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章 阴影

    “叫得像见到了幽灵一样。”伴随着门外一道低沉飘忽的声音响起,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头发乱糟糟的少年走了进来,他眼皮浮肿,浅蓝双眼透着血丝,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而在他的背后,一道惨白模糊的身影紧紧地贴着他,双脚远离地面,飘荡着前行,随着它的出现,整间寝室猛然变得阴冷,似乎从暮春的夜晚回到了初春的凌晨,让人不寒而栗。

    唐尼打了个寒颤,慌忙将旁边脱掉的长礼服穿上:“萨米,我天天都见到你背后的幽灵,还会怕幽灵?再说,真有什么恶灵,那帮死灵系的老师肯定笑得合不拢嘴地来捕获。”

    这就是魔法学校的坏处,已经没有了鬼魂传说的空间,不像通识学校里,经常会有类似的故事,比如某间实验室内吊死过一个女生,于是夜晚单独在那里做实验时,常常会遇到实验材料莫名丢失的事情,或者原本放的很远的急需材料会突然出现在手边。

    当然,魔法学校中也不乏传说,比如传闻那位看管解剖室的阴沉老法师会经常进行活人研究,所以才会常年居住在那里不外出,才会如此暴躁地拒绝任何人靠近他的房间。

    萨米打了一个哈欠:“那你怎么叫的如此凄惨?你可是我们年级排在前二十的好学徒啊。”

    他身后的幽灵双手忽然像橡皮筋一样伸长,一把抓起水杯和水壶,倒了满满一杯后喂到萨米嘴巴。

    “再好的学徒,面对这么多的公式、方程、概念、原理、魔法符文、法术模型,也会觉得脑袋要爆炸,哪怕现在只是最粗浅最简单的学习。”唐尼揉了揉额角,暗自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尤其那么多的理论、公式、方程、常数和模型都冠着路西恩或伊文斯的前缀,怎么不让人烦躁到想穿越到过去杀了那位阁下,避免这些折磨人的东西出现。

    想到这里,唐尼叹了口气道:“而且我没有‘清醒项链’,也没有‘精力戒指’,又不像你,天生就有一个背后灵,死灵系法术掌握得非常出色,已经被海德勒魔法学院预定,对我来说,一切只能靠自己,并且不允许失败,长久下来,总是会疲惫,会暴躁。”

    他对自己的心理状况倒是颇为了解。

    萨米低头喝了口水,再次没有形象地打了个哈欠:“你对幻术领域的心理分析掌握得真不错,这种压抑发泄出来就好了。”

    接着,他慵懒地倒在自己的床上,双眼合拢,含含糊糊地道:“背后灵很麻烦的,会汲取你的精力,会影响你的状态,会……会让女孩子不敢靠近你,若是在真理神教统治时期,我是会被直接绑上火刑架的……要不是我天生灵魂特殊,出生地点也特殊,背后灵很难在不伤害自身的情况下被除掉,我……”

    说着说着,他就睡着了,呼吸轻细,若有似无,而那背后灵则躺在他身下,紧紧地抱住他。

    唐尼看了自己的室友一眼,轻声叹了口气,你嫌弃的,我却怎么也羡慕不来,反正以后若成为正式法师,那些女魔法师才不会害怕什么背后灵。

    他听萨米提过,他原来是双胞胎,可由于身处死灵界缝隙附近,母亲身体受损,最终生下来时,其中一个婴儿已经死亡。

    定了定神,唐尼恢复了冷静,抛开《奥术基础导论》与《奥术和魔法史》的复习,专注地进行起法术模型解析的练习。

    明天,我应该也有一条“清醒项链”了!

    …………

    随着艰涩古怪的咒文响起和一点点晶莹冰冷的粉末滑落,一道缠绕着寒气的剔透射线打出,在标靶上冻出了一层厚厚的白霜,位置正好是喉咙。

    唐尼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心里悄悄感激着伊文斯阁下,自从祂初步探索出了魔法的本质,很多咒文的作用被解析了出来,于是相应简化了不少,否则自己没可能那么快打出一道“霜冻射线”。

    “好了,今天的法术练习结束。”负责实战魔法指导的老师拍了拍手,示意今天的课程结束。

    唐尼赶紧停止,将施法材料收好,与旁边迷迷糊糊仿佛永远睡不醒的萨米打了声招呼后,急匆匆就赶往学校外面的站台。

    今天是周日,下午同样没课。

    近四十分钟后,36路公共交通车抵达了凯旋大道,唐尼快步走进了“知识书店”。

    “下午好,先生。”唐尼打了声招呼,然后有点腼腆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着一双猫头鹰似眼睛,留着满脸深黄色胡子的老板哈哈笑道:“下午好,来得真准时,我已经准备好清醒项链和契约了。”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条淡金色的项链,在项链之上,镶嵌着五颗沙砾大小的淡蓝色宝石,它们散发着淡淡的清凉,仿佛里面蕴藏着一汪清泉,而彼此的位置恰好构成了一个变异的五芒星。

    “是正式魔法物品级的‘清醒项链’……”虽然还没学会鉴定术,但唐尼在学校里也上过基本的炼金物品鉴定课,如此明显的波动特征让他一眼就辨认出了这条项链的真实品阶,内心变得又激动又疑惑,伊文斯阁下曾经说过,无缘无故的馈赠绝大部分情况下都藏着阴谋,不管这阴谋是好是坏。

    老板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微笑道:“只是租给你,又不是送给你。”

    “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功利的人,我做好事就是为了得到回报,虽然现在很便宜地租给你,但将来你成为正式魔法师后,如果我有事情找你帮忙,能力范围内,你会不答应吗?我这相当于一场长期的投资,完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投资。”

    随着道路、铁轨等基础建设的完善,随着魔法汽车、魔法蒸汽列车、蒸汽巨船、飞行器和小型裂变装置推动的类似事物普及,各地物品的交流愈发便捷,银行业也蒸蒸日上,做出了不少革新。

    听到老板这样的回答,唐尼反而安心了一点,虽然还是有点疑惑他似乎颇为看好自己,但并没有太过在意,投资嘛,本来就是看眼光和人脉关系的,所以,他迅速拿起旁边的契约,仔细地看了起来。

    按照魔法学校里讲的契约要点,唐尼逐条地审核着,而这份契约很简单,完全没有分歧的地方,因此唐尼很快得到了结论,一咬牙,拿起羽毛笔签下了自己的真名。

    一点淡色的火焰冒出,将契约迅速燃烧干净,但同时拓印出了两份副本。

    “契约成立,拿走这条项链吧。”老板将项链递给了唐尼。

    唐尼根据标准流程掌控了项链之后,直接将它戴在了脖子上,顿时感觉一股凉意流遍全身,多日来的焦躁不安和压抑烦恼全都一扫而空,前所未有的清爽和舒服。

    “唐尼。”老板忽然开口道,“你在‘高等魔法学校统一入学考试’中打算报考哪所魔法学院?霍尔特?高塔?海德勒?还是其他?”

    目前整个魔法议会有九所高等魔法学校,其中霍尔特学院长于微观、元素等领域,高塔学院长于宏观领域,如星相与宇宙学等,海德勒学院则长于死灵、遗传、医疗等领域,而报考不同的学院需要加试不同的内容,所以,在“统一入学考试”前一个多月,学生们就会选择自己想要报考的学院,便于最后考试的安排。

    唐尼下意识就要回答霍尔特学院,因为这是议会的第一所高等学校,任教的奥术师实力强大,知识渊博,又长于最奇妙最涉及世界和魔法本质的微观领域,谁不向往它?

    可他看着老板猫头鹰般的眼睛时,脑海里突然想到了昨晚的痛苦感受,那一个个光是粗略了解就复杂到让人想死的方程和公式,那一个个让人头晕得想杀人的数学模型介绍,那一个个冠着路西恩或伊文斯前缀的“诅咒”,让他是发自内心的烦躁和痛恨。

    一想到将来会更深入地踏足“伊文斯领域”,他就觉得人生灰暗,看不到一点阳光。

    “我,我还没有下定决心,原本我是想报考霍尔特学院的,但其他好像也不错,我每门课程都还算擅长。”唐尼含糊地回答。

    老板笑了一声,又叹了口气:“我其实是一位魔法师,在《奥术和魔法导报》的影响下进入了魔法世界。”

    “我曾经雄心勃勃地想要在微观领域作出巨大的、让自己骄傲的成就,毕竟伊文斯阁下只是建立了框架,还有很多细节和基础没有透彻的研究,可惜,等我深入地学习和研究后才发现,在这个领域内,只有那些真正天才的奥术师才能前行,像我这种人,只能平庸地学习,连跟随都难以做到。”

    “更为可怕的是,我为了专心理论研究,彻底地忽略了魔法应用,以至于我的实力停滞不前,早早地退出了前往金字塔塔尖的队伍,只能开这么一个书店来打发时间。”

    唐尼怔了怔道:“先生,为什么不转换研究的方向呢?”

    “我正尝试往死灵方向发展,但基础不牢且思维定型,一切都非常困难。”老板没有再多说什么,示意唐尼可以离开了。

    唐尼浑浑噩噩地走在大街上,满脑子都是老板的话和自己之前的思绪,这渐渐汇成了一个念头,我不要被伊文斯阁下的光环笼罩,不要被那一个个复杂的公式和方程纠缠一生,不要每天嘴里甚至梦里念叨的都是路西恩什么什么,伊文斯什么什么……

    那,什么领域才是没有伊文斯阁下“阴影”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