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三章 跟踪者

第四十三章 跟踪者

    “你的后裔这次也死在了崇拜恶魔事件里?为什么教会没通报?”卡特里娜略显惊讶地反问。

    吸血鬼可是和魔法师一样“邪恶”的存在,教会完全可以将他也作为事件的罪魁祸首。

    卡伦尔迪亚子爵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红酒杯:“他是我以前来沙赫兰帝国旅行的时候留下的后裔,是一位出色的贵族,所以,被教会从尸体上确认吸血鬼身份的时候,贵族们施加压力,让教会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免得破坏了贵族的形象,反正有‘邪恶,的魔法师承担一切。”

    “原来是这样,那子爵先生你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卡特里娜轻轻点了点头,消除了内心的疑惑,颇为期待地问道,希望这位同样找到墓园的吸血鬼子爵能够有更多的线索。

    卡伦尔迪亚子爵慵懒地靠在树干上,丝毫没有吸血鬼注重形象的模样:“虽然我能远距离感应到后裔的死亡,但无法确认是哪位后裔,所以,等我搜集好情报赶过来的时候,绝大部分有价值的线索早就没有了,说不定还没有你调查出来的情报多。”

    “你检查过这位骑士的尸体了吗?他是被什么封印了血脉力量?”卡特里娜一边问话,一边用魔法打开墓穴,但并没有放弃最基本的戒备,“熟人”归“熟人”,可不代表排除了危险。

    “我对辨识尸体上各种痕迹确实很擅长。”卡伦尔迪亚子爵一副卡特里娜问对了人的样子,接着微微摇了摇头,“可也得有尸体让我检查啊。”

    卡特里娜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墓穴里没有尸体?”

    墓穴打开,棺材在魔法的力量下缓缓飘了出来,然后,黑色盖子翻到一边,露出了只有几件贵族衣物和一个骨灰罐子的棺柩内部。

    “我们能想到这具尸体有问题,组织崇拜恶魔聚会的人怎么会想不到?据我打听到的情报,虽然贵族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但吸血鬼和恶魔崇拜者双重身份让他们不敢大意,因此先‘火焰净化,,后下葬。”卡伦尔迪亚子爵沐浴在银月光芒之下,脸色略微显得明暗不定。

    吸血鬼和恶魔崇拜者双重身份?这位骑士看来就是卡伦尔迪亚子爵的后裔了……卡特里娜暗自想道。

    “我检查过他的家人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他平时交往密切的也是贵族圈子里的人,在天骑士和红衣主教的保护下,我们想一一排查不太现实,还不如偷偷潜入裁判所寻找教会的调查记录来得简单。”卡伦尔迪亚子爵苦笑了一声。

    这和我的“打算”很相像啊,卡特里娜腹诽了一句:“我可以向议会申请高阶魔法师的援助。”

    你可以请你父亲什么的来帮忙啊,他们应该是伯爵、公爵级的强大吸血鬼。

    “这是我的后裔在没有真正出现危险前,我这位作‘家长,的必须亲自调查出凶手。”卡伦尔迪亚子爵难得一本正经地道。

    家长······看着卡伦尔迪亚子爵年轻英俊的脸和耀眼漂亮的金发,卡特里娜忽然有一种荒谬感这些生命漫长的种族真是让人感叹啊,就像延长了生命又保持了青春的高阶魔法师,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能看到自己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这对二十多岁的她是无法想象的。

    “这段时间,我从调查死亡在这里的魔法师入手,寻找他接触过的人,但除了进行部分交易时有人看到过他,平时冒险和做事时,没谁见过他也不知道他是和谁一起行动,他肯定是隐藏了容貌,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线索?”卡伦尔迪亚子爵问出了自己现身的目的。

    卡特里娜想了想自己在这里势单力孤,虽然有海蒂的最新研究成果傍身,但卡尔卡特城作为北方行省的第三大城市和自己实力相当或胜过的有不少,天骑士和红衣主教也有几位,多拉一个帮手更有把握,于是,她将自己从雅可夫身上得到的情报挑重点告诉了卡伦尔迪亚子爵。

    “杜达爵士,我的后裔经常来往的贵族里面也有他,看来他确实有不小的嫌疑。”卡伦尔迪亚子爵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诵念诗歌般抑扬顿挫脸上的慵懒一扫而空,金色双眸冉冉生辉。

    最为重要的是这位杜达爵士常常显得神秘,本身也属于卡伦尔迪亚子爵怀疑的对象。

    “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线索都断掉了,仅剩的两三条都指向杜达爵士,也许,我们该找个机会‘拜访,一下他,卡特里娜,要一起吗?”卡伦尔迪亚子爵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亲切地称呼起卡特里娜的名字。

    卡特里娜笑容浅淡地道:“我原本也想邀请子爵先生你一起的,不过,杜达爵士这段时间住在贵族区的别墅里,与卡尔卡特伯爵的府邸、天骑士的别墅挨得很近,我们恐怕得等待另外的机会。”

    “他总会出城的。”卡伦尔迪亚子爵将少许红酒一饮而尽,右手一挥,背后黑色披风展开,像是一对蝙蝠之翼,“到时候,我来邀请你。

    他似乎融入了黑暗,不断攀升,最后留下轻微的笑声和幽默的话语:“他背后有大人物撑腰,我们难道没有,或许更大更变态,呵呵……”

    “更变态······”卡特里娜下意识重复了一句,接着左右看了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差点跟着他用变态来形容老师,还好老师不在这里……”

    时间过得很快,在雅可夫担心又期的情绪里,他接受了骑士的敕封,成为了雅可夫爵士,得了城外的一处庄园和荒原上的一块领地,于是,他收拾东西,带领安娜等属下前往庄园。

    “卡特里娜姐姐,你真的不跟着我们过去?”安娜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分外舍不得这位姐姐般的朋友,小时候母亲就过世的她很缺少年长女性的关怀。

    雅可夫咳嗽了一声,略显结巴地道:“其实,其实卡特里娜你也得找个地方居住·住旅馆还得花钱。”

    卡特里娜笑着摇了摇头:“这几天我找到了几位共同去荒原地底冒险的伙伴,所以会和他们一起行动。很感兴趣你们的好意,等这次冒险结束,我会到庄园拜访你们。”

    到时候·应该就是正式告别了。

    “卡特里娜姐姐,你找到新同伴了?我怎么不知道?”安娜疑惑地问道。

    “你这几天忙东忙西,怎么会知道?”卡特里娜和蕾依丽雅都属于有耐心且思绪缜密的那种,所以才会在材料性质的研究上大放异彩。

    “其实以卡特里娜姐姐你的条件,完全没必要去冒险获得财富,多的是人想要送给你。”安娜半开玩笑地帮忙说道。

    卡特里娜笑着揉了揉她的金色长发:“这样虽然很轻松,但不是我想要的·只有自己真正掌握了的东西才是属于自身的,才会拿的踏实,才能走得更远。”

    她这是顺口借奥术研究的态度来婉拒安娜话里的暗示。

    “卡特里娜姐姐·你说话好深奥……”安娜撇了撇嘴巴。

    真正深奥的东西你还没见过……卡特里娜想起了伊文斯场方程、路西恩方程,想起了微观粒子的种种奇诡特性,一时颇为感慨,这是奥术最前沿的领域,但要说真正理解了它们的奥术师,估计一个都没有,就连老师也说过自身常常困顿,说过如果谁不为微观领域和量子力学感到疑惑和迷茫,那谁就没有用心研究过它们。

    想到这里·她忽然感觉自身与安娜等朋友之间有一条深深的鸿沟,自己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他们也没办法理解自己研究的一切。

    送走雅可夫和安娜等人之后·卡特里娜收拾起东西,退掉了旅馆的房间,融入了大街的人潮中。

    走着走着·卡特里娜撩了撩自己的金发,眼帘垂下,遮住了碧绿眼眸,然后脚步匆忙地在卡尔卡特城里拐来拐去,不断地穿梭在大街小巷。

    正当她试图穿过一条无人的巷道时,前面忽然拐出来一位肌肉贲结、面容粗狂,头发呈青灰色的壮汉·他嘿嘿笑道:“你很敏锐,但想摆脱我们还不够!”

    他鼻子抽了抽·一副色狼的模样:“你身上的香味出卖了你。”

    这时,卡特里娜背后也跟上来了一位壮汉,堵住了她反身逃跑的道路:“女士,你选择这没有人的街道,是想诱惑我们吗?”

    “你们为什么要追踪我?”卡特里娜声音略微“颤抖”地道。

    “谁叫你跟他们混在一起……”前方的壮汉说到一半忽然停嘴,接着笑道:“动手,我们还有多余的时间和这位漂亮的女士亲密接触一下。”

    话音刚落,他看见卡特里娜抬起了头,一双碧绿的眼眸如同森林内最清澈的湖水,晃晃荡荡,晃晃荡荡,引人沉迷。

    背后的壮汉一把抓向卡特里娜的脖子,突然,他脸颊一痛,牙齿纷飞,整个人倒撞在墙上。

    他愕然看着出手攻击自己的同伴:“你?”

    然后,一道浅绿的光芒,他的双眼同样失去了神采,浑浑噩噩地站在那里。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墙角不知什么时候靠着一位黑色衬衣、红色外套的金发男子,他微笑道:“有的时候,魔法确实很省事。”

    “子爵先生,想不到又遇上你了。”卡特里娜有礼貌地行礼道。

    “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因为杜达爵士出城去自己的庄园了。”卡伦尔迪亚子爵走向卡特里娜。

    当他走到壮汉旁边时,忽然抽动了一下鼻子,略显厌恶地道:“肮脏的臭味,他们两个是野蛮的狼人,该死的,他们也掺合进这件事情了?”

    “狼人。”卡特里娜望着这两位头发青灰的壮汉,施展起魔法甄别。

    夜色深沉。

    雅可夫忽地从噩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浑身乏力,他惊愕地望向四周,看到了同样被关在牢房内的安娜等佣兵。

    “这······”他这才记起,之前的搏斗不是噩梦,而是真实的事情,但自己无法抗衡那位大骑士,于是被打晕了过去。

    “老大······”安娜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她不明白为什么摆脱了危险佣兵生活的自己等人会在爵士庄园里遇袭,还是一群无法抗衡的敌人,光是回想,就让她不寒而栗,恐惧非常。

    这,这次会死吗?

    雅可夫深吸一口气,骑士意志压下了惊慌,安抚着同伴道:“别担心,既然他们没有直接杀死我们,那说明我们还有用处,还有机会。”

    “嘿,不杀死你们是因为仪式需要活人。”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牢房外响起。

    雅可夫目光一凝,瞳孔收缩:“杜达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