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五章 义正言辞的路西恩

第七十五章 义正言辞的路西恩

    这矮人与绝大部分成年矮人一样,留着浓密的胡须,显得粗犷豪迈,但此时却没有半点鲁莽,反而像一位博学广闻的人类学者般高深莫测地笑道:“很早之前就想见见你了,可一直没办法确定你的行踪。”

    他这算间接承认了自己是维肯,至少目前主宰这具矮人身体的是维肯。

    听到他用随意闲然的口气说着这句话,路西恩心里陡然有阴云笼罩的感觉,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气,什么时候维肯竟然有亲自出手抹杀自己的想法了?是提出广义相对论,成为传奇之后?还是在“门之世界”与怪物维肯勾结上之后?

    幸好自己这些年实力的提升也是飞快,从初入传奇到传奇三阶几乎是一蹴而就,而且去的地方要么是有传奇巅峰盟友的精灵王庭,要么是有维肯类神死敌的深渊,或者就是短暂停留,不超过半天的时间,且用“命运诡秘者”的特殊掩盖了痕迹,这才没有与这位公认最强的类神“碰面”。

    —明白神降术具体的限制是什么后,魔法议会对维肯的真实实力有了全新的判断,如果让想办法无隐患融合了怪物维肯,那或许就接近了真神层次,比当初的塔诺斯还要强大。

    当然,在实力达到传奇三阶后,路西恩对维肯也没有那么担心了,至少自己还是有一定把握逃掉,唯一的问题在于,维肯是否将自己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哪怕冒着被怪物维肯反客为主的后果也要用“神降术”干掉自己。

    路西恩心中的想法一闪而过,迅速恢复了镇定,这里是伦塔特,有什么动静的话,海瑟薇等传奇巅峰马上就能赶到,而维肯又只是投影降临,能不能打得过自己还得两说:“不知道灾难君王出现在我面前有什么目的?”

    “灾难君王······很久没有人称呼我的传奇称号了。”维肯似乎有点感慨,接着微笑起来“不用介意,像我这种老家伙总是对过去充满了感慨,至于我来做什么,你还不明白吗蒸汽之神尤里?”

    你若真的是那种对过去怀念和感慨的老者,那我就是纯洁善良不懂得任何阴谋诡计的好人,路西恩暗暗腹诽了一句,能够冷酷无情地将自身的几位好友活生生抹去记忆,炼制成炽天使,又有“灾难君王”这个既是传奇称号又是外号的名声,维肯到底是个什么性格什么思维模式的人不言而喻。

    “什么蒸汽之神什么尤里?我不太明白什么意思,不懂你在说什么。”路西恩一副愕然无辜的模样。

    维肯笑了两声:“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我感觉得到这具矮人体内的信仰之心,感觉得到他的信仰之力终于有了汇聚的核心,你不会以为我是随便挑了一具身体就降临吧?”

    路西恩的目光一下凝固,维肯在成为类神后居然还保持了远古魔鬼般的投影降临能力,而非魔法或其他类神那样的普通投影方式,这样一来,即使不是掌握了不死奥秘的类神,也很难很难被彻底消灭,不愧是以一人之力抗衡并压住了银月、地狱、深渊和怪物维肯的最强者。

    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地狱之主和深渊意志降临不便,在主物质世界实力又会被压制,所以很难联合行动——有深渊意志的情况下也不存在什么合作的问题。

    路西恩目光的凝固瞒不过维肯这掌控了情绪之力的类神,他平和地微笑道:“我觉得以你的聪明,在看到这个被你亲自赐予神术的矮人后

    就不应该让我多说什么了,事实可比言语有力。”

    即使他无法直接投影到没有太多负面情绪累积的高阶以上强者体内,对情绪的变化也是细察入微。

    “这只是一个秘密研究项目。神灵的奥秘,信仰之力的本质,一直是议会传奇魔法师们研究的重点,比如奥利弗就在研究‘黑暗龙神,。”路西恩想听听维肯到底准备做什么,所以没再扮无辜爽快地承认了,没有一句假话地承认了。

    “很谨慎看来那次与道格拉斯的谈话让你们变得戒备,即使没有别人听到,也不会说打击奥术和魔法研究的话语。”

    维肯似乎根本不信路西恩的大实话,“是啊,新炼金术和广义相对论的创始人,微观领域和宏观领域最权威的奥术师,当前奥术和魔法体系的主要缔造者,最接近世界和魔法本质的魔法师,居然抛弃了自己宣扬的研究态度,不再专注于对世界真实的探索,不再信任奥术和魔法的将来,将重心放到了传播信仰之上,这样的事实如果传出去,那对魔法议会中每一位奥术师的信心都肯定是无比重大的打击。”

    “这只是一个研究,反而证明我奥术态度的研究,对我来说,传播信仰没有任何意义,聚集信仰之力也没有任何意义,我的重点与你们不同,我在意的仅仅是信仰之力的本质和它在当前奥术体系中应该处于什么位置。”路西恩依然实话实说,不管是特殊电磁波的汇聚,还是弱观察者到强观察者的渐进,都还仅仅是假说。

    维肯嘿了一声:“好了,圣洁崇高的借口就不要讲了,我不需要借助你的话打击魔法议会,我只想问你,要不要完整的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方法?那只怪物不能违背我定下的规则直接告诉你类神的奥秘,只能让你自己观察和揣摩,所以我相信,你只懂得怎么利用情绪之力转化为远古魔鬼状态的办法,而且还不是我这一十年来改进过很多的最好方法。”

    “你应该很清楚,你的类神之路缺了最重要的环节,一条腿始终是走不到终点的,而我可以帮助你解决这,只需要你付出很小的一点代价,不会让任何人怀疑的代价,毕竟知道人造星球完整构造的高层魔法师虽然不多,但也至少有近二十位,谁知道是谁泄露了?你又不是临时才去兑换。”

    “荒谬!我要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方法有什么用?能帮助我揭开信仰之力的本质吗?能帮助我明白它究竟对应什么原理吗?我当前的研究可以!”路西恩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可这样的义正言辞·在维肯听来却似乎有着极大的动摇,路西恩居然没有直接嘲笑自己妄图引诱一位大奥术师,而是颇有心虚感觉地呵斥要这个来有什么用,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不难理解。

    维肯不疾不徐地道:“没用?你窃取工匠之神海特的信仰之力又是为什么?你窃取和利用的手法虽然隐蔽,但也只有这一点称得上出色,其他方面实在太拙劣了,若非海特自己往蒸汽之神转变,你根本没可能成功。塔诺斯和我们加起来接近三千年的研究,岂是你短短一两年内能够摸索得出来的?”

    对此,非常有信心。

    “你······”路西恩略微愕然·盯着自己的那位和维肯果然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勾连。

    维肯从路西恩的表情和情绪波动判断出了他的惊愕,以为他是没想到这件顺利成功又异常隐蔽没有波澜的事情居然会被自己知晓,因而微笑道:“不要担心·有了我的方法,你就直接能在‘蒸汽之神尤里的祭台,窃取海特的信仰之力了,怎么样,这个交易很划算吧?”

    并不在意这件事情实质上的付出和回报,能够让魔法议会内部出现分裂迹象就是最大的成功。

    “我说了很多遍,我对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毫无兴趣,等我弄明白了它的本质和真正的奥术意义,还怕创造不出一个没有任何隐患的方法?何必与你一样弄得人不像人,怪物不像怪物。”路西恩露出一丝微笑·毫不客气地鄙视了维肯的方法,将自己的“信心”和“高远的目光”展露无遗。

    维肯沉默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路西恩是真的拒绝·他的研究难道真的有所突破了?观察者效应难道真的是信仰之力的本质?

    “这条道路已经出了两位类神,除了天生类神之外仅有的两位类神,所以·不管你能不能研究得出信仰之力的本质,终究会回到这条道路上来,只是少一些隐患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资料对你有着极大的用处,错过了今天,你就很难有机会再得到了。”维肯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在为路西恩惋惜。

    路西恩温和却坚定地笑道:“我相信自己。”

    这是一位年纪轻轻就取得如此多如此大成就的奥术师应该具备的自信,所以维肯没有觉得愕然·反而认为就该如此。

    笑了一声,矮人的眼睛开始浑浊:“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

    奇怪的气息瞬间消失,矮人瘫软倒地,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

    路西恩看着对面的空气,嘴角微翘,淡笑道:“我说的都是真话,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难道非得我满口谎言,你才认为我说的是事实?”

    见对面的矮人慢慢恢复了神智,路西恩一个跨步消失在了伦塔特城

    “维肯直接找你?”“真实秘境”内,道格拉斯微微皱眉地看着路西恩。

    这件事情,路西恩没有隐瞒,分别告诉了老师和议长阁下。

    “他想用类神之法诱惑我,以得到人造星球的完整构造。”路西恩简略地说道。

    道格拉斯想到了之前商量的事情,于是问道:“你答应了?”

    这可是好事啊,本来就准备找机会给教会这方面的情报,让他们与议会在自身最擅长的领域竞争,结果教皇还送货上门,拿类神奥秘换,这简直是意外的收获!虽然自己、费尔南多和路西恩等不需要这条类神道路,但拿来作为参考资料和研究素材也非常不错,毕竟这是目前唯一一条成功晋升类神的道路。

    “我拒绝了。”路西恩一副没什么要紧的样子。

    “也对,如果你直接答应,不管将来有什么理由,都可能被维肯利用。即使要交换,也不该你亲自出面。”道格拉斯瞬间就明白了路西恩拒绝的原因。

    路西恩轻轻点了点头,这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最重要的却在于它是自己一直想要的机会,将自身态度展示给维肯的机会,本来这样的机会只能迂回从侧面寻找,可想不到维肯居然亲自出马“诱惑”自己,若不好好利用,就对不起自己,对不起。

    “我们原本还准备钓出与维肯有关联的魔法师?可维肯的行动……”道格拉斯沉吟道,究竟选哪个?

    路西恩笑道:“知道人造星球奥秘的魔法师有二三十位,根据原理可以自行构造出来的也有几十位,加上维肯的魔鬼投影手段,我们很难确定是谁,只能缩小范围,所以,我临时在人造星球资料里添加了比较特殊的构造,以此判断是在之前兑换,还是在之后兑换。”

    “不准备交换了?”道格拉斯问道。

    路西恩指着北边:“我们缺少的只是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部分,不一定需要找维肯,既然将类神之法暗中公布给魔法师、精灵、魔鬼、恶魔等,企图搅混局面,让我们内部分裂,我们也可以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