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四章 崇拜恶魔仪式

第四十四章 崇拜恶魔仪式

    a同一阵冷风吹过的声音嘿嘿笑道:“认出我有什么用们最终还是会死在这里。本来我早就打算杀掉你,断绝一切线索,但你接受任务去了广袤的冰原,难以确定你的位置,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不等雅可夫回答,他哈哈大笑道:“你们要怨恨就怨恨你们的雅可夫老大,如果不是他卷入了这件事情,你们本该好好地享受生活,现在嘛,即使你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也不会放你们离开了,哭泣吧,颤抖吧,绝望吧,好好地享受最后一段时间的人生吧!”

    得意张狂的大笑之后,牢房外重新变得安静,再也没有半点动静,哪怕雅可夫等人辱骂、嘲讽、求肯,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一定会逃出去的,总有一天要将你们的脑袋统统拧下来,丢去喂冰熊!”雅可夫这个时候没有一丝害羞结巴,将战士的“嘲讽”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渐渐的,整个牢房内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声音,之前配合他的佣兵变得安静和沉默。

    被几道异样视线打量后,雅可夫停止了“嘲讽”,环视着无力靠在牢房内的佣兵们,看到了好几双冷漠略带仇恨的眼睛。

    他内心一凉,粗豪的声音变得低沉:“你们怨恨我?怨恨我将你们卷入了杜达爵士的事情里?”

    “我们什么也没做,却被人抓了起来,随时会死亡,雅可夫老大,你说我们会不会不甘心?会不会憋屈愤怒?至少,你要让我们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雅可夫的副手哈克苦涩地质问道,虽然还是叫的雅可夫老大,但语气里却没有了尊敬。

    “你当初为什么不说自己得罪了杜达爵士?那样我肯定不会选择留下!”

    “混蛋,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

    “够了!你们够了!”安娜猛地尖叫起来,声音愤怒到颤抖,“之前雅可夫老大成为骑士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说的?他愿意让我们成为他的骑士侍从和管家的时候,你们又是怎么说的?雅可夫老大从来没想过牵连我们,纯粹是杜达这个恶棍太过可恶!”

    她气得眼泪汪汪,实在无法接受平时和睦欢乐的佣兵队伍会变成这样!

    “难道真的像卡特里娜姐姐说的那样只有到了最绝望最危险的时刻,才能真正看清楚一个人的品性?”她下意识回想起了卡特里娜平时说过的一句颇有哲理的话—这是路西恩将“时穷节乃现”化用到歌剧之中时编造的句子。

    安娜的尖叫和指责让牢房一片安静,接着,雅可夫沉闷的声音响起:“你们怨恨我没有关系,但是,在这种时候内讧是准备放弃逃生的希望吗?”

    “可是有大骑士在……”

    “杜达爵士还没有出过手,他肯定更恐怖!”

    “没有希望的!”

    雅可夫声音平静却坚定地道:“只有试过才知道有没有逃生的机会。杜达爵士之前的那番话明显是为了挑拨我们,想看到我们绝望之下的内讧和内心深处丑陋的人性,据我所知他很喜欢欣赏别人的绝望和痛苦,所以,即使死亡,我也不会让他得意,你们呢?想在他的嘲笑声中死亡吗?”

    “说的好!”啪啪啪的鼓掌声在牢房外响起,杜达爵士笑呵呵地说道,“雅可夫,我记得你们队伍里还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士,比绝大部分贵族小姐都漂亮你好像很喜欢她?”

    “你要做什么?”雅可夫两只手紧握住铁栏杆。

    安娜又愤怒又畏惧地道:“和卡特里娜姐姐没关系的!她是中途才加入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我喜欢在别人面前一点点摧残他们喜欢的‘事物,,欣赏他们的表情和反应这个理由就足够了。”杜达看到雅可夫和安娜激烈的反应后,笑声越发张狂,“有两位成年狼人前去抓她了它们都很强壮,也许她会受不了,哈哈哈。”

    “混蛋!”雅可夫将铁牢笼摇得框框作响,眼睛里泛起了一层血丝。

    安娜惊恐地摇着头:“你是恶魔,你是真正的恶魔!”

    传说里,恶魔最喜欢杀戮和毁灭了。

    “这是对我最大的褒奖。”杜达一点也没有被辱骂的恼怒,反而非常得意接着,他呵呵笑道“对了,我心情不错,所以决定将你们的死亡时间提前到现在,这样你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听到这句话,一位位佣兵脸上的血色褪去,刚被雅可夫鼓舞起来的士气彻底转化为了绝望。

    沙赫兰帝国地广人稀,这里的庄园都要比伦塔特周围的大不少,而眼前仿佛融入了黑暗的静悄悄庄园尤其如此。

    “杜达爵士的庄园到了。”一颗四季常绿的树木之上,黑色衬衣、红色外套的卡伦尔迪亚子爵像是没有重量般站在树枝尖端,背后的黑色披风随着树枝上下摇晃而轻轻晃动。

    卡特里娜漂浮在他的旁边,什么话也没说,精神力一动,面前出现了一只黑白分明的竖眼,这只眼睛的瞳孔全部由黑色的魔法花纹组成,显得神秘又诡异。

    她遵循着魔法师的行动准则,尽量不进行无准备的战斗。

    “秘法眼?”卡伦尔迪亚子爵侧头看了看,身上扑腾扑腾飞出几只虚幻的蝙蝠,与“秘法眼”一起潜进了庄园。

    过了一会儿,庄园内的大部分景象就展现在了他们“眼中”,明岗暗哨,陷阱埋伏,敌人数量,分布状况,大概实力等全部呈现。

    “有几个地方被神秘的力量包围,必须靠近才能侦查里面的情况。”卡特里娜战斗时一向没有废话,言简意赅地给卡伦尔迪亚子爵做了交待,然后,她身体渐渐透明,消失在了夜空里。

    “光凭外面巡逻和守卫的家伙,根本发现不了我们······”卡伦尔迪亚子爵慵懒随意地说道,身体缓缓融入了黑暗里,“对了小心野蛮狼人的嗅觉。

    那些防御者和布置顶多骑士和牧师等级,在两位接近高阶的强者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反倒是几只游荡的成年狼人更让他们警惕。

    两进入了庄园,像是在一群木偶之间行走般轻松自如地!来到了其中一个被神秘力量包围的地方·庄园主屋的大厅!

    微弱的波动一闪而逝,卡特里娜用“法术消‘声,”这个超魔技巧再次施展了“秘法眼”,让它从缝隙里钻入了主屋。

    一座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祭台出现在了雅可夫、安娜等人眼中,地上随意地摆着长剑、匕首等武器。

    这座祭台通体漆黑,四面八方都雕刻着一张张狰狞的脸孔,它们头生双角,面容扭曲·牙齿凸出,不断地滴落红色的血液。

    这些血液落到祭台底部的一圈复杂符文之上后,升腾起了淡淡的血雾·散发出一股血腥却甜腻的香味。

    而在祭台正中,雕刻着一尊长相模糊的人形雕像,可额头却长着两只尖尖的恶魔角。

    它赤红的双眼在漆黑的整体衬托之下,显得分外诡异,仿佛与它对视一眼,内心深处就会升腾起强烈的憎恶情绪,对所有事物都充满杀戮和毁灭的欲望。

    雅可夫、安娜等人踉踉跄跄地走到了祭台前方的空地,吸入了甜腻血腥的气味,看到了这尊黑暗雕像·内心深处隐隐出现了躁动。

    即使留着络腮胡子也显得阴沉傲慢的杜达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地上有长剑、短剑和匕首,这是你们的武器,而你们的敌人是你们的同伴·谁最后活了下来,我将放他离开。”

    “哼,谁会相信你的话?这个崇拜恶魔的混乱者!”安娜冷哼道·不过她也悄悄踩住了一把短剑,毕竟逃生时也需要武器。

    杜达拍了拍手掌,从角落里出来了一位位牙齿尖利的狼人和步伐沉稳的骑士。

    他呵呵笑道:“你们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但那样一来,你们的对手就是他们了,一共十二位骑士等级的强者,哦·其中有一位是大骑士,你们觉得是战胜他们的希望大·还是我承诺有效的可能大?”

    雅可夫看着一位提着双手巨剑的壮年男子,一颗心缓缓往下沉,这位就是生擒了自己的大骑士,同样是“冰霜巨人”血脉,完全地、彻底地将自己碾压。

    能够战胜他们逃走吗?连他和安娜都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绝望,其他佣兵更加不堪,有人声音颤抖地道:“杜达爵士,雅可夫是骑士,我们所有加起来都打不过!”

    “哈克!”安娜怒视着这位佣兵队伍的副首领。

    雅可夫则脸色略微发白,自己最好的兄弟之一打算杀掉自己换取活下去的希望?

    “放心,雅可夫的血脉力量被我禁锢住了,他只有高阶骑士侍从的实力。”杜达微笑道,淡淡的血雾越来越浓郁,让不少佣兵眼睛里泛起了嗜血的光芒,是啊,都是雅可夫害得自己落到这种境地,杀掉他就能解脱了!

    “雅可夫,都是你的错,你如果觉得愧疚,就不要抵抗,将活下去的希望让给我们。”哈克喘着粗气,拿起了一把长剑。

    叮叮当当的声音里,其余佣兵也拿起了自己的武器。

    “不!”看到他们丑陋的表现,安娜绝望又凄凉地摇头尖叫。

    雅可夫看着站在自己对立面的佣兵们,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雅可夫,不要想着做好人,如果你没有活下来,那我会将什么卡特里娜女士送给狼人朋友,它们最喜欢这样的漂亮姑娘了。”杜达火上浇油地道。

    雅可夫喉咙里发出荷荷的响声,艰难挑起了一把长剑。

    杜达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祭台上的雕像仿佛也清晰了一点。

    “事实上,我不觉得那群没有脑子的狼人懂得欣赏美丽的容颜,对他们来说,是雌性都一样。”卡伦尔迪亚子爵悠闲地反驳着杜达的话语。

    卡特里娜压住愤怒,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机械化心智,双眼冰冷淡漠地道:“看起来杜达就是恶魔崇拜仪式的主持者,只要抓到他,就能找到线索。”

    “恩,周围也没有别的强者,不过是两位大骑士。”卡伦尔迪亚子爵整理着自己的领结,仿佛要去参加一场宴会。

    安娜流下了痛苦和绝望的眼泪,紧握住短剑打算战斗到死亡,她的头脑被血腥气味弄得略微眩晕,似乎有点控制不知自己憎恶的情绪,想要将那些丑陋的家伙统统杀掉。

    杜达退后几步,站到了一扇画着奇诡花纹的门前,接着举了举手,高声道:“杀戮和背叛的盛宴开始!”

    一层血光从他身上泛起,安娜等佣兵失去的力量迅速回归。

    安娜举起短剑,犹豫挣扎着挥向了哈克。

    不,不能自相残杀!

    杀掉他,他是可恶的背叛者!

    不,不要!

    绝望痛苦之中,她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接着感受到了灼热的温度,大厅之门在一颗庞大的火球之下四分五裂。

    “路西恩的大火球?”杜达目光一凝。

    受爆炸声影响,安娜等人停止了还未开始的厮杀,看到门外漆黑的夜晚之中走进来一位金发金眸的英俊男子,比安娜想象中的任何王子还要俊美,而他身边落后半步的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子,明艳漂亮,两人这样走进来就像在参加一场舞会。

    “卡特里娜姐姐?”安娜迷糊地想道。

    雅可夫等人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道道黑色狼影扑向了这两位闯入者,他们最先反应过来,使用出了“邪影击”,因为他们闻到了最讨厌的吸血鬼味道!

    “邪影击”打中了卡伦尔迪亚子爵和卡特里娜,然后两人镜子般破碎了。

    “呵呵。”轻笑声响起,破碎的身影化为了一只只虚幻的黑蝙蝠,带起强烈的沉睡意味!

    “槽糕!”

    “是陷阱!”

    一位位狼人眼皮发重地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