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狱内的小镇(求推荐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狱内的小镇(求推荐票)

    这面容枯槁的老者颇有沧桑感地叹了口气:“我认识他的老师。”

    “老先生,你是古代魔法帝国的传奇魔法师?”路西恩倒是不太意外,古代三大魔法帝国灭亡之后,残余的传奇魔法师并不少,毕竟都是掌握了多种奇诡法术的强者,他们有的躲在黑暗山脉深处,有的则像“冰雪女皇”那样隐藏在“黑夜高原”等异度空间和其他地域,选择不尽相同,所以在九层地狱内碰到一位传奇魔法师,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而议长阁下的老师陨落在曙光战争时期的“安提弗勒之战”,能认识的他显然是古代魔法帝国时期的强者。

    老者身形干瘦,像是没有绑绷带的木乃伊,略微感慨地道:“我们这种古代魔法师已经跟不上时代了,看看道格拉斯,才用了多久就成为传奇巅峰,远远超过了我,你来地狱做什么?”

    “我打算去探索地狱深处的远古遗迹,顺便去寂静地狱找一找前任冰霜公爵藏着的特殊星核。”路西恩倒是没有隐瞒,这位传奇魔法师既然隐居在地狱,那他很可能知道些什么,“对了,老先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路西恩回忆着有记载的古代传奇魔法师,试图确认这位老者的身份。

    “嘿,我现在就是一个在地狱等死的老家伙,要姓名和称号做什么?”老者摸了一下头顶,一根根白发随之飘零,“地狱深处的远古遗迹?前任冰霜公爵藏着的星核?年轻人,你应该是魔法议会最近才晋升的传奇魔法师吧?我劝你不要太过冒险。”

    “我曾经去过远古遗迹两次,两次都差点迷失在里面,成为永远游荡的幽影,而帝国为了探索那里,明确陨落的传奇就超过了六位,能够安全进出的基本都是塔诺斯阁下,道格拉斯他们这种传奇巅峰,这还没算上‘地狱之主’可能的出手。”

    “至于前任冰霜公爵藏着的星核,那都是一两千年前的事情了,我怀疑早就被人取走了,否则现在冰霜公爵不至于毫无线索。”

    路西恩静静地听着老者述说,与自己从议长阁下、莱茵先生他们那里得到的远古地狱资料对照着,心中有些奇怪,一般而言,古代传奇魔法师因为各种各样残忍的实验和诡异的魔法,或多或少会显得阴沉神秘,很少有人像这位老者一样唠唠叨叨却满怀好意。

    “你觉得我啰嗦?”老者笑了笑,“以前的我哪会和你这种年轻人废话,想去死就尽管去死吧,但在地狱待了三十年,陪着她安静地待了三十年,人也变得柔软,富有同情心,否则马曼这种特殊的灵魂体早就成为我的实验品了。”

    “三十年?她?”路西恩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饶有兴趣地问起老者的事情,拉近点关系才好问情报嘛。

    老者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一下变得柔和:“既然来到地狱,不如去我的‘灵魂乐园’酒馆坐坐,就在‘寂静地狱’。”

    “好啊。”路西恩笑着点头,反正自己也得去“寂静地狱”。

    老者不再说话,路西恩也悠闲地看着周围熊熊燃烧的火焰和火焰之中恢弘雄伟的钢铁建筑,

    等了好一会儿,马曼欢快地跑了回来:“爷爷,‘水魂酒’已经送到老地方,他们今天就可以送到‘灵魂乐园’。”

    “走吧,回家去。”老者慈爱地摸了摸马曼的脑袋。

    路西恩跟随着他们,顺着冥河,穿过了地狱前面几层,一路抵达了白雪皑皑的平原。

    平原之上,寒风凛冽,似乎能直接将灵魂撕扯成碎片,但却没有一点声音,加上冰原宽广无际,雪花纷飞,行走之间根本看不到别的灵魂和魔鬼,所以一种永恒不变的寂静感觉油然而生。

    路西恩不用看也知道,在白雪之下的冰层里,冻结着一个个灵魂,它们凝固在里面,没有知觉,没有意识,永远地沉眠在冰冷和黑暗之中。

    安宁、静谧、死亡的寒风绕着路西恩和老者打转,却被莫名的力量弹开,连带着马曼也没有冻结在寒风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镇,外面用冰晶围出了城墙,里面则是一排排“暖血石”建造的房屋——这是“寂静地狱”的特产,能有效地抵御冻结灵魂的寒冷和撕裂灵魂的寒风。

    在主物质世界,由于物以稀为贵,一枚普通品质的暖血石就等于五十个金塔勒,而这里居然可以用来修筑小镇。

    小镇的居民是一个个飘荡的灵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体呈半透明状态,他们与马曼相似,有着正常的智商,只是少了那种热情阳光的奇特感觉。

    “老家伙,你可回来了,我正等着烈焰酒。”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壮汉飘了过来,嘴馋地看着马曼和老者手中提着的储物袋。

    “寂静地狱”里,灵魂也可以享受烈焰酒。

    老者呵呵笑道:“你这个酒鬼,下次要是因为喝醉被冻在外面,我可不会承担责任。”

    路西恩古怪地看了老者一眼,被普通灵魂称为老家伙却一点也不介意,这位传奇魔法师看来是一点也不讲究古代魔法帝国严格的上下尊卑了。

    老者一边与灵魂们交谈,一边提着储物袋往小镇中央的酒馆走去,马曼落后几步,好奇地看着路西恩:“先生,您不是人类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您这样的人类,身体暖烘烘的,还有魔鬼一样的肌肉。”

    “人类?什么样的是人类?”路西恩好笑地问道。

    马曼的脸孔略微透明,下巴扬起,小孩子般骄傲地道:“我这样的就是人类。”

    “谁告诉你的?”路西恩大概猜得到是谁。

    马曼疑惑地睁大眼睛:“当然是爷爷。”

    说到爷爷,他一下沮丧起来,似乎找到了倾述的对象:“可爷爷从来不让我跟着大叔们锤炼,只是让我做没有用处的冥想。”

    “你爷爷是很厉害的人,听他的不会有错。”路西恩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怎么会?大叔和婶婶们都说爷爷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除了能做美食和调制美酒外,根本没有力量。”马曼认真地反驳着路西恩的话。

    呃,一个特殊的灵魂有一个隐藏着身份的传奇魔法师爷爷,真像吟游诗人故事啊,路西恩好笑地想着,也懒得给马曼解释,跟着老者走入了“灵魂乐园”酒馆。

    酒馆内的布置与主物质世界的相差不同,而在吧台里却站着一位面容模糊而呆板的女性灵魂。

    “我回来了,这次买了一百瓶水魂酒……”老者走进吧台,唠唠叨叨地对女性灵魂汇报着,虽然只是说着日常的“进货账目”,但他的表情却柔和而满足。

    不过,这女性灵魂依然保持着呆板的状态,机械地擦拭着酒杯。

    老者说了很久,好半天才转头看着坐在吧台前的路西恩,介绍道:“这是我的夫人,要来一瓶烈焰酒吗?”

    路西恩摇了摇头,好奇地问道:“怎么找到的?”

    正常来讲,进入地狱的灵魂都辨认不出原来的身份。

    “她是因为我的某个错误而死亡的,所以我能提前准备,用特殊方法标记灵魂。”老者自己开了一瓶烈焰酒,直接灌了自己一口,“但是,哪怕我对灵魂有着再深刻的掌握,也无法洞悉它的本质,它的转换,所以,最终找到的她仅仅比普通灵魂好一点,也许再有一百年就会彻底消散了。”

    路西恩点了点头,从这段描述里大概猜到了这老者究竟是哪位传奇魔法师,毕竟如此擅长灵魂领域又存活下来的可不多。

    老者继续说道:“找到她之后,我就在这里陪着她,安静地看着她,弥补以往的过失,嘿,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三十年了。”

    “外面的那些灵魂是你实验的产物?”路西恩可不相信一位传奇魔法师会轻言放弃。

    “恩。”老者轻轻颔首,再次灌了一口酒,“我试图唤醒它们的记忆,可最终仅仅让人它们恢复了思维能力,与以前相比,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了,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同样会彻底消散或冻结在冰层里,陷入永恒不变的寂静。”

    “真是遗憾。”路西恩沉默了一下说道,“可惜议会对灵魂的研究还差一点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路西恩实际指的不是魔法议会,而是自己。

    老者目光投射到路西恩脸上:“灵魂是最虚无缥缈的领域,与重视实证和数理的奥术有着根本性的矛盾,哪怕维森特这种死灵领域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也仅仅有一点突破,我虽然三十年没有出过地狱,消息闭塞,但在魔法研究中,三十年可是非常短暂的时光,我记得当初为了研究灵魂的某个特性,我在冥河附近足足待了一百二十七年。”

    路西恩还未说话,门口忽然响起一道清爽柔和的男性嗓音:“呵呵,虽然很难置信,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三十年奥术和魔法的发展是胜过了古代魔法帝国三万年。”

    不用转头,路西恩的精神力场中就出现了一道人影,他穿着白色的瘦身西服,皮肤苍白病态,眼睛鲜红,额头长着一对小巧的银白之角,上面绘刻满密密麻麻的花纹。

    从他毫无遮掩的气息,路西恩可以明确判断,他就是现任“冰霜公爵”、“诡秘之主”孟菲斯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