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四、九十五章 “施法媒介”(求推荐票)

第九十四、九十五章 “施法媒介”(求推荐票)

    “蔚蓝秘匙”内涌出的“粘稠光芒”好似大海潮汐,不断地冲刷着那团仿佛没有具体形态的“远古魔鬼聚合体”,让恶心扭曲的漆黑一层层消融,让附近实质般的负面情绪一点点化解。

    海尔克斯危急关头不分敌我的爆发似乎真的有效果,使潜藏了“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意志的“远古魔鬼聚合体”一下变得缓慢,无法真切地融入他的身体,可是,他们之间已经初步融合在一起的部位却只是随着“蔚蓝洪流”轻微摆荡,没有丝毫消解的迹象。

    这一切仿佛在昭示着马尔迪莫斯的打算:耐心地等待海尔克斯这一波爆发的停止,然后趁他再次施展前的间歇,与他彻底融合!

    “没有用的,海尔克斯,如果你早一点发现,或许还能摆脱,可到了现在,你内心的负面情绪已经与我融合,要么死亡,要么成为我的

    ‘降临之躯,。”“地狱之主”继续用自己标志性地嘲讽语气说道,这并不是嗦、嚣张和愚蠢,而是这种心灵层面的争夺中,对方负面情绪越浓重,越容易被掌控,所以必要的语言刺激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而且这个时候,路西恩、娜塔莎与还隔着不断奔涌往外的蔚蓝色“粘稠海洋”,一时半会儿根本打不破阻拦——如果这“蔚蓝洪流”是如此容易破解,那身为类神的“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已经穿过它,结束了海尔克斯的挣扎。

    路西恩与娜塔莎没有视线交接,也没有心灵连线内的通话,却几乎同时地做出了类似的举动,一个发出古怪晦涩的声音,对准“粘稠海洋”施展附加了“不确定之手”的“豪华大裂解”,另外一个则紧握“真理之剑”,化成一道永不退缩的银灰剑光,斩向路西恩面前的“蔚蓝洪流”!

    两人共同的想法是·趁还未融合,阻止“地狱之主”夺取“海皇”的身体,不能让他随时可以降临主物质世界,否则将来会有数不清的麻烦·当然,如果这一切无法逆转,那就立刻抽身逃走,不能让自己处在一位敌对类神的视线内。

    啪啪啪,这并非真正海水的蔚蓝光芒不断爆裂熄灭,一层层消失,紧接着·它们之上出现了一道虚幻又狰狞的裂缝,仿佛能将一切分开的裂缝!

    这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裂缝蔓延出无数道,将“豪华大裂解”下濒临瓦解的“粘稠海洋”彻底变成了纷飞的碎片。

    啪·“蔚蓝海洋”先是分成了几块较大的“湖泊”,接着“湖泊”再次破碎,化为一个个水洼。

    可是,“蔚蓝秘匙”内的“粘稠光芒”却源源不断,奔涌不息,路西恩和娜塔莎刚刚破除了面前的阻隔,又见汹涌澎湃的“洪流”卷来,再次将自己两人挡在外面。

    海尔克斯竭尽全力也无法让“远古魔鬼聚合体”从自己身上离开,心中难免升起一丝同归于尽的情绪·你要夺取我的身体,那我就让你几十年内别想再降临主物质世界!

    到时候,自己的自爆威力将让附近几百公里的海洋变成死亡的废墟·让“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降临的意志粉碎瓦解,遭受极其严重的重创,让路西恩和娜塔莎给自己陪葬!

    他纵横无尽汪洋近千年·掌控着海族至高无上的权柄,内心极其骄傲,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失去自主意识,成为“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的“降临身躯”?

    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差的选择!

    同归于尽的想法刚刚浮现,海尔克斯却感觉灵魂深处突地涌起一阵深寒,整个人没来由地僵直了一下·而这时,他深红色的瞳孔里映照出了那团无数细小黑虫组成的“远古魔鬼聚合体”·奇诡地摆脱了“深蓝洪流”的冲刷,向着自己身体蠕动,向着自己灵魂深处蠕动!

    这团没有确切形状的事物蠕动出一个近似人脸的模样,嘴角扯出嘲讽的笑意:“选择自爆身亡可是‘绝望,的想法,所以我感应到了你内心的邀请,这让我们再没有‘沟通,的障碍。”

    海尔克斯冷漠的双眼第一次浮现惊恐,而这样的情绪让那团黑影再次融合了一些。

    “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对远古魔鬼的了解和相应能力的掌握,确实无人能及,难怪会嘲笑教皇维肯!

    路西恩脸色凝重,接连使出附加了“不确定之手”的“豪华大裂解”,在娜塔莎“真理之剑”的配合下,不断地破坏着面前的“粘稠海洋”,可这蔚蓝的洪流却似乎没有干涸的迹象,“滔滔不绝”,连绵不断,让两人只是前进了几千米。

    路西恩和娜塔莎距离海尔克斯其实只有一片几十米宽的“蔚蓝海洋”,但却仿佛隔了整整一个无尽汪洋,难以逾越。

    “嘿,你的提防和戒备反而害了你自己,路西恩他们明明是想驱除我,现在嘛······”马尔迪莫斯笑了一声,那团蠕动的漆黑似乎往路西恩和娜塔莎的方向波动了一下,“你们没有可能抢在我前面的,如果你的

    ‘豪华大裂解,是海瑟薇的水准,如果你的‘真理之剑,是十三件传奇四阶物品之一,那或许还有一点可能,很可惜,都不是,快逃吧,再不逃,我就不客气了。”

    绝望,深深的绝望,马尔迪莫斯的话让本就被远古魔鬼初步附体的海尔克斯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为什么在关键时刻,自己会连续犯错,难道真的是贪婪蒙蔽了自己的理智?

    那团深沉阴暗的漆黑贴住了海尔克斯的脸部,让他深红色的瞳孔内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绝望。

    “离开这里。”见到海尔克斯一步步被马尔迪莫斯“蚕食”,路西恩赶紧在心灵连线里对娜塔莎说道,再不走,就走不了!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权衡利弊还是必须的,以“海尔克斯”身躯降临的“地狱之主”显然能够驱动“蔚蓝之门”的少许力量,将附近封锁,而失去了逃跑长项的自己,面对类神只有被碾压的份·到时候恐怕会彻底陨落——即使不是真身降临,拢.尔克斯”身躯活动的马尔迪莫斯也有着初步的类神实!

    娜塔莎没有犹豫,抽回长剑,转身就往空洞外飞去此时海尔克斯与那团“远古魔鬼聚合体”已经高度重叠,恐怕要不了几秒钟就会完成“远古魔鬼状态转换”和“地狱之主意志占据”两个过程。

    路西恩紧跟着娜塔莎往外闪现,开始考虑去“黑夜高原”的事情,要想解决降临的“地狱之主”,光靠议会的四大传奇巅峰显然守有余而攻不足,并且还得防备教皇维肯等强者的偷袭,所以必须拜访莱茵请求“银月”爱特娜的帮忙。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飘渺空灵的“歌声”突然响起,以“蔚蓝秘匙”为核心的“粘稠海洋”内冒出一点点青葱翠绿的虚幻种子!

    “精灵语?‘生命滋长,?”路西恩顿时停住精神力场配合瞬发的九环法术展开,只见空洞的边缘,有一位身穿树叶长裙的绝色女子,她不知什么时候漂浮在了那里,金发高挽,清纯与成熟两种矛盾特点奇妙-融合,让人难以描述她的美貌,“精灵女皇阿格莱亚?她竟然也来了?”

    阿格莱亚的背后有一株参天古树的虚影,如真似幻棕绿之色既古朴又蓬勃,而在古树正中的位置,一颗光点凝聚的半透明翠绿心脏有力跳动着。

    她的嘴巴已经合拢可那优美空的歌声却似乎依然回荡在四周,而“蔚蓝大海”里那一个个葱绿的虚幻种子就像正常的植物那样“饥渴”地吸收着周围的“水分”,然后生根发芽抽枝长叶,仅仅瞬间,这一个个虚幻的种子就长成了一株株通体翠绿的树木,它们纠缠在一一起,共同构成了一株与精灵树非常相像的影子。

    而在这疯狂的“吸收”之下,已经接近极限的“蔚蓝秘匙”再也无法支撑,于是“粘稠海洋”迅速干涸,露出了祭台上的海尔克斯以及与他重叠在一起的黑影。

    马尔迪莫斯似乎预感到了这种变化在歌声响起时就加快了与海尔克斯融合的步伐,鱼人躯体渐渐虚幻,黑色身影却有凝实的迹象。

    没有去考虑阿格莱亚为什么来得那么巧那么合适,路西恩当机立断,抬起左手,声音冰冷凌冽,如同彻骨寒风般吹过:“冰雪女神之宽恕!”

    没有时间再去制造真空了,马尔迪莫斯眼看就要成功了!

    所以,路西恩没选择“阳电子炮”,也没有选择自己比起议长阁下要差了一筹的“永恒炽阳”。

    一道晶莹剔透的光柱悠然打出,似乎处在无数难以看到的细小电流和激光束缚之下,它所过之处,有一种从内到外的安静。

    娜塔莎提着真理之剑,挡在路西恩前方,没有配合进攻马尔迪莫斯,因为那种超低温是不分彼此的,等到开始融化后再斩击也不迟,而且,自己还得防备突然出现的精灵女皇阿格莱亚,不能有所大意。

    这是一位以守护为信念的骑士必须学会的冷静。

    几乎与海尔克斯完全重合的那团黑影忽然喷出了一股股虚幻的汁液,腥浓而恶臭,似乎是负面情绪的嗅觉具现!

    这些汁液粘稠无比,在祭台上撑开了一道虚幻的薄膜,试图阻挡“冰雪女神之宽恕”。

    这时,阿格莱亚手中多了一张精致漂亮的青绿长弓,她非常娴熟地拉开了弓弦,对准了马尔迪莫斯。

    她背后的“自然之心”突然大放光明,营照出了一片和谐安宁的自然。

    这“自然”在弓弦上汇成了一根虚幻的长箭,蕴含着整个自然循环的长箭,接着,阿格莱亚完全不像猎人的双手轻轻一放,这根翠绿的长箭射了出去,消失在虚空里。

    祭台前方的空气猛地颤抖起来,一阵悠长的嗡声响起,然后,“虚空”裂开,那支代表着孕育、生长、蓬勃、衰败和深埋循环的翠绿长箭穿了出来,后发先至,抢在“冰雪女神之宽恕”前射中了那层粘稠的黑色薄膜。

    浅浅的绿色光芒绽放了,像是周围长出了一片森林任何非自然的事物都无声无息地破碎了,消失了,或者进入“自然的循环”了。

    这是十三件传奇四阶物品之一:自然惩戒!

    虽然历史上有过众多的传奇巅峰,但不表示他们使用的超凡物品就一定是传奇四阶那些依靠自身天赋的巨龙、恶魔等显然无法弄出这么高阶的物品,而且即使是魔法师,没有合适的传奇材料,也无法让自身的专属传奇物品提升,比如到现在为止,费尔南多和海瑟薇的传奇物品就还没有提升上来,再加上因为各种原因消失或损毁的目前被人熟知且幸存的传奇巅峰物品只有十三件。

    也就是说,拥有两件传奇四阶物品的道格拉斯简直是异类中的异类,一件也没有的穷人“恶魔王子”、“地狱第一层领主”、“风暴主宰”、“元素支配者”等在深深地看着他尤其被他抢走了“魔导之书”这件传奇四阶物品的“地狱第一层领主”更是痛恨无比,当然,只要有机会,费尔南多和海瑟薇有不小希望让传奇四阶的物品增长到十五件。

    “自然惩戒”之下,“地狱之主”身外的防御就此瓦解,“冰雪女神之宽恕”那透明无色的光柱直接打中了。

    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变得安静,再没有任何吵杂的声音,风冻住了,水冻住了连光芒也似乎冻结在里面。

    海尔克斯站在这冻结的世界中央,身体保持着高举“黄金三叉戟”的姿态,表情凝固于茫然和绝望之中。

    虽然他是传奇巅峰完全可以硬抗路西恩一记“冰雪女神之宽恕”而不受伤害,但那是防御完好的情况下,可现在他的所有防御已经在马尔迪莫斯、阿格莱亚、路西恩和娜塔莎“联手”之下破碎,就连本体的灵魂也遭受重创,即将消亡,无法有效地控制肉体抵御,所以,直接被“冰雪女神之宽恕”冻结。

    而“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寄生的“远古魔鬼聚合体”本身没有达到传奇又是以诡秘而非防御闻名·因此,同样被冻结在极其接临界的超低温之中·像是一团黑色的胶状物体。

    哗啦啦的轻微水声响起,那片不属于自然的冰寒迅速融化,海尔克斯的身体和那团黑色胶体也跟着一起融化和蒸腾。

    啪,“海皇之握”这十三件传奇巅峰物品之一落在了“蔚蓝之门”旁边—它本身就是可以与长剑交击的武器,具备很强的防御力,因此仅是有所受损,并未遭受太大伤害。

    这把黄金三叉戟在波光映照之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哪怕是路西恩,心跳也悄然加快了少许,但路西恩关注的重点却不在这个上面,而是直接震荡周围,发出疑问:“这就解决了?”

    好歹也是一位传奇巅峰,一位降临的类神,并且不是上次那样只有传奇三阶的“伪劣降临”,而是近乎融合,可以承担绝大部分力量的“降临”。

    “…···融合还未完成,马尔迪莫斯能够发挥的实力有限,而海尔克斯在连续打击下,早就处在非常虚弱的状态。”另外一个方向的“精灵女皇”阿格莱亚迟疑了一下道。

    路西恩轻轻点头,这也算是情理之中。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他内心突然冒起一个念头:“阿格莱亚应该早就来到附近,之所以不动手,完全是在等待机会,如果出手早了,很可能让海尔克斯这死敌摆脱危险,只是受到重创,而若出手迟了,地狱之主就完全掌控了海尔克斯的身体,那她将面对一位类神,一位非常了解远古魔鬼奥秘的类神,只剩下被动防御寻找逃跑机会的道路。”

    “所以,她要等待一个可以同时消灭掉海尔克斯和‘远古魔鬼聚合体,的机会,哪怕出现错误,也要等待。”

    虽然很清楚这是阿格莱亚基于自身利益最理智的选择,但一想到这让“地狱之主”降临主物质世界的概率大大增加,路西恩还是忍不住燃起一股怒火,“而且她也找到了‘蔚蓝之门,,恐怕是早有预谋,早就知道海尔克斯会到这里来。为了‘蔚蓝之门,的位置,她就让那些海精灵成为血祭的牺牲品?”

    “不能让‘海皇之握,落入这种没有底限的野心家手里。”

    这股怒火熊熊燃烧,让路西恩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突地·他悚然一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没有一点犹豫,路西恩右手按在胸口,自己对自己施展了传奇魔法:

    “心灵爆鸣!”

    轰!仿佛来自内心深处的轰鸣响起·就像是教堂的钟响,就像是深埋地底的小草倔强生长破开地面的声音。

    路西恩整个灵魂都震荡了,心灵处在狂风巨浪之中,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而这时,伴随这震慑灵魂的爆鸣,路西恩身体上凸显出一道漆黑的幽影。

    接着·体验过弥漫和坍缩状态等极端情况的路西恩竭力控制住了自己的灵魂,一点“奥秘之光”亮起,在那纯粹明净的光芒里·摇摆不定似乎即将消失的黑影迅速溶解。

    路西恩的心灵顿时清明,刚才无端的怒火彻底平息,阿格莱亚完全可以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族人跟踪前来,适逢其会,不一定是自己想的那么卑劣。

    有心灵屏障的自己居然被“远古魔鬼”附体了,“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对负面情绪和远古魔鬼状态的掌握真是恐怖,若非自己经历过状态转化,对远古魔鬼有着深刻的了解,针对它们的特殊专门改造了一些法术·刚才恐怕没那么容易摆脱!

    果然,“地狱之主”加“远古魔鬼”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

    在路西恩对自己施展降低了伤害度的“心灵爆鸣”时,娜塔莎也脸色一变·毫不迟疑地挥起“真理之剑”斩向自己!

    银灰剑光刚落到她的身上时,她的身体一阵扭曲,变成了同样的剑光·然后,剑光分开,里面一道黑影惨叫着化为灰烬。

    紧接着,娜塔莎身体所化的剑光与“真理之剑”剑光相融,躲开了虚幻缝隙的撕裂。

    她变回人形后,脸色苍白了不少,这里面她实力最低·又没有拿出“真理之盾”,所以只能靠着自己与“真理之剑”的熟悉和自身“真理之剑”血脉强行摆脱。

    路西恩见状·心中暗叹一声,刚才还是大意了一点,情绪也有了波动,否则“远古魔鬼”没那么容易投影附体在自己和娜塔莎等传奇强者身上。

    “海皇之握”显然是“地狱之主”故意留下来的“施法媒介”!

    比起路西恩和娜塔莎,“精灵女皇”阿格莱亚显得轻松了很多,身体一下由实转虚,化成一道虚幻的自然影子,似乎哪里有自然的信奉者,哪里就有她,而在这朦胧绿影里,一点黑色非常明显。

    阿格莱亚身体泛起一层翠绿光芒,那点黑影迅速融化,她目光凝重地道:“快走,我们迟了一点,已经完成了融合!”

    “哈哈,如果不是你想等待机会,我哪有时间融合成功?”讥讽的笑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

    而地面开始冒出岩浆,浓郁的硫磺味道弥漫开来。

    阿格莱亚为了解救被俘的族人而来,在途中幸运拦截了一批押送“俘虏”的寇涛鱼人,知道了“蔚蓝之门”的情况,所以立刻赶到这里。

    而她到来时,正是海尔克斯爆发“蔚蓝洪流”的时候,权衡和斟酌之下,有经验的她选择了等待,可惜在马尔迪莫斯早有察觉的情况下,她对时机的判断出现了微小的失误。

    虽然有些懊恼,但本身处于远古魔鬼状态的阿格莱亚还是压制住了情绪,不为所动地抬起右手,让岩浆里长出了一株株新绿的虚幻树芽,让岩浆的流淌变得缓慢。

    路西恩和娜塔莎一个闪现,一个往后倒飞,默契地靠近了空洞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