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九章 “恶魔王子”

第十九章 “恶魔王子”

    一道虚幻又深邃的伤口横在“恶魔王子”腹部,撕扯它的鳞片、“肌肉”和骨头,让黑色腐蚀的血液大量涌出滴落,让里面不断蠕动像是一只只小恶魔的内脏呈现在了路西恩等人眼前。

    “恶魔王子”爆发着震动整个位面的惨叫,嘴巴忽然张开,胃部蠕动,吐出了一个被粘液完全包裹的人形,它头部长着恶魔独特的双角,恐怖的传奇巅峰威压弥漫开来,仅仅是这没有实质的气息,就让“血色平原”裂开了一条又一条可以看到熔浆焰河的缝隙。

    它竟然还有这种形态?

    伤害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真身?

    可不管是什么,一切都迟了一点。

    “永恒炽阳!”

    随着路西恩左手仲出,“恶魔王子”腹部的伤口内突然爆发出灼热耀眼到无法想象的光芒,像是同时有一万个太阳降临在了此处!

    地面远处的玛法里奥在“翠绿之杖”保护下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否则他怀疑自己没有加持额外自然神术防御的双眼会直接瞎掉。

    娜塔莎举着“真理之盾”,眼帘催落,遮挡住视线,在没有了深渊缝隙阻隔的情况下,她同样不敢直视“永恒炽阳”施展那一瞬间爆发的刺目光芒,闪耀到极致的光芒!

    淡淡的虚无波纹从“真理之盾”上蔓延开来,将她与真实世界彻底分隔,仿佛处在了别的时空,超然物外、无法触摸的时空。

    血腥君王的人面山羊头颅在失去了绝大部分魔法物品和效果的情况下,狼狈地吐出了蛇一般的猩红舌头,与两把巨剑一起阻挡着银灰剑光的侵袭,可在“恶魔王子”控制了血色平原,让它得不到位面反馈和加持的情况下,它的舌头和巨剑一点点裂开,虚幻的缝隙开始往它的身体蔓延。

    “白痴·快出力!”心灵之中,它怒吼着自己的另外一个头颅。

    恶犬脑袋刚要施展类法术能力,忽然发现强光闪现,于是下意识望向了自己的“领主”·顿时,它被那灼热明亮的恐怖光芒刺了一下。

    “我的眼睛!”恶犬脑袋惨叫了一声。

    然后,它就感觉到无穷无尽的纯粹光芒带着极端可怕的高温涌了过来,淹没了一切。

    “不!”

    “恶魔王子”的整个腹部直接气化,爆发的光芒和足以融化一切的超高温将那个被粘液覆盖的人形吞没,将它的尾巴吞没,将它的头颅吞没。

    天空之中如同升起了一轮耀眼灿烂的太阳·驱散了黑暗,遮蔽了原本的暗红。

    接着,不知道相当于多少座火山爆发的能量风暴开始肆掠·摧毁着所有阻挡的事物,“森林”毁灭了,“自然祭台”毁灭了,巨石阵毁灭了,远处的“血肉城堡”也仿佛遭遇了恐怖的地震,开始破碎坍塌。

    灼热的能量风暴不仅摧毁着平原上的一切,而且融化着附近的任何事物,点燃着周围宽广平原上所有可以点燃的东西。

    一只只恶魔被撕成了碎片,一块块尸体燃烧起各种颜色的火焰。

    轰隆隆!

    光芒之后·轰鸣的爆炸声才如响雷爆发,整个“血色平原”位面开始剧烈震荡,似乎陷入了末日!

    半空中·一团翻滚的蘑菇云冉冉升起,环状而奇异的头部给人异常震撼的感觉,充满了一种毁灭的美感·为之前的爆炸画上了完美的句号,留下了足以铭记的象征。

    看着像是气流排空而形成的巨大白色云环,玛法里奥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永恒炽阳”这个魔法被议会称为最纯粹的暴力魔法,娜塔莎则赞叹地想着,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破坏力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啪啪啪,滴答滴答·一块块带着焦黑鳞片的躯体混杂在雨点般降下的黑色血液里落地,但没有了恶魔君王恐怖的再生能力·像是彻底失去了生机的死物。

    路西恩推了推单片眼镜,望向蘑菇云附近,只见“恶魔王子”几千米长的庞大身躯已经支离破碎,但在核心处,却有一个透着邪异混乱感觉的幽黑大洞,隐隐能看到里面是一片不断冒着气泡的水面。

    “大洞”的黑色褪去,里面的场景迅速清晰,这是一片泛着绿光的海洋,咕噜咕噜地冒着白色气泡,海面上有一块块礁石、小岛,可在“海洋”和周围不断荡漾和蠕动的淡红空间双重作用下,它们正慢慢地瓦解消融着。

    “‘深渊胃袋,······‘强酸之海,……”路西恩低声念出的这两个名字正是这一层深渊的称号,“恶魔王子”真正的主场,在里面作战时,它接近于类神,“看来刚才那一击没能彻底杀掉它······”

    路西恩并不遗憾,毕竟自己只有传奇三阶,又没有提前准备材料,而且这里又是深渊。

    “深渊胃袋”的水面不断冒着白色气泡,隐约能看到下方有一座漆黑阴森的城堡,那是“恶魔王子”的宫殿。

    海面的气泡越来越剧烈,忽然凸显出一张狒狒面孔,它透过两个位面还未消失的交错望向了路西恩,不断变化着颜色的眼眸带着刻骨的恨意:

    “凡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它的声音带着明显的虚弱,这是毫无疑问的表现——被“自然之箭”暗算,又被“永恒炽阳”直接作用在了体内,它是差点彻底陨落!

    可即使最终逃脱,它也不得不抛弃了主体,靠着预先布置在宫殿内的“恶魔核心”重新生长。

    就在“恶魔王子”话音刚落的瞬间,路西恩的眼睛突然睁大,因为看到水下的城堡内冒出了一片黑沉的阴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将它包裹!

    这层黑色的阴影如同一个正在消化着食物的“食人花”,不断蠕动着,扭曲着,膨胀着,收缩着。

    “谁?”

    “戈恩海姆,你要做什么?”

    “放开我!”

    “我要杀了你……”

    “恶魔王子”邪异混乱的声音不断从黑色阴影里传出,但却越来越虚弱。

    “戈恩海姆?黑暗主君?”玛法里奥听到这个名字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路西恩和娜塔莎见状,即使猜不到精灵女皇的诡异·也能明白当前戈恩海姆在做什么!

    它在用恶魔进化的最好方式提升,它在吞噬着“恶魔王子”,它在获取深渊的欣喜!

    下意识的,路西恩迈出一步·准备阻止,换了任何一个恶魔成为传奇巅峰的“恶魔王子”,自己都无所谓,反正没什么区别,但“黑暗主君”和“不死生物之主”是最差的选择,因为它们很像魔鬼,有着克制自己混乱杀戮天性的能力·能够制定复杂阴谋并贯彻实施。

    “不!”

    “恶魔王子”忽然爆发出凄厉痛苦的惨叫,接着,声音戛然而止。

    “强酸之海”上的气泡猛地增多·仿佛被高温煮开了一样,周围蠕动的淡红空间一下凝固,一片黑暗阴冷的宽阔冰原与它连接了起来。

    而在冰原之上,有一座高大黑暗的城堡,处处都是冻结的痕迹。

    城堡一下变得虚幻,露出一张黑色的王座,王座背对着路西恩等人,隐隐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上面。

    血色平原、沸腾之海、骸骨荒原、虚伪城堡等位面的天空猛然黯淡,太阳消去·黑暗涌现,一滴滴虚无的雨水倾盆而下。

    深渊到处都响起了充满杀戮欲望的呐喊,像是用“黑暗圣言”谱写的旋律在奏响。

    一位位君王以下的恶魔匍匐在了地上·哪怕是“不死生物之主”阿普西斯创造的那些千奇百怪的死灵也同样如此。

    “深渊意志”在表达着的欣喜,对背叛杀戮、吞噬混乱的欣喜!

    隐蔽山洞内,魔法阵已经消失·精灵女皇的投影已经消失,兰希尔也已经消失。

    在“黑暗雕像”被“自然之箭”贯穿后,费拉冈德在与体内“魔鬼投影”的战斗中迅速占据了绝对上风,很快将它排除,开始治疗着伤势,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之前女皇陛下和兰希尔的一段对话。

    “为什么我的计划会失败·为什么会被您知道······”在即将转化前,兰希尔依然死不瞑目地问道。

    精灵女皇阿格莱亚轻轻叹息了一声:“恶魔王子从来不是能够制定和执行严密计划的强者·你们的阴谋出自哪里?”

    “黑,黑暗主君背叛了恶魔王子,它不怕被暴怒的恶魔王子率领其他恶魔君王杀死吗?”兰希尔似乎明白了什么。

    阿格莱亚摇了摇头:“我说过,这是大争之世,传奇巅峰要为类神之路竞争,其他传奇也要为晋升巅峰冒险,对戈恩海姆来说,这是最危险但也最好的机会,这一次,不是它死,就是恶魔王子被它吞噬!”

    “或许一位传奇巅峰的陨落才能真正象征大争之世的到来····…”

    费拉冈德收回思绪,暗自想道:“女皇陛下虽然完成了状态转化,但距离类神层次恐怕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希望她最终能够成功···…”

    “强酸之海”变得冰冷,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晶,而“冰冻要塞”外的冰原上也涌现出了一道强酸的河流。

    两个位面以这种方式重叠融合了起来!

    深沉的黑暗在王座底下弥漫,恐怖的气息陡然爆发,传奇一阶,传奇二阶,传奇三阶,一直冲到了传奇巅峰!

    在“黑暗圣言”般的臣服之声里,王座转了过来,上面坐着一位俊美的年轻男子,他穿着黑色燕尾服,留着冰晶般的长发,皮肤较为黝黑,除了额头长了一对小小的黑色恶魔之角外,它与人类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而它的眼眸先是深黑,接着变化成了不断交替的各种颜色,有金色,有猩红,有幽绿。

    “黑暗主君”戈恩海姆用这样的眼睛看着路西恩、娜塔莎和玛法里奥,看着破损的自然祭台,然后从王座上起身,嘴角含着戏谑的笑意,右手按胸,微微鞠躬:

    “感谢各位帮忙。”

    这是新一任“恶魔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