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六章 梅坎特隆的托大?

第三十六章 梅坎特隆的托大?

    “天使之王”梅坎特隆刚刚降临,却像早有准备般庄严起了右手。

    他背后十八对纯净光芒组成的天使羽翼绽放着圣洁的光辉,神圣浩大的七层天堂山若有似无的浮现,一位位圣灵、一位位天使都在歌颂着、赞美着,优美空灵的声音激荡起一层层涟漪,汇聚成了一道居高临下、冷漠公正的审判之意。

    与别的圣灵牧师、炽天使施展“审判之光”不同,也与他以前借助“天国典籍”施展“审判之光”不同,梅坎特隆胸前还漂浮着一个左白右黑的小巧天平,似乎在称量着“审判之光”下的灵魂究竟有多少罪孽,是该升上天堂山,还是打入地狱,或者永久的摧毁。

    这天平除了散发“审判”的意味外,还带着强烈的秩序色彩,附近广阔的混乱星空一下变得井然,再也没有脱轨和莫名碰撞的事情发生,宛如那真实的星空!

    “秩序天平”,“天使之王”梅坎特隆除了“神之守护”外独属于自身的另外一个传奇神术,神圣海尔兹帝国的神器“秩序天平”就是以它为蓝本制造的——神圣海尔兹帝国的皇室与真理神教关系匪浅,自身就是炽天使血脉。

    黑白天平左右晃动了一下,发出嗡的低沉空灵声音,与梅坎特隆肃穆的裁决交相应和,仿佛在宣判着路西恩和娜塔莎有罪!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那道纯净到无法容纳一丝瑕疵的“审判之光”就从七层天堂上投影上浩浩荡荡打来。

    黑暗消失,一切不容于秩序,不容于神圣,不容于真理的事物瞬间瓦解,这是死亡和生命的裁决,这是末日的审判!

    路西恩见状,不敢怠慢,喉咙里吐出晦涩崎岖的声音:“陡转术”!

    一面刻满了无数繁复花纹的镜子凸显在他和娜塔莎身前的虚空透过这些花纹,仿佛能看到镜子里面藏着另外一个世界!

    “审判之光”打在镜面之下,顿时造成了一道道深刻的裂缝,接着遵循光的反射定理向着另外方向反弹而去。

    这一下之后,能够反弹五次单体进攻的“陡转术”就濒临破损,这就是传奇三阶和传奇巅峰的差距!

    不过路西恩却颇为欣喜,按照自己的预料,面对“天使之王”这位在传奇巅峰里也能排在前列的强者,自己的“陡转术”只能阻挡一次,谁知道竟然还有反弹一次的机会!

    “是深渊与天堂山的力量冲突大幅度削弱了他的力量,还是他来不及降临全部力量?”

    而在“天使之王”梅坎特隆进攻路西恩和娜塔莎时,克莱门特这位与净化天使同名的北方教会圣徒却抓住机会直接一记“圣十字架”将钻石组成般的小行星击碎,让“时空石板”彻底暴露了出来。

    有“天使之王”在此,他对取走“时空石板”再无疑问!

    突然,一道银灰剑光划破了“时空石板”周围重重叠叠的虚幻时空,闪现在他的面前,那斩断一切、破坏一切的强烈意味让他下意识就施展了“圣佑所”,不敢冒险去拿“时空石板”,被“真理之剑”斩中,可不是开玩笑的!

    银灰剑光里藏着狰狞的虚幻缝隙落到“圣佑所”之上后,无声无息就让它四分五裂,逼得匆忙防御的克莱门特不得不抓紧防御拖延的时间闪现到了远处,差点被“空间漩涡”吞噬。

    这时,他才发现路西恩将“陡转术”前伸,挡住了“天使之王”的第二道“审判之光”,并且,他左眼鲜红如同晶莹宝石,射出了一道赤红的光线,让“天使之王”不得不合拢三十六只光辉羽翼,将它拦在身外从而为娜塔莎阻拦自己创造了机会。

    啪,清脆响声之后裂缝无法克制地蔓延,“陡转术”镜面“脆弱”的四分五裂。

    这个单体防御魔法的极致虽然很强悍,在同阶里能反弹五次伤害,对高过自身的强者也至少有一次,但也有相应的弱点,缓冲时间非常久,即使路西恩穿着“大奥术师之袍”,一两轮内也无法再施展了。

    所以,克莱门特心中一喜,明白路西恩很快会被“天使之王”彻底压在下风,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拿走“时空石板”。

    但就在他欣喜的时候,左手紧握小巧精致黑色盾牌的娜塔莎却似乎知道了他的打算,银灰长剑一展,剑光如梭,挡住了他的前面。

    “哼,不要以为拿着两件三阶的史诗物品就能与我对抗了,我会告诉你,你与真正的传奇三阶有多大的差距!”克莱门特当然不会在口头上浪费工夫,这番话仅是他心里的下意识反应。

    “审判之光!”

    虽然他会的神术很多,但毕竟没有魔法的数量繁复,诡异多变,针对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应用,综合下来,“审判之光”效果最好,威力最大,能适应大部分场合,所以圣灵牧师们在战斗时,使用最多的进攻类传奇神术就是“审判之光”了!

    一道利剑般的圣洁光芒从克莱门特背后的天堂山投影急速打出,浩瀚庄严,审判着人世间的一切罪孽。

    娜塔莎停顿在原地,举起“真理之盾”,一道道虚幻的波纹荡漾开来,让她仿佛处在另外的世界。

    “审判之光”打中“真理之盾”后,爆发出灿烂耀眼的光彩,可却无法穿透时空的阻隔,照耀到娜塔莎的身上。

    “真理之盾”黑色神圣的表面现出了一点点细小的裂缝,克莱门特的“审判之光”显然没办法奈何这时空防御的极致。

    挡住“审判之光”后,娜塔莎挥出了手中银灰的长剑,冰冷淡漠的剑光缠绕着虚幻的裂缝斩向克莱门特。

    剑光毫无阻碍地落剿′莱门特身上,撕扯着他的身体,迅速将弄得四分五裂可是,克莱门特却没有半点痛苦的表情,微笑之中,影子般破碎。

    与此同时·他闪现到了另外一边,向着“时空石板”靠近,准备施展神术将它取走。

    他这是利用“真理之盾”要想发挥全部威力,必须像“神之守护”一样不能移动的特点·以攻击创造靠近“时空石板”的机会,他才没有时间和心情去慢慢消耗“真理之盾”这乌龟壳。

    娜塔莎见状,眉头微微一皱,但没有任何犹豫就以“真理之剑”开道,迅速飞向克莱门特,试图将他拦截。

    “审判之光!”克莱门特微笑再次打住这传奇神术,不出意外地看到娜塔莎停止下来用“真理之盾”阻拦。

    就这样·他利用娜塔莎真实实力远远不如自己,使用“真理之盾”又无法随意移动的机会,逐渐靠近了“时空石板”·眼看就要进入用神术能够影响它的范围——如果是普通的事物,克莱门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就能将它取走,但它是传奇材料,能够抵消一定程度内的超凡力量,所以必须靠近才能去取。

    “实力才是最重要,依靠传奇物品施展有很大的缺陷······”即将得手“时空石板”,克莱门特心中难免升起一丝得意。

    娜塔莎被他戏弄般的战斗计划弄得憋闷无比,颇为强烈地体会到了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淡漠的银紫双眸里战意越来越浓厚。

    “真理之盾不便移动的特点真是太明显了·我又没有实力激发它的范围防御效果······”真正的传奇三阶使用“真理之盾”时,虚幻的波纹能够覆盖很大的范围,那她就能为路西恩取“时空石板”创造条件。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拿走‘时空石板,?”

    这样的想法不断浮现在娜塔莎心里,让她反省起自己的战斗技巧:

    “我的血脉是真理之剑,我的骑士信念.冲锋·冲锋,再冲锋,正面击垮一切阻碍,这与‘真理之盾,蕴含的防御精神完全不同······”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以自己的短处去战斗,因为安全?因为胆小?”

    “真理之剑也是传奇三阶!”

    “既然真理之盾要想发挥最大效果会无法移动,那就不要它的防御效果!”

    一声声呐喊像是冲锋的号角在娜塔莎心里响起·由于手握两件“神器”而造成的战斗风格矛盾逐渐被她重视,她不再像以前想的那样·试图融合两件“神器”不同的长处,而是决定舍弃一件。

    “路西恩说过,有舍弃才有获得!”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

    “长剑就是最好的盾牌!”

    晶莹剔透的银紫双眸冷漠却昂扬!

    克莱门特欣喜地再次靠拢了“时空石板”,可正要施展神术将它取走时,却忽然感觉到淡漠却恐怖的压力,似乎汗毛都要被那细碎却凌冽的无数剑光刺激得全部竖起。

    这是连灵魂都会被分割成碎片的剑光压力!

    他没有为“天使之王”效死的决心,在这种时候自然以自保为先,施展传奇神术,像是一道光芒般向着旁边飞去,

    然后,他感应到了那道浩荡冰冷的银灰剑光,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哼,不用真理之盾?”

    “审判之光!”

    真理之剑所化的剑光没有任何躲闪,直接硬碰硬与那公正却冷漠的光芒相撞。

    无声无息间,空间震荡,审判之光变成细碎光芒纷飞,娜塔莎也现出了身影,脸色略微苍白。

    可她毫不犹豫,继续驾驭着“真理之剑”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这下,克莱门特是疲于奔命,短时间内只能苦苦防守。

    “疯了吗?这样下去你能支撑多久?我多等一下就能将你杀死!”

    银灰剑光不断闪现,仿佛充塞满了克莱门特的整个视界,将“混乱星空”都遮蔽住了。

    另外一边,路西恩被“天使之王”梅坎特隆稍微压制在下风,但他似乎无心久战,直接念出“真理之言”:“圣佑所!”

    七层天堂山投影近乎清晰的浮现,连那六位炽天使的模样都能隐约看到,从最高层开始,一道道圣光垂下,将梅坎特隆周围几十千米完全笼罩,给予他最大的庇佑。

    圣咏之声不断响起,乳白光芒照亮了黑暗,混乱星空变得如同“天国”,而这样的“天国”刚好将路西恩与“时空石板”隔开,让梅坎特隆与它的影响范围变得非常近。

    一点点小天使般的光芒在时空石板周围凸显,将它包围,把它举起,向着“天国”内飞去。

    随着这样的进展,“时空石板”力量收敛,遍布周围的“空间漩涡”急速消失。

    “天使之王”梅坎特隆竟然仗着自己实力强过路西恩,准备硬生生承受他的攻击,从而为自己取走“时空石板”创造机会。

    “他没关注刚才的战斗,不知道我有可以媲美传奇巅峰攻击的‘冰雪女神之宽恕,?”路西恩心中稍微有点疑惑,被“冰雪女神之宽恕”正面击中后,由于超温度的客观存在,哪怕传奇巅峰也不会好受,未降临全部力量的梅坎特隆敢如此托大?他不知道我有类似魔法?而且他为什么要取“时空石板”?

    疑惑归疑惑,路西恩还是伸出了右手,单片眼镜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冰雪女神之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