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八章 自然之箭

第十八章 自然之箭

    灰白消褪,天空依然漆黑,凡是被“恶魔王子”不断变化颜色的双眸看到的恶魔,都陷入了彻底的疯狂,嘶喊声宛如没有理智的野兽。

    赤红的大地继续往下塌陷,喷涌的血液被压得弯了腰,变成了流淌的暗河,黑暗里那一根根带来枯萎和腐朽的触手恢复了生机和活力,从四面八方仲向路西恩、玛法里奥和自然祭台。

    那一只长着深黑鳞片和恶心绒毛的巨手,指甲尖利,筋骨突出,在腐蚀蠕动的黑色液体覆盖下抓向似虚似幻的费拉冈德雕像。

    一切又从“高级时间停止”制造的凝固状态中恢复了。

    “时空权杖!”

    就在“恶魔王子”的巨手即将触摸到负面情绪雕像时,路西恩声音飘渺古拙地念出了咒文,一点点波光凝聚,化为了一柄梦幻般的权杖

    随着这根权杖一点,“恶魔王子”巨手与黑暗雕像之间荡起了淡淡的波纹,仿佛一瞬之间从咫尺变成了天涯,相隔了无数的时空!

    在路西恩晋升传奇三阶之后,“时空权杖”的威力得以真正发挥。时空的变幻莫测,不仅是体现在时光的放缓加快和空间的凝固之上,还在于各种巧妙-的用途,比如这模仿“神之守护”的效果,当然,由于某些路西恩未知的原因,这种不在同一个世界,相隔了无数时空的效果,与“神之守护”、真理之盾相比,还是少了超然和无法触摸的感觉。

    “恶魔王子”的巨手与黑暗雕像的直线距离只相差不到一米,可却再也无法前进半点,虚幻的波纹制造出了一层层重叠的时空,让它必须穿梭一个个不同的世界才能抵达目的地!

    娜塔莎见状,银灰剑光不变,还是那样决绝坚定地斩向黑暗雕像,凝聚的虚幻缝隙似乎已经在切割着一切,让虚空里不断冒出的黑气碎裂溃散消失不见。

    黑暗天空里凸显的狒狒脑袋流露出暴怒的情绪,嘴巴张开,四根蛇一般的尖牙闪烁起幽光。

    “啊呜”!

    “恶魔王子”猛然发出野兽般的嚎叫,这个单词似乎没有任何含义可却仿佛蕴含了最邪恶最混乱的意味,让四周的黑暗沸腾,让虚空里呈现出不同的景象,沸腾海洋、骸骨荒原、虚伪城堡、灵魂沼泽、深渊胃袋、黑暗丛林等一个又一个邪恶的深渊位面隐隐透出。

    黑暗圣言?路西恩还未来得及思考,嗡的一声,灵魂和大脑就仿佛被人用巨锤狠狠来了一下,各种负面情绪和杀戮嗜血的欲望喷涌而出身上加持的“心灵屏障”等魔法效果一个接一个破碎,“时空权杖”凝固的空间之墙也沾染上了一层黑色。

    “陡转术!”

    在身上魔法效果短暂抵消“恶魔王子”嚎叫的瞬间,路西恩抓住机会念出了咒文一面剔透晶莹的镜子凝聚了出来,花纹古朴而神秘,它不像“命运之镜”那样雾蒙蒙的一片,镜面之后仿佛连通了另外的世界。

    啪,“陡转术”产生的反弹之镜出现了一条条深邃狰狞的裂缝,由于“黑暗圣言”不是单体法术,所以未能反弹回去,只是削弱了伤害,让路西恩没有因此昏厥。

    “黑暗圣言”并非深渊语和地狱语是某种传奇魔法,属于深渊和地狱本质的体现,只有最贴近两者的深渊意志、地狱之主、恶魔王子和地狱第一层领主才会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的“生杀予夺”就属于“黑暗圣言”的变种。

    “啊呜”!

    在恶魔王子发出“黑暗圣言”时,娜塔莎与真理之剑融合的银灰光芒忽地一沉,直接往下降去也被震慑了心灵,接着,她周围虚幻波纹浮现,缓慢荡漾开来,显然是意志出众,强行支撑住使用了“真理之盾”!

    而巨手与费拉冈德雕像之间的无数时空一层层凝固,不再虚幻缥缈!

    玛法里奥正准备施展德鲁伊变身术化为一个恐怖的岩石巨人将自然祭台破坏,却刚好遇到“黑暗圣言”的震荡于是,自然神术被破坏,头晕目眩,一时只能收回困住“血腥君王”的木杖防御。

    血肉内长出的嫩绿枝叶消失,恶犬脑袋和人面山羊头颅齐齐发出杀戮的嚎叫,与恶魔王子交相应和。

    “恶魔王子”的巨手绒毛竖起,黑色腐蚀的液体散发出浓郁的邪恶混乱气息,抓到前面凝固如同半透明琥珀的一个个虚幻时空之上。

    啪啪啪,一道道裂缝在这些虚幻时空之上产生,迅速蔓延扩大,破碎裂开,巨手穿过它们,临近了费拉冈德的雕像!

    在深渊之中,恶魔王子实力会超常发挥,如果是在它的“恶魔胃袋”位面,它更是有着接近类神的实力,就像施展了“神降术”的北方教会教宗。

    但此时,路西恩并没有紧张和畏恺因为恶魔王子的目的似乎很明确,就是拿到那黑暗雕像启动自然祭台,根本没有封锁时空,也没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自己和娜塔莎、玛法里奥身上,自己等人是想走就立刻能走,并且,即使恶魔王子全力对付自己,在“血色平原”上,自己也有足够的把握逃脱。

    黑暗里,一条长长的尾巴突然冒出,向着路西恩刺来,尖端弥漫着黑气,带着强烈的负面气息,似乎只要被它击中,立刻就会像中了衰退射线和黑暗之剑一样,实力急速下降。

    这是“恶魔王子”的主要进攻方式之一!

    啪,清脆的响声发出,这根裹满黑色鳞片的尾巴刺在了路西恩面前的陡转术镜子之上,让它彻底碎裂,而它自己也倒卷往回,向着天空中凸显的狒狒脑袋刺去。

    “自然之怒!”玛法里奥面对了扑过来的血腥君王。

    这时,恶魔王子的巨手已经触摸到了费拉冈德的负面情绪雕像。

    “先用风暴结界制造真空,然后用阳电子炮将黑暗雕像连同恶魔王子的降临身躯一起湮灭····…”路西恩冷静地想着,打算在恶魔王子将目标转移到自己和娜塔莎前给它来一记狠的,即使由于它未完全降临,无法彻底杀掉它,也要让它的目的难以达成。

    突然,“自然祭台”上的“自然之心”气息一下变得明亮,更加翠绿蓬勃,周围空间彻底虚化,呈现出一个自然和谐的世界,从生命的孕育、生长、蓬勃到衰败、死亡和重新孕育!

    接着,世界融入了气息之内,让它化作了一道浅绿色的流光,箭矢般从祭台上射出。

    祭台枯萎倒塌了,似乎失去了所有生命力!

    “自然之心”所化的流光短箭后发先至,瞬间就射到了黑暗雕像之上,射中了“恶魔王子”的巨手。

    黑暗雕像四分五裂,一张张虚幻的精灵面孔带着强烈的负面情绪融入了浅绿流光之中,与它一起射入了巨手内!

    “啊!”

    恶魔王子发出震天惨叫,黑色暴雨倾盆而下,腐蚀着一切,毁坏着

    它的掌心长出了一根根浅绿蓬勃的枝条,它的手臂之上,狒狒脑袋之上,各种颜色变化不断的眼睛里,同样有一根根嫩芽茁壮生长。

    于是,它再也不能保持隔空降临的姿态,庞大的身躯彻底从天空中凸显。

    这是一只细长如蛇,却又丑陋如同狒狒和猩猩杂交的身体,鳞片和绒毛构成的恶魔花纹充满了混乱和邪异的感觉,如果不是传奇等级的强者,只要看它的身体一眼,就会立刻发疯,无法治愈!

    目睹这样的突变,玛法里奥瞳孔猛地收缩:

    “女皇陛下?”

    他忽然发现,事情比自己想象得复杂很多!

    娜塔莎在“黑暗圣言”中灵魂震荡,难以控制自身,似乎战斗欲望都迅速消褪,只有杀戮情绪和种种负面想法浮现,还好,她是正统骑士,靠着意志一步步走到这个阶段的强者,才能勉强控制住身体,拿出真理之盾,抵消了后续的侵染。

    然后,她目睹了“恶魔王子”被自然之心气息重创,短暂失去了行动能力。

    于是,她的内心仿佛有一把烈火在燃烧,战斗的渴望和下意识反应让她再次与真理之剑融合,银灰剑光在半空一旋,冷漠又张扬地向着恶魔王子浮现出来的身体斩去。

    “啊!”

    剑光一闪,一道虚幻又狰狞的裂缝凸显,恶魔王子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可被自然之心侵蚀的它只能用自身那一层深黑液体反击,连黑暗圣言都难以迅速施展。

    娜塔莎虽然充满战斗欲望,但也不是鲁莽的家伙,一剑斩中之后,立刻向下疾飞,划破了重重时空,直接降临在血腥君王头顶,对准它的两个脑袋就是一剑!

    恶魔王子这种传奇巅峰的存在,肯定有拼命的手段!

    一剑斩出,娜塔莎没有去看战果,很有默契地竖起了真理之盾。

    恶魔王子几千米长的身体盘踞在天空,又被“自然之心”短暂禁锢,仿佛一个靶子立在那里。

    “姿势摆的太好了,我有点忍不住了……”路西恩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在娜塔莎一剑斩中后,左手伸出,对准了恶魔王子。

    然后,他单片眼镜之上光芒微微一闪,以恶魔王子腹部的真理之剑伤口为核心:

    “永恒炽阳!”

    本来路西恩打算用“阳电子炮”的,但精灵女皇的诡异让他暂时按下了这份心思。

    无法想象的光芒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