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八章 测试(新年快乐)

第二十八章 测试(新年快乐)

    耸入云霄的高塔顶层。!

    “预言者”贝格纳面前也摊放着一本《数理基础》,早在《自然》发行特别刊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从列夫斯基手中要了一份拓印的手稿。

    “不得不说,伊文斯这本书虽然没有开创性的见解和数理成果,但他通过提出一些新概念和重新定义部分概念,巧妙-地将当前数理领域的众多零散研究成果紧密地融合成了一体,形成了一个分支清晰、结构严谨、基础扎实的完整体系……”

    “…···而他对这个体系深层次的阐发则将笼罩在数理领域周围的迷雾彻底驱散,让整个数理宫殿终于沐浴在了灿烂的阳光之下,展现辉煌的金色……”

    即使在第一遍阅读这本书的时候,贝格纳已经发出了类似的感慨,可每看一遍,他还是忍不住同样赞叹,自从微积分创建和相应概念被定义的时代之后,这是第一次有人通过一本书对数理领域作出了如此大的贡献。

    “…···微积分的时代过去了,这才是现代数理······”

    贝格纳似乎已经看到一个个新的分支领域在数理宫殿成形,而它们的源头和概念就来自于这本《数理基础》!

    而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是两个方面,一是路西恩完成的高塔几何公理化系统,这让他对类似方面的数理充满了无穷的热情,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能被公理化,都能形成严密自洽,毫无瑕疵的体系。

    二则是路西恩对拓扑、群、集合论的深层次研究,这使得他产生了一些灵感,它们似乎不仅仅是单纯的、独立的、抽象的数理成果,也是能够直接应用来解决当前奥术研究中很多问题的研究,比如晶体学,比如微观世界的最前沿领域。

    “…···这绝对是近一百年来数理领域最具突破性的书籍,肯定会被将来的奥术师放入数理的殿堂·与《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一起顶礼膜拜,可惜,如果没有最后附录里的十个问题就好了······”“预言者”贝格纳脸上带着淡淡的苦涩笑容,面前《数理基础》摊开的地方正是《当前数理研究中的疑难问题》。

    对他这种擅长数理的传奇魔法师来说·对这部分疑难问题毫无抵抗力,大致翻完前面部分后,就陷入了沉思和计算当中。

    可从拿到《数理基础》开始到今天,他已经整整思考了一个星期,但是却没有任何进展,哪怕一个题目,他也未能解决·这让对数理领域引以为傲的他颇有挫败感,尤其部分问题看似简单,似乎轻松就能证明·可实际过程中,却充满无法想象的困难。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后的理发师悖论才是让人发指的恐怖问题,这直接导致贝格纳少见地发呆了一个小时。

    “在决定论被彻底否定前,再也没有比这个问题更让高塔奥术师痛苦和难堪的事情了,在欢呼庆祝于数理宫殿的最终落成时,它的基础却突然垮掉了,仿佛只要应用集合论·承认过去的概念,就会否定数理本身。”

    贝格纳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他一看到理发师悖论·就差点忍不住用魔法将《数理基础》毁掉,将每一位理发师都干掉,似乎无穷灾难将会因此而来!

    他视线下移·看到了路西恩写在这个悖论之后的话语:“类似的悖论很让我们沮丧,但这只能说明我们的研究还有很多不严谨的地方,说明我们过去对数理的认知有着一定程度的偏差,所以,我们不能绝望和迷茫,而是应该深入研究,对集合论进行更深层次的钻研·数理的问题有且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继续研究数理本身。”

    “…···伊文斯的奥术态度才是支撑起他做出如此多成果的基础。”贝格纳赞叹了一句·翻回集合论部分,重新思考和研究,集合方面的悖论毫无疑问只能从集合论出发去解决。

    “…···我是你们老朋友‘夜莺,,接下来是‘奥术新闻,时间……”

    通识学校还在假期,郎曼只能靠“奥秘之声”和“世界真实频道”等节目了解奥术的最新发展。

    “…···伊文斯阁下完成了《数理基础》这本巨作,解决了当前数理领域的一个个疑难,扫清了前进的障碍,而它之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前面的内容,而是后面提出的十道难题,它们让奥术师们充满了研究的兴趣……”

    “…···不得不说,能难住伊文斯阁下的难题确实非同寻常,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位奥术师宣称自己找到了思路,连议长阁下、布鲁克阁下都在公开场合承认,要解决这些看起来颇为简单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看来,不管是谁解决了这十个问题,都将获得丰厚的奥术积分,并成为公认的数理权威,这些问题分别是······”

    小男孩部曼听到能难住伊文斯阁下的问题后就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中又产生了跃跃欲试的冲动,如果能解决伊文斯阁下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路西恩挑选的这些难题各具代表性,但都属于表面上看起来简单的那种,所以郎曼以自己薄弱的基础也能听懂,尝试性地拿出纸笔验算着。

    “…···伊文斯阁下告诉我们,虽然这些问题与实际的奥术研究没有任何关联,解决了它们也不会带来实质性的收获,但对它们的研究本身就必将促进数理领域的发展,而数理领域的发展则会支撑起奥术的研究……这样的道理同样适用于别的数理领域,在这个纯粹的世界中,不应该盲目追求应用性……”

    郎曼很快就算不下去了,可听到这番话,内心却燃起了熊熊火焰,烧得他脸颊发红:“数理领域这么重要?而且似乎不需要魔法的支撑……虽然我精神力天赋差,但不代表我没有数理天分······”

    “我一定要成为奥术师!擅长数理的奥术师!”

    出于人性共同的特征,看到《数理基础》后,绝大部分奥术师都好奇又期盼地尝试解决路西恩提出的难题,伊文斯阁下解决不了,可不代表我们找不到思路!若真的能解决其中一道,那自己将收获无法想象的荣耀和好处!

    于是,这段时间之中,行走在阿林厄的艾勒丝汀和诺丹尼尔常常看到表情茫然、走路虚浮的奥术师,他们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奥术师越来越少,更多的是饱受打击的面孔,他们手中的《数理基础》往往被标识着不同的符号,有代表恶魔的,有代表噩梦的,有代表无出路迷宫的,总之,哪怕这十个问题被挂上了任务区的长久显示屏,关于它们的浪潮也无法避免的结束了。

    其中,高塔奥术师心情最为复杂,一方面是确实爱好解决类似问题,另外一方面则被悖论深深打击到,再次感受到当初决定论被动摇的徘徊、困惑和绝望,而且不确定性还没有足够重要的实验证实,悖论却以简单清晰的方式将矛盾彻底地呈现了出来,让他们不得不正视。

    “如果哈文还活着,看到这个悖论后,估计也会选择同样的道路……”萨曼莎目光有些忧郁地看着窗外。

    蕾切尔嘴角抽动了一下:“你还把《数理基础》烧给了他·……这是让他死后也做噩梦吗······要知道这本书可是被公认为《恶魔书》,对不擅长数理的奥术师来说,前面部分的数论、集合、群等知识比恶魔还可怕,让他们恨不得将书撕掉,而对我们这种奥术师来说,后面的问题和悖论是超过了深渊意志的恐怖……”

    “不管如何,数理还将继续下去,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解决···…”萨曼莎鼓舞着自己。

    于是,其余魔法师发现高塔奥术师和擅长数理的奥术师都变得颇为沉默,在沉默中酝酿着爆发。

    原子研究所内。

    路西恩、娜塔莎、拉扎尔、安尼克等人齐聚海蒂的专属实验室,观看她和切莉组装成的第一台人工智能。

    在房间的中央,数不清的巨大玻璃管以巧妙-的形态串联在了一起,它们之中是简单的魔法花纹和相对复杂的炼金器件,而一块材料特殊如水幕晃荡的帷幕竖立在最上方。

    “好大······”艾勒丝汀受邀来参观,虽然她通过平时的观察猜得到最后的形状,但人工智能的体积还是超过了她的想象。

    这台人工智能暂居了足足大半个房间,相当于七八个魔像。

    路西恩微微点头,在魔法的配合下,这比地球上第一台计算机小多了:“做得不错,开机演示一下。”

    海蒂紧张地按动电源开关,只见一个个玻璃管相继亮起,分别闪烁着红和绿的光芒,并不断变化,将整个房间弄得像是舞会场合——由于魔法水晶灯开发出了不同色彩的系列,已经有舞会在尝试灯光的变化。

    “输入数据······”有魔法辅助的情况下,海蒂没有弄出穿孔纸带之类的物品,反而直接是声音和按键输入。

    选择了一个颇为复杂的运算后,红绿光芒闪烁的愈发剧烈,兹兹兹的电流声非常明显,然后结果在“帷幕”上显现了出来。

    “数据正确。”斯普林特插嘴道,“但我在几秒钟之前就通过辅助计算法阵得出了答案。”

    所以,这有什么用?

    海蒂悄悄哼了一声,把目光投向老师,希望得到表扬,这只是第一台人工智能,还有很大的进步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