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二章 意外的相遇

第四十二章 意外的相遇

    贵族区一角,夜风凌冽,吹得常绿树木瑟瑟作响。!

    在树木掩映之下,有一栋半圆顶的两层别墅,风格粗犷豪迈,很有沙赫兰帝国的特点,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栋别墅在黑暗里显得异常阴森,像是一头盘踞的怪兽。

    远远望着这栋别墅,卡特里娜说不清这是自己真实的“命运主星”预感,还是来自于心理作用,仿佛融入了周围寒风的身影越来越淡,逐渐消失无踪。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还用圣光清洗了别墅,该有的戒备早就应该撤去,但卡特里娜不敢大意,依然使用了“高等隐形”等法术,而不是单纯地依靠骑士实力潜入——比起血脉力量,她更加信任和喜爱魔法!

    乌云并未遮蔽银月,淡淡的光芒洒在地上,让树木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如同一只只扭曲的怪物,卡特里娜在这样略显明亮的夜晚,无声无息地靠近着别墅,“高等隐形”的效果让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即使有一辆赶夜路的马车从她身边经过,也没有察觉到近在咫尺的地方走着一位女士。

    卡特里娜很轻松就进入别墅,然后气化形体钻进大厅,开始对“案发现场”进行仔细地检查。

    这间大厅铺满了表面光滑的暗色石砖,它们与沙赫兰帝国一贯的风格相同,巨大无比,一块顶得上阿林厄花纹地砖五块。

    望着这些暗色石砖表面映照出来的天花板模样,卡特里娜有一种地面镶嵌了一块块镜子的感觉,心里暗自揣测道:“即使在卡尔卡特伯爵的府邸里,地砖也不会打磨的如此光滑,而且也不会用暗色,这除了让穿着尖头鞋的客人摔跤之外,就只剩下偷看女士裙底的作用,这栋别墅的主人是专门为了这个目的才这样设计的?还是另外有想法?”

    沙赫兰帝国的贵族一向比南边的“同行”骄奢淫逸,卡特里娜也不敢贸然排除这方面的可能。

    “高等隐形术”之下·每一次施展魔法时都会现出形体,但施展完魔法后又会重归隐形,所以暗色石砖表面不断闪现着卡特里娜变化了容貌的身影,金色的长发·碧绿的眼睛,全部清晰可见。

    “被圣光清洗之后又过了好几个月,再诡异再神奇的魔法似乎也没有了作用······”卡特里娜将自己所能想到的预言侦查类魔法都施展了一遍,可收获不大,只能站在原地苦笑着自嘲了一句。

    当然,她也不是毫无收获,起码从地砖上长剑、匕首等划过和砸落的痕迹可以判断出一件事情·那就是当时确实没有谁施展了超凡力量,否则它们不会如此之浅,与一位普通人随手将长剑丢到地砖上造成的痕迹没什么区别。

    “没有使用超凡力量只能说明两种可能·要么那位正式魔法师彻底被恶魔控制了心智,要么他的力量被提前封印了,如果是前者,在没有理智的情况下,只剩下杀戮和毁灭欲望的他不可能不用出自己最擅长也最具杀伤力的魔法,所以,不管他是否崇拜恶魔,当时都应该被封印了力量。”卡特里娜做着简单的推断。

    如果那位魔法师是因为想达成某个愿望才参加了这次杀戮盛宴,并自行控制自己不使用魔法·那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任何愿望都比不了自身的安全重要,下意识之中·他肯定会用出法术。

    “也就是说,从这位魔法师的尸体上能弄明白他的魔法是怎么被封印的……”卡特里娜想到一个线索,可旋即又懊恼地挥了挥右手·“但这位魔法师被教会定性为了‘崇拜恶魔事件,的发起者,把他的尸体挂在火刑架上烧掉了,该死的教会。”

    一贯斯文有礼貌的她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出现这种事情,北方教会当然要找一个罪魁祸首安抚贵族和民众,刚好现场又死了一位邪恶的魔法师。

    由于家具、祭台等已经被教会净化掉,整个大厅显得空空荡荡′卡特里娜来回踱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古尔夫提过当时有骑士在场·并且同样死掉,按照之前的推理,他显然也被封印了血脉力量……他是贵族,尸体虽然由于崇拜恶魔不能葬入自己家族的墓园,但应该也是在高档的公众墓园里,毕竟贵族们不会允许一位贵族被随意践踏……”

    她抓住这个线索后,神情变得略微振奋,顺势将楼上和地下室检查了一遍,可惜同样没有收获,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警戒法术被触动,于是扭过脑袋,望向花园方向的窗户。

    然后,卡特里娜发现熟悉的骑士意志如同寒风般从窗户缝隙吹了进来,冰冷又小心地探查里面的情况。

    这意志蔓延到卡特里娜的身上后,她的“高等隐形”效果产生了阵阵涟漪,完美地伪造出了这里没有人的迹象。

    喀喀喀,即使在安静的黑夜里也非常轻微的声音之后,那扇窗户慢悠悠地向后敞开,一块薄薄的冰片迅速融化成了水滴,很快,打开窗户的“凶手”就这样消失无踪。

    一道黑影钻了进来,身材高大健壮,双手凸显出一层雪片般的花纹

    “雅可夫,他果然也来了……”卡特里娜就站在大厅中央,静静地看着这道身影四处走动检查,从那熟悉的气息,她不难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不过,她对雅可夫出现在这里并不感觉太意外,安娜提到死掉的魔法师时,他就有点不正常。

    雅可夫四处查看,确认没有任何物品和可疑痕迹后,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但他却一直没发现背后站着的卡特里娜,即使她站得如此光明正大。

    “本来想考虑下怎么询问他,既然碰上了,就不要浪费机会……”卡特里娜碧绿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后,有了决断。

    雅可夫直起身体,准备往楼上的房间看看,忽然,他心里掠过了一丝不自在感,来!自多年佣兵的经验让他没有思考就往前方扑去身体开始!,周身缠绕起冰霜,同时,心中惊愕莫名地想着“有埋伏?”

    想法刚起,他的脑袋突地嗡了一下,眼前变得模模糊糊,像是陷入了一片迷雾。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然后,他听见了一道飘渺不知男女的声音。

    声音虽然古怪,但在雅可夫心里,却觉得这声音如此的熟悉如此的崇高既像自己平日里膜拜的主,又像自己内心深处暗恋的那位姑娘,所以没有任何抗拒略显讨好地道:“什么问题?”

    “你与死在这里的魔法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来调查?”那道声音继续传来。

    这个问题戳中了雅可夫内心深处的害怕,下意识要拒绝回答,但是,那种莫名的臣服崇拜状态让他无法抗拒,还是坦诚地回答道:“五月初的时候,我偶然遇见了一位正式魔法师,与他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合作。”

    “我给他提供情报,带领他前往平原地底寻找各种资源,他则给了我一些激发血脉的资料靠着这些资料,我纠正了过去的部分错误,找到了成为正式骑士的道路然后,我带领佣兵小队接受了另外一个任务,前往了冰原回来之后才听说这位魔法师卷入了崇拜恶魔事件。”

    “由于担心他的事情会牵扯到我,我又面临敕封的关键时刻,所以放心不下,前来搜查,打算将遗留的线索全部毁掉。”

    卡特里娜愣了愣:“他的事情为什么会牵扯到你?他和你合作的时候只是自己一个人?”

    那位正式魔法师已经死亡了,身上也肯定没有雅可夫的信物等物品,否则他一回到卡尔卡特城就会被教会找去“问话”那他有什么好担心的?这种临时的合作不会有什么线索的。

    “是的,只有他一个人。”雅可夫就像面对自己效忠的领主老老实实地回答。

    一个人?他是和好几位同伴一起来卡尔卡特城的,却抛下他们与雅可夫合作······卡特里娜双手环抱,做着海蒂和蕾依丽雅喜欢的动作,“另外一个问题呢?”

    “因为,因为我们的合作是杜达爵士介绍的,我前往冰原前,这位魔法师先生还很高兴地告诉我,杜达爵士准备邀请他参加私密聚会,这是他进入他们那个圈子的好机会。”雅可夫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如实相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圈子,但杜达爵士一直强大神秘,主宰着卡尔卡特城的地下秩序,背后肯定有哪位大人物,我担心魔法师的事情与他相关……”

    “如果教会查到他的身上,我们这些与魔法师接触过的佣兵肯定会被他灭口,而我又恰好知道那位魔法师喜欢用密码暗记标识事情,并有幸见过几次,因此打算来找一找,将这些暗记统统毁掉。”

    卡特里娜沉吟了一下:“杜达爵士还活着?”

    “当然,活得好好的,我上午还在市政厅见过他。”雅可夫身体微微颤抖地道,似乎对那位杜达爵士很畏惧。

    卡特里娜再三询问之后,没有更多的收获,于是让雅可夫将那位魔法师的暗记特征告诉了自己,接着,气化形体离开了大厅,返回旅馆。

    大厅内,雅可夫“接受”了卡特里娜的命令,呆呆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一阵寒风从敞开的窗户吹入,让他打了一个寒颤,他才猛地惊醒,只觉刚才像是做了一场梦,浑浑噩噩就将内心的秘密告诉了别

    “太,太可怕了······五环魔法‘支配人类,?”雅可夫根据自己的了解猜测着刚才的遭遇,“是魔法议会派人来调查了?”

    “还好那位强大的魔法师只是需要线索,没有杀人的意图,否则……”雅可夫后怕地想道,那种情况下,自己是生是死全在对方一念之间。

    “我以为自己激发血脉力量成为骑士后,终于能够被称为强者了,可以摆脱身不由己的危险生活,可现在我才真正明白,骑士才刚刚起步,上面还有众多的危险人物,刚才那位五环魔法师就不知道比我强大多少倍,更别提高阶魔法师、天骑士了…···”

    雅可夫收敛住思绪,抓紧时间离开,被冷风一吹,他才发现背后出的冷汗将衣服都打湿了。

    第二天,雅可夫表面正常地去冒险者公会办理事务,卡特里娜继续拉着安娜打听那位死去骑士的身份和安葬墓园。

    到了夜晚,得到情报的卡特里娜进入了这整洁却阴森的墓园,找到了死去骑士的坟墓。

    正当她施展魔法打开墓穴时,背后树上突然传来一阵磁性的男性笑声:“魔法议会的调查者?”

    “谁?卡特里娜戒备地转身,刚才自己检查周围的情况时,没有任何发现,说明这位男子隐匿方面的实力很强。

    树上站着一位穿着黑色衬衣、红色外套的金发英俊男子,他不合时宜地端着一杯红酒:“晚上好,美丽的女士,您可以称呼我卡伦尔迪亚子爵。”

    “卡伦尔迪亚子爵?莱茵先生的孙子?”卡特里娜将眼前的男子与老师描述的吸血鬼子爵联系了起来。

    “哎?”卡伦尔迪亚子爵揉了揉自己的脸部,略显牙疼地道,“我这么出名了?你的老师是?”

    “我的老师是‘原子掌控,阁下。”卡特里娜见是熟人,心中稍微放松了一点。

    “那个怪物······呃,不对……”卡伦尔迪亚子爵脱口而出,接着掩饰般笑呵呵地道:“你的老师是真正的天才,我非常佩服,对了,我是来调查我的后裔莫名死亡的事件,与你的目的应该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