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五章 让人目眩的魔法

第四十五章 让人目眩的魔法

    幻影破碎,无数黑色的蝙蝠腾空而起,瞬间将整个大厅充塞让骑士、狼人们忍不住眼皮发重、思维迟缓,想要就地躺下,好好睡上一觉,而这些虚幻小蝙蝠聚集最多的地方,正是那位冰霜巨人血脉的大骑士和杜达爵士。

    在卡特里娜用“路西恩的大火球”轰破了大门时,杜达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一米九左右的魁梧身材再次拔高,肌肉一块块凸起,肌肤之上长出了黑色的鳞片,萦绕着淡淡的血气,双眼变得赤红一片,仿佛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最纯粹的杀戮和毁灭欲望。

    “恶魔血脉!”祭台浓郁血雾笼罩之中的雅可夫和安娜等人浑浑噩噩地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悚然一惊,略微清醒了一点。

    杜达身边环绕的血气将虚幻的沉睡蝙蝠阻挡在外,背后裂开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里面长出了一对黑色的蝙蝠翅膀。这对翅膀轻轻扇动,让他飞了起来,脱离了地面,俯视着大厅和祭台。

    这就是恶魔、魔鬼等血脉的好处,即使只有大骑士等级,也能低空飞行,占据制空权!

    忽然,一阵狂风吹过,将浓郁的血雾吹得摇摆不定,很快就将它清扫一空,安娜和雅可夫等佣兵的头脑为之一清,似乎这才真正地从噩梦中醒来,对刚才充满内心的杀戮和憎恨情绪感觉到强烈的后怕,如果继续这么下去,自己肯定会变成杀死同伴的恶魔!

    “卡特里娜姐姐!”安娜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大厅半空里与杜达相对的正是身材高挑的卡特里娜,她脚踩虚空,毫无凭依地站在上方,金色的长发在狂风里肆意飞舞,右手则举着一根镶嵌着半透明宝石的法杖,上面弥漫出薄薄的淡白雾气。

    这些雾气迅速蔓延,丝毫不受“狂风”的影响。

    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安娜觉得自己还在做梦·梦到了吟游诗人故事里的强大法师,他们凭空飞行,他们操纵天气,他们制造火焰·创造寒冷,他们神秘而恐怖!

    淡白雾气散开,除了安娜、雅可夫等人所在的祭台附近,大厅其余地方很快被这薄薄的迷雾所笼罩。

    扑向卡特里娜的狼人和骑士们呆呆地站在了原地,双眼之中失去了神采,口中发出荷荷之声,嘴角流出不受控制的唾液。

    他们仿佛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只剩下一副躯壳。

    看着自己眼中可怕的狼人和光是意志就让自己颤抖的骑士仅仅被薄薄迷雾笼罩就变成了这种白痴样子,安娜脑袋仰起,略微呆愣地看着半空中的场景:“卡特里娜姐姐是魔法师?而且还是强大的魔法师!”

    卡特里娜目前的模样完全符合了她对魔法师的想象——除了没那么阴狠凶恶。

    “心灵迷雾?中阶魔法师·卡特里娜是我那晚遇到的那位恐怖魔法师……”雅可夫是多年佣兵,从各个渠道得到了不少魔法的描述,而且成为正式骑士后,还从卡尔卡特伯爵手中获得了更多的资料,让他对法术有了全新的、详细的认识,再加上他曾经与正式魔法师合作过,自然能通过法术的表现和效果大概判断是什么魔法,当然,仅限于比较常见的那些。

    望着半空中金发飞扬的卡特里娜·望着她被一层流动的透明魔法符文包裹,望着杜达爵士打出的黑色火球落到这层符文之上后,没有产生剧烈的爆炸·而是被符文吸收,雅可夫脑袋一片空白,既震撼又沮丧·以至于什么想法都没有。

    吼!

    那位“冰霜巨人”血脉的大骑士身体膨胀,无数雪花环绕,一道半透明的冰寒光环散开,将附近的“心灵迷雾”驱逐,但这时,他背后悄无声息地冒出了一道身影,黑色衬衣·红色外套,双手修长白皙却长着闪烁寒光的指甲·然后,这道身影就像拨动七弦琴一样,从后面伸手,轻轻在“冰霜巨人”的喉咙一划。

    淡淡的黑气一闪而逝,“冰霜巨人”喉咙处厚厚的冰层无声无息融

    啊!

    “冰霜巨人”发出痛苦的惨叫,喉咙鲜血流淌,双手巨剑往后一挥,却只打破了一道幻影,卡伦尔迪亚子爵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方向,将右手伸到嘴边,轻轻舔了一下:“血液的味道还算不错,而且没有毒素。”

    这种变态的行为被他表现的如此优雅和自然,似乎真的在品尝主人招待自己的美食。

    “冰霜巨人”力量恐怖,擅长各种冰霜类法术,可是,这也得打中才有用,在速度和敏捷完全超越了正常五级大骑士的卡伦尔迪亚子爵面前,他就像一位无助的小孩,怎么也打不到对方,时不时还被抓两下,被黑暗类法术击中,甚至于卡伦尔迪亚子爵还抽空将周围变成“白痴”的狼人干掉了——他实在讨厌那种气味。

    看了看下方只能目睹残影的英俊男士和他强横的实力,又望了望上面各种奇异魔法纷飞,身边光彩照人的卡特里娜,安娜心中的恐惧和担心不知怎么就消失无踪,暗自想道:“魔法师和吸血鬼不愧是吟游诗人故事里永远的反派组合,太配了,太帅了!”

    “还好!有卡特里娜姐姐,要不然……”!

    她庆幸地拍了拍胸口,对卡特里娜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战斗的模样非常羡慕和向往。

    杜达虽然是五级大骑士,恶魔血脉,但在一位准备充分的魔法师面前是束手束脚,根本无从发挥自己的实力,一次又一次被降咒术、马斯基林诅咒术、缓慢术等魔法影响,越来越接近失败的边缘,而他每一次进攻,要么被幻术影响打偏,要么被道格拉斯的法术吸收墙、石肤术等魔法挡住,毫无效果。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由于仅是恶魔血脉,杜达在战斗时还勉强保留了思考的能力,见自己处境恶劣,“冰霜巨人”也快被吸血鬼干掉了,所以开始想办法摆脱这样的局面。

    略微放松的安娜、情绪复杂的雅可夫和其他更加不明所以的佣兵旁观着战斗,忽然,他们惊愕地看到杜达右手一把抓在自己的左臂上猛地将整条左臂撕扯了下来,然后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他要做什么?”

    “恶魔的特殊能力?”

    震惊之中,他们只看到杜达的左臂一下炸开,化为了四散飞舞的血肉这蠕动的血肉不断中和着薄薄的迷雾,让它们消弭无踪。

    心灵迷雾消失,剩余的狼人和骑士恢复了心智,一部分或张弓搭箭或使用类法术能力攻击着卡特里娜,一部分挥舞着长剑、钉头锤、棍棒等超凡武器冲向雅可夫等人,试图分散卡特里娜和卡伦尔迪亚子爵的注意力。

    狼人凶恶的气息和骑士强横的意志之下,佣兵们瑟瑟发抖连握住武器的力量都没有,叮叮当当的声音接连响起。

    雅可夫在杜达无暇控制自己的情况下恢复了一点骑士力量,紧握住长剑挡在前面,低声安抚着惊恐的安娜等人:“不要紧张,我来挡住他们,只要支撑几十秒钟,卡特里娜就能结束战斗。”

    “老大,我来帮你。”安娜不顾实力低微和双腿颤抖地道。

    就在这时,她视线里出现了一道锥形的晶莹光芒,仿佛全是由寒冰组成,而光芒扫过的地方几个狼人和骑士变成了冰雕。

    “好强……”安娜低声赞叹道。

    雅可夫也有类似的感觉,但他丰富的经验让他没有愣住,跳斩出去

    打中了那一尊尊冰雕。

    哗啦啦,几个骑士和狼人碎了一地,光芒闪烁如同满地都是钻石!

    “小心!”安娜忽然看到一只狼人偷偷摸到了附近,高高跃起,试图抓住卡特里娜的脚踝,因此担心又急切地出声提醒。

    话音未落,狼人的影子动了,它猛地抱住狼人,将它拖入了一口突兀出现的阴影之井里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好神奇的魔法······”安娜被这一幕幕场景弄得心神荡漾,差点对魔法顶礼膜拜。

    而半空中的杜达趁此机会羽翼扇动,向着下方飞去,目标是那扇画着古怪花纹的房门。

    眼看房门在望,他突然感觉内脏翻滚,鲜血上涌,头晕目眩,一下栽倒在地。

    “教授的次声共鸣?”他惊慌地想道。

    接着,在他反应过来前,覆盖他全身的盔甲和鳞片就随着卡特里娜的一指化为了红的、白的、黑的、金的等不同颜色的事物,有固体,有气体,也有液体!

    “元素秩序?”

    “她为什么能这么快施法,没有施法缓冲时间吗?”

    杜达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盔甲和天然防御鳞甲就这么消失不见,他知道这是“原子掌控”路西恩=伊文斯的专属法术,他的学生能够使用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两个魔法之间居然没有缓冲时间,让自己没办法躲避!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卡特里娜左胸,那枚漂亮冰冷的银月纹章闪过了一道电流般的光芒。

    然后他没敢多想,拖着摇摇晃晃的身体猛地撞向背后的花纹大门。

    而安娜眼中的卡特里娜,头发随着狂风平息而安静,右手前伸,一颗比正常情况巨大和灼热的火球直接飞出,打中了杜达的背心。

    轰隆!

    杜达被炸得血肉模糊,但他也将大门撞开了,而另外一边,卡伦尔迪亚子爵掏出白色的手帕,擦着自己的手掌,面前倒着那位双目圆瞪的冰霜巨人。

    大门打开,里面现出了一个与之前一模一样的祭台,唯一不同的是,雕像更加清晰,是一位皮肤黝黑的人形俊美恶魔。

    而在这恶魔的下方站着一位表情略显惊恐的年轻男子,他有着弗拉基米尔家族所有的外貌特征。

    “安德烈子爵?”安娜脱口而出,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恐惧。

    安德烈摇着头,一副失神的模样:“你们不应该进来的,这都是你们逼我的,逼我的……”

    “这么快就遇到幕后真凶了?”卡伦尔迪亚子爵将脏了的白色手帕丢到地上,有点好笑地对卡特里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