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九章 餐前“散步”(第一更)

第四十九章 餐前“散步”(第一更)

    蕾依丽雅从手中拿着的厚厚一叠期刊里抽出了两本:“这月讨论的热点是老师您的《数理基础》,最最受关注的是理发师悖论,它被称为数理领域的大危机。”

    虽然在路西恩的调教下,她也擅长数理,但本质上她还是元素和炼金领域的奥术师,对数理是应用多于研究,所以说到“数理领域的大危机”时,她并没有高塔奥术师那样焦急徘徊的迷茫模样,反而多了少许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兴奋。

    路西恩接过《奥术》和《自然》,发现议长阁下、老师、海瑟薇婆婆等大奥术师都专门针对《数理基础》写了论文,一方面充分地肯定了《数理基础》在数理发展上的重要作用,对因此而成形的众多数理分支做了不同程度的研究,另外一方面,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指出,理发师悖论的解决必须依赖于集合论本身的发展,依赖于对它的严格定

    虽然在路西恩写出《数理基础》之前,魔法议会尚没有彻底成形的集合论体系,但很多擅长数理的奥术师都已经认识到,从集合论出发,结合其他概念,能够建立起整座数理宫殿,它是所有数学成果的基石,所以不仅大奥术师们希望在严格定义避免悖论的同时,保留当前集合论中一切有价值的内容,其他高塔奥术师的论文也体现出了这个观点。

    只不过,他们的论文又分别表现出了各自不同的倾向,一部分奥术师是从数理等同于逻辑出发,以道格拉斯和海瑟薇为代表,另外一部分奥术师则认为数理可以是完全形式化的符号体系,不用具备任何实在的内容,只要它们自身不矛盾,就可以研究下去,这种激进的观点以费尔南多为代表,路西恩的公理化体系概念也属于这类·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倾向。

    当然,这些倾向属于自身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范畴,很难判断谁就一定正确·谁就肯定错误,它们都能促进数理领域的发展,只不过在促进上有多有少。

    “看来奥术师们并没有被理发师悖论吓倒,反而对研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充满动力。”路西恩呵呵笑道。

    海蒂、切莉等人悄悄白了老师一眼,说的好像理发师悖论不是您提出的一样。

    随手翻了翻,路西恩又看到了预言者贝格纳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他承认暂时没办法证明·但认为可以一步步靠近,先证明偶数可以表示成M个质数的积加N个质数的积,也就是先证明“MH·当M和N都被缩小到1时,问题也就解决了。

    “老师您的猜想被戏称为证明‘Lr1,,感觉很有趣,不过贝格纳阁下连‘qH9,都还没证明,距离解决它尚有很远的距离。”海蒂笑嘻嘻地说道,“老师,您不会已经解决了这个猜想,然后才丢出来看大家冥思苦想的样子吧?”

    “我真没有解决······”路西恩好笑地摇头,似乎能够想象得到将来《自然》期刊上少不了“MH的论文·也许几十年后有人能走到“12”吧……

    交流完最新的期刊,路西恩正准备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海蒂突然笑道:“老师·我听说王国即将举行一个伦塔特音乐节,开幕式就是您的歌剧《女武神》?”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样。”路西恩没有否认。

    “噢·好期待!”海蒂、蕾依丽雅等学生和助手都眼睛闪闪发亮地说道,这些年中,老师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奥术和魔法的研究上,音乐领域除了那部经典另类的小提琴协奏曲外,只有一些简单短小的钢琴小品和轻音乐,实在让她们这些也喜欢大音乐家的人失落不已,而这部歌剧据说老师写了好几年·一定非常完美,拥有着众多的经典旋律和咏叹调。

    斯普林特情悄了撇嘴巴·无法理解她们的态度,他对音乐是有就听没有就无所谓,至于这么兴奋吗?

    蕾依丽雅和海蒂等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中,路西恩走入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面前的论文专用纸发呆。

    过了一会儿,他拿起羽毛笔,沾了点魔法墨水,提笔写了一个标题:《决定论、自我意识和魔法根源》。

    这篇论文的题目虽然与薛定谔先生有名的《决定论和自由意志》看起来相似,但里面的内容却只有少数相同,路西恩在分析了决定论本身具有的矛盾之后,引出了自我意识,然后将问题带向了“观察者效应”与“魔法根源”的关系上,这同样没有任何理论证实,而是属于“负能态真空大海”那样的可能模型。

    “…···正因为意识对微观粒子的作用,所以我们的物质基础才显得不够‘牢固,,才能在精神力和相应魔法花纹的作用下出现各种变化,从而产生奇诡多变的魔法,比如,我们的部分变形术可以描述成微观粒子层面的身体重组······所以,不附加恒定效果的魔法都有持续时间,这个现象,我们过去解释为被‘自然,排斥,现在看来,不如描述成被其他‘观察者,影响,从而产生坍缩······”

    “血脉的变异或许就来自于这种微观层面的‘不稳固,,比如量子跃迁……”

    “…···当然,很多魔法需要庞大的能量,是我们精神力无法承担的能量,所以问题在于,这个能量来自哪里?”

    “…···在一些变形术里,变形前后出现了物质的减少和增多,减少可以理解,那部分物质并未消失,而是存储在魔法创造的临时时空里,法术持续效果一到,自然就回归本身,但物质的增多呢?物质能够凭空产生吗?而且根据质能守恒,这需要的能量是极其恐怖的,那它们来自哪里?”

    “我猜测在使用这种变形术时,我们从外界获得的不是能量,而是基础物质,但它们又来自哪里?”

    “…···也许‘真实世界,的存在能够解决我们的疑问,但它以怎样的形式存在?是否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角落,让绝对意义上的真空并不成立?它的本质又是什么?为什么可以提供基础的元素物质?”

    “冥想是否能够描述成一种增强自我意识的过程?魔法师的成长就是一个弱观察者到强观察者的过程……”

    洋洋洒洒写完这篇论文之后,路西恩拿起纸张,吹了一口气:“能够让人看出我是从‘负能态真空大海,得到的灵感就行了,恩,得保持论文本身的逻辑自洽……”

    嘟囔完,路西恩放下纸笔,再次看着论文发呆:“变形术的问题究竟该怎么解释,它真正的原理是什么…···”

    下午,随手将这篇论文提交给魔法师管理部后,路西恩返回了“原子宇宙”,看见娜塔莎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今天是夫妻两人的发呆日吗?路西恩暗自笑了笑,晃了晃手掌:“怎么了?”

    一身紫色宫廷长裙的娜塔莎一下惊醒,讪讪笑道:“距离伦塔特音乐节越来越近了,所以我有点想念阿尔托。”

    “看得出来,有的时候,我也会回想阿尔托的生活。”路西恩笑着拉起娜塔莎,“既然如此,想到就做到,我们现在就去阿尔托走走。”

    “啊?”娜塔莎先是一愣,路西恩什么时候是行动派了,不预先计划一下?

    但她很快回神,笑得很灿烂地道:“好,我们在阿尔托享用晚餐。”

    这种出门“散步”的事情好像不需要计划!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pdian.ca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pdiancw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