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七章 大争之世

第十七章 大争之世

    自然居所内。!

    海蒂、安尼克、尤里斯安等人都回到了树屋,卡特里娜、斯普林特等魔法师也匆忙返回,集中起来,便于阿特兰特保护和见机行事。

    一位传奇德鲁伊的堕落魔化是精灵一族几百年来最为严重的事情,比精灵树被少许污染还让人心惊,所以他们不得不多一个心眼,做好各方面准备。

    “想不到费拉冈德阁下这种传奇二阶的德鲁伊也会被憎恶魔鬼投影,老师不是说七大远古魔鬼最强不过传奇巅峰吗?”海蒂在树屋内来回踱着步,既惊骇又兴奋地说道。

    安尼克沉稳地分析着:“老师也是从资料和魔鬼投影事件的状况来判断,并未真正遇到过七大远古魔鬼,而且远古魔鬼究竟存不存在还得打个问号,也许它们只是每个人心中负面情绪的具现化,各人有各人的不同,属于抽象的代号,而非具体的实物。”

    “传奇德鲁伊也是智慧生命,也有着自身的喜悦、烦恼、憎恶和痛苦,被情绪魔鬼‘投影,很正常,而且,费拉冈德是自然憎恨派的首领,累积了几百年的憎恨情绪,出现这种状况没什么奇怪。”斯普林特没有亲眼目睹当时发生的事情,所以不认为有什么问题。

    卡特里娜等魔法师也同样这么认为,纷纷点头赞同。

    “问题在于,事情调查进展的太顺利了,结果出来的太容易了,实在不像是一位传奇的谋划。”海蒂背着双手,很有霍尔姆王国警察厅高级警探的风范。

    阿弗瑞斯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从玛莎树屋“顺”出来的“晶晶亮石头”,随口说道:“即使是被憎恶魔鬼附体,玛莎的表现也很难称得上合格,如果她不是本身智商上有待治疗,那一定是有别的目的。”

    它是议会内部最早处理远古魔鬼事件的高阶魔法师,对魔鬼的狡诈多变、诡异难杀有着深刻体会。

    “阿弗瑞斯,你的意思是玛莎故意污蔑费拉冈德?那真正的主谋是谁?”安尼克目光一亮·望向阿弗瑞斯。

    小水晶一遍又一遍地数着爪子里的“晶晶亮石头”,漫不经心地道:“玛莎已经自爆死亡了,我怎么知道主谋是谁?费拉冈德当众堕落魔化可是真的,等到精灵树的污染被排除·兰希尔将他击杀,事情就圆满解决了,我们的任务也顺利完成。”

    我的这趟旅行也收获丰厚,完美结束!

    至于真相是什么,还是留给路西恩他们烦恼吧!

    这时,脸色不太好看的艾勒丝汀从外面飞了进来,声音低沉地道:“多谢各位调查出了幕后的主谋是谁·否则事情若继续恶化下去,整个精灵一族都有覆灭的危险。我已经将事情禀报了母亲,她让我转达她的感谢。”

    “没什么·公主殿下,不用担心,费拉冈德受了重伤,肯定无法从兰希尔阁下手中逃脱,等到他陨落,精灵树的污染也必然会相应解除,事情会好起来的。”海蒂安慰起艾勒丝汀。

    她话音未落,树屋的木壁之上突然泛起浅绿的光芒,一点点萤火虫般的同色光点从中飘出·将整座树屋点缀的宛如童话梦境,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安静和清宁,似乎所有负面情绪都自然而然消除了。

    “这……”

    “怎么了?”

    惊讶的声音接连响起·海蒂、卡特里娜愕然望向树屋之外,只见整片森林都同样流淌着浅绿的“水波”,点点光芒飘舞于每一个角落。在带来安宁平和之余·它们将“自然居所”衬托得如梦似幻,迷离神圣。

    与此同时,飘渺空灵的歌声从树叶、树干、树根和灌木丛中传出,让人心旷神怡,忘忧解愁。

    这样梦幻般的场景里,阿弗瑞斯爪子乱舞,试图将那些萤火虫般的浅绿光点捕获收藏·而艾勒丝汀看着湖中央冉冉升起的纯净绿色,脸上的烦恼消失·欣喜地道:“精灵树的污染被排除了!”

    在自然居所内,一位位精灵忘记了烦恼,舞蹈于光点和绿色的相伴之下,其中,自然憎恨派的精灵表情略有挣扎,灵魂内仿佛有丝丝黑气冒出,融入了虚空,向着远方汇聚。

    等到这虚无黑气完全排除,他们脸上都流露出轻松惬意的笑容,似乎长期以来压在心里的石头被人彻底搬走了一样!

    “囚禁所”中,那一位位发出憎恶凄厉嚎叫的精灵渐渐安静了下来,一缕缕黑气蒸腾,一块块鳞片掉落,身上的魔法花纹也缓缓收缩,不再夸张到触目惊心。

    他们感觉到了心里的平静,全部靠在墙上,发出无声的啜泣,为重获新生而欣喜。

    耸入云霄的精灵树枝叶舒展,光芒焕发,一点点黑色斑块从树干内凸显,干枯剥落,消失在莫名之处。

    坐在树屋内的阿特兰特突然睁开双眼,望向精灵树的方向,如同人心变化的瞳孔充满了震惊。

    隐秘的山洞内。

    兰希尔被反融入的魔法阵牢牢地禁锢在了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魔法!阵妾的另外一端,那里应该是“血色平原”,怎么就变成了“自然之心”?

    接着,虚空中一道道黑气冒出,汇聚于魔法阵中,浓缩成一滴滴水液。

    这水液深沉漆黑,一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了最深最重的憎恶痛恨之情,让人难以克制自身的情绪。

    水滴迅速组成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头部幻化出一张丑陋的面孔,不,这张面孔足以称得上俊美,可却被浓烈的贪婪、憎恨等情绪弄得肌肉扭曲,五官变形,狰狞可怖!

    “不······”兰希尔看到这张脸后,发出无法相信的惨叫,这原本是自己用来对付费拉冈德的准备,怎么变成了自己?

    这黑色人影正是由众多精灵负面情绪汇聚而成的“远古魔鬼”,“憎恶”和“贪婪”!只不过,这一次是以兰希尔为载体,为基础,为容器!

    混杂的“远古魔鬼”一下扑到了兰希尔的身上,让他凄厉哀嚎。

    “为什么?”

    “女皇陛下·为什么?”

    他不甘心地惨叫着问道。

    隔着重重时空,“精灵女皇”、“翠绿之王”阿格莱亚表情平静地说道:“我与自然之心已经半融合,怎么会无法察觉它有一丝气息被人偷走。”

    “不可能,不可能!我用的办法肯定能绕开你的感觉!”兰希尔不肯接受地大声喊道·黑色人影正在与他努力融合!

    费拉冈德回过了神,望着阿格莱亚若有似无的身影:“女皇陛下,您早就知道兰希尔的阴谋?您为什么……”

    他没有说完,有正常智商的生命都能看出女皇陛下在借兰希尔布置的魔法阵摄取好处!

    而兰希尔听到费拉冈德疑问后,也激烈摇头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制止我?为什么任由我伤害精灵树和族人?难道你也被贪婪蒙蔽了心灵?”

    他怎么也没想到女皇陛下要让自己成为负面情绪的容器!

    阿格莱亚没有回答兰希尔的疑问,而是颇为感慨地道:“自从维肯和另外的神秘人将成为类神的方法私下传播·这个世界就改变了。”

    什么类神方法?费拉冈德不明所以。

    而兰希尔却突地安静了下来。

    阿格莱亚继续说道:“神话时代之后,地狱之主、深渊意志就无法直接降临主物质世界,银月之神也由于种种原因·很少现身,所以,只要拥有一位传奇巅峰,基本就能维持住精灵族的生存和延续。”

    “从太阳王塔诺斯等魔法师研究类神之路开始,到维肯晋升,成为教皇,真理神教威压诸位面,再到类神方法被维肯主动传播,路西恩=伊文斯开始研究类神道路的奥术支撑·几万年中,智慧生命对类神层次的冲击终于爆发出绚烂的光彩,越过了天生类神的界限·即将迎来属于类神的时代!”

    她碧绿的眸子看着安静的兰希尔和费拉冈德:“这个过程中,由于信仰之力、自然之心等资源的限制,类神的数量必然有限。”

    “这个过程中·必然有传奇的陨落,新类神的诞生。

    “这个过程中,必然以某些种族的消亡和某些种族的兴盛为背景。”

    “这是时代的潮流,谁也躲不开,谁也逃不掉!”

    费拉冈德震撼地低语道:“女皇陛下······”

    阿格莱亚目光幽深地望着兰希尔:“我曾经以为我能够置身事外,以为我们一族躲在斯特鲁普森林就能够不被卷入,但你与恶魔王子的合作让我明白·我错了,在这样的时代‘不管是普通传奇,还是传奇巅峰,都要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斗,为了自身的种族延续而争夺!”

    “普通传奇要为传奇巅峰冒险,传奇巅峰要为类神道路拼命,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没有谁能不卷入漩涡,除非自甘落后,自愿放弃,等待着有一天灾难降临,等待着有一天命运敲响你的大门。”

    “虽然这条道路还有很多危险、很多未知,但我清楚,只有成为类神,才能让精灵一族得到长久的延续,而不被时代的浪潮淘汰!”

    兰希尔目光空洞地看着黑色人影附着在自己身体上:“所以,您顺势而为,以我为容器,完成状态的转化?”

    “是的,你犯下的罪行将以此偿还,精灵一族的延续是最重要的事情。”阿格莱亚语气平静却坚定,王者风范尽显,“这个时代的发展飞速到超越想象,要想争夺生存的资格,必须早做打算,尽早‘出发,,落后就要挨打!”

    “路西恩=伊文斯在‘奥秘之声,里说过的一个词组很适合现在的状况。”

    “这是‘大争之世,!谁也无法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