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十七章 永恒的是利益

第九十七章 永恒的是利益

    “蔚蓝之门”前方,“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右手持握着黄金三叉戟,左手则探入了虚空。

    一圈圈的虚幻波纹围绕着这条硫磺火焰燃烧的漆黑手臂,越往手掌位置靠近越是朦胧,就像荡起了剧烈涟漪的湖泊。

    手掌前端完全模糊虚化了,似乎这涟漪的核心通往着另外一个世界。

    马尔迪莫斯右手握着的黄金三叉戟光芒柔和,让“蔚蓝之门”产生了微不可及的抖动,洒出空空的蔚蓝,试图将整个空洞都包裹在内。

    “精灵女皇”阿格莱亚倒退一步,背后那颗精灵树虚影突然凝实,模糊的树根长出了一条又一条棕绿色的诡异肢体,它们三五成群,互相纠缠,虬结如同怪物,深深地“扎”入了蔚蓝空的光芒内。

    于是,水波般荡漾的光芒变得舒缓,就像飓风平息了的海面。

    阿格莱亚附近的空间仿佛洪流涌过的地方,但被树根牢牢抓住的“泥土”却没有流失,而是依然凝固在原地。

    因此,她从容地退出了“蔚蓝之门”的范围,没有被封锁在内。

    不过发挥了与精灵树半融合效果的她,此时脸色也颇为苍白,显然代价不小。

    刚一退出“蔚蓝之门”范围,阿格莱亚就抬起了“自然惩戒”长弓,将这传奇四阶的物品对准了“地狱之主”。

    仓惶逃走最容易被人背后偷袭,所以她打算以攻代守,让马尔迪莫斯的注意力先转移到防御上面,这样自己才能安全脱离。

    一点点绿光在阿格莱亚指尖亮起,背后的“自然之心”冉冉生辉,营造出一片包含了整个循环的自然美景,而马尔迪莫斯右手中的黄金三叉戟也对准了她,似乎准备用这具身体最强力的五大类法术能力之

    就在这时,马尔迪莫斯深入虚空的左手突然发亮像是有一颗小太阳直接在手中爆发。

    轰隆!

    虚幻的波纹破碎了,左手直接湮灭了,而席卷一切的能量风暴却毫不停息,继续涌向马尔迪莫斯。

    马尔迪莫斯的身体猛地虚化既像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又仿佛弥漫在整个世界,活在每一个拥有负面情绪的智慧生命心里。

    超然物外、变化不定、无处不在、无法触摸等感觉油然而生,类神最本质的气息与“蔚蓝之门”、“精灵树”、神性光辉等非常相像,但它们与“灵魂壁炉”又差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能量风暴将马尔迪莫斯淹没了,可里面却响起邪恶到了极点的“声音”,宛如亵渎的圣言:

    “罪恶再生!”

    见马尔迪莫斯处在能量风暴里自己的“自然惩戒长箭”无法直接射中,阿格莱亚放下了长弓,身体一下模糊然后扭曲不定,消失在原地。

    此时不逃,还等到什么时候?

    “精灵树”的残影在深黑的海水里缓缓消褪,“能量风暴”终于平息,而那虚幻的身影再次凝实,右手依然持握黄金三叉戟,左手依然完好无损,覆盖着黑色鳞片,燃烧着熊熊火焰。

    “这是什么魔法?”看似没受什么伤害的马尔迪莫斯目光注视着前面的虚空。

    一个传奇三阶的魔法师竟然能不依靠别人的帮助将几乎本体降临的自己击伤不得不使用超凡之力恢复,这实在是神话时代也没有的事情!若他从“虚空”中抽取的物质再多一点,威力再强一点自己未必能如此轻松。

    “地狱之主”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蔚蓝之门”前,既没有追赶“精灵女皇”阿格莱亚,也没有继续探入虚空入侵路西恩的“原子宇宙”。

    身体变化,恢复了海尔克斯的鱼人模样,周身覆盖着蓝宝石般的鳞片,头戴蔚蓝的皇冠。

    不过,那双深红色的眼睛变为了鲜红,冷漠换成了讥讽。

    似乎正看着上方轻轻波动的深黑色海水,嘴角挂起一抹同样嘲讽的笑意。

    海面之上落日的余晖洒了下来,荡起一层层的金黄波光美不胜收。

    而在一片礁石之中,“人鱼公主”多丽丝的金色鱼尾轻轻拍打着水面,激起一朵朵浪花。

    她忽然感觉到上万米深处的海底冲出来一点极端邪恶的气息,然后看到水面下的一条条正常鱼类鳞片变得漆黑,眼睛变得赤红,染上了硫磺的味道。

    这样的突变并未让她惊讶,而是自言自语般道:“为什么不阻止降临主物质世界?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说完,她的表情扭曲了一下,声音变得苍老沙哑:“‘银月,很乐意看到能够稳定降临主物质世界,以分担对付我的压力,事实上,马尔迪莫斯的计划绝对不会遗忘掉真正的对手。

    反正们永远也想不到,我这段时间的收获有多么巨大,等到我成功,们即使联手,也不过是马戏团内的小丑。”

    这声音的主人俨然便是教皇“本笃三世”,“灾难君王”维肯!

    “人鱼公主”多丽丝的声音再次美妙-动人:“难道‘银月,在附近?”

    “很大可能,我的命运主星有预感,反正路西恩=伊文斯已经知道了‘蔚蓝之门,的位置,将来有的是机会来探索,马尔迪莫斯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不弄清楚这个关于世界的古怪,我总是不踏实。”苍老沙哑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似乎是她心甘情愿让维肯投影到自己体内。

    作为一名残忍却绝对杰出的魔法师,对世界本质的追寻依然流淌在维肯的“血液”里,深信,个人与世界是分不开的,尤其类神这种整个世界目前最顶级的存在。

    这从类神必须依赖于地狱、深渊、银月或天堂山等事物才能不真正陨落可看出少许端倪,因此,不摸清楚世界的奥秘就贸然提升自己实在是一件冒险的事情,就像塔诺斯和自己转换状态时那样,吃了不小的亏,埋下了严重的隐患,若非那时候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做。

    而整个世界目前最诡异也是让所有传奇强者感觉它必然蕴藏着巨大秘密的一点,就是发现不了星球,就是无尽汪洋深处只能来回打转的事实,所以·即使自己是路西恩和魔法议会的头号敌人,也非常乐意看到他们探索和研究这个问题,在这上面,自己不介意临时站在路西恩这边。

    多丽丝柔美的声音响起:“银月也许就在等待着您出手······”

    她目光迷离地望着远处波涛起伏的“万道金光”,声音飘忽,宛如梦呓。

    另外一个方向的大海上,一位穿着红色夹衣和黑色高领外套的俊美男子正缓步行走在海面·可他崭亮皮鞋与蔚蓝海水之间却永远隔着薄薄的一层空白。

    他微微低头,银色双眸看向海面倒影,看向那落日的余晖。

    余晖随着波浪起伏不定·似乎让他的倒影披上了一件金黄的披风。

    而在他的倒影背后,余晖之中,一轮天上没有的银月散发着清冷光辉,它似乎一直在这里,亘古不变。

    天空之城,阿林厄魔法塔。

    “阿格莱亚已经返回精灵王庭了,‘地狱之主,没有追杀。”海瑟薇的书房内,放下自己研究工作赶来的道格拉斯先通告了自己与精灵女皇联络的结果。

    海伦已经看守阿林厄满五年,所以目前留守天空之城的是“元素支配者”海瑟薇。

    “这我就放心了。”虽然“精灵女皇”阿格莱亚有着自己的野心·与议会并非完全地站在一起,但面对“地狱之主”降临时,多一位传奇巅峰的盟友绝对比少一位强·所以,路西恩是真心诚意地松了口气。

    海瑟薇有条不紊地操纵着魔法阵,简单地道:“已经通知所有传奇魔法师·小心‘地狱之主,突袭。”

    除了几位传奇巅峰,哪怕是大奥术师,也不得不谨慎对待这件事情,如果被“地狱之主”突袭而没有准备,很可能直接陨落,所以路西恩和娜塔莎将情报提交给海瑟薇后,她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第一时间通知没有外出的传奇魔法师·并启动了外出传奇魔法师们留下的紧急联络装置。

    虽然紧急联络装置依然联络不到在异度空间等特殊地方的魔法师,但他们回到主物质世界或离开黑暗山脉、遗迹等地方后·就会立刻知道主物质世界又“多”了一位敌对类神的消息,从而小心谨慎地回来。

    “我以为这样的局势会一直稳定下去,想不到又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刚好回来的奥利弗苦笑着摇了摇头。

    “亡魂主宰”维森特则看着外面半开启的迷锁,冰冷地道:“也不一定是坏事,马尔迪莫斯从来以利益为主,最大的敌人又是维肯和的南方教会,说不定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费尔南多正专心致志地研究中子与裂变的细节性问题,所以半关闭了“雷霆地狱”,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赶来。

    “但魔鬼没有底限,利益足够的情况下,会毫不犹豫地出卖我们,与维肯合作,所以最好还是将驱逐出主物质世界。”路西恩语气坚定地道。

    “凭我们?除非全部传奇魔法师联手,才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可其他敌人呢?”“变形大师”艾丽卡的声音从周围环绕的半位面投影传来,她正看守加莱分部,防止“地狱之主”突袭。

    路西恩轻轻点头道:“光靠我们肯定不行,我打算去‘黑夜高原,,拜访银眼伯爵,寻求‘银月之神,的帮助。”

    他与莱茵、爱特娜的关系,最高评议团人尽皆知,所以没人觉得提议有问题,但道格拉斯却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可能性不大,对

    ‘银月,来说,马尔迪莫斯降临主物质位面是非常好的事情。”

    路西恩之前处在“地狱之主”突然降临的紧急状态,没来得及思考整体局势上的问题,此时听到议长阁下的话后,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这确实如此。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试一试。”绝不轻言放弃和退缩是路西恩的座右铭。

    道格拉斯微微颔首:“让费尔南多去做这件事情吧,你身受重伤,‘大奥术师之袍,和‘真理之盾,又必须赶紧修复,否则就很难修复了,此时不适宜外出。”

    “好,我写封信让老师带去。”路西恩想到老师与“梦魇之王”的关系,以及“梦魇之王”与黑暗议会的关系,于是没有坚持。

    回到“原子宇宙”后,路西恩才轻轻叹了口气,果然没有永远的盟友。

    平静了一会儿,路西恩没立刻去修复两件传奇物品,而是拿出纸笔,整理着这次探索记录的数据。

    “没探索‘蔚蓝之门,也有用?”在家养伤的娜塔莎好奇地看着路西恩的举动。

    路西恩笑了一声:“别人或许没用,但我之前就有所猜测,所以数据是一个验证的过程,未必找不到其中的秘密。”

    “数学上会有这种不断前进可最终又回到原点的模型吗?”娜塔莎知道路西恩一直强调必须以数学为根本来分析和研究问题,所以随口问了一句。

    路西恩郑重地点了点头:“有的,但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