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章 充满回忆的阿尔托一日游(第二更求月票)

第五十章 充满回忆的阿尔托一日游(第二更求月票)

    十月的阿尔托仿佛点缀在蛋糕上的水果,甜美却又略显冰冷,附近广袤的地域则染上了一层金黄的颜色,与城内飘舞着落叶的拉瓦树交相辉映,共同编织出一幅富有诗意的画面,加上隐隐约约能够听到的悠扬乐声,一切都显得那样宁静美好,无愧于“音乐之都”的称号。

    “只有梅尔泽黑森林永远以黑色为主……”静静流淌的贝伦河畔,娜塔莎望着对岸的黑森林,颇有感触的说道,紫色的长发被秋风吹得往后飘扬。

    这片黑森林留下了她众多艰辛、痛苦和收获的回忆,不管是少女时期的严格骑士训练,还是发生在里面的遭遇,都是她这一生无法忘怀的经历。

    “黑冷杉,一种黑色山脉附近特有的树木,怀疑受到了某个异度空间气息的熏染······”路西恩一副博学者的口吻。

    娜塔莎忍不住被他这种正儿八经的回答逗笑了:“它为什么常年是黑色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有意义的是,我曾经在里面被狗头人追杀过,乱吃树果以至于全身疼痛不堪过,中毒麻痹倒在地上无法动弹过,腹部受创只能被某人背着逃跑过……”

    她明白路西恩这么回答是故意分散自己的注意,让自己从“音乐家”回归“骑士”,从而开心一点地进行“阿尔托一日游”。

    “你还被狗头人追杀过?我觉得以你的战斗天赋,即使没有激发血脉力量,碾压狗头人还是没有问题的。”路西恩颇感兴趣地问道,在他心目中,娜塔莎从小就是“女武神”。

    娜塔莎嘴角撇了撇:“十只以下的狗头人,我能轻松搞定,问题在于那时候有几百只狗头人,还有一只能够天赋施法!”

    “你到底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让几个部落的狗头人联合追杀你?”路西恩好笑地道。

    娜塔莎“呃”了一声·扬了扬右手臂:“我记不清楚了!”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记忆很好……”

    “每个人都会有失误的时候,总之是记不清楚了!”

    两人慢慢行走在河水清澈的贝伦河畔,享受着熟悉的河风,言笑晏晏地回忆着往事。

    忽然·娜塔莎停了下来,指着前面堆满垃圾的偏僻河岸,坏笑着看向路西恩:“这是不是你收获人生第一桶金的地方?”

    “是啊,感谢公主殿下丢了一张夜莺面纱,让我成功地迈出了脱离贫民的第一步。”望着垃圾堆,路西恩心里还是相当感触地道。

    在那里,有几位衣衫褴褛的贫民正忍着恶臭翻找着值钱的事物·旁边的河堤上站着一位膀大腰圆的壮汉,双手环抱地监督着他们,即使是金黄之月·他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棕色外套。

    娜塔莎微微吐了口气:“这里终究还是被黑帮控制了。

    “亚伦黑帮之后,阿尔托城看来又有新的黑帮了。”路西恩没有惊讶,只有感慨,以阿尔托的实际状况,诞生新的黑帮只是迟早的事情。

    那位黑帮打手注意到河边道路上有一男一女正打量着自己和下面翻找垃圾的贫民,原本想警告他们不要多管闲事,可却发现他们的穿着打扮像贵族,于是不敢鲁莽,扭过头·假装在欣赏河水,悄悄地观望起对方的行动。

    路西恩和娜塔莎什么也没做,继续沐浴着河风·往市场区的城门走去,这让黑帮打手长长地松了口气。

    此时正是伦塔特的下午茶时间,对阿尔托的守门士兵来说恰好属于最疲惫最不想活动的时刻·所以他们略略扫了稍微变化了外形的路西恩和娜塔莎一眼,见他们衣着气质都算上乘,就挥手让他们走入了城门。

    熟悉而喧闹的市场区,阿尔托口音的通用语,与伦塔特截然不同却同样熟悉的服装风格,在第一时间给了路西恩和娜塔莎最直观的震撼。

    “市场区一点也没有变化,好像我们从来没离开过一样······”娜塔莎经常从这道城门去城外的庄园·又常常戴着面纱来这里寻找千奇百怪的有趣事物,所以对市场区并不陌生。

    路西恩点了点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那混杂着烤肉味、香料味、染料味、烟味、酒味和各种臭味的熟悉气息让他好像回到了当初,在市场区艰难讨生活的当初。

    “我曾经在这里搬运过货物,那时候身体不够强壮,一包货物就能压得我东倒西歪······”路西恩指着街边的一些小店。

    娜塔莎微笑听着,跟着他穿梭在市场区,不时指着某间店铺道:

    “这间杂货铺有五十年的历史了,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爷爷在招待客人,现在看起来像孙子一辈了……”

    “…···那个老板在我购买古代七弦琴的时候认出了我,差点晕了过去……”

    路西恩也对市场区充满回忆:“……就是在这条街上,我和约翰将亚伦黑帮的打手们统统揍倒……”

    那是我对这个世界初步认同和真正融入的开始。

    一位位行人看着这两位宛如贵族夫妇的男女悠闲散步于市场区,不时指指点点,难免觉得奇怪,不过路西恩和娜塔莎怎么可能在意他们的目光。

    走着走着,两人穿过了市场区,进入了行政区,行人开始减少,街道逐渐变得宁静,只有一位位街头音乐家和吟游诗人在演奏着不同的乐曲,营造出一个音乐的海洋,让人漫步之中有灵魂升华的感觉。

    娜塔莎仔细听着,好一会儿才笑道:“G大调弦乐小夜曲······《月光》……《自新国度》的第二乐章……《悲怆》······献给,《献给西尔维娅》…···想不到你离开阿尔托这么久,你的乐曲还是经常性地被演奏,街边艺人和吟游诗人演奏越多的曲目越代表了它受欢迎的程度,经典的音乐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经典…···”

    “也有你的进行曲······”两旁的拉瓦树飘着一片片金黄的落叶,路西恩用心倾听,分辨出了不同的曲调。

    娜塔莎得意地哼了一段旋律,接着微微叹气道!旦比起以前,你曲目的演奏频率大大降低了·刚才听到的部分都是最新的出色乐曲。”

    两人都关注着阿尔托的音乐发展,对里面出色的那些并不陌生。

    “这是好事,事物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总是固守着从前·一点改进也不做,只能表明阿尔托的音乐已经死亡了,幸运的是,我们听到的并非这样。”路西恩并不介意地道。

    娜塔莎暂时没有回答,而是拉着路西恩停在一间餐厅外面,聆听着门口的街头音乐家用钢琴弹奏《悲怆》,这是公认的非常有难度的作品·而他却弹得非常自如,所以懂得音乐的阿尔托人不少驻足旁听。

    他前期的压抑、苦闷、痛苦和悲剧气息营造得非常不错,因此在最后一个乐章用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弹出迸发的、昂扬的音符时·分外能够带起周围听众的情绪。

    啪啪啪,钢琴演奏结束之后,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那位年轻的钢琴弹奏者对自己受欢迎的程度似乎有点始料未及,呆愣地坐在钢琴之后,久久没有回应。

    他是小城来阿尔托追寻梦想的音乐爱好者,自认为音乐的基础扎实,有着出色的天赋,肯定能获得非凡的成就,但这几个月的遭遇让他陷入了强烈的自我怀疑之中·让他痛苦、徘徊、压抑和苦闷,而生活上的捉襟见肘也让他不得不接受餐厅老板的要求,谁知道·今天的演奏会得到这样的欢迎?

    “很不错,不是苍白的演奏,有了情感的共鸣。”娜塔莎轻轻鼓掌道·然后拿出了一个钱币,准备像其他听众一样丢给那位街头艺人。

    但是,她的动作被路西恩止住了,好笑地道:“你准备给他‘女皇金币,?”

    由于驱逐了南方教会,霍尔姆王国也在重新铸造钱币,与通用货币区别,女皇金币就相当于金塔勒·只不过上面刻着的是女皇头像。

    娜塔莎干笑了一声:“哈,没注意到·你有没有金塔勒?”

    路西恩摇了摇头,拿过女皇金币,用拇指在上面轻轻摩挲了一遍,然后女皇金币就变成了金塔勒。

    年轻的演奏者回过神来,感谢着周围听众的盛情,忽然,他看到一枚金光闪闪的钱币落在了自己面前。

    “金塔勒?”他顿时愣住了,太大方了吧?

    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弹奏的很好,将自己的感情和领悟都融入了音乐之中,让这首乐曲带上了鲜明的个人风格,这是非常难得的,不过,你的弹奏和对音乐的理解还有一些问题······”

    “问题?”演奏者还没有回过神,然后听到了路西恩一条条讲解和分析的话语,每一条都正中他的心灵,因为这大部分是自己长久以来始终觉得别扭的地方,也有一部分是自己觉得很满意,可听完之后才发现错得离谱的经验。

    过了一会儿,他真正地清醒过来,发现那位指导自己的绅士和他的夫人已经走了很远,只留下两个并排而行的背影。

    他想要追赶上去道谢,可餐厅老板还在盯着自己,只能高声道:“谢谢!”

    真是一位品格高尚的绅士,不对,一定是音乐家!

    路西恩没有回头,抬了抬手,示意自己收到了。

    “你果然很喜欢当老师。”娜塔莎微笑看着身旁的路西恩。

    路西恩笑了笑:“不是喜欢当老师,而是一种感恩,当初如果没遇到维克托老师,没得到他的破例教导,我肯定不会有后来的成就,所以,遇到需要指导的人时,我都会给予一定的指导,也许他们的人生就差这一点推动力了,呵呵,我这是在回报社会。”

    “回报社会······”娜塔莎想到了“报复社会”的玩笑,表情似笑非笑。

    就这么听着走着,两人很快来到了阿尔托音乐家协会附近,看到了那独特的“跳动火焰”建筑,它以轻盈却复杂的不对称美感著名。

    “它还是这个样子,一直没有变过……”路西恩和娜塔莎同时发出了类似的感叹,不过娜塔莎很快就摇了摇头,环视着四周道:“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之前经过的地方都说明在我离开阿尔托的这几年里,它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像是凝固在了时光里,而伦塔特,也许今天早上是一个样子,下午就完全是另外一幅‘面孔,了。”

    处于大发展时期的伦塔特,进行着众多基础设施建设的伦塔特,正如路西恩预料的那样,整个城市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提普通人的生活,这样的阿尔托或许才更适合目前的音乐风格……”路西恩不含贬义地说道。

    “也是,伦塔特现在的模样总感觉与当前的交响乐风格有不协调的地方,适合它的应该是另外的音乐……”娜塔莎认真地点头。

    “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时代,肯定会孕育出不同的音乐······”路西恩诚恳地说道,心里则腹诽着,或许有一天伦塔特会发展出摇滚乐也说不定……

    娜塔莎刚要说话,表情忽然沉凝:“呃,维克托先生······”

    从阿尔托音乐家协会出来的正是路西恩的音乐老师维克托,他在很多音乐家、演奏家的簇拥下,登上了马车,向圣咏大厅驶去,看起来地位很高。

    路西恩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脚步没有半点挪动。

    “不去见见他?”娜塔莎银紫色双眸的注视着路西恩。

    路西恩摇了摇头,声音略显飘忽地道:“没有必要了······”

    这会打乱他的生活,好不容易才让教会不关注他。

    娜塔莎嘿嘿笑了一声,故意岔开话题道:“那我们去圣咏大厅听一听音乐会?不知道会是谁的?”

    “好啊。”路西恩没有意见,那个反魔法阵对传奇没有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