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恶名远扬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恶名远扬

    维肯大笑之声毫无掩饰,守在书房外的两位红衣主教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魔法议会的直播会让教皇冕下笑得如此夸张,难道道格拉斯成为类神之后,脑袋突然坏掉了,在直播中公开宣布投降教会?

    除了这种事情外,他们实在想不到魔法议会的直播能让教皇冕下开心而不是愤怒.

    当然,他们也清楚明白地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笑了几声后,维肯恢复了平静,收敛了表情,毕竟这是道格拉斯完成的实验,结果不能百分之百相信,万一祂是故意欺骗自己呢?还是等自己重复几次,确认了真实,才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这次的实验设计并不复杂,难点在于细微的掌控和制作,这对同样是类神,拥有深厚的炼金基础,且长期关注和学习奥术的教皇维肯来说,并不是太复杂的事情,祂与大奥术师最大的区别不在于动手能力,而在于奥术体系培养出的思维方式,所以祂没办法设计出这样的实验,只能依赖于关注道格拉斯、路西恩等人的研究进展。

    …………

    广场上,随着道格拉斯重复起这个实验,一声声“这不可能”接连响起,长期收听“奥秘之声”和收看“天空卫视”的普通人或多或少都被普及了最浅显的奥术常识和逻辑基础,这种“结果反过来决定过程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让他们感到惊骇莫名,而且这完全违背了他们曰常生活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和身为智慧生物的本能!

    但随着实验结果的一次次证实,他们渐渐平复了惊恐,毕竟魔法也是超乎他们想象的事物,在他们心里同样的匪夷所思,所以现在“因果律”被破坏没有完全地颠覆他们的三观,反正他们的三观早就在魔法之下毁掉了。

    “魔法真神奇!”一位老年绅士兴奋地说道,“能让生命延长,能减缓衰老,能逆转过去!”

    他旁边一位恰好路过,于是就在这个广场观看直播的魔法师“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这三者能并列吗?

    这位魔法师脑袋发胀,眼睛充血,只觉自己对世界的认识,对人生的认识,对价值的认识,全部被颠覆了,世界变得虚幻,人生变得虚幻,价值也变得虚幻,反正现在的决定会改变过去!

    以前,魔法师都有这样的观念,过去不变,未来不定,而现在,连过去也会改变了?

    他耳朵嗡嗡作响,似乎有一阵阵雷声轰鸣,茫然地左右转头,以确定自己不是身在梦中。

    另外一位戴着软帽的老者同样激动地道:“是啊,魔法太神奇了,我听说高阶魔法师可以将自己的生命延长几百上千年,还能一直保持青春活力!”

    他们对这方面的关注似乎强于了“现在改变过去”这近乎于梦呓的实验结果。

    周围不少吟游诗人、剧作家在惊恐平复后,表情激动兴奋到扭曲,这样“魔幻”的实验结果给了他们创作的灵感,迫不及待地想要编织出一个个精彩又震撼的故事,比如被“强观察者”杀掉的人,他过去的一切痕迹将被抹掉,被别的人物或事情代替,于是,再没有人记得他,再没有谁知道曾经世界上存在过这么一个人物……

    他们越想越兴奋,有的干脆蹲下来,拿出随身携带的“简易水笔”或“钢笔”,记录着自身的灵感。

    可以预见,将来微观领域的奇诡特殊将养活一批批剧作家、吟游诗人。

    比起他们的“简单快乐”,通识学校和贵族学校内的学生们就痛苦多了,议长阁下和伊文斯阁下亲自完成的实验推翻了他们最基本的常识,违背了他们最基础的逻辑,他们捧着脑袋,头痛欲裂,一边是正常的世界,是平常学习的知识,一边是刚才实验昭示出来的匪夷所思世界,两者就像天使和魔鬼一样,在他们脑袋里激烈的战斗着。

    这一刻,他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苦,什么叫做三观颠覆,生平第一次后悔为什么要学那么多奥术知识!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来看伊文斯阁下参与的实验?

    这是自己找死吗?

    阿里痴痴呆呆地想着:“我现在究竟是不是真实的?是不是每一个想法都在改变着过去的自己?”

    “不,不,一定还有别的解释,这没有,没有数理基础来描述……”郎曼努力让自己冷静,却无法阻止口中的喃喃自语。

    比起他们的“痛苦茫然”,魔法学徒、奥术师们则是死一般的安静,连呼吸声都没有了,让人旁观者担心,他们会集体砰的一声爆掉脑袋。

    直播室内,道格拉斯重复着实验,得到同样的结果,可祂没有停下来,而是机械地继续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直到路西恩轻轻咳了两声,祂才长叹一声,中止了实验,肃穆地对所有“观众”道:“我认为奥术师最基本的观点应该是,尊重实验,尊重现象,一切以它们和数理为准。”

    祂这句话就相当于在宣布什么,萨曼莎、路易丝等参与直播的奥术师双脚似乎突然无法支撑住身体了,软软地坐到地上,这就像他们过去的知识、常识和本能再也无法支撑起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阿林厄内,伦塔特内,凡是能看到直播的地方,奥术师们都或多或少做出了这样的表现,尤其一位位擅长星相的魔法师,更是无声地哭泣,仿佛在哀悼着逝去的决定论和可能被破坏的“因果律”。

    几年来,决定论一步步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但他们内心始终还是不肯承认,直到遇到现在这强大而颠覆的冲击,才正式现实,变得脆弱无比。

    难以言喻的悲伤、徘徊、迷茫和绝望笼罩了天空之城和各大魔法议会分部。

    道格拉斯环视直播室一圈,见布鲁克、费尔南多等少数传奇魔法师在脸色凝重地思考着问题外,其他奥术师都露出了脆弱茫然的表情,于是想了想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要知道微观粒子是可以弥漫在任何地方的物质,也许我们能从别的方向得到解释,而不是强迫自己相信现在能改变过去。”

    他的话给一位位受到冲击的奥术师重新注入了“活力”,让他们渐渐恢复过来。

    直播结束,望着萨曼莎等人奥术师面带悲伤地离开,道格拉斯微微叹息道:“不管如何,她们也该正视决定论的问题了,奥术大发展的时代,除了荣耀,辉煌,喜悦,激动,兴奋等单词外,肯定会伴随着悲伤、痛苦、绝望等负面词语,这是一个充满笑容和泪水的时代。”

    “但今天之后,若理论没有突破姓进展,议会绝大部分奥术师的实力至少会停滞十年,基本观念被颠覆会直接造成认知世界的不稳。”有过破碎凝固经验的布鲁克感慨地走了过来。

    费尔南多双眼死死盯着实验装置,依然毒舌地道:“现在停滞比将来停滞后,那时候连人生也会停滞了,目前我们有一位类神,四位传奇巅峰,可以庇护着他们度过重塑三观的事情。”

    蹬蹬瞪的脚步声响起,安尼克、斯普林特和海蒂等路西恩的学生来到了直播室外,他们在看完实验后,控制不住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询问老师。

    看到这一幕,道格拉斯苦笑道:“这两个思维实验都是伊文斯你提出来的,所以这次直播之后,我想绝大部分奥术师、魔法学徒和有基本奥术常识的普通人,一提起你都会感到害怕。”

    “我这是恶名远扬啊……”路西恩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无奈地笑道。

    “老师,这真的违背了因果律吗?我并不这么认为……”内向害羞的安尼克在面对奥术问题时有着异常执拗的态度,所以向各位阁下问好后,他没再废话,询问起老师,并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听到他的问话,道格拉斯、海瑟薇、奥利弗等人的目光也转移到路西恩脸上,他们也想知道路西恩对这个实验的看法。

    路西恩似乎早就料到安尼克会这么问,没有思考地回答道:“刚才议长阁下的说法也有可能,电子弥漫在空间里,从所有路径而来,只有当我们选择了需要看到的结果后,它才坍缩到一条或两条路径,这并非现在改变过去,而是在此之前,电子尚未坍缩,不存在决定了路径的问题。”

    在我们选择之前……安尼克睁大了眼睛:“观察者效应?”

    虽然这样解释就不存在因果律上的矛盾了,但同样也凸出了观察者效应!

    路西恩嘴角勾起,看着安尼克笑了笑,没有再回答。

    费尔南多等人摇了摇头,对观察者效应还是不太能接受,于是各自离开,回家苦想,试图找到既不强调观察者效应,又不违背时间因果律的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