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八章 混乱降临(第二更)

第六十八章 混乱降临(第二更)

    北地沿海走廊再向北是一片荒莽的大地,耐寒的树林和百怪的地形将这里变成了狼人、冰熊等生物的乐园,甚至有更为强大的魔法生物徘徊于这片辽阔土地的深处,比如银龙、白龙、冰霜巨人领主等。

    所以,前往东流亡地的道路虽然是历代冒险者一点点开辟出来的成果,避开了最为危险的那些区域,但行走在这几条道路上的商队、行人等还是时常会遭遇各种袭击,让北地蒙上了一层鲜血般的混乱色彩,被称为亡命徒的天堂。

    寒冰之月里,这片区域早就被一片白皑皑覆盖,哪怕常年墨绿的树木也披上了纯洁的白纱,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一丝杂色,若长久地凝视着它们,甚至会睁不开眼睛。

    可在碾出的车痕还未被满天的雪花遮盖的道路上,一团团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色正晕染开来,随意丢弃的长剑、长矛、巨锤等武器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激烈战斗。

    顺着地上的脚印,离开大道,一直往北面行进,会看到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原始森林,而在森林深处,有一条通往地底的隐蔽缝隙,它的尽头是一个颇为宽广的地下岩洞。

    地下岩洞内,一根根火把插在石壁上,将整个地方弄得灯火通明,可是,这些火把上燃烧的火焰却是极为古怪的苍白色,仿佛没有一点温度,没有自己的灵魂,一片死寂!

    苍白的光芒从火把上洒下,照在岩洞内匍匐于地的一位位黑袍者身上,将他们衬托得阴森可怖。

    这些黑袍者额头紧贴地面,从身体和侧脸的特征可以明确判断他们并非都属于人族,有脸颊长毛的狼人,有各种兽类标志明显的兽人,也有占据很大一片区域的冰霜巨人……

    他们一动不动,宛如死尸·而他们朝拜的中央是一座白骨垒成的祭台,一位双眼似乎有苍白火焰跳跃的黑袍者站在祭台前方,静静地注视着各个散发浓郁死亡气息的神秘花纹,注视着祭台上摆放的象征生命收割的巨型镰刀。

    “出生就意味着死亡的开始·那是我们永远无法躲开的结局……”

    这黑袍者猛地举起双手,高声念着莫名的祈祷词,祭台之上腾得一下升起了一团静静燃烧的苍白火焰。

    “出生就意味着死亡的开始…···”

    那些像是尸体的黑袍者终于动了,沙哑嗡隆的声音带动他们的身体微微震颤。

    最前方的大祭司的声音诡秘,极端的狂热表现为极端的冰冷:“和死亡之后的漫长相比,生命短暂的毫无意义,只有黑暗、冰冷和死亡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我们终究会归于腐朽·我们的灵魂只有进入死亡安眠的国度才能避免慢慢的消亡……”

    大祭司的目光渐渐空洞:“今日我们将向我主献上祭品,也献上我们自身的生命,让灵魂得到依托·让它真正地长存!”

    “我愿意将我的生命奉献给主,换得灵魂的依托······”那些黑袍者似乎被催眠了一般,声音麻木没有起伏地回答。

    听到他们的回答,大祭司内心长长地松了口气,自己又给主送上了一批虔诚的信徒,让死亡的真意得到彰显,而按照主给自己的《灵魂祭礼》,这样的自己是越来越靠近主,也将越来越摆脱凡人的身体和灵魂·蜕变成真正的死亡使者。

    到时候,自己将得到生命和灵魂的双重升华,成为可以与传奇魔法师和史诗骑士媲美的强大存在!

    想到这些·他只觉内心苍白的死亡火焰“燃烧”得愈发剧烈和诡异,隐隐在自己的脑海和四周“灼烧”出若有似无的死亡世界,充斥满不死生物的极端安宁世界。

    “这果然是越来越靠近主的征兆·我已经能够隐约感应到那伟大神圣的死亡乐园,等我对它的感应变得异常清晰时,就是我获得本质超脱的机会!”

    而这时,祭台周围昏睡的人类醒了过来,他们有的穿着华丽,有的披着皮甲,与北地商贸道路上行走的商队没什么区别。

    “你·你要做什么?”有的人惊慌错愕的指责。

    “该死的强盗,你会为袭击我们付出代价?”有的人还处在愤怒的状态。

    “求求您·放过我们吧,货物和钱财全部归您,而杀掉我们对您毫无用处。”有的人则从周围的古怪察觉到了异常,全身瑟瑟发抖。

    大祭司抬起头,那双幽深黑暗的眼睛里确切地跳动起了苍白的火焰,而一看这两团火焰,那些人类就浑身麻痹,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到祭台中间去,将生命献给主。”大祭司发出平板没有波动的声音。

    这些商人和佣兵的脸色异常苍白,充满了恐惧,可却完全无法抗拒大祭司的命令,着了魔般站立起来,身不由己地往祭台中央走去。

    最先走到苍白火焰旁边的男子颤抖着拿起那把黑色巨镰,双眼里满是害怕、畏惧、绝望和疯狂,但他的手还是异常沉稳地用这把仿佛没有重量的巨镰割开了喉咙。

    他的喉咙上出现了狰狞的口可却没有一滴鲜血喷出,整个身体迅速枯萎,皮肤发皱短短瞬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而他体内似乎有什么透明的事物飘出,投入了那“苍白的火焰”里。

    苍白火焰腾的一下变高少许,黑色镰刀的刃口多了一抹深红近黑的痕迹。

    大祭司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这是超过了任何享受的体验,即使没有实力提高和主的赏赐,这种愉悦也能让他渴望着仪式的举行。

    脑海内和周围空间中隐隐透出的死亡世界则变得清晰了一点。

    “我的升华又更进一步了,更加靠近主了······”大祭司呻吟般地自语道,但整个地下岩洞没有谁注意他的失态。

    一位位祭品自行收割了自己的生命,让苍白的火焰愈发旺盛,似乎要跳跃出祭台。

    “来吧,展现你们的虔诚吧,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才是永恒!”大祭司猛地转过身,庄严崇拜地说道。

    那一位位黑袍者声音产生了变化·狂热地道:“我愿意将我的生命奉献给主,换得灵魂的依托……”

    这种狂热的气氛让死亡镰刀似乎有了感应,发出嗡嗡的响声,从祭台上飞去·盘旋于地下岩洞的洞顶。

    “我愿意将我的生命奉献给主,换得灵魂的依托!”

    黑袍者们再一次齐声祈祷,但不再是回答,而是发自内心的请求。

    刃口有一抹深红的巨镰仿佛吸收了所有光亮,让整个地下岩洞变得黑暗一片,只有中央的苍白火焰才没有受到影响。

    巨镰忽地落下,刚好落入苍白火焰里·这时,那些黑袍者身体齐齐一震,双眼失去了所有光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物被吸入了火焰里。

    苍白的火焰一下扩大,将整个地下岩洞淹没,而那些黑袍者们的皮肤开始腐烂,眼睛里跳跃出暗红色的火焰,一瞬间就转变成了不死生物!

    大祭司更加愉悦了,已经分不出什么是物质世界,什么是死亡乐园,只觉自身灵魂得到了极大升华。

    “伟大的死亡之主啊,请享受您的祭品!”他高声呼唤道·岩洞一只只不死生物举起了手臂,宛如一片森林。

    苍白的火焰一下收拢,浓缩凝聚·只剩下一个人大小,可中央却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大门。

    大门打开,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怪物出现在了火焰里·它的背后是无数不死生物游荡的平原,它的脚下是各种白骨铸造的宫殿。

    这怪物仿佛死亡的化身,让人无法直视,因为一看到它就会立刻失去所有生命力,好在它无法跨出这苍白的火焰,无法让死亡笼罩世界。

    大祭司只觉灵魂飘飘荡荡,似是有了本质的提高·更加不能自拔。

    “我的实力又增强了!我的灵魂又升华了!”

    披着黑色斗篷的怪物望着外面,苍白空洞的双眼内突然流露出一丝异常的波动·接着,它的身体像是照镜子般分离出了另外一个自己,只不过两个都只有过去的一半气息了。

    分离出的死亡怪物腾得一下燃烧起苍白的火焰,将自身也吞噬了进去,然后与周围的火焰和祭台连成了一片。

    随着这怪物剩下身体发出的古怪咒文声,火焰剧烈翻滚起来,往一道实质大门的模样凝聚,并渐渐染上了浓郁的血色。

    轰!

    大门出现模糊样子的时候,难以想象的混乱杀戮气息散发了出来,于是,外面的天空响起了难得一见的冬日雷声,整个岩洞开始了剧烈的震荡,带起整片苍莽大地的摇晃。

    大祭司忽然发现自己灵魂升华到了极致,周围和脑海内的死亡世界完全清晰。

    “我成功了?”

    他内心狂喜浮现,于是准备将自身与死亡世界融合,获得传说的力量,但这时,那片死亡世界一下消失,一团不知道用多少只眼睛、多少个脑袋、多少只手脚拼凑的肉球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到这团肉球后,大祭司只觉灵魂彻底异变,思考能力迅速消失。

    “不!”

    他最后发出了一道惊怒恐惧的哀嚎,身体变得奇形怪状,长出了一条条黑色的粗大触手。

    北地沿海走廊的首府克斯维克内,“燃烧女士”一下站起,感觉到远处有极致的邪恶和混乱冒出。

    “赫尔丘利,发生什么事情了?”她赶紧联络气之君主赫尔丘利。

    漂浮在魔法塔顶端的赫尔丘利拿着水晶球,语气凝重地道:“深渊意志试图降临,我们必须立刻阻止,我已经通知议会了!”

    这种事情,至少要有一位大奥术师才能处理,而帕尔梅拉小屋的海伦正看守阿林厄——如果深渊意志真的降临,即使的伤势未愈,也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这次可没有神降术将打回去!而且谁知道会不会突发奇想地自爆,将这个北地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