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各取所需(求推荐票)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各取所需(求推荐票)

    随着“冰霜公爵”孟菲斯特步入酒馆,周围顿时变得安静,没有一丝生气的安静,就像是外面暴风雪掩盖下的冰冻平原,死寂冰凉,永恒不变。

    “三十年胜过三万年?”很可能是灵魂领域传奇魔法师的老者嗤笑了一声,显然认为“诡秘之主”孟菲斯特又在发挥它魔鬼的特性,用蕴含着部分真实的夸大话语欺骗别人,并不可信,“最近十年,您很少走出‘寂静冰山’,让我都怀疑你已经悄悄降临主物质世界了,今天又是为什么来我的小酒馆呢?”

    他在提醒路西恩,“诡秘之主”这十年很可能在谋划什么涉及主物质世界的大阴谋,所以不要被他欺骗。

    孟菲斯特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走到吧台前方,坐到路西恩旁边,伸手摄取了一瓶“烈焰酒”和一瓶“水魂酒”,开始调制它喜欢的混合味道:“我的话语是不是夸大,你问伊文斯就知道了,甚至他本身的存在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它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三位传奇,一位在吧台后面调酒,两位在吧台前方的高脚椅上端坐,吧台上则是美酒、酒杯和昏黄的烛光,看起来与普通酒馆的景象没什么区别,谁又能想到这是三位传奇呢?

    “恩?”老者听到孟菲斯特的重复,开始正视起他的话语,“古代魔法帝国的最初三万年可是有一个个传奇魔法问世,有了完整的派系划分,有了初步的魔法体系,有了基础的数理和星相知识,有了各种炼金物品的尝试,有了血脉的合成,这些能在三十年内办到?”

    出身于古代魔法帝国最后荣耀阶段的他,就像是一个旧贵族,对昔日的辉煌恋恋不忘,因此,虽然比较关注魔法议会和奥术发展,也没有加入进去,同样的,也无法接受古代魔法帝国最初三万年才完成的事情,“奥术”只需要三十年。

    “冰霜公爵”看了安静旁听,仿佛不关他事的路西恩一眼,轻笑道:“这三十年,往大的方面说,洞悉了引力的奥秘,找到了太阳……”

    它不是奥术师,用词当然不会严谨,如果换做路西恩,肯定只会说对引力的本质有了初步的研究和收获。

    “什么,找到了太阳?”老者擦拭着酒杯的干毛皮一下飘落,打断了孟菲斯特的讲述,双眼充满震惊地看着它和路西恩。

    太阳的位置,太阳的存在,是困扰了帝国几万年的疑难问题,没有一位魔法师不想破解这个秘密,自己也不例外,可哪怕是天才横溢如“太阳王”塔诺斯阁下,擅长星相预言如马斯基林先生,实力强横到接近类神如“星之导师”——魔法帝国第一位传奇巅峰,都不得不在这个问题面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承认自己距离世界的本质还有很远很远。

    而现在,太阳被发现了?

    “冰霜公爵”一点也没有提及自己的来意,似乎就是专门来欣赏老者的震惊,它笑呵呵地指着路西恩道:“当然,这位就是发现者,相对论体系的创建者。”

    “你发现的太阳?相对论体系?”老者急促地问道,什么是相对论体系?自己离开主物质世界的时候,魔法议会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名词”,只不过经历了三十年的“短暂”时光,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陌生了?

    路西恩没有正面回答,非常具有奥术师严谨特点地道:“严格来讲,发现太阳的主要原因并非相对论体系,它只是其中一个次要因素。”

    我奥术懂得少,你们别骗我……老者内心油然而生这么一句话,赶紧拿出不知道沾满了多少尘土的水晶球,开始进行占卜。

    由于是在“寂静地狱”之中,占卜的效果非常有限,但这时,“冰霜公爵”敲了敲桌子,放开了位面的压制,于是老者得到了结论:“真的发现太阳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太阳,在星相系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在灵魂领域也属于特殊的象征。

    “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但一位传奇巅峰进入‘寂静地狱’,我总该过来看一看,免得哪天‘寂静冰山’被围攻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诡秘之主”笑容和煦地说道,不像是来查看情况,倒像是过来与路西恩完成一笔商业交易。

    “传奇巅峰?”老者再次瞪着路西恩,虽然他不可能认识议会所有的高阶魔法师、大法师,但最高评议团成员还是知道的,三十年前,这位年轻人肯定没进入传奇领域,而短短三十年,他就成为传奇并突破到巅峰了?比布鲁克还要夸张!

    “据我所知,伊文斯学习魔法才十五六年,呃,也就是我那位前任彻底陨落的那年,他才正式成为魔法师。”“冰霜公爵”故意补充着,接着在老者震惊的表情中嘿嘿笑道,“现在不是古代魔法帝国,隐居几十上百年之后,依然能成为扭转局势的大人物,在当前,谁要是隐居起来,不关心奥术的发展,那也许十年,二十年,他就会彻底落伍,跟不上时代,不仅无法成为幕后黑手或关键力量,而且还会被时代车轮碾压得粉碎。”

    他似乎在嘲笑老者隐居三十年之后发现世界大变样的茫然。

    “十五六年……”老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十五六年能做什么?从自己学魔法开始,十五六年也就是五环法师。

    他再次用水晶球确认了路西恩没有掩盖的信息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光是你的存在,确实能说明奥术这几十年飞速发展有多么恐怖。”

    感叹完,他的眼神一下变得灼热,死死地盯着路西恩:“你刚才说,魔法议会在灵魂研究的进展上只差一点就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理论上是这样。”路西恩不明白“冰雪公爵”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取信于老者,所以有些谨慎,“老先生,不知道你对灵魂本质的看法是什么?比如,一个灵魂没有了过去的记忆,且永远无法恢复,也没有了以前养成的思维方式和性格,甚至连精神力的波动和气息也发生了改变,那我们能说这个灵魂与过去那个灵魂是同一个吗?”

    “这……”老者沉吟道,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过思考,他旁边的夫人就是一个鲜明却不极端的例子——他的特殊标记方法让灵魂的波动没有改变。

    但这个既是哲学又是灵魂领域本质疑难的问题,显然不好回答,老者许久之后才道:“我认为不是了,灵魂最主要的五大特征都改变了,那就相当于一个新的灵魂。”

    “那我们给这个灵魂灌输过去的记忆,培养以往的思维方式和性格,用法术永久改变它的精神力波动和气息,那它是不是就变回原来的灵魂了?灵魂究竟是天生的,高于社会的,还是社会性的,可以人工‘培育’的?”路西恩尖锐地问道,“而另外一种情况中,一个别的灵魂与这个灵魂融合,继承了它的记忆、思维、性格和波动频率、气息,但保留了原本的记忆,那它是不是就等于现在这个灵魂?”

    “比如,孟菲斯特公爵占据了你夫人的灵魂,模拟出她的记忆等特征,那它是不是就等同于你的夫人了?灵魂的最基本特征,或者说最本质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老者看着旁边的“夫人”,脸色阴晴不定,难以作答,而旁边的“冰雪公爵”故意“活跃”起气氛:“事实上,对我来说,灵魂最基本的特征魔鬼核心。”

    “不知道伊文斯先生,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老者恳切又期待地看着路西恩。

    路西恩想了想道:“我曾经去过死灵界,看到了灵魂壁炉。”

    “死灵界?灵魂壁炉?”老者愈发觉得自己已经被时代抛弃。

    路西恩大略介绍了一下死灵界和灵魂壁炉,然后没有讲述自己核心的研究,而是抽象性地道:“我认为灵魂应该还有一个更高层次,更本质的特征,这与‘灵魂壁炉’紧密相连,具体的情况,恐怕只能等我从远古地狱回来,再发表论文与奥术师们讨论。”

    老者沉默地看着面前的“烈焰酒”,好一会儿才道:“我对灵魂有一些自己的研究,希望能够和你交换一下彼此的看法。”

    不愧是传奇魔法师,一下就听懂了我的言外之意,路西恩满意地笑道,将自己目前关于灵魂的认识(不包含牵连到其他奥术知识和某个模型的部分,因为还有待于这次的验证),与老者做了一个公平公正的交换。

    老者提供的灵魂资料非常详实,包含了他关于灵魂的种种研究和两个灵魂类传奇法术,其中有些非常残忍的实验是路西恩不愿意去完成的,正寻求别的途径来验证,而现在从这里得到了信息,并且,老者还提供了他关于地狱深处远古遗迹的资料,让路西恩心中更有把握。

    老者也沉思地看着路西恩提供的资料,不断揉着自己的额头,似乎这颠覆了自己过去的部分认知,内心自语道:“……这样一来,复活,巫妖命匣,真理之剑的效果等,都能得到自洽的解释了……”

    旁边,“冰霜公爵”一直笑呵呵的表情变得严肃,看着路西恩道:“我今天来这里,是想请伊文斯你帮一个忙,我会给你提供关于远古地狱更详细的资料。”

    路西恩双手交握,没有立刻回答,这是它的态度,还是“地狱之主”的态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