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乱(第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 乱(第一更求月票)

    “最初之躯?”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和海瑟薇都是见多识广的魔法师,光是从黑色墓碑、死亡呐喊和最初悸动之中就辨认出了维森特的真身是死灵系传说里的“最初之躯”!

    不过这种争分夺秒的关头,他们也没时间仔细询问,由道格拉斯加持好类似心灵连线的传奇魔法后,四人就一起闪现到了高空半地狱半天堂的异象之中。

    虽然维肯本体是在圣城兰斯上方,但祂的冲击尝试似乎使祂处于了一个“奇特的领域”,它神奇地与整个主物质世界所有角落都连通,处在这个世界之中但又高于这个世界。

    这完全是超越了想象的状态,所以,维肯造成的异象才会被所有智慧生命看到,所以,“银月”爱特娜、“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道格拉斯、费尔南多等人才不需要花费时间进行空间跳跃,直接就能进入这个“奇特领域”,攻击维肯!

    “银月”带着清冷的光芒坠落而下,“潮水”卷起剥夺生命的地狱气息疯狂奔涌,可它们刚刚靠近维肯,那半边天使与圣灵齐聚的庄严天堂就突然流淌出圣洁乳白的光芒,将维肯看似窄小却异常宽广的身边空间团团包裹,制造出了一个只有圣光的庇佑所,让混乱、黑暗、邪恶、痛苦等感觉消失一空。

    维肯居然不用圣言就能直接施展“圣佑所”等传奇神术了!

    即使祂还没有成功,这样的变化似乎也在昭示着什么!

    坠落银月拖出的皎洁月光打在了“圣佑所”之上,打得光芒四溅,一层黑色的火焰陡然产生,无声无息地燃烧着圣光,让它们归于虚无。

    “潮水”刚拍击到“圣佑所”,它就失去了所有灿烂,变得苍白灰暗,如同流逝了绝大部分生命力,这就是“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最擅长的“生杀予夺”!

    两大类神夹击之下,一声仿佛响在每个人心头的碎裂声传出,“圣佑所”土崩瓦解了。

    残余的黑色火焰和深黑的海水蔓延到了维肯身上,可祂却毫无反应,因为此时的祂就像施展了“神之守护”般,身体和周围时空荡漾着阵阵虚幻波纹,“真正”处在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神奇古怪的领域,比类神更超然,比类神更高高在上,无法触摸,所以,两位类神被圣佑所阻挡之后的小部分力量难以打破这种间隔,真正地触及维肯的“身体”。

    也就是说,“银月”爱特娜和“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各自的全力一击被阻挡了下来!维肯在全力突破,难以分心之余,面对两大类神是丝毫不落下风!

    “难道这真是正确的道路?”“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习惯性地想到了撤退,然后用阴谋诡计去解决问题,但祂迅速又控制住了自己,如果现在没办法阻止和解决维肯,那将来就没有机会了,哪怕有再多的阴谋,再多的诡计,也不会有一点机会。

    即使不夸大真神的力量,按照现有的实力等级推断,真神也绝对可以碾压一般类神,就像类神可以碾压一般传奇那样,也许只有可以使用“神降术”的维肯才能在“真神”面前保住性命,如同传奇巅峰面对类神,而除了维肯之外,现在的其他类神几乎达不到要求。

    “永恒炽阳!”

    忽然,道格拉斯威严肃穆的声音在马尔迪莫斯和“银月”耳畔响起。

    “银月”重新升起,远离了中心,“潮水”疯狂褪去,露出空白的“沙滩”,维肯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驱使天堂山力量所化的神圣之国再次涌出粘稠又圣洁的光芒,让庇佑所再现于身边。

    祂真的不用圣言和咒文就可以随心所欲施展神术了!

    而这还没完,那黯淡、绝望又堕落的远古地狱“化身”喷发出了一道道颜色各异的光芒,五彩斑斓,伸缩不定,如同最难以揣测的人心,它们互相缠绕成一颗巨大又透明的心脏,将维肯与“圣佑所”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一道又一道似虚幻似真实的“圣光”从四面八方飞来,从圣城兰斯、圣伊凡堡、阿尔托、伦塔特等地方飞来,除了黑暗山脉、“天空之城”阿林厄和那十几个伪神国度,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虔诚的信徒或神职人员感动莫名地跪倒在地,奉献着自己的信仰之力。

    轰隆!

    耀眼到极点的光芒爆发了,灿烂的天堂和黑暗的地狱被掩盖了,若非这处在神奇的领域内,此刻仰望天空异象的生物,肯定都会被刺瞎眼睛,只有少数强者才能例外。

    中心处的高温扭曲着一切,可却无人能够看到,能够感应到,只有那疯狂席卷的能量风暴才用自身带着的似乎可以点燃所有物质的灼热泄露出里面的一点秘密。

    褪去的深蓝潮水处在“神奇领域”边缘,周围一层层地狱景象凸显,将远离了中心的能量风暴挡住。

    “这威力,几乎等同于‘神降术’了!”马尔迪莫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判断,道格拉斯成为类神后,他的永恒炽阳不比神降术差多少了,“但这是范围型法术,能量外泄,不够集中和凝聚,对类神的杀伤力要比‘神降术’差一点,而且没有抹杀所有痕迹的能力,当然,作为纯粹暴力型的法术,这也算是达到了一个极致。”

    在能量风暴不断呼啸而来时,马尔迪莫斯微微皱起了眉头:“正因为能量不够凝聚,会覆盖四周,所以我和那个贪吃的家伙没办法随之配合攻击,难以发挥联手的威力,只希望这‘永恒炽阳’能炸开维肯的防御,并让祂一时难以恢复。”

    这种情况下,“地狱之主”和“银月”可没办法再给维肯补上一记,所有的攻击都会被能量风暴和超高温“淹没”,而若祂们先行进攻,自身也躲不开“永恒炽阳”,因为如果留出躲避的时间,现在能够直接施展传奇神术的维肯又可以布置下一层层防御了,白费一番功夫!

    能量风暴稍微“舒缓”了一点后,马尔迪莫斯和“银月”爱特娜都赶紧透过层层阻碍,感应到维肯,准备抓住机会,彻底打破祂的防御。

    此时,维肯身边“远古地狱”力量凝聚而成的“堕落心灵”早就灰飞烟灭,空灵歌声缭绕的“圣佑所”也已经被彻底打破,甚至连祂不断在虚幻和实质之间转化的本体,也变得黯淡了一点,似乎那阻隔现实和祂的神奇领域也难以消化掉那么庞大能量,那么恐怖的高温。

    当然,“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相信,这是因为那种神奇的状态还不够完善,还没有触摸到本质,否则,纯粹的暴力是无法打破的,永远无法打破。

    维肯这样的状况让马尔迪莫斯心中一喜,“永恒炽阳”确实快比得上“神降术”了。

    但祂还未来得及出手,维肯两边的“神圣天国”与“远古地狱”又再次奔涌出各自的力量,“圣佑所”和“堕落心灵”又一次出现,将维肯保护在中央。

    祂的缓冲时间似乎已经少到了某种极限,而且能量无穷无尽,源源不断。

    这种情况下,“地狱之主”和“银月”自然没办法把握住那一瞬间的机会!

    维肯对三大类神和几位传奇巅峰的围攻毫不在意,口中依然疯狂地喊道:

    “还不够!还不够!”

    随着祂的呐喊,整个世界似乎都黯淡了一点,各色光芒缠绕成的“远古地狱”之中,那一张张人脸、巨龙脸变得鲜活无比,尤其那十二道身影,更是跃跃欲试地外往渗透。

    圣城兰斯内。

    一位虔诚祈祷的牧师正沉浸在那种感动空灵没有悲伤和痛苦的氛围里,突然,他感到背部一阵剧痛,一颗鲜红的心脏出现了他面前的地上,咚咚,咚咚,心脏惯性地收缩跳跃着。

    他看向自己的胸膛,那里有一个巨大的、血淋淋的窟窿。

    “我的,我的心脏?”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转头看向后方,恰好看到平时认识的一位牧师。

    这位牧师脸部肌肉扭曲,双眼透着无穷无尽的愤恨,右手放到嘴巴,用舌头舔舐着上面的鲜血。

    他已经不像人类,如同一个憎恶的魔鬼!

    为什么?他什么时候开始祭祀远古魔鬼了?

    虔诚的牧师带着不解的疑问软软倒地。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在圣城兰斯,在阿尔托,在以费,在伦塔特,在很多城市、小镇和乡村内响起,一道道黑色的、扭曲的、充满负面情绪的虚幻人影飞向半空,拥抱那颗“远古地狱”所化的堕落绝望“心灵”!

    于是,邪恶黑暗的世界再次蔓延,与“神圣天国”又一次形成平衡,里面那十二道人影在这循环之中,不断地飞到地面,又不断地飞回。

    “天空之城”阿林厄已经弥漫起了一层迷雾,并有星空凸显。

    在道格拉斯他们离开后,布鲁克是没有大意地完全开启了迷锁。

    但阿林厄内的魔法师们依然有点人心惶惶,议长阁下的命令和透过迷锁显现在眼前的天空异象都让他们感觉到莫名的恐惧。

    突然,一声爆炸传出,附近的奥术师纷纷侧目,看到一位魔法师被一颗巨大的火球炸成了两截,身体之上火焰还在熊熊燃烧,而对面有一位表情异常嫉妒的年轻法师,他疯狂地向着四周展开攻击。

    这是怎么了?

    阿林厄的魔法师们变得愈发惶恐。

    总部顶层的布鲁克察觉到这个异常之后,沉声下令道:“惩戒部魔法师配合迷锁击杀之前就被远古魔鬼感染的法师,其余魔法师允许使用法术自卫,不再受议会规章限制。各位,不必慌乱,在迷锁隔断之下,不会有新的‘感染者’出现。”

    这时,一位大法师来到了他的书房之外禀报:“布鲁克阁下,有异常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