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七章 “标准的反派”

第七十七章 “标准的反派”

    昏暗的地下宫殿内,夹杂着火焰的光柱不断击下,深沉妁暗如同初雪遇到太阳般迅速消融,各种奇怪的蠕虫纷纷僵直石化,邪异的幽影发出惨烈的叫声。

    一道幽光闪过,一位位漂浮在半空的祭司突然向下跌去,就像被人拉住脚踝狠狠拖下,身上的防御层没有起到任何效果,绝大部分邪术因此戛然而止。

    他们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面前气势不凡的金发中年男子伸出右手,五指分开,每一个指头上都凸显出一只小眼睛,而掌心则长出一只混杂着血污的黄褐色巨眼。

    五只古怪可怖的小眼睛有着不同的颜色,打出了不同的射线,而黄褐色巨眼却泛起一阵幽光,让所有人感觉身体一重,似乎这里的引力变大了很多。

    幽绿、浅蓝等不同射线打中了那些黑袍祭司,让他们或迟缓,或麻痹,或石化,或直接变成了无数光点,瞬间就将之前牧师、主教、圣骑士、普通守夜人无法解决的强敌彻底压制,眼看即将获得胜利。

    部分邪教徒惊慌失措地喊叫起来,他们从未遇到过这么诡异这么强大的敌人!

    “大,大祭司呢?”

    “不是大祭司拦住他吗?”

    关键时刻,他们想到了自己这方的首领,至高无上的“混沌之后”的选民,刚才不是他在与这位威严的中年男子战斗吗?

    这位穿着白色全身罩袍的中年男子听到他们的呼唤,一边加紧了进攻,脸上和另外一只手上纷纷长出一只只邪异的小眼睛,不同颜色的小眼睛,打出或防御或进攻的射线,一边冷哼道:“仅仅七级的邪教祭司也能拦得住我?我杀过比他强的祭司都有二三十个了。”

    什么?确认大祭司死亡后,这些邪教徒和祭司们心灵防线顿时失守,连向“混沌之后”祈求力量都忘记了,一道道射线击来·惊慌失措的他们很快失去了战斗力,被守夜人、牧师和圣骑士们抓的抓,杀的杀,没有一个漏网。

    “哼·最近这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邪教实在太多了,必须找到根源!”威严的中年男子脸上和手上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闭上,再也看不出一点痕迹。

    一位守夜人感激地道:“这次多亏大人您在附近,要不然我们很可能被这‘混沌之后,的祭司们逃脱。”

    实际上,可不仅仅是逃脱的问题,肯定会全灭,幸好这位守夜人排名第三的“光辉之眼”温切尔从另外一条线索追查而来·才避免了这么可怕的后果。

    “我专门负责处理邪教徒,对付他们是我的职责。”温切尔轻轻颔首道,“你们分成几组向四周搜索·不放过任何一个邪教徒。”

    “是,大人。”守夜人队长恭敬地回答。

    温切尔踱步在这间大厅内,看着雕刻着女性和男性裸体的混乱祭台,寻找可供调查的线索。

    看着恢弘却显得陈旧的地下宫殿,看着昏暗却倒着一具具尸体的环境,看着那一道道古老的石门和一间间石室,温切尔心中莫名有点感慨,这样的场景自己遇到过太多次了,不管是以前的冒险生涯·还是进入守夜人队伍后的清除邪教徒行动,都不可避免地与地下宫殿、战斗、密室、隐藏秘密等打交道。

    “那群该死的古代魔法师,总是喜欢在地下挖洞······”温切尔咒骂了一句。

    突然·他心中一动,双眼变得如同红宝石,打出了两道射线·直接将附近的一道墙壁击碎,露出了里面的暗门。

    他来不及招呼别的神职人员,直接飞进狭窄的密道,迅速追赶而去。

    拐过一个弯道,温切尔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个面露惊愕神情的邪教徒,他们正依次钻入一间密室。

    哼,温切尔冷笑了一声·想从我这里逃掉?

    密密麻麻的眼睛再次张开,一个个邪教徒倒地·温切尔突入了密室,不断地前进,追赶着最前方的敌人,后面那些失去战斗力的自然有后续赶来的神职人员处理。

    追赶之中,前方的邪教徒渐渐稀少,然后再也看不到一个,但温切尔没有停止,他的直觉告诉他前方还有着大鱼,与之前那位“选民”一样的大鱼。

    砰,一道布满花纹的石门被射线击碎,温切尔迈入最深处的密室,警惕地看着周围,可这里只有一个捧着燃烧火焰的“混沌之后”雕像,再也没有任何其他邪教徒。

    怎么会没有?温切尔略微愕然地环视着四周,作为一名黄金骑士,即使更偏向于施法,他对自己的直觉预感还是非常有信心。

    突然,一阵凉风吹过,吹得温切尔这黄金骑士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今晚第一次升起危险的预感。

    这个预感不算强烈,温切尔没有马上逃走,而是打出一道道防御类的射线,让自己处在“铜墙铁壁”的包围之下。

    环视四周,温切尔只看到毫无生气的墙壁,寂静空旷的房间,普通粗糙的雕像,没有找到危险的来源。

    可是,这种冰冷冷的无人感觉让他是内心发毛,忍不住倒退几步,就在这时,“混沌之后”雕像捧着的那团火焰猛然拔高,熊熊燃烧,发出桀桀的笑声。

    这一瞬间,温切尔直觉地感受到无法言喻的危险,比之前强烈了几百,甚至几千倍,即使是他这位经常游走在危险边缘的守夜人,也忍不住微微颤抖,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前自己危险预●不强烈显然是被人为干扰了,而能够如此有效干扰自己的存在,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就像刚才的祭司面对自己一样。

    微微颤抖中,温切尔强大的意志帮他稳定住了情绪,而丰富的经历让他看出了其中的问题,这样的存在盯上自己,又锁定了自己的位置,要想杀掉自己,简直是轻而易举,但他却花费更多精力引诱自己脱离队伍,进入密室显然有着别的目的。

    “谁?”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声,手中的眼睛流出了污浊的液体。

    那团火焰拔高成人形,声音苍老沙哑地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给你什么。”

    “哼我是主的黑暗守卫,宁愿死亡也不会和魔鬼交易。”温切尔从这有条理的话语基本排除了恶魔的可能。

    空旷的密室内,那团火焰笑声激起阵阵回荡:“如果是让你更贴近你的主,更好地为奉献呢?”

    “你什么意思?”温切尔感到莫名的可笑,又有着发自内心的凝重和疑惑。

    那团火焰语气变得严肃:“你不觉得古怪吗?同样是真理之神虔诚的信徒和守卫,牧师、主教、苦修士和部分圣骑士可以得到赐予的神术,而绝大部分非牧师出身的守夜人却只能依靠自己的血脉战斗同样的,绝大部分圣骑士的神术要远远弱于同阶的牧师,为什么呢?公正无私的真理之神为什么要如此不公平地对待自己的守卫?”

    “胡说!我们身负原罪只有通过无私的奉献才能重新获得主的赐予!”温切尔的愤怒显得有点不真实。

    “是吗?”那团火焰嘲笑道,“你为真理之神做了多少奉献,不说赐予神术,至少让你的骑士等级提高吧?”

    就在温切尔准备再次愤怒反驳时,那团火焰继续说道:“这一切其实与真理之神无关,因为所赐予你们的被教皇,被枢机主教团成员们截取了,而目前正在沉睡,无法得知。”

    “什么?”不是主的原因温切尔就没那么“愤怒”。

    “你可以看看这份资料,这是真理之神赐予你们的奖品,是你们应该得到的。”火焰之上跳出一个个文字组成了一篇篇充满晦涩符号的文章。

    温切尔预防着“魔鬼”的诱惑,可内心的疑惑还是让他看向了文章,反正自己不会背叛教会!这是自己的立场!

    一看到这些东西他的眼睛就移不开了,完全地被吸引住。

    “这······”他惶恐畏惧又带着点兴奋地摇头。

    “作为至高无上的神灵,真理之神为什么要强制传播信仰?有必要吗?因为信仰之力就是奖赏给你们这些虔诚守卫的,让你们利用它来锤炼自己,越来越靠近,可是,这被教皇和被枢机主教团成员完全截取没有给你们留下一点,你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强大了吧?”那团火焰的声音变得柔和一字一句似乎都让温切尔浑身颤栗。

    “我不相信。”他剧烈摇着头,可又矛盾地问道,“这么重要的方法,你就这样直接展示给我?”

    那个“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方法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

    “既然你真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坦白地告诉你,我是公平的化身,最见不得这种不公正的事情。”那团火焰嘿嘿笑着,然后在温切尔不相信的眼神里继续说道,“我会偶尔向你打听一点消息,放心,不会有人怀疑你的,我还有其他的情报来源,比如很多位红衣主教。”

    红衣主教?温切尔的瞳孔猛地收缩,过去几百年来,由于信仰之心的特殊,教会内部从未出过红衣主教级别的间谍——这主要指的是对外,南北教会互相安插的红衣主教级别内奸可不少。

    难道他是北方教会的?

    “有了这个方法,还怕信仰之心动摇?所以,不要猜测我是谁,只需要记住我的代号,红色埋葬者。”那团火焰渐渐熄灭。

    温切尔站在原地,望着空旷的房间,久久未发一言,只觉自己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什么代价也没付出就得到了一个无比珍贵无比有用的方法?

    “真实秘境”内,路西恩对道格拉斯笑道:“维肯暗中公布类神之法,试图让众多传奇强者互相争斗,那我们就用同样的办法,让怎么窃取和利用信仰之力的秘密在部分红衣主教间流传,一层层地窃取信仰之力,使南方教会的传教根基同样变得混乱,毕竟传播信仰不比我们魔法师研究奥术和探索世界,可以单人行动,他们必须有着一层层的组织,这是维肯无法回避的事情,除非能在每个神职人员心中都投影一个种子。”

    “如果不是担心维肯发现,我都想直接用‘奥秘之声,公布窃取信仰之力的方法了。

    “如果维肯知道了你对这么珍贵办法的‘使用方式,,脸色肯定会非常精彩。”道格拉斯呵呵笑道,毕竟谁能想到有人会将这个方法传播出去,嫌竞争者不够多?只有路西恩和自己等没想过这条道路的大奥术师才能做得出如此有魄力的举动。

    路西恩摊了摊手:“或许他会骂我丧心病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