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托付和谋划(周一求推荐票)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托付和谋划(周一求推荐票)

    “冲击类神?”路西恩这次是真正惊讶了,这才一年多点的时间,议长阁下就准备妥当了?

    道格拉斯笑呵呵地道:“在你发现太阳时,我的准备就算接近完成了,这一年的时间主要是用来亲自验证太阳的存在,将‘真实世界的反馈’和自身的研究心得融合,布置出辅助魔法阵,而且推开类神的大门反倒不需要什么特殊传奇材料,更多的是依赖过去的积累,比如认知世界的成形固化,比如与命运主星的真切感应,等等。”

    “所以,只要能弄明白这个辅助魔法阵的本质和关键,布置就相对简单,比我过去估计的三四年时间少很多。”

    这与塔诺斯、维肯等人进阶类神时的魔法阵相似,不需要什么特殊传奇材料辅助,只要自身完成了状态转换,积蓄够了情绪之力和信仰之力,掌握了魔法阵的复杂和特殊之处,就能相当轻松地做好准备,远远比不上之前聚集信仰之力和情绪之力需要花费的时间。

    说话的时候,道格拉斯的笑容平和慈祥,完全没有即将冲击类神层次的激动、向往和兴奋、焦急,没有一年多前知道路西恩发现了太阳时的那种情绪外露。

    “可会不会太急了?”路西恩虽然一向自诩为关键时刻清醒理智、善于决断,此时也难免优柔。

    道格拉斯笑着摇了摇头:“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现在冲击和五年、十年后冲击没有任何区别,要知道我晋升传奇巅峰也接近三百年了,我之所以直接过来找你,实在是内心还有牵挂,布鲁克聪明谨慎,心胸和气度都足够,但性格内向阴沉,更喜欢埋头于研究,领导议会较为勉强,而费尔南多和海瑟薇各自性格都有较大缺陷,更不适合,因此,如果我这次冲击失败且无法幸存,希望路西恩你能肩负起领导议会的责任。”

    他大概分析了另外三位传奇巅峰,望着路西恩的目光略显殷切。

    “议长阁下……您肯定不会有事的。”路西恩下意识说了一句,接着郑重而诚恳地道,“只要我还活着,议会就不会灭亡。”

    道格拉斯满意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路西恩的肩膀:“那之后就麻烦你们几位守护我冲击。”

    “守护?没问题,议长阁下,您是准备去异度空间冲击?”虽然从未有明确的资料记载冲击类神时是否出现异象,但根据之前每个大阶段晋升的表现,路西恩毫无疑问地相信,到时候的动静会非常惊人,并且早就判断塔诺斯要么是在异度空间、死灵界等地方隐秘完成的晋升,要么是在自身半位面内。

    所以,当时古代魔法帝国的传奇们才没有察觉——“门之世界”内每一扇门之后都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异度空间,维肯完全可能瞒过马斯基林等人。

    可道格拉斯的晋升与他们不同,需要认知世界和与认知世界对应的真实环境——自身半位面,显然无法在半位面内完成,只能去异度空间或死灵界等地方,否则一旦动静太大且需要花费较长时间,肯定会引来教皇维肯、“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北方教会教宗等强者阻挠。

    道格拉斯略显无奈地道:“我的晋升不仅需要认知世界和自身半位面为基础,还要把握住命运主星,将它在灵魂内的投影彻底与灵魂、认知世界和半位面‘重叠融合’,这个过程在异度空间和死灵界等地方会有较大阻碍,难度提高许多倍,所以只能选择主物质世界,依靠阿林厄迷锁。”

    “这个冲击的过程需要多久?若时间短暂的话,维肯绝对来不及过来,只需要防备‘地狱之主’,嗯,我们三个传奇巅峰依托于阿林厄迷锁足以将祂阻挡住。”路西恩的表情变得凝重,面对类神时,魔法议会现在是被动防守有余,而你来我往的应对不足。

    道格拉斯轻轻叹了口气,自嘲地笑道:“我是第一个尝试这条道路的传奇,只能粗略地判断需要的时间在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不等,而具体什么阶段会引发大动静很难猜测。”

    魔法议会对“异象”还没什么成形的研究。

    “这只能先做四十分钟来考虑……我想‘银月’应该很乐意多一位可靠的盟友,毕竟维肯掌握着白金权杖,掌握着借用‘天堂山’力量的关键,我会再去一趟黑暗山脉。”路西恩分析着局势,“但得预防有人趁乱将‘深渊意志’放进来……”

    “银月”爱特娜拦住教皇维肯,自家三位传奇巅峰借助迷锁阻挡“地狱之主”,勉强应该足够,只要没有其他大的变化。

    道格拉斯语气变得郑重:“我和你一起去黑暗山脉,当面与‘银月’谈一谈。”

    他背负着魔法议会前进了几百年,并不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自然明白若想寻求别人的帮助,必须先展现自身的诚意。

    “好。”路西恩先点了点头,接着犹豫了一下:“虽然距离维肯变成‘本笃三世’才五年,还未到祂彻底恢复的时间,但我们都知道祂少用‘神降术’的真正原因是肉体消耗巨大,无法恢复,以及顾忌怪物维肯,到了关键时刻,以祂的性格,肯定不会有什么犹豫,所以我们应该预先考虑‘神降术’。”

    “那得想办法将维肯引开?使得祂无法及时赶来阻止?”以道格拉斯的智慧自然有着众多的预案和计划,比如强袭教会控制的异度空间,或做出有办法救出怪物维肯的样子。

    路西恩想了想,略显迟疑地道:“或许还有更好的办法……”

    …………

    圣哥诺大教堂的祈祷室内。

    “圣徒”克莱门特正静静地在十字架前忏悔,上次他听从“天使之王”梅坎特隆的吩咐,前往“混乱星空”取“时空石板”,却遇到了路西恩,差点被“阳电子炮”制造的高能风暴吞没,幸好被一直以来合作的“地狱之主”救出,这才幸免于难,事后,他从“地狱之主”口中得知“天使之王”梅坎特隆也差点彻底陨落的消息后,后怕了许久。

    自己不比“天使之王”梅坎特隆是“真理之神”塔诺斯为自身准备的身躯,只要天堂山不灭,就能从主的光辉中重新诞生,自己若被路西恩那恐怖的传奇法术波及,肯定会真真正正地陨落!

    ——有关梅坎特隆“复活的真相”,他是从“地狱之主”口中知道的。

    “我的‘美德之力’搜集得差不多了,但还缺乏一个‘容器’……”克莱门特从“天使之王”梅坎特隆那里得到的《美德之书》是以诚实等正面象征作为负面情绪之力的代替品,相应的隐患就没有那么大,无需捕捉一位传奇来作为容器,可以依赖于材料炼制的特殊器物。

    这是塔诺斯和维肯各自完善类神道路后出现的两大分支,之所以会出现差别,是因为塔诺斯等于从头再来,无需再受限于负面情绪和远古魔鬼。

    “但需要的材料也很难搜集。”克莱门特颇为苦恼地想着,“若非哥诺早就死亡,只有力量和神性传承积累,身体只能被‘地狱之主’等类神借用来降临,我都可以直接用他的尸体来作为‘容器’……为什么我传承的是哥诺的力量,不是圣伊凡、圣菲利克斯等人……”

    就在他暗自哀叹时,圣伊凡堡的郊外正被黑暗笼罩。

    深秋的圣伊凡堡已经像阿林厄冬天那样寒冷,呼一口气都会凝结出“白雾”,而夜晚尤其动人。

    一座连绵却不陡峭的小山上,一辆挂着马灯的马车正快速地驶向山脚的庄园。

    瘦削的马车夫有着一个红红的大鼻子,穿着不算厚的大衣,一边驱使马匹,一边给自己灌着烈酒,似乎只要有酒,他就不会害怕严寒。

    忽然,马车夫轻轻打了一个寒颤,似乎烈酒也无法阻挡一丝寒意从他内心升起。

    他望向天空,看到银月被乌云遮住,四周漆黑一片,下意识感觉到了一种荒凉和阴森,于是挥舞起马鞭,加快了马车的行驶。

    马匹快速奔跑了一阵,在拐弯时突然滑了一下,整辆车子横着飞了出去,摔到了不算高的山坡下。

    “该死的,这怎么给老爷交代……”马车夫没受什么伤,懊恼地站起,责怪自身为什么没能驾驭好马匹。

    当他准备弯腰检查马匹受伤情况时,瞳孔里猛地浮现出一个山洞,在山坡隐蔽处,有一个正常情况下无法发现的岩洞,洞口有一枚金光闪闪的钱币。

    “金币……”马车夫的眼神一下变得灼热,小心翼翼地打量起四周,然后走向洞口,兴奋地猜测着里面是否有财宝。

    喝醉了的他没有思考山洞里有没有危险,就这样走到了洞口,拾起了金币,完全没注意到自身穿过了一层即将消失的透明光罩。

    刚要仔细检查金币,马车夫的瞳孔突地放大,因为山洞里画满了奇怪的符号,充斥着浓重的痛苦、绝望和憎恨“味道”。

    马车夫吓得僵立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这些符号在几分钟内分解消失,与他没注意到的透明光罩一起消失。

    接着,他摇了摇头,打了个酒嗝:“我刚才,睡,睡着了吗?”

    在马车夫走入山洞时,圣哥诺大教堂内的克莱门特忽然心有所感,中断了“忏悔”,真正地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一双饱含嘲笑意味的鲜红眼睛。

    “圣伊凡堡有人借助负面情绪之力完成了远古魔鬼状态转化,我感应到了那强烈的痛苦、绝望和憎恨……”马尔迪莫斯笃定地说道,“你尽快弄清楚是谁。”

    克莱门特微微眯起眼睛,圣伊凡堡还有人懂得远古魔鬼状态转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