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二章 模型(第一更)

第五十二章 模型(第一更)

    风凉却气爽,天高且云阔,这就是阿林厄的金黄之月景!

    “所以,我最喜欢阿林厄的十月了……”事务委员会委员汤谱端着自己的红茶杯,站在落地窗边,望着外面的风景。

    他一边感叹,一边转身,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睛,对自己的学生康登道:“只敲了一下门就自行进来,你有急事?”

    汤谱为人随和,对朋友、学生和下属都和颜悦色,不太注重礼节,因此对康登贸然闯进来的行为并没有过多的责怪。

    说话的同时,他将书桌上的任务报告合拢,这是事务委员会的规矩,不该看到的人,哪怕是自己的学生,也不能看到。

    这份任务报告正是卡特里娜提交的那份,由于“崇拜恶魔事件”的“前因后果”都被她调查的清晰明了,所以这份报告在任务区并没有得到重视,当时值守的高阶魔法师随意翻了了一遍之后,就认为事情确凿无误,判定卡特里娜任务完成,报告自然也就归入了档案室。

    但汤谱本人对这起“崇拜恶魔事件”相当重视,因为它与最近几年在伦塔特、在库克斯、在海峡四国和北地沿海走廊发生的一系列召唤远古魔鬼、信仰魔鬼公爵等事件有着一定程度的相似,却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所以,他在忙完手头的事务后,将这份报告调了出来,准备进行详细的分析和对比,看看是否真的有恶魔君王也开始发展信仰之力,或者有着其他目的,而最为重要的是,他想弄明白这起事件是独立的,还是与魔法议会统治范围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相辅相成,从而找到那位幕后的“报死鸟”。

    可惜的是,从这份报告只能看出一位大骑士通过崇拜恶魔增强实力的事实。

    “不过,这里面有些细节太巧合了但当事人完全死亡,又过了那么长时间,想要继续调查基本没有那个可能了,难道我还能去深渊问

    ‘黑暗主君,安德烈子爵崇拜的究竟是不是你?或者抓住‘死亡风暴,尼涅尔,让他如实交待收安德烈子爵为学生到底是看中他什么?”汤谱右手覆盖在报告上,食指轻轻敲动。

    他对面的康登是一位外表年轻的瘦高男子,脸颊凹陷,皮肤像是晒了过多日光一样被“灼烧”成了暗红,右眼很时髦地戴着一款单片眼镜,声音急促如雨打树叶般道:“对不起老师,我敲了一下后,房门自己就打开了一道缝隙我以为是您让我进来的······”

    汤谱对学生急躁却诚实的性格非常了解,疑惑地道:“门自己开了,我没关上?”

    “不知道,呃,我在走廊上碰到了阿弗瑞斯,它表情好像很满足……”康登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汤谱心疼地呲了呲牙:“……不管它,有什么事?”

    他前段时间与阿弗瑞斯打了一个赌,认为已经接近九环的自己不太可能被阿弗瑞斯的幻术蒙骗,尤其是在阿林厄魔法塔内所以,阿弗瑞斯如果能不借助其他人帮忙从自己办公室内拿走任何一样东西,自己就得打开宝库让它挑选很多很多的宝石现在看来······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也能放松警惕了。

    “老师,伊文斯阁下提交了一篇叫做《决定论、自我意识和魔法根源》的论文构建了一个魔法本质的模型,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为什么魔法花纹能够帮助沟通‘真实世界,,它到底隐藏着什么作用原理,但这也为我们研究魔法和超凡力量的本质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今天有人在奥术图书馆偶然发现这篇论文后,立刻引起了轰动……”

    康登似乎有点激动,再加上性格急躁一连串的话语就如同暴风吹过,听得汤谱几乎反应不过来:“停停停先把论文给我!”

    对一位高阶奥术师来说,看论文比听这种激动的描述要轻松很多

    接过康登借出来的论文,汤谱扫了一眼日期,惊讶又释然地道:“三天前提交的?难怪没有登载于《奥术》或《魔法》之上······”

    一般而言,大奥术师的论文只要具备一定的价值,期刊都不会拒绝,而且还会抢着要,但路西恩基本只发表在《奥术》《自然》和《元素》之上,偶尔会给《普通奥术师月刊》写约稿,所以这么重要的论文,《奥术》肯定不会放过,并且由于是讲述魔法本质,《魔法》期刊显然也不会任由别人刊登。

    他继续翻看了下去,对前面的部分微微皱眉,决定论看起来是风雨飘摇啊!

    不过随着路西恩的论述,他的眉头是彻底舒展开来,不时地推动金丝边眼镜,低声道:“观察者效应也不是完全的荒谬······物质基础的不

    ‘牢固,,这种说法很新颖,但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在没有魔-凡力量的情况下,一切又是那样的正常,难道还是要!归咎于微观层面过渡到宏观层面的神秘阶段……咦,路西恩对这方面也有思考……弱观察者和强观察者……”

    他完全沉浸在了这篇论文里,即使这篇论文还没有任何实验和现象证实,“观察者效应”也被议会主流排斥,但它本身逻辑自洽,看起来仿佛真有那么一回事情。

    对老师的反应,康登并不意外,拿起桌子上的羽毛笔,在草稿纸上记录着老师的一些疑问和观点。

    “…···补充精神力的能量来自‘真实世界,?魔法里多余的物质补充来自‘真实世界,?咦……”汤谱疑问之中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转身,从书架上抽出这一期的《元素》,接着他扶着金丝边眼睛,语气颇为震动地道,“这不就是‘负能态真空大海,能够解决的问题?”

    “对,当时看到这篇论文的奥术师都不由自主联想起了‘负能态真空大海,,它恰好解决了伊文斯阁下这篇关于魔法本质的论文里最根本的几个问题!”康登耳朵很尖,听到了老师的自语,很兴奋地说道,“它们一前一后,一个致力于魔法能量的来源,一个给出了关于魔法本质的猜想,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魔法体系!”

    他说的魔法体系与法术体系不是一回事情。

    “这恐怕是有魔法以来,第一个有理论支撑的正规魔法本质模型,不对,应该是所有超凡力量的模型。”汤谱同样被沾染了一丝兴奋。

    在魔法史上,最早的魔法师就已经发出了魔法的本质是什么的疑问,并提出了自身的构想,比如地火风水四大元素体系——古代魔法师们构建了一个关于世界底层的猜想,认为那里有着纯粹由同一元素组成的能源位面,并命名为火元素国度、水元素海洋等,比如根源体系——他们认为有着魔法的根源,它是世界真实的一部分······

    这些魔法绘景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一代代魔法师,火元素等名词就是一个佐证,但古代魔法师们对世界的探索不够,魔法绘景全是凭空想象,没有任何的理论依据,属于幻想层面,而非奥术定义中的模型。

    到了古代魔法帝国鼎盛时期,魔法师更关注正常的研究和应用,没谁再去思考虚无缥缈的魔法本质问题,反正知道精神力是施展魔法的条件就行了,所以,哪怕伟大如太阳王塔诺斯,也没有提出过魔法本质模型。

    而魔法议会建立以来,对魔法本质一直在研究,但由于其他理论的不足,这个研究的进展很缓慢,因此严谨的道格拉斯等人没有贸然提出自身的魔法本质模型,免得幻想色彩浓厚的想法影响其他奥术师。

    直到今天,汤谱才真正地看到了一个从本质和根源上描述魔法的模型,而且它建立在当前微观领域的最前沿成果之上!

    不管这个模型正确与否,它都具有足够重大的历史意义······汤谱忽然有些恍惚,自己又一次见证了历史,这在最近十多年好像经常发生

    康登激动地说道:“所以已经有人称呼这两篇论文描述的成果为

    ‘伊文斯—特拉维夫模型,,第一个魔法本质模型!”

    两人讨论了一阵后,康登提出了告辞,说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看着他将草稿纸叠好,小心翼翼地装入储物袋,汤谱有点好笑,然后目送他走向房门。

    突然,汤谱醒悟过来,大声道:“停下!”

    可这时,康登已经迈入了走廊!

    他猛地转过身,身边腾起了一层白雾,白雾消退之后,变成了一条鳞片漂亮的小水晶龙。

    它从肚皮底下拖出一个大大的冰淇淋,舌头一伸,无比满足地舔吃着,声音稚嫩又得意地道:“汤谱,你输了!”

    趁自己思考问题的时候来,用发现门没关和“阿弗瑞斯”路过引开自己的注意力,拿论文让自己沉迷,性格表现与康登一模一样,只是拿走记录讨论内容的草稿纸····…回想起这些,汤谱不得不承认阿弗瑞斯对幻术的理解有了新的突破,但受损失的是自己!

    脸色难看地目送阿弗瑞斯离开后,汤谱还是忍不住继续研究起路西恩论文的内容:“······弱观察者……强观察者······”

    他忽然愣住了,想到最近调查的事情,隐隐有些畏惧地道:“积聚信仰之力表面看是特殊电磁波汇聚,实际上是弱观察者聚合,往强观察者进化?”

    “这……”

    那些擅长“玩弄”信仰之力的强者会怎么看这篇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