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一章 诡异的事件

第四十一章 诡异的事件

    “崇拜恶魔事件?”安娜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非常好奇的,除了那种名副其实的杀人狂和时时刻刻渴望着鲜血的变态,恐怕只有真正的疯子才会去崇拜混乱的恶魔!

    有什么愿望还不如去信仰魔鬼公爵,至少它们要“诚信规矩”无数倍,所以单独的一两个家伙崇拜恶魔并不奇怪,那么多的人死在现场就显得颇为诡异了。

    卡特里娜也同样这么认为,魔法议会之所以发布这个强制任务,就是因为“崇拜恶魔事件”这几个单词,换了是信仰魔鬼而在祭祀中出了问题死掉,议会未必会这么详细地调查此事。

    几乎没有哪位强大的恶魔试图发展信仰自己的教会,它们或许曾经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但很快就由于自身的混乱,被杀戮和鲜血影响,将类似的想法抛在了脑后,所以,如此大规模的崇拜恶魔事件本身就属于隐含诡异的莫名其妙事情。

    酒吧老板古尔夫拿着一张干净的毛皮,仔仔细细地擦着面前的杯子,似乎不放过任何一个瑕疵,他呵呵笑道:“确实是崇拜恶魔事件,至少教会经过详细的调查,公布的结论是‘崇拜恶魔事件’。”

    “可教会说不定为了不引起恐慌,刻意掩盖了真实的情况,这又不是没有先例?”安娜对古尔夫的回答相当不满,她成为佣兵也有三四年了,见过的、经历过的事情并不少,也遇到过几件教会由于某个原因而故意隐瞒真相的事情。对他们的调查结论并没有毫无怀疑的接受。

    而古尔夫作为一个十多年的佣兵,七八年的酒馆老板,愿意相信调查结论肯定是因为有着自己的秘密渠道证实。

    古尔夫看见两位姑娘同样碧绿如同湖水的眼睛望着自己,轻轻敲了敲桌子:“这可是要收费的情报,不过……”

    说到这里,他望了望门口探头探脑并不断涌入的佣兵们,嘿嘿笑道:“不过两位女士似乎让我酒馆的生意变得好起来了,所以我免费告诉你们。”

    安娜回头看了一眼,笑呵呵地道:“还不是因为卡特里娜姐姐,我经常在大叔你这里喝酒。也没见引来一大群荒原上的‘野狼’。”

    “哦。原来你叫卡特里娜,这是卡尔卡特城常见的女性名字,你也是本地人?”古尔夫笑眯眯地道。

    卡特里娜还未回答,安娜就抢先说道:“才不是。卡特里娜姐姐是其他行省贵族家庭出身。”

    “贵族家庭出身?难怪有这样的气质。这在佣兵里非常少见。”古尔夫若有所思地道。“其实我始终觉得卡特里娜你有点面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卡特里娜脸色略微黯淡了一点,自己的家族曾经在这里传承了两三百年。而遗传了血脉的自己肯定也遗传了先祖们的部分容貌,心中暗自想道:“等以后议会控制了沙赫兰帝国,等远程通讯和讨论变得便捷,等我成为高阶魔法师,我会把魔法塔修建在这里……”

    “古尔夫大叔,你对每位漂亮的女士都觉得面熟,快点告诉我情报!”安娜毫不客气地指出真相。

    古尔夫放下了毛皮,揉了揉额头,小声地道:现这件事情的是出事别墅的仆人,他叫伊凡,在前去清扫大厅时看见满大厅都是鲜血和尸体,有一般贵族,有骑士,有普通人,有艺术家,也有,也有魔法师……”

    因为圣伊凡的存在,所以沙赫兰帝国最最常见的名字就是伊凡。

    “魔法师?”安娜忍不住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在沙赫兰帝国遇到正式魔法师属于非常困难的事情。

    卡特里娜目光收敛,神情变得专注。

    “是的,根据伊凡的描述,我确认那位魔法师戴着的徽章是一级奥术徽章,二环魔法徽章,而且依靠他的外貌特点,我找人打听过了,他才到卡尔卡特城没多久,去森林、地底寻觅和收购的材料都属于魔法师需要的那些。”古尔夫简单地讲了讲那位魔法师的相貌,尤其提了提他左眼旁边的黑痣。

    卡特里娜内心微微点头,确实是死掉的那位魔法师。

    古尔夫继续说道:“这大概三四十位不同身份的人死在同一个大厅本身就属于诡异的事件,更为诡异的是,大厅中央还有一个祭坛,祭坛上虽然已经什么都没有,但却弥漫着杀戮和毁灭的混乱味道。”

    “这些人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卡特里娜小心地问出符合自己现在身份的问题,一位略显好奇又颇有经验的女性佣兵应该问出的问题,从安娜的神情可以看出,她也想问这个问题。

    古尔夫的声音压得更低:“这就是第三个诡异的地方,这些人是互相残杀而死,并且不是单对单,属于一场混乱的群体杀戮,有的死者身上前后左右都有致命的伤口。”

    “一位魔法师会被普通人、艺术家杀掉?”不说卡特里娜,就连安娜也觉得无法接受,“在场有骑士?”

    “有骑士,但他也被杀死了。”说到这件事情,古尔夫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恐惧,“现场没有骑士使用血脉力量的痕迹,也没有魔法残留的波动和现象,说明,说明当时他们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展开的‘杀戮盛宴’,并且,并且,从尸体倒向和位置看,没有谁试图逃走……”

    这比魔法议会给卡特里娜的情报详细多了,她斟酌地道:“会不会是魔法里幻术的影响?我听说有的邪教在祭祀时,祭台会发出影响人心智的幻术力量,从而让信徒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果然是贵族小姐,接触的资料比我多。对邪教的了解也比我多。”古尔夫收起恐惧的表情,笑呵呵地调侃道,“有这个可能,所以才说是崇拜恶魔事件,至少魔鬼不会让自己的信徒自相残杀,而会让他们死在更有价值的地方,而其他邪教更贴近魔鬼的做法,即使要用杀戮获得纯粹的信仰力量,也不会选择自己的信徒,当然。我不知道教会是怎么确定死者都是恶魔信徒的。也许他们只是‘普通人’……”

    “听起来真诡异,比吟游诗人的故事可怕多了。”安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古尔夫大叔,还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古怪?”古尔夫仔细回忆了一下。“他们死后的表情都显得安详宁和。仿佛不是自相残杀死亡。而是得到了解脱,对了,伊凡进入大厅时感觉到了阵阵寒冷。可当时是还算暖和的五月底。”

    安娜的好奇心被最大程度地激发了,不断询问着这方面的事情,可古尔夫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忍不住叹息道:“现场可能还有更多的诡异迹象,可伊凡被吓到了,能够注意的不多,而教会调查之后,担心恶魔气息影响卡尔卡特城,用圣光清洗了那座别墅,所以即使有,我们也永远无法知道了。”

    “教会用圣光清洗了那座别墅……”卡特里娜低声重复了一遍,这对自己的调查是极大的困扰,说明现场已经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痕迹了。

    接着她做出好奇的模样问道:“那伊凡后来还回想起什么没有?这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

    “是啊,是啊。”安娜点头附和,一个“故事”中间断掉总是让她牵肠挂肚。

    古尔夫嘴角抽了抽,试图挤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可这个笑容怎么看怎么显得惶恐和畏惧:“伊凡由于目睹了杀戮血腥的现场,每天都做噩梦,加上教会给了他很大一笔奖赏,所以他常常来我这里喝酒,只有醉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他才能安然入睡。但是,事件发生后一个礼拜,他因为醉酒,意外跌入了穿城而过的涅格宁河支流,淹死在了里面。”

    “这……”安娜感觉到一股寒气涌入自己心头,再也不敢问下去了。

    卡特里娜也类似的感觉,但更多的是警惕和沮丧,虽然在线索全部断掉的情况下,她拿着当前调查出来的资料回去也算完成任务,但作为一名出色的奥术师,她对事情的好奇心和探索**是非常浓重的,因此想再多调查一下:“难道要潜入卡尔卡特城的裁判所,偷看他们的调查资料?”

    对此,她没有什么信心,因为这样一座大城肯定有红衣主教主持。

    被“崇拜恶魔事件”吓到的安娜在喝了几杯酒压惊后拉着卡特里娜返回了旅馆,这个时候,去市政厅报备了自己激发血脉事情的雅可夫已经回来了。

    他本来正难掩欣喜地与其他佣兵分享自己将要在一个礼拜后被敕封为正式骑士的事情,可看到安娜和卡特里娜都略显苍白的面孔后,收敛住了笑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安娜见附近没有陌生人,于是将酒馆里打听到的情报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正式魔法师……他有什么外貌特征?”雅可夫专注地听完后,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问道。

    安娜指了指自己眼睛:“左眼边有一颗黑痣。”

    “黑痣……”雅可夫重复了一遍,没有再说什么。

    卡特里娜看了他一眼,借口疲倦先回了房间。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卡特里娜房间内突然闪出了一道如同寒风的身影,向着贵族区悄悄潜去。

    她在临行前,考虑到在沙赫兰帝国会有不方便施展魔法的时候,所以兑换了一瓶激发血脉的药剂,成为了正式骑士——经过魔法议会长久以来的改良,这种药剂激发的力量已经不下于靠自身激发,不再是伪骑士,但依然会留下隐患,无法晋升大骑士。

    夜晚呼啸的寒风里,激发了“暴风雪”血脉的卡特里娜仿佛与周围环境融为了一体,虽然教会已经用圣光清洗过那栋别墅,但她还是要实地探查一遍,这种事情就如同做实验,必须自己亲自验证才能相信,而且,那位正式魔法师才到卡尔卡特城没多久就信仰了一位恶魔的事情实在是有悖常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