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四章 血脉锤炼之法

第七十四章 血脉锤炼之法

    优美的旋律回荡在餐厅里,安宁静谧的音符让人内心不由囿主地沉淀了下来,而周围却看不到小型室内乐队的身影,只有一台放在靠墙桌子上的魔法留声机缓缓转动着树胶黑盘。

    几分钟之后,音乐渐渐平息,黑盘转动完毕,旁边守着的佣人赶紧换了一张。

    听到音乐声再次响起,约翰放下手中的刀叉,略微感叹地对路西恩道:“普通的树胶黑盘只能录制几分钟的音乐,难以呈现完整的交响乐,除非用更高级别的纯魔法黑盘,但这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事物。”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过去的生活,因此对普通人相当关注。

    “问题在于,普通人连魔法留声机都用不起。”路西恩一边切割着鹅肝,一边开玩笑道,“当然,纯魔法黑盘的价格确实不便宜,相当于一件二级的炼金物品了,小贵族们只能偶尔买上一张,大部分时候不得不使用树胶黑盘,但韦尔斯利子爵家应该不存在这个问题。

    由于是结合魔法的简化,路西恩自己也没有成熟的方案,只能按照概念重新设计和布置魔法阵,无法一蹴而就,必须一步一步地来。

    乔尔成为伦塔特音乐家协会的理事后,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仿佛连衰老都延缓了:“但小贵族的数量远远多于大贵族,加上绝大部分餐厅的使用,树胶黑盘已经成为当前毫无疑问的主流,是大部分音乐家的重要收入来源,所以,我发现他们越来越倾向于创作几分钟的简单乐曲,既轻松,收入又丰厚。”

    伦塔特的音乐家不比阿尔托,音乐会的机会没那么多,过去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为贵族服务,担任他们的音乐顾问或首席乐师之类·而魔法留声机发明后,他们又多了一个重要的渠道,那就是“乐曲使用费”,按照灌注了自己音乐的树胶黑盘和魔法黑盘销量提取一定份额的金钱。

    因为有魔法兑换和使用上的“专利费”先例·加上“原子掌控”阁下本身也是一位大音乐家,魔法师们对“乐曲使用费”并不排斥,除了按照三六九等划分音乐家,规定不同的份额比例外,都正常地执行了贵族议院通过、女王签署颁布的《知识产权法案》。

    虽然目前魔法留声机只是贵族们的享受,但价格不菲,也让音乐家们收获颇多·所以,在金钱的刺激下,在“轻音乐”潮流的影响下·大部分音乐家越来越接受几分钟短小乐曲的形式,而这简单不复杂的“休闲音乐”也受到了广大市民们的欢迎,让伦塔特的音乐发展趋势越来越与阿尔托迥异。

    用路西恩的话来说,伦塔特迟早成为流行音乐和流行歌曲诞生的地方。

    听到乔尔叔叔的担忧,路西恩微笑道:“有的时候,乐器的变革、音乐传播形式的变革、音乐承载形式的变革,都会影响到音乐的发展方向,比如七弦琴时代的音乐,小提琴发明后的音乐·钢琴发明后的音乐,也只有在这种不断变革的过程中,音乐才能永葆活力·而不是渐渐枯竭,所以,乔尔叔叔·不要担心树胶黑盘容量太小让音乐发展有短小的趋势,这能让我们看到更多不同的音乐,超过当前想象的音乐。”

    当前最负盛名的大音乐家如此笃定地阐述这样的观点,乔尔本身又是吟游诗人和街头艺人出身,对短小的音乐有着天然的喜好,所以再无疑虑,将话题转化食物本身:“想不到小伊文斯你还有美食方面的才华·这酸酸甜甜的肉真是太美味了!”

    “恩。”艾丽萨大婶嘴巴没空地点头,原本絮絮叨叨的她在尝到这些美食后是完全专注于了它们。

    餐桌上·除了鹅肝等少部分特里亚风格的菜品外,大部分食物是她从未见过,从未享受过的,与当前任何国家的食物风格都迥异,让身宽体胖、爱好吃食的她一吃就停不下嘴。

    “谢谢,娜塔莎也非常喜爱这些美食。”路西恩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表扬,中国菜肴虽多,可不是每一道都能让异世界人民喜欢的,餐桌上的那些是在娜塔莎做“小白鼠”的基础上精心挑选出来的部分,当然会让乔尔、艾丽萨和约翰他们有吞掉舌头的感觉。

    而且路西恩擅长魔法,擅于辨识动物和植物,这里又有着地球上没有的众多稀奇古怪东西,所以中国菜肴的“狩猎范围”再次扩大,品种数至少翻了三倍,什么盐亚龙肉,什么红烧荆棘魔树,不一而足。

    听路西恩提到娜塔莎,乔尔有些奇怪地道:“女王陛下今晚怎么没来?”

    正常来说,路西恩只要在阿林厄,每个月至少会来看望乔尔一家两次,而娜塔莎大部分时候都跟随前来了。

    路西恩还未来得及回答,约翰就抢先说道:“最近伦塔特正在进行城市改建,要将范大,重新布置防御神术阵和魔法阵,由于涉及众多贵族的别墅、地产和庄园,贵族议院常常争吵,所以女王陛下很忙,必须居中协调和震慑。”

    “伦塔特的变化实在太快了,我在阿尔托居住了二十多年所经历的变化还没有伦塔特几个月内发生的多,不知道以后伦塔特会成为什么模样。”乔尔有些感慨地道。

    用完晚餐,路西恩和约翰一人端着一杯红酒站到了二楼小客厅的落地窗边。

    看着外面璀璨如同星河的贵族区灯光,约翰突然叹了口气:“从你被女巫牵连开始,我就觉得我在做一场梦,到今天还未苏醒的梦,所有对未来的期待又现实了,却又不是所想象的那样,反而偏离很大。”

    “我也是。”路西恩看着窗外,目光变得幽深,语气虽然平淡,却真正地发自肺腑,梦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在对世界的探索和研究中,路西恩基本已经排除了梦的可能,但其他类似的‘真实,,却还缺乏决定性的证据去否定,哪怕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想,也无法完全地断定“缸中之脑”、“虚拟世界”、“实验场所”就是错误的。

    约翰自然听不出路西恩的言外之意,品了一口红酒后道:“我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让父亲、母亲、艾文和你都过上富足的贵族生活,可谁知道你比我先完成了这个目标,成为了音乐家····…”

    “等我成为骑士后,我已经做好了牺牲在北方要塞或黑暗山脉要塞的准备,这是骑士的归宿,可你却告诉我你是魔法师,让我陷入了长久的迷茫……”

    “当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开始安心地为公国和教会效力的时候,女王陛下又将我带到了伦塔特……”

    说着说着,他笑了起来:“当我习惯了这种有众多强者守护,无需面对太强危险,可以安稳地渡过下半生的时候,王国内就经常发生祭拜魔鬼、恶魔和深渊气息污染的事件,让我必须奔波处理,一次次面对战斗。”

    他没有抱怨,反而透着少许兴奋,完全安稳没有一丝风浪的生活让他驻足不前,无法成为天骑士。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不会按照自己预想的进行。”路西恩与约翰碰了碰酒杯,“而且,你‘消除,血脉要想晋升天骑士非常困难,王国内缺乏足够的资料让你学习。”

    血脉贵族们在一代代的传承或者某位史诗骑士的摸索下,都有了自身对应血脉的最好锤炼方式和与意志调和的办法,所以同样是骑士,有传承的贵族要比新晋的贵族更容易晋升,所以他们才同意魔法议会公布骑士之前的训练方法,以培养更多的人才对抗教会,开发越来越多的异度空间——这种血脉锤炼之法才是他们真正的资本和必须严格保守的秘密。

    而“消除”血脉本身就稀少,又基本被吸纳入了教会神圣骑士或守夜人的行列,所以霍尔姆王国的贵族们没有一位是这种血脉,自然也就没有对应的锤炼之法给约翰。

    原本路西恩没将这个问题放在心上,因为血脉力量是古代魔法师们弄出来的,议会内保存了比较详细的各种血脉资料,可以通过研究其中“消除”血脉的情况为约翰设计出一个合理的锤炼办法,但是,议会搜集的资料里面居然没有关于“消除”血脉的,这让路西恩怀疑起这种血脉的源头,认为是维肯的研究成果。

    约翰不太在意地笑道:“所有的锤炼方法都是以前的骑士们摸索出来的,我不比他们笨,也不比他们懒惰和怕死,难道不能自己摸索?而且路西恩你不也说过,不要被过去的经验束缚,说不定这对我是一件好事。”

    他幽默地开起了玩笑。

    离开乔尔家后,路西恩双手插在长礼服口袋内,将黑色高礼帽压得比较低,悠闲地在伦塔特城内行走,看着一座城市按照自己的想法发生变化是一件充满成就感的事情。

    经过炼金工人聚集的平民区时,路西恩突然看到一位矮人向着自己走来,他右手捂着眼睛行礼:“蒸汽至上。”

    然后,他微笑道:“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蒸汽教会。”

    光明正大地直接拉人入会?这与自己对矮人的吩咐完全违背!路西恩目光微微一凝,沉声道:“你是谁?”

    “呵呵。”这位矮人笑了起来,“虽然我们没有真正地碰过面,但也算直接碰过面。”

    他说话很古怪,路西恩却一下眯起了眼睛:“维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