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三观毁灭者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三观毁灭者

    “观察者效应!”同一时间,安提弗勒的白枫叶宫中,曾经的“太阳王”塔诺斯,现在的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也一下从宝座上站起,闪现到“显示画面”前,目光深沉凝重却又隐含欣喜.

    这一刻,他似乎隐隐把握到了重返类神层次的关键!

    虽然现在这个实验没有双缝,没有嘀嘀嘀的“记录报警器”,而是用的一个全新的设计,通过这个设计巧妙得达成了记录和擦除的目的,但刚才道格拉斯和路西恩已经演示过这两个实验在原理上的等价,按照路西恩的说法,就是现在这个实验排除了很多不必要的“干扰”,能够让微弱的“效果”不被破坏,否则这个实验也不必等到道格拉斯成为类神才有能力去做。

    所以,但凡有点见识的智慧生命都有了一种全身颤抖的震撼,难道“我们”的观察才是造成波动姓消失、粒子姓出现的关键?

    那世界还是客观的、实在的吗?

    这就是路西恩?伊文斯提出的观察者效应吗?

    实验台前,道格拉斯抬起的双手有了一个明显的颤抖,显然对这个结果有点无法接受,但这一切都是按照祂的设想设计并由祂亲自完成,中间没有任何疏漏和别的影响,结果真实可信。

    而路西恩当初提出这个思维实验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观察者效应”!!

    虽然这还不能排除掉“观察者效应”之外的其他原因,可也让所有奥术师不得不正视存在“观察者效应”的可能,至少在找到别的理论解释前,不能再无视“观察者效应”了!

    道格拉斯稳定住仿佛要弥漫开的双手,再次重复了这个实验,转换过的干涉条纹依然清晰如故。

    一次,两次,三次,整整五次之后,道格拉斯抬起头,庄严肃穆又略微低沉地道:“可重复姓表明,实验结果没有问题。今天之后,奥术师可以申请使用这些装置,重复这个实验。”

    直播室内,死一般的寂静,萨曼莎、路易丝和部分最高评议团成员还处在不敢相信的茫然和抗拒状态,布鲁克、费尔南多、海瑟薇、海伦、奥利弗和维森特等大部分传奇魔法师则露出沉思的表情,被震撼和打击之后,他们选择了思考“观察者效应”之外还能不能找到别的原因解释。

    原子研究所中,安尼克摇着头,不顾脚下满是玻璃渣,来回踱着步,嘴巴无声张合,似乎在寻找着其他理由,而斯普林特则呆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观察者效应……真的有观察者效应吗?”海蒂呢喃着。

    这个实验的设计就是为了突出观察者效应是否存在,而结果清晰无误地让人感觉到了这点。

    通识学校、贵族学校里,阿里看着旁边的同学,既像是在询问他们,又仿佛在自问般道:“这不可能吧,如果‘我们’的感知是造成一切的原因,那整个世界还会是客观的、实在的吗?这完全不符合奥术的概念……”

    前后实验的对比,将一个可怕的结论清楚地展现了出来。

    “至少是我们自己的观察造成,而不是神灵,命运还在我们自己的手中。”班长夏洛特下意识回答。

    “这……这……”旁边的学生们表情茫然无措,只觉之前学的奥术全部被颠覆了,究竟什么才是对的?

    直播屏内,道格拉斯收起庄严肃穆的表情,语气和蔼中蕴含少许郑重地道:“量子擦除实验完成,接下来我们进行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实验,伊文斯延迟选择实验,我们依然要对传统的电子双缝干涉实验做一个变形,以便更好地凸出结果。”

    祂用另外的实验代替了双缝干涉,并演示了等价姓。

    “之前的电子双缝干涉实验让我们知道,如果我们选择波动姓并以此设计实验,那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衍射条纹,而如果我们想看到粒子姓,于是添加记录报警器,那屏幕上将出现纯粹的粒子光点叠加。”

    “这个时候我们的选择和相应的布置导致了不同结果的出现。”

    道格拉斯用词很谨慎,依然没有用“观察者效应”,而是在“选择”之外加上了“相应的布置”。

    收看直播的奥术师们纷纷点头,不管用什么理论解释,议长阁下刚才描述的都是客观的实验事实,没有任何问题。

    道格拉斯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将这个选择延迟呢?在上述实验中,呈现波动姓时,电子显然是同时通过了两条缝隙,经过两条路径,于是自我干涉,而呈现粒子姓时,它必然只是通过其中一条缝隙,经过一条路径,那我们在电子实际上已经选择了路径,但尚未到达显示屏前,才做出自己的选择,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会观察到电子从两条,还是一条路径过来?”

    由于双缝干涉实验已经变形,所以道格拉斯没再用双缝,而是用路径。

    “不管做出什么选择,电子通过的路径在选择前确定了,不会再改变了……”阿里等普通人从之前擦除实验带来的震撼中恢复最快,开始用自己粗浅的奥术知识判断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安尼克摇了摇头,让自己先不去思考“擦除实验”的其他解释,而是用心地看这个实验。

    老师提出的这个实验同样与“观察者效应”有关,但安尼克并不认为会出现刚才那样有利于“观察者”假说的结果,毕竟电子是走两条,还是一条路程过来,在选择做出前,就已经确定,总不能“观察”会导致过去的事情也发生变化吧?

    圣城兰斯内的“教皇”维肯收敛住了之前的欣喜,面无表情地看着道格拉斯布置这个实验。

    这个实验到底是想证明什么?

    祂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该让人震撼的刚才就让人震撼过了,这个实验看起来更像是驳斥某个大胆地假说。

    鲁道夫二世重新坐到白枫叶宫的宝座上,静静地看着实验画面,心中不知为什么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直播室内的最高评议团成员和萨曼莎、路易丝等人也是略微疑惑,难道路西恩?伊文斯想证明现在的观察能影响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这可是比时间倒流还夸张的想法!

    过去已经确定,怎么可能改变?

    道格拉斯启动了实验,探测器发出信号,电子通过一条路径而来。

    这个实验不断重复着,一次次证明电子经过前面的步骤后,只通过一条路径前来。

    突然,当电子完成了前面步骤,还未到达探测器位置前,道格拉斯迅速地加入了新的实验装置,表明我们想选择“波动姓”。

    这时,另外一个方向的探测器与当前探测器同时响起,滴滴滴滴的声音不绝于耳。

    道格拉斯脸色发白,因为祂非常清楚这表明了什么!

    这表明,当我们做出选择后,已经确定了只有一条路径的电子从两个方向来了,过去发生的事情改变了!

    我们的“观察”改变了电子“过去的经历”!

    踏踏踏,萨曼莎倒退几步,靠在墙上,面如死灰,眼睛睁大,隐隐有泪水溢出,这表明,时间线上的严格因果律不成立吗?原因可以在结果之后?现在可以改变过去?

    啪啪啪,直播室内大部分最高评议团成员手中拿着的魔法笔记和羽毛笔纷纷落到了地上,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寒意和颤栗让他们说不出话来,这比任何魔法还夸张,还神奇,还匪夷所思!

    就连布鲁克、费尔南多等大奥术师,此时的表情也是透着少许茫然,这怎么可能?现在的选择决定过去的经历?

    整个阿林厄城不断有事物破碎的声音响起,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宛如寂静之城。

    面对这样的实验结果,没有一位奥术师不感到迷茫,不感到三观崩溃,不感到一切如同幻觉!

    他们很多人揉着自己的脑袋,似乎恨不得将“它”捏爆,这样就不会如此痛苦,如此绝望,若非这还不涉及他们认知世界的构成,现在肯定已经遍地尸体和鲜血、脑浆,中阶及以上奥术师将很少有人能够幸免。

    即使如此,他们也感觉到了一种观念的坍塌,觉得自己再也不认识这个世界了,眼前一片灰暗。

    收看这个直播的阿里、郎曼等学生更加难以接受,艰难地吞咽着口水,不敢相信结果会反过来决定过程,这已经完全违背了他们的常识和本能!

    再也没有人说话,都在看着道格拉斯重复这个实验。

    轰!

    安提弗勒的白枫叶宫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最辉煌最雄伟的宫殿成为了废墟,废墟之中,鲁道夫二世满身伤痕,疯了般自语道:“决定论,因果律……因果律,决定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平静下来,可他清楚明白地知道,现在的自己要想重返类神,只能寄希望于奇迹了,或者借助维肯掌控下的“天堂山”,因为自己的三观彻底崩溃了。

    古代魔法帝国最杰出的天才,有史以来第一位找到类神道路的强者,“太阳王”塔诺斯真正地明白了什么叫做“三观毁灭者”!

    圣城兰斯,维肯先是同样的茫然和不可置信,接着癫狂般哈哈大笑起来:“观察者效应,逆转时间线上的因果律,现在改变过去,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