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一章 地底之主(求月票)

第九十一章 地底之主(求月票)

    娜塔莎借助远处朦胧的蔚蓝光芒,仔细观察了四周,一边是圆球形的空洞,一边是深沉压抑的漆黑海水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深海“怪物”,两者泾渭分明,没有一点混杂的地方。

    “那部分的海水好像是被‘蔚蓝之门,的特殊排挤了出来,里面连一点空气也没有,要想瞒过海尔克斯的感应非常困难。”她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本来以路西恩对众多奇诡魔法的掌握,要想不引人注意地潜到“蔚蓝之门”附近很轻松,但根据多丽丝和之前那位祭司的情报,海尔克斯就在“蔚蓝之门”前面,以他传奇巅峰的实力和与之匹配的直觉感应,在没有海水、鱼类、海怪、微生物和深海植物遮掩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靠近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路西恩轻轻颔首,再次看了一遍附近环境,身体一重,沉到了海底,踩在各种矿藏丰富的“地面”上。

    “你守在这里,我先潜进去看看。”路西恩心中有了想法。

    娜塔莎没有犹豫,微微点头:“好,如果有情况发生,我会立刻飞过来。”

    她自己很清楚,论侦查和隐蔽潜入的能力,自己与传奇魔法师有着难以想象的差距,那些奇诡到超出理解范畴的魔法正是这种时候最适合的选择,所以,自己如果强行要求前去,在遇到什么意外状况的时候反而会拖累路西恩,比如让他必须施展两个法术才能掩饰住痕迹。

    当然,并不是说魔法师隐蔽潜入和秘密侦查的能力就一定比骑士强,而是“真理之剑”这种强攻冲锋的血脉实在干不了这么精细的事情,其他擅长于此的特殊血脉未必就比魔法师差。

    见娜塔莎同意,路西恩微笑激发了灵魂内的法术模型,自己之所以会喜欢上她,恐怕也在于她不拖泥带水,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懂得权衡利弊,不会太严重地感情用事,可又不会放弃自己最基本的信念。

    一层淡淡的黄褐色光芒在路西恩体表泛起,将他全身笼罩·而魔法波动在超魔技巧的帮助下,轻微得难以被察觉。

    黄褐色的光芒中,路西恩的身体突然软化,包括“大奥术师之袍”在内的所有物品与身体一起变成了一滩烂泥!

    “软泥怪?”心灵连线里,娜塔莎略微疑惑的声音传来,她没有见过这个奇异的法术,只能往最接近的方向猜测。

    路西恩软泥般的身体蠕动着与海底土地融合·精神力仿佛变成了无数触手,不断地向着四面八方延伸,构成了一张“精神力大网”·将附近土地纳入了自己的掌控。

    “不是,一个少见的九环魔法‘地底之主,,‘蔚蓝之门,只是排挤海水,没有让海底深陷,所以正好派上用场。”路西恩为娜塔莎解释了一句,“不管如何,这始终算是‘地底,。”

    娜塔莎没再询问,紧握住“真理之剑”,做好了突袭的准备·而路西恩往地底更深处沉去,接着悄然无声地往“蔚蓝之门”潜行。

    与深海的漆黑相比,地底的黑暗显得更为压抑·让人觉得随时会埋葬在这里,虽然路西恩能通过延伸到地面的精神力触手察觉到附近的状况,也有了时空混乱·不知今天是何年的错觉。

    前行了两三百公里后,路西恩灵魂内的命运主星投影突地一动,延伸到地面的精神力猛然回收,前行的趋势也戛然而止,整个人以奇怪的状态静静地窝在地底。

    不能再前进了,前面就是“无尽汪洋之主”海尔克斯的“绝对防御”范围了!

    所谓“绝对防御”范围,就是一位传奇巅峰近乎绝对掌控的周边范围·依据个人实力高低,擅长不同·有大有小,但无一例外的是,没有谁能不引起他们警觉地潜入这个范围,哪怕类神也不行。

    所以,偷袭传奇巅峰的案例都是在这个范围外发起进攻,或者预先躲藏在别的目标遮掩之中,所以,精灵女皇偷袭上一任恶魔王子时,是借助了它“亲手布置的祭台”,所以,“黑暗主君”吞噬上一任恶魔王子前是投诚于它,在它身边“效劳”,所以,路西恩才想着如果有其他深海鱼类,自己就可以混在它们之中,那样有一定可能瞒过海尔克斯的“绝对感应”——在他有其他事情分心的情况下。

    路西恩触手般的精神力虽然缩回了很多,与地面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砂石和岩土之间,总是有着许多细小的空洞,它们就相当于“地底之主”的辅眼,让路西恩可以模糊地“看到”外面的情况。

    在不算太远的地方,有一座恢弘的宫殿,没有墙壁,完全由巨大石柱撑起来的宫殿。

    这宫殿与死灵圣殿的宏大没有可比之处,只是相当于一个内克瑟宫,而且石柱斑驳古老,不时能看到断裂和倒塌的痕迹,就像是那一座座被海水淹没在底部的远古城市。

    这座宫殿呈环形,中央是露天的祭台,祭台上方是一道若有似无的蔚蓝色大门,这道大门让路西恩感觉异样的熟悉,因为和“!灵晡壁炉”一样,超然物外,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似乎永远击触摸,无法靠近。

    “果然有点像······”路西恩从多丽丝的表述里面就察觉到“蔚蓝之门”与“灵魂壁炉”给人的感应有一些相似之处,而且,它也与变幻不定、高高在上的“神性光辉”有一致的地方,“也许这就是世界真实的不同体现,所以才给人相似的感觉。

    “‘蔚蓝之门,与祭台和宫殿不太协调,它完全感觉不出来时光的痕迹,而祭台和宫殿却铭刻着岁月的斑驳,不朽密室与不朽甬道,灵魂壁炉与死灵圣殿就显得匹配多了……”路西恩辨别着环境的异常,并做了初步的推理,“应该是发现‘蔚蓝之门,后,某位掌控这里的海族强者修建的,以衬托‘蔚蓝之门,的地位,但后来者却不太关注这额外的东西所以才会有这种荒凉苍老的感觉。”

    比起充斥断壁残垣的宫殿,祭台显得完好了很多,而且蔚蓝之门附近和祭台八个侧面都多了一些崭新又晦涩的奇怪符号,哪怕是路西恩这种博学的大奥术师都有点辨别不出来是什么文字,只觉得每一个立体符号和花纹都简单沧桑,像是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奥秘。

    “是海尔克斯等掌控‘蔚蓝之门,的强者根据‘蔚蓝之门,的特殊创造出来的类似于‘黑暗圣言,的文字?”路西恩猜测着原由,但不管如何,这些基础“超凡文字”对周围环境的影响在暴露着它们的作用,让路西恩可以慢慢地分析每个文字的意思和整个魔法阵的效果。

    在祭台八个侧面之下,是一个个路西恩熟悉的血祭魔法阵里面有着众多的海精灵、吉普斯鱼人以及更多的寇涛鱼人、变异海马、剧毒水母和深海亚龙。

    而等路西恩注意到这里的时候,血祭魔法阵已经启动,这些可怜的生灵彻底失去了生命干尸般僵立原地,周围凝聚出了浓郁的血色和乳白的光芒,洋溢着痛苦、憎恨和绝望等如同实质的情绪。

    祭台之上,蔚蓝之门前,站立着两只奇特生物,一只是身材高大的鱼人,足有冰霜巨人那么魁梧,身上的鳞片不再是银灰,也没有泛起血光而是呈现深蓝剔透如同宝石的色泽。

    他头戴蔚蓝的皇冠,将上半边脸遮挡在奇特阴影里,只有一双深红色的冷漠眼睛透了出来与下半张脸的刚硬嘴唇一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他四肢不像其他鱼人那么萎缩,而是健壮有力右手紧握着一根黄金三叉戟,在三叉戟下方的部位,一个蔚蓝如同眼睛的宝石带出淡淡的时空波动感。

    这就是“无尽汪洋之主”,寇涛鱼人皇帝,海尔克斯。

    他的身边是一只更加古怪的生物,整个身体似乎是由透明绵软的材料制成,不断地扭曲飘荡时而像是花朵绽放,时而宛如触手展开同时,这只生物的脸部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就像一个装满了水的透明薄膜袋。

    “七大海将军之中排在第二的‘黑暗水母,?”路西恩暗自想道。

    海尔克斯看着周围血祭魔法阵发动,声音如同金石交鸣地道:“等我们开启了蔚蓝之门,就能得到大海的恩赐,我将恢复最强状态,而你可以得到不比蔚蓝秘匙差的传奇材料。”

    “这种用几万个生命血祭的办法真能提前打开‘蔚蓝之门,?”黑暗水母提尔斯直接震荡周围虚空发出声音。

    “当然,不过还得我们联手发动剩余超凡法阵,否则光凭血祭的力量是不够的。”海尔克斯踏入了“蔚蓝之门”左边的魔法阵中央,而黑暗水母提尔斯也进入右边。

    路西恩看着这场景,心中隐隐有些疑惑,于是继续观察下去。

    那奇怪的符号和花纹同时发亮,深蓝色的光彩与蔚蓝的大门交相辉映。

    很快,一个繁复神秘的立体魔法阵形成,就像一个笼罩在祭台上的水之宫殿,而八个侧面的血祭魔法阵中,浓郁的血色夹杂着绝望、痛苦和憎恨的情绪一下涌到了“黑暗水母”提尔斯的身边!

    “你!”

    提尔斯察觉到了不对,惊怒地展开了身体,一团团黑暗的水泡将涌进来的负面情绪和血光暂时抵挡在外。

    海尔克斯举起了三叉戟,声音淡漠地道:“不要怪我,你也看到了阿格莱亚的强大,如果我不想办法提升,就会被她甩开,海族将迎来末路。”

    “哼,那你怎么不牺牲自己成全我?”黑暗水母提尔斯挤出了无数黑色汁液。

    “又是这点破事······”远处的路西恩无奈地想道,但立刻变得兴致勃勃,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亲眼见证类似的场景,它们是难得的“实验素材”!

    于是,他灵魂图书馆内的魔法笔记本摊开,记录着符号、花纹、发动过程和每一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