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新的传讯术(求推荐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新的传讯术(求推荐票)

    “原子宇宙”,巴别塔内。

    当路西恩回来时,娜塔莎还站在“小型直播屏”前发呆,眼睛看着前方,手中不断地转动着“真理之剑”。

    “怎么了?”路西恩奇怪地问道,以她的奥术水准,震惊之后也不至于发呆这么久吧?

    听到路西恩的声音,娜塔莎仿佛才从梦中惊醒过来,银紫双眸冉冉生辉地道:“虽然这个延迟选择实验不能确定地证明严格时间先后的‘因果律’可以被破坏,但我在想,‘真理之剑’是不是正基于这个原理?‘因果律’被破坏,所以让任何复活手段都失效了?”

    路西恩表情严肃地看着她,上下打量着她,让一贯自信坚定的她都略微发愣,难道我猜对了?

    这种安静凝固的气氛过了几分钟,就在娜塔莎忍不住继续发言时,路西恩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欢畅:“你想多了。”

    “是吗?这可不是我的强项!”娜塔莎丝毫不受打击,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路西恩收敛住笑容,轻轻颔首道:“能够主动去想‘真理之剑’血脉对应的奥术原理,是巨大的进步,只有弄明白它究竟是什么,你才能知道怎么走下去。虽然我还不敢肯定,但对你的血脉力量隐约有了一个想法,等我从远古地狱回来,或许就能告诉你是什么了。”

    “真的?”听到路西恩的话,娜塔莎是又惊又喜,骑士道路接下来该怎么走是她人生的重心之一,每个月的“静心”经历让她明白,要想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骑士之路,那了解或弄清楚自身的血脉是不可或缺的前提,否则顶多能像“时光之心”那样靠几百年积累成为三阶史诗骑士,更进一步是想都别想。

    而对她这种善于战斗,意志顽强的骑士来说,摸索和研究自身血脉是短处,也许得花费漫长时间来体悟,但好在身边有一位大奥术师,以研究闻名的大奥术师!

    脱口而出之后,娜塔莎又注意到另外一个重点:“你要去远古地狱?”

    她没再纠缠前面的问题,因为她相信路西恩肯定不会在这么重要的问题上欺骗自己,他说有想法,那就肯定有想法,等到他从远古地狱回来就清楚了。

    “这次的两个实验让我收获匪浅,等我再构建几个魔法之后,就是时候去‘远古地狱’一趟了,去验证我的一个想法,到时候,一切就有答案了。”路西恩含糊地说道,“‘地狱之主’虽然稳定降临于主物质世界,但祂的真身肯定还是在地狱深处,所以这次我一个人前去。而且,当前的局势暗流汹涌,你留在伦塔特也能及时应变。”

    娜塔莎抿了抿嘴唇,缓慢地点头:“好。”

    她很清楚,自己虽然有真理之盾、真理之剑,实际战力相当于传奇三阶,但面对类神时,依然会被碾压,而且自己不是魔法师,没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保命法术,跟着去远古地狱,只会拖累路西恩,他一个传奇巅峰,要战就战,要走就走,即使面对类神,也有各种方法逃走。

    “这段时间,我会开发一个新的传奇法术,它能帮助我们跨界‘通讯’,一旦有什么突发事件,就能互相通知。”路西恩尽量做着周全的准备,不过也并不在意,有议长阁下坐镇阿林厄,除非维肯不要命了般施展神降术,或其余所有类神联手,否则真没有什么值得跨界通知的事情,反倒是进入远古地狱的自己,有可能遭遇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跨界’通讯?”娜塔莎重复着这个单词,以她的见识,也从未听说过建立稳定‘异界之门’外还有其他跨界联络的方式,因此颇为疑惑和好奇。

    路西恩点了点头,微笑道:“这个传奇通讯术确实能够跨异度空间联络,不过只能使用一次且传递的信息有限,并且还需要预先约定好通信编码,大概,大概就是当你这边确定了某种状态,我那边就会相应的坍缩成另外一种状态,通过组合这些状态来获取信息,就像二进制编码一样。”

    “感觉上又是基于微观粒子的奇诡性质……”娜塔莎耳濡目染,很肯定地下了判断,接着她调整心情,啧了一声,“你说你从今天这两个实验中收获了不少东西,到底是什么?肯定了‘观察者效应’,还是‘因果律’可以被破坏?”

    路西恩能感觉到她一直隐藏的好奇,嘿嘿笑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收获就是,在这样的实验设计和条件下,用电子也能完成这两个实验,原本我和议长阁下是打算用光子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娜塔莎不懂了,实验她看得明白,可这种涉及理论的深层次问题就不是她这种业余爱好者能够理解得了。

    “区别啊?这涉及量子场论、波动力学、矩阵力学……”路西恩故意举出一大堆理论。

    “停停停。”娜塔莎听得头大,赶紧叫停,转移了话题,“第一个实验中,是通过设计实验让电子的轨迹标志被擦除,让实验者无法获取到这部分信息,所以干涉条纹依旧,让人感觉到‘观察者效应’的存在,可这不能充分证明问题,如果轨迹标志没有被擦除,但实验者被蒙上了眼睛,堵上了耳朵,屏蔽了感知,那干涉条纹还存在吗?这样也没有‘观察者’了?”

    路西恩诧异地看了娜塔莎一眼,或许正是不够了解,才能问得出这样的问题。

    他想了想,低声笑道:“谁知道呢?没人会知道结果,因为一旦有人观察,就有‘观察者’了,如果没有人观察,那是什么结果重要吗?反正没办法验证。”

    “那假设有一个不造成观察者效应的神秘存在旁观……”娜塔莎发挥着自己想象,“要不你单纯从理论推导来猜一下?”

    “我猜?”路西恩笑了笑道,“我猜可能有干涉条纹,也可能没有干涉条纹,哈哈哈哈。”

    娜塔莎仰头望着天花板,决定不和他讨论奥术问题了。

    …………

    神圣历830年的6月,天气如火,灼烧着万物。

    叙拉古王国著名城市,安哈杜尔,救赎大教堂。

    一位大主教焦急地在祈祷室前徘徊着,等待着红衣主教大人的接见。

    “大人怎么还没结束祈祷,附近庄园又发现新邪教了……”大主教一边来回踱步,一边摸着自己的头部叹气,最近几年中,邪教是层出不穷,刚打击了一个,马上又冒出来另外一个,让年富力强的自己都早早地白了头发,“而且这次的邪教,似乎能够召唤高阶的邪物,大人不出手,光靠裁判所的几位怕是很难彻底剿灭。”

    想到那边的围攻迫在眉睫,大主教越来越焦急,决定壮起胆子敲门催促。

    咚咚咚,大主教曲起手指敲着房门,可他刚刚用力,房门就吱呀一声向后退开了一道缝隙。

    “没关上?”大主教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慌忙将大门推开,目光投射进去。

    接着,他的视线凝固了。

    祈祷室的十字架前方,一件残破的红衣主教袍正静静地躺在那里,上面有着奇怪的烧灼痕迹。

    “大人,大人被圣光吞噬了?”大主教茫然地自语道。

    这不是他反应敏锐,而是最近半年中,随着“三观毁灭者”路西恩?伊文斯的那两个思维实验结果传播开来,好几十位红衣主教是在祈祷时被圣光吞噬了,让大家一谈到路西恩?伊文斯这两个单词,就会心生恐惧,面孔变色。

    …………

    惨淡灰白的天空,没有声音的环境,死灵界永远是这样的单调乏味。

    路西恩双手插在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口袋里,慢慢行走于一只只不死生物之间,那张牙舞爪的食尸鬼,那缓慢狰狞的僵尸,那飘荡游走的幽灵,那裹着条条绷带的木乃伊,环绕在他身边,却不知道他的存在,因为他此时给人一种弥散在空间中的幻觉。

    就这样,路西恩安静地穿过了死亡的平原,抵达了死灵圣殿,那看守附近的传奇不死生物同样没有察觉他,任由他游客般一边参观一边深入。

    这一路上,路西恩没有遇到一位拥有智慧的死灵,似乎它们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不敢靠近。

    路西恩边走边看,注意着死灵圣殿内是否有变化,可什么也没有发现,直到他抵达灵魂壁炉,即将进入“门之世界”时,才感觉到巫妖王等传奇死灵在周围徘徊,但它们又没有必须出手的想法,反正路西恩已经来过两次了,再多来几次也没什么新损失,何必拼命呢?

    这算是被打怕了!

    ——第二次是上次联络“怪物”维肯合作时。

    仰头看着灵魂壁炉,看着那“路西恩”与“夏风”重叠的“面孔”,路西恩低声笑了笑,走到“门之世界”入口。

    “你又来做什么?”“怪物”维肯的声音沙哑响起,上次的事情让祂处境变差了不少。

    路西恩嘿了一声:“我来告诉你,我准备去远古地狱一趟。”

    “你就为了这种事情过来?”“怪物”维肯声音拔高,觉得路西恩才是疯子。

    路西恩掏出月时计,弹开表盖,看了看时间:“不行吗?恩,告诉你之后,我就得准备出发了。”

    “怪物”维肯已经说不出话了。

    路西恩转身离开,心中暗道,没有变化发生……

    等到他远离死灵圣殿后,入口附近的花园内,缓步走出来一位老者,祂头戴神圣冠冕,手持白金权杖,深深地看着路西恩消失的地方,俨然便是教皇维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