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六章 打了小的来老的(求月票)

第四十六章 打了小的来老的(求月票)

    “安德烈子爵······”安娜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声音里充了无法克制的恐惧。

    祭台前方站着的年轻人正是她们未来的领主,安德烈子爵,他有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粗犷刚硬又略显阴沉,与其他弗拉基米尔家族的成员一样,他拥有金色的头发、蔚蓝的眼眸和独特的硬汉风格,可惜,此时的他眼睛里洋溢着莫可名状的惊恐,不知是为杜达和冰霜巨人骑士轻易败亡而惶恐,还是由于被人堵在了崇拜恶魔现场而恐慌。

    不过,安娜并未注意安德烈子爵的表情,她满心都是关于对方的情报、故事和传说:天才的骑士,未来的卡尔卡特伯爵,弗拉基米尔家族成员,年纪轻轻就晋升大骑士,最近还被史诗骑士看中,成为了对方的学生……

    这些称号和事迹,即使单独拿出一样来,也能让安娜这种普通佣兵感觉畏惧,所以,组合起来后,哪怕安德烈子爵尚未动手,哪怕自己身边就漂浮着强大的魔法师卡特里娜姐姐和英俊如同传说的吸血鬼,她也发自内心的颤抖。

    “他一定拥有过人之处,即使在五级大骑士里面,也肯定是最出类拔萃的少数,否则不可能被史诗骑士看中…···”

    “他是未来的卡尔卡特伯爵,要是战斗被人发现,赶来的天骑士肯定会将我们灭口……”

    “而且,而且,他是史诗骑士的学生,‘死亡风暴,尼涅尔不知道有没有赐予他高阶物品和特殊的力量……卡特里娜姐姐杀了他的话,会不会被史诗骑士追杀?”

    无数的想法同一时间在安娜心中涌现,先不提卡特里娜姐姐和那位英俊吸血鬼能不能打得过安德烈子爵,光是他史诗骑士学生的身份就会让人顾忌众多,畏手畏脚,不敢置他于死地—安德烈刚成为自己学生两三个月就被人杀掉,“死亡风暴”尼涅尔肯定会觉得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而在场谁能逃得掉掌控死亡力量的史诗骑士追杀?

    类似的担忧、惶恐和畏惧在每一位佣兵心中弥漫·雅可夫也不能例外,但他很快就稳住了情绪,这是安德烈子爵要杀自己等人,如果不反抗·现在就肯定会死,反抗的话,将来或许还能活着,毕竟相对史诗骑士和卡尔卡特伯爵来说,自己等人只是地上的小蚂蚁,跑得远一点,说不定他们就懒得亲自追杀了。

    所以·怎么选择不言而喻!

    “你们不应该进来的,这都是你们逼我的,逼我的······”祭台前方的安德烈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而祭台上弥漫出来的血雾越来越浓。

    “他怎么了?”卡伦尔迪亚子爵虽然自诩为学识丰富,了解众多神秘知识,但还是无法理解安德烈现在的状态,因此通过卡特里娜预先加持的心灵连线问道。

    卡特里娜淡漠如同魔像的眼睛看着失常的安德烈子爵,冷静地判断道:“大概是我们打断了仪式的进行,让他被恶魔的力量侵蚀了,处于短暂的精神异常状态,抓住机会拿下他。”

    她说话的同时,身上亮起了一层纯净灿烂的光彩·然后烟花盛放般射出了一道又一道耀眼的光芒,不断地打向浓郁的血雾、黑暗的雕像和奇诡的祭台。

    施展“奥秘之光”时,她就像披上了一件光芒织成的羽衣·显得光彩照人,神圣庄严,看在安娜、雅可夫等人眼中就像天使降临人间·缓缓展开了背后的光之羽翼—这类法术都是魔法议会参照神术创造的,除了没有神术的特殊波动,外观上非常相似。

    一道道光芒打中了血雾,爆发出刺目的明亮,可是,环绕在这个祭台周围的血雾明显强于外围大厅内被造风术一吹就消散的那些,它们被“奥秘之光”不断击中后仅仅淡薄了少许。

    而卡特里娜的“奥秘之光”惊醒了安德烈子爵·他双眼的惊恐消失,脸色阴沉如水地道:“我说过·都是你们逼我的!”

    随着他的话语和手势,地板上亮起了一道道黑线,它们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钻入了祭台,形成了一个立体的魔法阵,而祭台中央则涌出了黑暗的迷雾,让那座雕像若隐若现,洋溢起淡淡的冰冷意味。

    “快动手,仪式接近完成了!”卡特里娜一边施展“路西恩的大火球”,“日之灼”,“雷云术”等魔法攻击祭台和安德烈子爵,一边催促卡伦尔迪亚子爵动手。

    在仪式启动的那一刹那,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这个仪式竟然已经接近完成,只等待最后的启动!

    卡伦尔迪亚子爵撇了撇嘴巴:“我还以为事情会很顺利····…”

    他背后的披风扬起,化为了浓郁的黑暗,连同他自己一起将祭台笼罩,腐蚀着那些魔法花纹。

    魔法阵保护中的安德烈子爵看着血雾、黑雾、魔法花纹在两人联手之下渐渐趋于崩散,阴狠地摇头道:“都是你们逼我的!”

    他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把没有光芒闪烁的匕首,通体乳白,却显得生硬死板,死气浓郁,看到它仿佛就看到了死亡的召唤!

    “这是老师赐给我的高阶匕首‘尼涅尔的邀请函,,现在我用它来作为仪式的祭品。在仪式的催发下,它将化成纯粹的、彻底的死亡风暴,你们谁都逃不掉!”安德烈子爵疯狂地大笑,将“尼涅尔的邀请函”扔入了祭坛中央。

    “您是黑暗的主宰,绝望的化身,您会在末日来临时冰冻世界……”安德烈子爵高举起双手,大声地念出仪式祷词,像一位邪教的祭司胜过骑士。

    “他们崇拜的是‘恶魔王子,戈恩海姆!”黑暗主君的事迹在最近几个月的原子研究所内经常能听到,所以卡特里娜并不陌生,提醒着卡伦尔迪亚子爵。

    祭台内,黑暗一股股镝出让周围凝起一层冰霜,突然,祭台连同整个主屋和庄起剧烈晃动,一团比黑暗更深沉,比寒冷更绝望的气旋徐徐冒出·一看到它,安娜就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如同以前有次濒临死亡时的感觉。

    包括雅可夫在内的所有佣兵都被这团气旋吸住了视线,随着它的转动·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在争执和搏斗,怎么也无法控制。

    砰一声,越来越剧烈的气旋影响下,祭台外面笼罩的黑暗被掀起,无数黑色小蝙蝠撞到了墙壁上,失去了所有生命力。

    “死亡风暴······”卡伦尔迪亚子爵的身影出现在了卡特里娜前面,脸色略微苍白了一点·呲牙道,“最讨厌这种用仪式来催发高阶物品力量的战斗了……”

    他说话的同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相框·里面是银发银眼的莱茵画像,比起本人,油画显得更正经一些。

    体验着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死亡感,安娜绝望又畏惧地想道:“这就是传奇的力量吗?仅仅是包含史诗骑士一丝气息的高阶物品就能产生如此恐怖的威力?”

    她艰难地转头,看向卡特里娜,想让她不要管自己,赶紧逃跑,以她的实力应该能够逃掉,可是·那种死亡震慑之下,她张开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咦,卡特里娜姐姐在做什么……”大脑接近空白之中·安娜忽然看到卡特里娜左手不断地按动着一个银色徽章,上面画着各种神秘的符号。

    “哈哈,你们马上就能品尝到‘死亡风暴,的味道了。”安德烈不管周围的血雾、魔法阵在不断的攻击下是摇摇欲坠·疯狂地大笑起来。

    安娜痛苦地想要闭上眼睛,那种死亡的压力太难受了,但这时,她听见卡特里娜发出高远飘渺的声音,与平时的说话声有着极大不同。

    “来自星空的呐喊,呼唤原子宇宙的降临······”

    安娜惊愕地看到卡特里娜背后浮现出一个无垠星空,黑暗深沉·星辰灿烂,散发着与正常不同的各种颜色。

    “星空降临?”

    “宇宙降临?”

    她和雅可夫等人心中都涌起了类似的疑问。

    接着·他们感觉到了那宇宙的浩瀚,感觉到了星辰的微妙-,似乎里面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奥秘。

    这种浩瀚无垠的感觉顿时让他们被死亡压迫的心灵缓和了过来,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绝望和痛苦。

    “这,这是什么力量?”

    “难道也是传奇?”

    在他们睁大的眼睛里,一颗气态星球发生了变化,弥漫成冻结一切的“幽蓝”,而卡特里娜右手抛出了一管无色液体。

    在“原子宇宙”加持之下,她没有使用咒文,直接就让试管破碎,让液体凝聚成一道无色的奇怪射线,然后打中了濒临破碎的魔法阵。

    水汽冻结了,血雾冻结了,周围的空气冻结了,幽蓝、浅蓝、透明等交相辉映,而爆发的黑色死亡风暴也冻结了,如同一片片黑色的雪花。

    而在这里面,安德烈子爵也冻结了,物品裂开,皮肤如同冰晶,血液完全成为固体,脸上的表情则凝固在最后的惊愕之中。

    接着,寒冷消失,所有的事物开始融化,之前的一切都成为了稀稀拉拉的水滴。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安娜等人只觉自己还在梦中。

    “早知道你有这种提前准备的仪式,我就不拿相框出来了···…”卡伦尔迪亚子爵将莱茵的画像收起,“伊文斯的极寒射线?”

    “恩。”卡特里娜的脸色颇为苍白,额头有一滴滴冷汗泌出,“看来是安德烈举行的崇拜‘黑暗主君,仪式,以此提升自己的实力和潜质。”

    “应该是的,否则不可能在那场仪式结束没多久,他就成为了‘死亡风暴,的学生,而且‘黑暗主君,是恶魔君王里最像魔鬼的,发展信徒很正常。”卡伦尔迪亚子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一座城堡内,一面镜子般的光幕将杜达庄园内发生的事情完整地映照了出来。

    “主人,其实您可以轻松将他们杀死的。”一位美艳性感的女子跪在一位年轻人旁边,用嘴喂他红酒,她的额头长着一对可爱的黑色小角。

    这位年轻人抚摸着女子的头发,缓缓从光幕上将视线移开,他有着一张与安德烈子爵一模一样的脸!

    “呵,杀死了又怎么样?一位是大奥术师的学生,一位是吸血鬼亲王的亲近后裔,你说事情会就此平息?”“安德烈”笑道,“换做是一般的魔法师和吸血鬼,杀了就杀了,稍微掩盖一下,找一个凶手,魔法议会和吸血鬼都不会太过关注,可现在,来的是这两个,只能给他们一个‘答案,,反正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安德烈这个身份也可以消失了。”

    性感女子点了点头:“是啊,要是被魔法议会和吸血鬼一族继续追查,我们以后的行动会麻烦很多,不过,主人您怎么知道魔法议会派来的是卡特里娜,‘原子掌控,的学生?要不然杜达早就在路上将雅可夫他们干掉了。”

    “安德烈”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反正事情到此为止,我可不想他们出现意外,否则路西恩=伊文斯和莱茵=卡伦尔迪亚说不定就找过来了,这种‘打了小的来老的,的事情最麻烦最讨厌了,哎····…”

    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打不过……

    他站起身,脸部肌肉蠕动,身材缩小,化为了一位面容冷漠的黑发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