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六章 引诱难挡

第七十六章 引诱难挡

    圣伊凡堡。!

    北方教会教宗别尔科夫斯基正慢慢走向祈祷室,他身材高大,虎背熊腰,与教皇本笃三世那种瘦削老人截然不同,更像是一位激发了冰熊血脉的骑士,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一位靠自身激发了血脉力量的二级骑士,哪怕后来选择了神术道路,对自己身体的锤炼和保持也是非常注意,毕竟使用“神眷术”同样会给身体带来沉重的负担。

    他伸出右手,缓缓按在祈祷室的门上,视线专注,没有高层者总是习惯一边行走一边思考问题的迹象,对他来说,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必须专注地去做,不因非必要的想法分心,这样才能做到最好,所以,该用餐的时候用餐,该走路的时候走路,该思考的时候思考,再微小的细节上也同样如此。

    突然,他准备推开祈祷室大门的右手停在了铜制把手上,眼睛微微眯起,周围圣光隐隐绰绰,似是与整个大教堂的神术结界连通起来。

    “谁在附近?”别尔科夫斯基虽然不会长期维持对整个圣伊凡堡的感应,但最基本的警戒还是有的,如果连某位强者进入到大教堂附近都不知道,那他这个北方教会教宗就做得太失败了,而且,最为重要的事情是,刚才那位强者一闪而逝般地展露了,仿佛在向自己宣告他来了!

    对这位神秘闪现的强者,别尔科夫斯基其实没有畏惧,更多的是疑惑,哪怕教皇本笃三世亲临,哪怕恢复了“神降术”,在圣伊凡堡,在大教堂,自己也不是没有生还的可能,“神眷术”加北方教会经营了几百年的防御核心,足以消耗掉神降术而自身只受到轻伤。

    这就像“历任教皇”从来没有试图用“神降术”轰击阿林厄一样·那样虽然能打掉天空之城,但却无法重创里面的传奇,在没有其他人配合围攻的情况下,至少传奇巅峰的道格拉斯和布鲁克是不担心因此陨落的。

    那道传奇的波动再次浮现·又迅速消失,可位置却与之前没有任何差别,这让准备直接动手的别尔科夫斯基微微一愣,闻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然后他背后圣光由虚转实,凝成一道背生六翼、双眼紧闭的天使身影,接着·这身影扑入了虚空,消失在了别尔科夫斯基面前。

    圣伊凡大教堂外,是广阔的广场·与沙赫兰帝国崇尚的粗犷豪迈风格一脉相承,而在广场附近的一个小巷子内,接近凌晨的黑暗将这里完全笼罩,静悄悄的分外骇人,与附近神圣恢弘的教堂形成鲜明对比。

    小巷子里,圣光凸显,双眼紧闭的天使身影浮现,接着扭曲成别尔科夫斯基的模样。

    “嘿嘿。”小巷子的黑暗里突然响起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完全不像是发自人类口中·更贴近“桀桀”的感觉,而且还带上了强烈的死亡意味。

    能够让别尔科夫斯基畏惧的强者不多,除了类神·也就是道格拉斯而已,所以他对这装神秘扮恐怖的鬼鬼祟祟者没有半点客气:“如果你引我出来的理由不够好,那你就去地狱想更好的理由吧。”

    “嘿嘿······”笑声中·一只全身漆黑的小鸟飞了出来,头顶长着苍白而可笑的羽毛,整个身体宛如最纯粹的死亡组成,带来最不好最恶劣的消息。

    别尔科夫斯基仔细辨别,却发现这只神秘小鸟将自身的气息伪装得很好,让投影而来的自己无法看穿,除非本体在此·并用上神术,但那样一来·这只小鸟恐怕会当场崩溃消失,不给自己留下任何线索。

    “你可以称呼我‘报死鸟,,但我这次带来的却是一个好消息。”这只小鸟如同踩在树枝上般诡异地停顿在半空。

    别尔科夫斯基浑然不在意地哼了一声:“好消息?能够让我开心的好消息不多了。”

    “是吗?借用情绪之力将自身转化为远古魔鬼状态的方法‘打折出售,不算好消息吗?”“报死鸟”笑声非常惊悚。

    “什么?”别尔科夫斯基瞳孔收缩,目光凝固,专注地看着这只怪异的小鸟,见面以来第一次仔仔细细地打量它,仿佛连并不存在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他沉默了一下后,看着“报死鸟”道:“你知道?”

    最近一两年,北方教会统治区域发生了不少起神秘诡异的事件,最后调查的结果都指向了远古魔鬼,加上别尔科夫斯基从黑暗议会、无尽汪洋等地方得到不少情报,差不多猜到了有人在搜集情绪之力试图转化为远古魔鬼状态。

    而且魔法议会广播里明确提过,转化为远古魔鬼状态是塔诺斯创造的方法,他借助这个和信仰之力,成功晋升类神,虽然别尔科夫斯基对这光明正大播放的广播不敢完全相信,但也有了初步的推断,历任教宗和圣徒之所以始终找不到类神的大门,只懂得如何传承力量和窃取、利用信仰之力,原来是因为缺少了关键的一环,所以,他对“报死鸟”话中的方法早觊觎之心。!

    “你不知道维肯暗中公布了类神之法吗?”“报死鸟”语气略带嘲讽地说道。

    “什么?”别尔科夫斯基再次重复了之前的话语,他今天惊讶的次数恐怕能抵得上过去很多年,不是他不够镇定,不够专注,而是“报死鸟”的消息太震撼了!

    “报死鸟”又发出嘿嘿的惊悚笑声:“精灵女皇知道,所以兰希尔失踪了,黑暗主君知道,所以前任恶魔王子陨落了,过去除了大战之外很少陨落的传奇一位位失踪,你没有察觉到一点不对?”

    “原来是这样······”别尔科夫斯基不是盲目就相信“报死鸟”的话,而是早就对这些事件充满怀疑,从得到机密情报等隐隐可推断出一个可怕的事实,而今天,这个事实完整的面貌呈现在了他眼前,互相印证,“维肯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

    这是他最想不通的一点。

    “好处,让敌人自相残杀不算好处?稳定内部局势不算好处?拖延时间让自己恢复不算好处?而且,他们也算是维肯的实验物品他们的经验和遭遇能帮助维肯找到自身方法的问题所在,找到解决隐患的办法,让窥视真神层次,反正对来说自己是类神,再差也能保住生命,以后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报死鸟”笑了一声,“再说,选择的都是没有稳固信仰来源,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冲进类神层次的传奇。”

    “难怪没有隐患我们……”别尔科夫斯基轻轻点了点头,自己是北方教会的教宗有着稳固的信仰来源并长期窃取,若有了类神之法,短时间内就能获得极大的进步而北方教会和南方教会本身就属于此消彼长的关系,夺取对方的信仰之力最容易,维肯除非脑子坏掉了,才会向“自己”这个心腹大患透露。

    他定了定情绪,直截了当地道:“你需要什么?”

    对他这种大人物来说,关键时刻的决断能力是不可或缺的,所以,没有东拉西扯,直指问题的核心并且,他也不担心“报死鸟”会拿假的骗自己,这种不敢找人“公证”的交换肯定是互相之间一部分一部分的换以自己的见识,难道还判断不出真假,随时取消交易。

    “我只有转化状态的方法没有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办法,也没有如何两者结合冲击类神的秘密,而我知道你们已经从死灵界得到了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办法,并且经过了历任教宗的改良,所以,我们互相交换一下。”“报死鸟”声音收敛,沙哑而低沉。

    别尔科夫斯基目光一凛他知道教宗的秘密?他是谁?维肯告诉他的?

    收敛住疑惑,别尔科夫斯基“略显失望”地道:“没有完整的?”

    “没有不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别的人可不会往外透露,谁也不想增加竞争对手,如果你不交换,我可以却找你的圣徒们,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拒绝。”“报死鸟”两只苍白空洞的眼睛似乎掠过了一丝嘲笑。

    别尔科夫斯基有些恼怒,但诱惑更加实实在在,权衡了利弊后,他点头道:“如果只是利用和窃取信仰之力的方法,那没有问题。”

    北方教会最核心的还是借助“神性”传承力量的秘密。

    “哦,对了,顺便给我消除血脉的资料,我对此很感兴趣。”“报死鸟”随口一提,似乎只是一件小事。

    当初分裂时,北方教会的守夜人队伍里也有不少消除血脉的骑士,累积了不少资料。

    别尔科夫斯基也觉得是小事,“消除血脉”的资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但他还是认为有必要表明态度:“除了这个要求,不能再增加了,除非你拿出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报死鸟”“嘿嘿”笑道:“好。”

    两人迅速交换了彼此的资料,互相“满意”地告别。

    大教堂内的别尔科夫斯基望着祈祷室内历任教宗、圣徒的雕像,忽然有了踌躇满志的感觉,虽然还没有最后最关键的资料,但比以往是进步了很多倍,并且,自己还知道了可能获取资料的来源,到时候,黑暗主君等掌握秘密的强者就得小心了!

    “原子宇宙”内,路西恩睁开双眼,黑色的“报死鸟”一下瓦解。

    他这次假冒“报死鸟”,除了得到资料,也是为了给维肯“找”一个敌人,将局面搅混,反正最后最关键的方法没给别尔科夫斯基,他想成为类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路西恩可不会给议会的将来增加新的类神敌人。

    “你不是要搅混局面吗?那我帮你弄得更混乱!不过,这种程度的搅混还不够······”路西恩脸上露出了被海蒂等学生称呼为恶魔微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