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零五章 黑暗山脉的“日常”

第一百零五章 黑暗山脉的“日常”

    黑暗的雾气笼罩着这座似乎古代魔法帝国时期的城堡,一阵阵让人心悸的野兽吼叫从里面传出,间或响起凄厉的哀鸣。

    换做任何一个地方,类似的情况肯定会制造出种种恐怖故事,吓得小孩晚上不敢哭泣,引来教会神职人员或魔法议会战斗法师部的清理,也吸引一群群冒险者前仆后继的探索,但在黑暗山脉里,这种情况比比皆是,说不定什么地方就存在着比这更让人恐惧的古堡。

    一个装饰华丽的房间内,铺着厚厚的来自古斯塔帝国南部沙漠的地毯,摆放着一件件有历史沧桑感的艺术品,装着山脉外最近几百年才兴起的落地窗,一切都如此富有贵族的气息,可不太协调的是,在地毯上躺着一男一女,他们身着便于行动的锁甲,手边紧握流淌着蔚蓝“水波”和赤红“火焰”的长剑。

    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位身穿古典长袍的三十多岁男子,身体和脸庞都极为消瘦,可脑袋却比常人足足大了一圈。

    他嘴角挂着一抹微笑,在外面黑暗雾气的衬托下显得阴森异常,双眼隐隐透着灼热,贪婪地来回打量着这一男一女,似乎有点无法克制内心的欲望。

    “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都是如此的美味,这次的收获实在让我惊喜……”这男子蹲下身体,枯瘦的右手伸出,在女士姣好的面容和男士刚硬的脸庞上抚摸来抚摸去,就像在欣赏两件让他激动难耐的艺术品。

    这样的抚摸让两位昏睡者有了反应,眼珠在眼皮底下转了转,仿佛马上就会苏醒,可这大头男子却丝毫没有戒备,依然继续着自己一寸皮肤一寸皮肤摸索感慨的节奏。

    半梦半醒之间,莎伦感觉到有冰凉滑腻的东西在自己脸上、身上游走,就像一条蠕动的长蛇,这让非常厌恶这种生物的她一下惊醒过来,猛地睁开了眼睛。

    视线里是装着水晶吊灯的金色天花板和一张熟悉的脸孔,而这脸孔与自己相隔的是如此之近。

    “费恩大哥,你……我的力量!”莎伦下意识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可话到一半,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血脉力量无法调动,辛辛苦苦提升到大骑士等级的血脉力量居然消失了!

    “费恩,你在做什么!”旁边那位男子比莎伦早醒几秒钟,所以发现了费恩的异常。

    费恩哈哈大笑:“康斯坦特,你说我想做什么?”

    “是你将我们抓来的?为什么?”莎伦也是身经百战的大骑士,很快克制住惊慌,发现自己无法调动血脉力量的原因在于手脚都被戴上了禁锢手环和脚链。

    不过,她的问题中还是透着浓浓的惊愕,她和康斯坦特从小认识费恩,一起冒险,一起成长,先后晋升为骑士,得到了王国的爵位,对黑暗山脉并不陌生,时常来边缘地带寻找珍奇材料,这一次,费恩宣称自己在一次单独冒险中发现了一处遗迹,里面应该有很多好东西,所以结伴而来。

    谁知道城堡不像费恩说得那么简单,自己三人遭遇了很多强大黑暗生物的袭击,一番血战后又遇上诡异的迷雾,昏迷了过去,等醒来之后,又发现费恩变得如此陌生。

    “费恩,他早就已经是我的奴隶。”“费恩”癫狂地笑道,突然,他的眼睛一下鼓胀起来,似乎马上会炸开,接着,他的鼻孔里,嘴巴里,耳朵里,接连长出了一根根章鱼般的触手,皮肤也变得猩红。

    “夺心魔!”康斯坦特有点绝望地喊道,这种怪物善于控制心灵,擅长很多相关法术,落到他手里,绝对是生不如死,说不定以后自己会在保留大部分记忆和人格的情况下,死心塌地地做对方的奴隶。

    “费恩”摇了摇头:“我不是夺心魔,只是拥有夺心魔血脉的天骑士,本来我重伤待死,没办法恢复,谁知道我之前故意散布出去的遗迹消息竟然引来了一位位冒险者,他们的脑浆成为了我复苏的源泉,这里面就包括费恩,嘿嘿,贪婪果然是厄运的起始,为了还看不到影子的财宝,居然一群接一群地来到我的城堡。”

    “等我将你们的脑浆吸掉,改造我的奴隶,我的伤势就基本复原了。”

    在黑暗雾气的衬托下,配合这样的话语,费恩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狰狞,让莎伦这意志坚定的大骑士也忍不住轻轻颤栗,这比死亡还可怕。

    “费恩”脑袋旁边“张牙舞爪”的触手向着莎伦和康斯坦特蔓延而去,目标直指他们的头部。

    莎伦和康斯坦特无法动用血脉力量,只能双手支撑着身体向后退去,退着退着,他们的背部抵住了冰冷的墙壁。

    “没用的,我之所以不用心灵控制让你们乖乖听话,就是想欣赏你们这种畏惧惊恐的表现。”“费恩”得意地大笑道。

    黑暗骑士和普通骑士其实没有多少区别,只不过由于他们的血脉往往与恶魔、魔鬼或夺心魔等有关,会影响到他们的性格和精神状态,如果意志不够强大,就很可能掌控不住自身的血脉,变成各种名副其实的“恶魔”。

    感觉到那冰冷滑腻的触手已经碰到了自己的脸庞,再怎么坚定的意志也无法阻止莎伦绝望又惊恐地喊道:

    “不!”

    “没用的,这里是黑暗山脉深处,是我的城堡内,周围除了我的奴隶,什么生命都没有,你喊得再大声也没有人听到,哈哈哈。”“费恩”显然很喜欢莎伦的恐惧表现,于是停下了触手,再次给他们增加绝望。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突兀响起,房间内的三人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凝固”在原地。

    谁?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人敲门?三人之中,费恩最为惊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附近的状况,一两年都未必有一个懂得敲门的智慧生命路过,而且这是自己的城堡,外面还有自己辛苦找夺心魔长老布置的“黑暗雾气”!

    这一瞬间,他就像回到了小时候,自己总是缠着父亲和母亲讲恐怖的传说故事,然后吓得晚上不敢睡觉,偶尔有什么响动发生时,就会汗毛竖起,全身抖索,一股寒气从内心深处冒起。

    咚咚咚。

    敲门声不大不小,似乎很有礼貌。

    “谁?”费恩收回触手,戒备地问道,作为一名天骑士,他还是有着基本的素质,没有盲目冲动。

    莎伦和康斯坦特心中又惊讶又惶恐又期待,即使暂时逃脱了悲惨的命运,也没有让他们松气,这个时候找到“费恩”城堡来的肯定不是专程来救自己两人,很大可能是“费恩”的敌人,而黑暗山脉的强者们对自己两人的处置不会比“费恩”好多少。

    “我。”外面传进来一道温和的男性声音,“既然有人在,那我就进来了。”

    谁知道“我”是谁!“费恩”摸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于是一边心中暗骂,一边停在原地,没有去开门,这里是整个城堡的核心,被重重防御法阵包围,想要闯进来没那么容易!

    这时,他看到门把手转动了起来,房门缓缓打开了。

    不!“费恩”的眼睛瞪得更加鼓胀,我的超凡法阵呢?我的层层防御呢?这个房间是我控制整个城堡的核心,是防御最严密的地方,可它们怎么都消失了?

    “费恩”石雕像般地站在原地,看着房门彻底打开,看着一位身穿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俊秀男子慢慢走了进来。

    “我,我投降,别杀我!”“费恩”不用动脑子都能猜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有多么大,于是毫不犹豫地求饶道,丝毫没有顾及自身的面子。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和附近的夺心魔部落关系很好,曾经去拜见过‘长者之脑’,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都可以为阁下您办到。”

    这是搬出自己的后台,让对方有点顾忌。

    路西恩失笑道:“我只是来问个路,打听件事情,不用这么严肃嘛。”

    要是再打听不到,就只有去找梦魇之王了。

    “问路……”“费恩”觉得自己一口血快喷了出来。

    忽然,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莎伦和康斯坦特的手环、脚镣一件件脱落,可整个房间内没有一点魔法波动。

    这,这比消除血脉还夸张了……“费恩”也算见识过不少血脉,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是什么力量!

    在莎伦和康斯坦特激动地想要感谢时,路西恩微笑道:“是这样的,我想打听一下附近的观察者古堡怎么搬走了?”

    …………

    十分钟后,路西恩满意地从这座城堡离开。

    根据“费恩”描述,在昨天这个时候,“观察者古堡”都位于那里,但后来黑暗议会总部传来消息,招集所有传奇成员,似乎是太古时光龙达尼索斯和吸血鬼亲王德古拉想要将黑暗议会真正地揉成一体,毕竟现在魔法议会、教会、精灵王庭、无尽汪洋的势力越来越强大了,自身内部不能再这么分散下去了。

    这是“费恩”从“长者之脑”那里打听到的情况,他对观察者古堡突然消失难免惶恐不安。

    鉴于“费恩”的情报让自己很满意,路西恩没有杀他,只是将禁锢手环和脚链给他戴上(这只能对高阶以下起作用,但‘费恩’还未完全恢复),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在自己考虑之中了。

    “想要改变黑暗议会的分散和内讧,这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德古拉愿意克制自己的情绪,与狼人和平相处吗?”路西恩一边摇头笑道,一边准备去看看,顺便拜访莱茵先生,“希望到时候不要打得满地脑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