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层次和力量(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层次和力量(求月票)

    天空蔚蓝,万里无云,明媚的阳光洒在迷锁重新闭合的阿林厄上,于淡白的迷雾之外染上一层金黄。

    不管是奥利弗、贝格纳等传奇魔法师,还是海蒂、安尼克、斯普林特等普通奥术师,都一副嘴巴半张,怎么也合不拢的惊愕模样,刚才路西恩?伊文斯一句一句的庄严描述,勾勒出了一个清晰的、严密的、自洽的奥术体系,包含了魔法本质、灵魂本质、真实世界反馈等困扰了魔法师几万年疑难的奥术体系。

    虽然他还只是提出概念和假设,并以此进行逻辑演绎,得出结论,尚未有详细的、细节的研究,但结论与事实,与现象,与实验的符合,都在昭示着其相对正确性,给了自己等人一场头脑风暴,给了自己等人一次从未有过的强烈震撼,似乎世界的本质已经隐隐约约展露在了面前!

    这是奥术师永恒不变的追求!

    多重宇宙、高维时空、灵魂不灭等新奇到宛如梦中呓语的匪夷所思概念再一次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原来那片象征着“真实世界”的“星空”是另外一个平行宇宙!

    原来自身的死亡只是灵魂本质投影的消散!

    原来一些死亡风俗里宣扬的死后会被冥神审判,有的灵魂能重新成为人类、巨龙和精灵等智慧生物,有的会变成牛马羊等普通生物,有的则永远被禁锢在地狱深处,还是有那么一点道理的!

    可如果没有当前的记忆,没有当前的性格,没有自身的独特波动和气息,那还是自己吗?

    “不愧是三观毁灭者……”除开听不懂的普通人和贵族,但凡对整个世界有着一定认识的智慧生物,都下意识在内心重复着这个名词,刚才近在眼前却无法触摸的摩天大楼、钢铁洪流,以及有着人类面容和特征的智慧生物,让他们虽然下意识抗拒,却不得不正视这个理论模型,至少这比观察者效应更符合他们的口味。

    而路西恩光靠“更接近”世界本质和奥秘的阐述,光靠讲解自己的奥术体系,就引动真实世界的“反馈”,“打”碎了维肯“神与人的界限”,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依靠奥术理论爆掉魔法师的脑袋有可能,也有众多的先例,但维肯早就不是魔法师了,没有认知世界,信仰之心也在其绝对掌控之中,居然活生生被伊文斯阁下靠嘴巴阐述新奥术体系打破了防御,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自己还在梦中。

    当然,如果我们不是在做梦,那……不知为什么,他们之前望着维肯的畏惧绝望眼神此时变得略含怜悯,这样的事实太无情太残忍了!

    看着身边光明与黑暗同时存在的界限一寸寸崩溃,维肯仿佛也呆了一般,短暂地没有动作。

    路西恩停了下来,没有再靠近,右手放下,略微感慨地道:“所以,我一直相信有‘神’,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神!”

    “你不寻求探索自己灵魂的本质,而是去融合别人的灵魂波动,试图通过数量来找到通往高维状态的道路,完全是走到了相反的方向,就像数理方程里,我们是努力地增加式子,消解未知数,而你却是式子与未知数同时增加,而且数量相同,这怎么能‘解’得出答案?”

    “有的时候,量变未必会产生质变,或者说质变的方向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路西恩想到了自己,若非自己是因为某种原因穿越而来,身兼两个宇宙的灵魂特征,可以通过对比和摸索找到一点共通之处,自己恐怕没那么快晋升类神——原本路西恩的灵魂虽然已经消散,但还残存碎片,比如给了夏风语言能力等。

    而夏风死亡时的“穿越”,让与他一起焚烧的图书馆产生了奇妙变化,形成了一个沟通两个宇宙,类似于“认知世界”的事物,属于夏风的“认知世界”,属于他与原本宇宙的“联系”,所以,路西恩第一次尝试冥想,感应“真实世界”时,才会如此轻松就成功。

    当时,路西恩还以为是自己生死一线中精神力突破的功劳,可现在才知道,虽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却并不占据主要因素,要知道魔法史上小小年纪就具备强大到超过那个时候路西恩不知多少倍精神力的天才并不缺乏,他们第一次尝试冥想时,也从未那么容易,那么快速,那么简单!

    所以,别人无法检查到路西恩的“灵魂图书馆”,不管用任何手段都一样,就像他们没办法直接摧毁认知世界,这已经是涉及宇宙交集变化的深奥内容了,连现在的路西恩也没有更细致的研究,只有一个初步的概念和少数公式。

    而“灵魂图书馆”的内容保护显然是自身本能的保护,要不然“真实世界”的反馈将非常剧烈,与原本宇宙的联系将猛然加强,这会让“穿越者”承受不住,说不定就被“拉”回去了。

    至于为什么会穿越,穿越的原因是什么,路西恩暂时不会费心去想,因为这很大可能是巧合,比如刚好这边路西恩的灵魂失去,那边夏风的肉体失去,于是在两个宇宙初步耦合的情况下产生了奇怪的同步,这样的猜测有很多,都是概率极小极小的事情。

    不过,这些也不至于让路西恩大惊小怪,就像每一位男孩子,往上追溯,除了少数特殊情况,基本会发现自己家族每一代都有一个男性,想一想,从最初开始,每一代生的孩子里面都至少有一个男孩的概率有多小?所以,每个人都是幸运儿!

    听着路西恩的话语,维肯是怒火喷发,体内一张张灵魂面容哀嚎惨叫起来,在消散了大部分“负面情绪和信仰之力”后,祂似乎已经能初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

    “不管如何,我已经融合了‘天堂山’和‘远古地狱’的力量,即使没有‘真神’的层次,也有真神水准的力量,我倒要看一看,你能不能承受得住!”维肯突然抬起右手,再没有白金权杖的情况下,身周浮现出一只只虚幻的天使伏地祈祷:

    “伟大的主啊,您是一,也是万!”

    ……

    维肯的气息迅速飘渺拔高,变得超然神圣,乳白的圣光凝聚在了祂的掌心,然后以祂身体为核心,无边无际的光芒爆发了,锁定着路西恩爆发了!

    祂竟然能瞬发“神降术”!

    没有任何后遗症地瞬发“神降术”!

    显然,祂自身就是“神降术”的力量源泉了!

    乳白圣洁的光芒使得时光仿佛停顿,远处的传奇巅峰再没有任何反应,只有一轮银月、九层地狱和宛如现实的世界凸显,在圣光海洋里载沉载浮,可却难以阻止更多。

    “神降术”打在了维肯身前不远处的路西恩身上,乳白闪亮,淹没一切。

    “死了?”维肯惊喜又疑惑地想道,以自己真神力量施展的“神降术”,没有哪位类神能正面挡得了一击!

    “神降术”光芒消散,仿佛凝固的时光一下奔腾如初,而在维肯的面前,一道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身影缓缓浮现,依然俊秀温和,依然优雅微笑,手中还拿着一块银白色的精致怀表,弹开表盖,看了一下时间。

    怎么会?被有着真神力量的“神降术”击中后,怎么会完好无损?一点事情都没有?

    不仅仅是维肯,道格拉斯、马尔迪莫斯、周围的传奇强者和地面的魔法师、骑士们都泛起了同样的想法。

    路西恩的身影迅速凝实,笑容平息地道:“‘神降术’的本质是触及高维灵魂和灵魂投影的‘联系’,然后将它摧毁,顺着它毁掉所有痕迹,所以能直接锁定灵魂,不管怎么躲避都躲避不开,所以能超远距离攻击,所以能让类神之外的强者们无法复活。”

    说到这里,祂又微笑了起来:“所以,在已经清楚知道它本质和作用机理的情况下,在已经能同样感应到这种‘联系’的类神层次下,我可以暂时地顺着这个联系,离开这个‘维度’,之后再重新建立投影方式回来,你自然打不中我。”

    “不,不可能!”“神降术”是维肯的信心源泉,而“真神”水准的神降术更是如此,这怎么能不让祂双眼发红,再次变得疯狂,手中圣光继续凝聚!

    “您是一,也是万。”

    ……

    “是刹那,也是永恒。”

    ……

    “是创造者,也是主宰者。”

    ……

    一道道“神降术”打出,可路西恩的身影却忽隐忽现,穿过了无尽的光芒,抵达了维肯的身边。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在什么状态,也知道神降术是什么,该怎么躲避,所以是真正的类神层次,而你空有真神的力量,没有真神和类神的层次,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不懂,凭什么能打得中我?”

    路西恩的表情肃穆而怜悯,右手伸出,低沉地道,“正常情况下,真神层次的‘类似法术’是可以直接攻击高维灵魂本质的,那会让灵魂彻底消亡。”

    祂背后那片浩瀚的星空再次浮现,巨大的火球和蔚蓝的星球徐徐转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