然后,他在灰白的凝固时空里咏叹般念道:

    “豪华大裂解!”

    接着,路西恩左眼变得鲜红剔透,宛如最漂亮的宝石,一道射线随着“复仇凝视”的咒文声打出——对付血腥君王还没到用“阳电子炮”的地步,并且这还得先制造真空状态,“永恒炽阳”则会无差别毁掉祭台,毁掉线索,不适合这种场合。

    一道之后,又是一道,由于这三个传奇魔法都附加了“不确定之手”,复仇凝视还用了“法术延迟”,所以“高级时间停止”到此结束!

    血红的颜色回归,污秽的雨点再次落下,地上的鲜血喷涌上来,这时,一道银灰剑光闪过,雨点破碎,鲜血破碎,任何不该破碎的事物统统破碎。

    而血腥君王身上无数光彩纷飞,一层又一层的防御被剥开,身上的血色鳞片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

    “豪华大裂解”,只有那种非常擅长元素和力场的传奇魔法师才能学会,议会中,在路西恩之前,只有海瑟薇才能使用!道格拉斯想要施展,都得用冗长的咒文和复杂的手势配合。

    啪啪啪,血腥君王体表一道道事物爆炸碎开,短短瞬间,它就被路西恩剥光了“衣服”,毫无防备!

    然后,两道血红射线一前一后打中了它的身体。

    本身等级只有传奇二阶的血腥君王立刻感受到了概率的魅力,胸口融合,直接被洞穿,麻痹在了原地!

    玛法里奥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手杖飞出:“自然困境!”

    人面山羊和恶犬脑袋麻痹地看着绿色的“植物”蔓延生长,有些迟钝址'想道:

    “这就失败了?”

    “怎么会被抓住?”

    “费拉冈德,愤怒吧,这样才能更加完美!”兰希尔哈哈大笑地靠近怒视自己的费拉冈德。

    突然,他看到费拉冈德身体上一层绿色光芒闪现,“丑陋的虚幻面孔”开始蒸发,而预想内的仪式发动迹象毫无影踪!

    “这······”他的笑容顿时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