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六章 登场

    它血色平原。!

    身体细长像是蜥蜴的双头恶魔站在巨石阵内一动不动,暗红的鳞片映照着阳光,闪烁起妖异的色彩,而鳞片缝隙内,一根根嫩芽仿佛从血肉里诞生,茁壮成长,给这只恶魔添上了一层绿色的“囚衣”。

    血腥君王的人面山羊脑袋之上,凝固着得意狡诈的笑容和惊愕刚刚浮起的扭曲,恶犬头颅则是一副茫然异常的模样,无法克制的杀戮和愤恨使得它狰狞可怖,它们完全不明白,在自己的“传奇位面”内,相当于传奇三阶的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被抓住,正常来说,同阶交手,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尤其还是在主场!

    “高级时间停止”,目前时空类魔法里最强力的一个,不是对时空深入掌握的魔法师或天生具备这种类法术能力的“银月之神”等“魔法生物”,根本连初步掌握都做不到,哪怕有冗长的咒文和复杂的手势,也别想施展出来!

    而路西恩居然能够施展,他的专属传奇物品竟然可以释放“高级时间停止”!他的职业不是“原子掌控”吗?什么时候和时空有关了?

    血腥君王麻痹之后迟钝的大脑里隐隐觉得自己遗落了什么,可它这种混乱的家伙,根本对奥术没有任何了解,怎么知道广义相对论究竟是属于什么领域的论文,其实,追求上进的人面山羊脑袋曾经想过关注一下奥术的发展,学习基本的概念,但它每次拿起书籍阅读时,恶犬脑袋就会非常烦躁,于是两个脑袋又陷入了漫长又传统的互相撕咬之中。

    至于“豪华大裂解”,它和玛法里奥倒是不意外,路西恩=伊文斯都学不会的话,那他就不配被称为元素和力场领域的权威,他必然会成为“元素支配者”海瑟薇之后第二个掌握这个魔法的议会传奇。

    而“复仇凝视”无视了身体鳞片防御的穿透攻击玛法里奥没有注意到,认为是“豪华大裂解”剥离了防御的效果,可血腥君王两个脑袋却百思不得其解,这是自己的天生防御豪华大裂解顶多能破坏部分,不可能让它完全失效,可为什么自己就像被剥光了鳞片,赤裸裸地站在这里?

    以它的奥术的“了解”,这显然是它无法理解的事物。

    “这下真的失败了,他怎么能掌握如此多强力魔法······”

    “不仅失败了,还被抓住了算不算超额完成了计划······”

    两个恶魔脑袋思绪迟钝地各自冒出不同的想法,胸口被“复仇凝视”洞穿的伤口,血肉蠕动却怎么也无法复原,暗红色的血液带着丝丝幽绿色泽滴在地上,腐蚀穿了石板,腐蚀掉了泥土。

    “血腥君王身上还有物品?”玛法里奥空着手飞到血腥君王附近,发现它腰部有深沉的黑气缭绕,在“豪华大裂解”之下,居然还有事物幸存?传奇物品?

    他相信“血腥君王”这种“精神分裂患者”不可能也没能力为自己炼制传奇物品,顶多粗略地将自己身体某部分改造成武器,比如它布满花纹的血色尾巴诡异折断而手中多了两把暗红巨剑。

    所以,是它杀掉冒险者或其他敌人的收获?

    “小心。”路西恩提醒道,“我感觉它邪异而负面。”

    娜塔莎提着“真理之剑”警戒着四周,对路西恩全力出手的选择没有疑问,仅仅对血腥君王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困住略感遗憾自己还没有战斗的机会。

    玛法里奥手一抬,一根嫩绿的树枝就从“血腥君王”血肉里长出,将那件事物抬起。

    “这······”玛法里奥目光一凝,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这事物是一个栩栩如生的暗黑雕像,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成,通体泛起乌光,面部清晰可见俨然便是“自然复仇者”费拉冈德!

    费拉冈德的雕塑似虚似实,脸部扭曲狰狞充满了憎恨、厌恶、愤怒的情绪,异常丑陋,而四周虚空里不断有淡淡的黑气冒出,融入了它的身体,这些黑气似乎是每个智慧生物心底的憎恶情绪凝聚成的无穷无尽“地狱象征”!

    “收集情绪之力,试图转化成远古魔鬼的状态。”路西恩冷静地述说着这种状况。

    玛法里奥充满失望和愤怒地低声道:“竟然是费拉冈德!自然憎恨派做得太过头了!”

    “不一定,费拉冈德收集情绪之力的特殊物品怎么会被血腥君王拿着?”路西恩看向表情呆滞的血腥君王。

    “也许是合作的条件,也许这个特殊物品必须放在祭台附近。”玛法里奥推测着。

    路西恩笑了笑:“我想没有哪位精神正常的传奇会找血腥君王这双头恶魔合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由于‘内讧,出了问题,反正我们已经抓到了它,用‘侵入大脑,等魔法查看一下。”

    说到这里,路西恩顿了顿:“不过在此之前,这个雕像不能留下,它是状态转化仪式的关键物品,不管是不是费拉冈德,这件物品都非常重要,早点毁掉,我们早点安心。”

    这也能避免玛法里奥被雕像蕴含的价值诱惑,关键时刻下黑手,所以,不对这雕像有任何心动的路西恩决定尽早消除祸患。

    “好。”玛法里奥刚对精灵内部出了叛徒深恶痛绝,暂时还没起贪心。

    娜塔莎真理之剑竖起,目光专注地盯着玛法里奥抛飞的费拉冈德雕像,而路西恩看似悠闲,右手却紧握着“月时计”,时刻防备玛法里奥突然出手。

    麻痹效果消失,血腥君王的人面山羊脑袋恼怒又ˉ地看着雕像,按照正常计划,自己假装失败撤退时,!会这雕像丢入祭台中央,做出毁灭证据的假象,然后,负面情绪汇聚的雕像会与自然之心气息纠缠,再也无法正常毁掉,只能靠玛法里奥的自然神术来慢慢分割于是仪式就会发动,自己的任务也顺利完成。

    可为什么自己就真的失败了呢?

    它还是想不通!

    玛法里奥没有去看娜塔莎用真理之剑毁掉雕像,而是将目光转移到祭坛,发现祭台四周是洋溢着混乱、杀戮、憎恶、痛苦等负面感觉的神秘花纹它们从中央延伸出来,一直深入血色平原的地底和周围虚空,构成了一个庞大又立体的“魔法阵”。

    “和门之世界内的状态转化魔法阵很相像······”路西恩心中暗道。

    没有意外,在祭台中央,在魔法阵核心,摆着一团浅绿蓬勃的气团,散发着浓郁的生机和清新让祭台内长出一颗颗葱郁的树木,连成了一片小森林。

    这团气息浅绿之中泛着少许黑色斑块,显然已经被负面情绪和杀戮混乱的深渊气息渗入了一点。

    娜塔莎身体突然虚化与银灰色的剑光融合在一起,以斩断世间一切的决绝和坚定,划破天空,斩向黑暗雕像。

    要破坏负面情绪的汇聚,最方便也最有效的当然是“真理之剑”!

    玛法里奥丢出了几个木头雕像,让它们变成一个个墨绿色怪物,冲向祭台中央,试图取出“自然之心”气息。

    血色尘埃密布的天空忽然黯淡,漆黑如同浓墨一个狒狒般的脑袋从黑暗里凸显,双眼紧闭,满脸鳞片。

    同时一只巨大的深黑色手掌从天而降,抓向雕像,无视娜塔莎斩来的剑光!

    平原上似乎浇灌着鲜血的泥土纷纷下陷仿佛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周围的虚空响起了混乱邪恶的歌声,似乎是黑暗和亵渎的圣言簇拥着恶魔的首领!

    四周的黑暗里,一根根黑色触手密集地延伸了过来,凡是被它们接触到的事物,不管是白色石头,还是墨绿色木人全部枯萎腐朽,化成污泥。

    路西恩右手之中月时计滴答滴答地走动,早有戒备的他拇指轻轻一动!

    “喀嚓”,黑色触手停在原地,褪去了色彩,只留下灰白的黯淡,下陷的平原保持着住当前的状态,白色石头、墨绿色木人各自以不同程度的枯萎和腐朽展示着某种毁灭的艺术。

    黑暗圣言般的歌声消失,巨大的深黑色鳞片手掌凝固在半空。

    在高级时间停止效果内,天空里凸显的狒狒脑袋双眼突然睁开,幽绿、暗红、金黄等不同颜色急速变化,给异常混乱异常邪恶的感觉。

    啪,清脆的虚幻声音响起,灰白破碎,颜色回归,一切又都恢复了月时计按下时的状况!

    它竟然破除了高级时间停止!

    “恶魔王子······”玛法里奥、路西恩同时认出了这降临恶魔的身份!

    “该死,我就知道血腥君王那个精神分裂的家伙靠不住!它又出了什么纰漏?”兰希尔笑容凝固之后,低声咒骂了起来。

    费拉冈德暗自沮丧,自己才排除了一点魔鬼投影,又身受重伤,否则这就是逃走的大好机会!

    兰希尔见出了问题,不敢再大意,用自己的类法术能力将费拉冈德牢牢困住,然后焦急地来回踱步,等待着血色平原上的祭台启动。

    突然,虚空里幽绿泛起,一根根被黑暗负面之气包裹的浅绿线条迅速蔓延出来,以费拉冈德为中心构成了一个异常复杂的立体魔法阵。

    兰希尔吐了口气,欣喜地笑道:“总算启动了!”

    费拉冈德身体开始虚化,浅绿蓬勃的色泽之下是丑陋狰狞的面孔。

    兰希尔开始拿出各种事物,布置起仪式的最后步骤,他没有想过马上就能成为类神,只是想以此晋升传奇巅峰,并为将来的类神之路打下坚实的基础。他也不傻,怎么会冒险急进,尤其这方法还有待验证。

    一根根或浅绿、幽绿,或深黑、浑浊的线条接连亮起,以他自己为中心也同样形成了一个复杂神秘的立体魔法阵。

    “兰希尔,我诅咒你!”费拉冈德凄厉地喊道。

    兰希尔脸露微笑:“很好,保持这样的状态。”

    他右手前伸,按在魔法阵中央,于是两个魔法阵连在了一起,光影交错,能量流动。

    突然,周围的时空发亮,浅绿一片,费拉冈德身体周围的魔法阵花纹一下剥离,反向融入了兰希尔身边的魔法阵!

    一个个光环亮起,兰希尔被禁锢在了魔法阵中央。

    “怎,怎么会这样?”兰希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

    费拉冈德也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个景象,脑袋如同浆糊,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得救了!

    魔法阵骤然发亮,能量似乎延伸到了远处,四周浅绿的色泽迅速透明,显现出了另外一端的状况。

    那是一颗浅绿色蓬勃之心,在里面站着一位穿着树叶长裙的绝美女子,她金发灿烂,皮肤之上同样泛起一层浅绿流光,目光深邃幽远,表情神圣莫名。

    “女皇陛下!”

    “女皇陛下!”

    兰希尔和费拉冈德目瞪口呆地失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