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五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三更)

第六十五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第三更)

    塔特,一条黑暗的街道里。!

    两个鬼鬼祟祟的小个子抬着一件沉重的东西快速的移动着,突然,拐角处扑出来好几道人影,一人抓住一只手地将他们按倒在地。

    当!那件沉重事物落到地上之后发出清脆的响声。

    “格兰陵街的黑皮狗!”其中一位小个子又惊又怒地脱口而出。

    啪,他脸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一位穿着黑色笔挺制服的男子从黑暗中走出,弯腰蹲在他的面前:“请称呼我们警察先生。”

    由于霍尔姆王国警察厅总部位于行政区的格兰陵街,所以黑帮成员、小团伙犯罪分子和部分市民中以格兰陵街作为警察厅的通俗称呼。

    这一巴掌打醒了小个子,他畏惧地道:“是,警察先生。”

    听说格兰陵街的黑皮狗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学徒级炼金物品,被它打在身上就如同电击,会产生持久的全身性麻痹和疼痛,生不如死,所以面对这群黑皮狗时绝对不要逞强。

    “你们盗窃井盖的犯罪行为被当场抓获,证据确凿,将会被送到市政法庭审判,恩,‘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将在矿山渡过愉快的下半生,当然,如果你们愿意成为哪位魔法师先生的实验物品,那或许一年之后就能重新回到伦塔特。”这位高级警探拍着小个子盗贼的脸蛋。

    小个子盗贼惊呆了:“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警察先生,这是什么罪名,我,我们只是偷井盖卖钱!”

    这一长串的名字一听就很恐怖,显然是一种严重的罪行。

    “嘿,早就告诉过你们这些混蛋,要注意收听‘霍尔姆王国之音,等电台,关注最新颁布的法规条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上个月添加入王国《法典》的罪名,具体意思是······这个时代,不懂得听广播的盗贼迟早被淘汰!”高级警探站直身体道。

    这是贵族议院讨论《飞行器管理条例》和《道路安全法规》时,娜塔莎专门提出的一个罪名免得有人故意用飞行器灾难或车祸的方式达成谋杀的目的。

    “我,我们只是偷井盖……”两位小个子盗贼一副快哭了的模样,去矿山渡过下半生那是多么可怕的景象,至于用成为魔法师实验物品的方式减免罪行,他们想都没想过,那或许比死亡还可怕!

    高级警探哼了一声:“你们偷走井盖,让大量的市民掉入其中身受创伤,难道不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到矿山之后好好忏悔吧!”

    “不警察先生饶了我们吧,我们要是知道这个罪名就不敢做这种事情了。”

    “警察先生,我,我有重大情报!”

    两位小个子盗贼争先恐后地道。

    高级警探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周围的警察:“带他们回去,好好审问,记录好的口供先交给我。”

    看着两位小个子盗贼痛哭流涕地被押着离开,旁边一位警察谄媚地道:“头儿,你真厉害随便吓吓他们就诈出了重大情报。”

    “谁叫他们自己不听广播,老实说,我真的很想把这条罪名加在他们身上XX的,今天早上让我在大庭广众下跌倒!”高级警探恼怒地道。

    难怪头儿今天走路一瘸一拐,原来是差点跌进下水道······

    高级警探吩咐其他警察道:“把井盖放回原位并找东西锁死免得天亮前又被偷走,哎,这种小事情怎么能让我们来做?人手根本不够啊!其他案子还要不要跟了!这种事情就该成立专门的部门维护。”

    剩下几位警察合力将井盖抬回了原处放好,这时,其中一位突发奇想道:“刚才我们围捕那名盗贼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跌下去了?”

    “怎么可能,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而且我们也只有几分钟没盯着这里。”之前对高级警探谄媚的警察完全不担心地说道,然后拿出一瓶专门准备的学徒级炼金药剂倒在井盖缝隙如此一来,井盖将在今晚的寒冷中牢牢黏住直到白天慢慢融化消失。

    这是他们暂时对付类似事件的方法,专门找魔法师创造的方法。

    做好这一切,急着赶回温暖格兰陵街的警察们迅速离开了。

    没过多久,那井盖突然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可在特制炼金药剂的帮助下,井盖纹丝不动。

    黑暗的下水道里,纳斯德尔直觉一股股热血直冲脑海,这伦塔特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端地在大街正中挖一个坑?摔得身体还不太受控制的自己浑身是血!

    恼怒,憋屈,错愕的情绪在他心里上涌,让他恨不得离开变化狼人模样,一把将井盖打飞。

    “冷静,冷静,不能暴露狼人的身份,免得无法完成亲王阁下的任务。”纳斯德尔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终于,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然后满意地深吸了一口气,结果被恶臭的气味弄得差点呕吐。

    “我是亲王阁下看重的冷静睿智狼人,绝对不能像其他鲁莽的家伙一样!”它再次对自己说道,然后靠着狼人强大的自愈能力蹒跚地向着下水道其他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儿,下水道内再次爆发怒吼:“混蛋,这里也粘住了

    “该死,伦塔特的人到底怎么想的!”

    足足走了好长一段距离,就在纳斯德尔快控制不住自己时,上方的井盖才没出现粘住的迹象。

    他推开井盖,爬了出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冰冷的口气,只觉这是自己一生中!酵的最美味的东西。!

    哪怕是成年狼人,在经历了这一系列事情后,也难免身心俱疲,于是,他走到旁边一栋看起来废弃的房屋外面,背靠墙壁坐下,一边大口呼吸,一边恢复着身体的创伤。

    他摔入下水道的伤势已经痊愈可被电击之后仿佛发自骨髓的疼痛让他身体颇为迟缓,只能等待着缓慢消除。

    “伦塔特的变化有好的一面,也有非常危险的一面,不经安全防护就到处布置的闪电魔法阵随意挖在大道中央的坑······”纳斯德尔到现在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没有“安全用电”的常识,认为还是魔法师们的举动太冒险急进了。

    夜色深邃,安宁静谧,纳斯德尔觉得自己心情渐渐平和,伤势也在快速复原:“不过这些遭遇只是插曲,我已经摆脱了危险,一切又都会好起来的。”

    心中的想法刚刚浮现来自种族天赋敏锐的直觉让他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想都没想就往扑去。

    可是,他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电击的后遗症还在影响着他,动作稍微慢了一拍。

    轰!

    他背后那栋废弃的房屋发生了剧烈爆炸,完全垮塌了下来。

    “伦塔特的人疯了吗?自己的房屋也毫无征兆地炸毁?”

    纳斯德尔完全没想过背后的房屋会突然爆炸,如果是针对自己,自己早就应该有所察觉!

    轰隆!

    冲击波狠狠地打在了纳斯德尔身上,墙壁,石砖,灰尘等事物洋洋洒洒将附近“淹没”!

    “为,为什么……”

    房屋另外一面的街道入口一群人围观着爆炸。

    “主管,魔法师们提供的新型炼金炸药效果非常好。”看着房屋一栋栋倒塌,一位褐发普通人兴奋地对身前的中年男子说道。

    “很好免除了我们的拆除工夫,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将这里的街道拓宽,建立起伦塔特新的、舒适的平民区。”指挥着拆迁工作的主管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枉老板专门去阿林厄购买新型炼金炸药并请了一位元素系专精爆炸的魔法师指点安放位置。

    旁边的那位普通人见主管心情很好,于是顺口问出了心中的好奇:“主管,为什么我们要半夜来拆除,不怕打扰附近市民睡觉吗?”

    “那就白天阻断这条路的通行?这可是直通城门的街道,不知多少货物从这里进入市场区!那些有钱人重要,还是普通市民重要?快点让那群懒散家伙动起来,天亮前清除出街道来!”主管高声吩咐。

    一大群工人开始了劳动那位普通人有点担心地看了看四周:“主管,刚才爆炸的时候没检查过里面还有没有人······”

    “怎么可能有人?四面都封锁了还用魔法水晶灯做了警戒标识,谁会不长眼睛闯进来?而且所有的路口都有我们的人看着,除非他能飞,或者会钻地!”主管没好气地说道。

    清晨,阿里离开了租住的房屋,穿过一条繁华的大街,走向贵族区。

    “昨晚的拆迁爆炸真恐怖……”他一边走一边感叹道,拆除工作预先贴了公告,做了各种通知事项,所以识字的他很清楚昨晚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

    贵族区入口附近是一座修道院,但里面已经改造成了学校,不时传出朗朗的读书声,而一辆辆精致华丽的马车不断地从贵族区远处驶来,直接驶入了学校。

    “伦塔特贵族区齐宁街米尔斯学校通识教育二年级一班简······”阿里远远地看着这座学校,默念着笔友的通讯方式。

    在通识学校成立的第二年,贵族们决定仿效它建立一座专门的贵族学校,不能让自己血脉高贵的子女与普通人混在一起读书——不管愿不愿意,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这种共同学习的方式比以前单独的家庭教育更能激发自己孩子学习的热情,而且这种环境有助于从小建立人脉关系,在成年前就有一个相当可贵的社交圈子。

    阿里看着一辆辆贵族马车、炼金汽车驶入学校,看着天空飞来一辆辆造型各不相同的飞行器(有车型,有船型,有飞空艇缩小型,不一而足),深深地感觉到了一种差距和无形的墙壁。

    他叹了口气,与之前很多天一样转身离开,心中情绪复杂,有自卑,有不服,有沮丧,有被针刺了一般的疼痛和由此而来的强烈欲望。

    走着走着,他走到了昨晚拆除街区的附近,忽然听到了一声呜咽。

    “呃?”阿里循声望去,发现草丛中躺着好大一只狗,一身银灰的毛皮满是鲜血,沾满了尘埃。

    “这条狗真像狼。”阿里感叹了一句,他从书本上知道确实有一种狗很像狼。

    抱着好心,阿里走了过去,发现这条狗身上很多伤痕,于是笑道:“还好你遇到了我。”

    他这段时间在魔法议会的医院做临时工作,学会了包扎,所以艰难地将昏睡呻吟的大狗带回了家,将它包得像木乃伊。

    过了一会儿,他看到那条大狗醒了过来,双眼呆滞地望着前方,流出了两行浑浊的泪水。

    “哭,哭了?”阿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像对人般地安慰道:“会好起来的,呵呵,不用感谢我,不用感动,我们都会在伦塔特好起来的。”

    听到伦塔特这个单词,那条大狗哭得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