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章 小意外

    连续三天的常规科目考试之后,天气难得地阴沉了下来,小雨纷飞,凉爽到略显寒冷。

    “唐尼,这几天考得怎么样?”米尔斯贵族学校的广场上,萨米一边等待着魔法师们的到来,一边询问着身旁的唐尼,之前几天,他都是提前完成了考试,不管是魔法构造学和奥术基本理论等科目,还是施法测试,都不能阻止他赶回寝室拥抱睡眠的决心。

    唐尼看着广场上的一尊尊半身石像——米尔斯贵族学校最优秀的毕业生们,试图轻松却依然透着几分紧张地道:“算是正常发挥了吧,我与其他人交流过答案,应该能达到进入海德勒魔法学院的标准,现在就看这场加试的死灵系相关内容了,你呢?”

    清晨时分,萨米精神还算不错,打了个哈欠,浑身舒畅地道:“至少没有大失水准,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他没有多问唐尼的考试情况,因为在“自然之心”学校里的时候,哪怕是死灵系相关的理论和法术解析,他都自觉比不过唐尼,仅仅由于背后幽灵的关系,在施法速度、法术效果、越阶施法和特殊能力上面比唐尼强一些。

    如同牛毛的细雨飘落,洒在广场上的学徒们身上,但他们都没有往教学楼里躲去,因为在他们被电视台、广播和报纸熏染的认知里,死灵系的法师们脾气相对更古怪,或者说更阴沉——不管是死灵之下神圣的医疗领域,还是与死灵相关的身体结构研究领域,凡是与生命、死亡、肉体、灵魂等事物打交道的领域,总会给人神秘可怕但又向往崇拜的感觉。

    “简?海因里希?亨特,女伯爵,著名数理学家,占星师……”萨米轻声念着面前半身像下刻着的字样,然后笑道,“仅仅提到数理,没有说这位女士的奥术和魔法等级,看来她的实力并不强啊,甚至可能没超过中阶,应该是一位偏重纯粹数理领域的女士。”

    “这有什么奇怪的,郎曼先生前年才成为正式魔法师,但这不妨碍他在最近十几年的数理领域排进前二十,他可是解决了伊文斯阁下提出来的好几个数理难题。”唐尼颇为崇敬地说道,“虽然郎曼先生的魔法天赋非常一般,但凭着数理领域的巨大贡献,他获得了丰厚的资源,一步一步地改造了自身,弥补了差距,我们本身的天赋比他强,又怎么能轻言放弃呢?这位女士应该也是类似的情形,而且她看起来是一位大贵族,海因里希家族的女伯爵……”

    萨米微微点头:“嗯,再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它已经拥有了非常恐怖的计算能力,给了不少魔法天赋差,但数理或理论奥术天分强的人机会,通过它的辅助,他们的缺陷被最大程度地弥补了。”

    “我也想拥有一台‘人工智能’,那能避免很多繁琐的计算……”唐尼感叹又向往地说道,“咦,亨特这个姓氏……”

    他的声音忽然变高了一点:“我记起来了!这位女士应该是阿里?亨特先生的夫人。”

    阿里?亨特,这也是一个在普通人和魔法学徒中颇为励志的名字,他同样的魔法天赋不好,且数理和理论奥术的研究也谈不上多么出众,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一位一阶奥术师、二环魔法师。

    但他却在人工智能最初发展时,凭借敏锐的直觉,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来还得到了部分狼人的强力支持,成为了他们的代言人,将自家的小公司扩展到了魔法通信器、有线电话、广播、卫星应用、狼人保安、佣兵派遣等领域,属于整个霍尔姆帝国都能排在前列的大富豪。

    最让人羡慕的是,他之后还与海因里希公爵家的简小姐结婚,一下摆脱了暴发户的形象,从此有了大贵族的支持,不再单纯地依靠狼人一族。

    这对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最向往的人生模板——伊文斯阁下的经历虽然更夸张,更传奇,更让人瞩目和膜拜,但也太夸张,太传奇,太匪夷所思了!任何人听到之后,稍微衡量一下自己,都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办到,反倒是阿里的经历,似乎更多的是依靠运气和时代洪流带来的机遇,自己未必没有这么一天。

    到时候,凭借金钱带来的资源,自己也能掌握神奇的魔法力量了!

    “哇噢,原来是她,其实能有雕像在这里的,都不会差到哪里去。”萨米语气夸张地感叹了一声,然后他看了看魔法实验塔上的挂钟,疑惑地道,“快八点了,为什么还不开始?”

    唐尼同样觉得古怪,高等魔法学校统一入学考试是在霍尔姆皇室、内阁、魔法议会“奥术和魔法教育委员会”共同关注下进行的严肃考核,应该不至于出现大的意外。

    这时,教学楼里飞出来十几位神情阴沉的魔法师,他们有的穿着霍尔姆风格的紧身西服或长礼服,有的则拖着长长的古典魔法袍。

    “终于来了。”唐尼松了口气。

    领头那位穿着黑色长礼服的魔法师声音不大却响在每个人耳边地道:“考试序号最后一位是偶数的跟随我左边的法师离开,先进行灵魂、幽灵、鬼魂等领域的加试,奇数的跟着我右边的法师,进行身体结构、尸体组合、亡灵唤起等领域的加试,下午再互相换过来,你们不要想着向对方打听考试的内容,因为上午和下午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唐尼拍了拍萨米的肩膀:“我先走了。”

    他清楚萨米的尾号是偶数,而自己的是奇数。

    “你一定能成功的!”萨米一贯迷迷糊糊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灿烂笑容,同时右手握拳下挥。

    唐尼也笑着挥了挥拳头回应。

    穿过第一栋教学楼后,一位位魔法师不断地带着不同尾号的学徒们离开,所以人流越来越稀疏,到了最后,唐尼甚至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安静,似乎能听得见树荫里的小鸟在欢快地歌唱。

    突然,他看到前面一座仿佛是魔法塔的建筑物前方,围着一群穿着深黑色制式大衣的人,他们正用炼金屏障封锁着四周。

    “格兰陵街的人?”唐尼心脏的跳动加快了一拍,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格兰陵街是霍尔姆帝国警察厅的总部,在一般人口中代指警察。

    然后,他看到两位胸口戴着黑色权杖徽章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议会惩戒部的法师?居然出动了他们?”唐尼的瞳孔略微收缩,这可是负责魔法师内部惩戒和调查的部门。

    前方的那位死灵法师带着学徒们往旁边靠了靠,让两位惩戒部的法师先行通过。

    “……死因是心脏骤停,死者本身有着较为严重的心脏问题……”一位棕黄色头发的惩戒部法师一边走一边与同伴交流。

    他的同伴轻轻颔首道:“应该是玩虚拟冒险时刺激太过,幻术引发了大量的激素分泌,造成了死者隐藏的心脏问题突发,想不到海蒂女士的人工智能和幻术结合后,还能让人这样死亡,哎,事务委员会和魔法研究委员会有借口中止类似的项目了。”

    “哼,自己身体是什么状况都不清楚,死了也是活该……”

    听着两位惩戒部法师随口的交流,唐尼浮想联翩了起来:“基于‘人工智能’的游戏?‘奥秘之声’和电视节目都提过,但居然能让一位至少正式法师级的强者死亡,还真是意想不到……”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作为一名熟读众多传奇故事,酷爱探索冒险类节目的少年,唐尼是标准的“阴谋论”者。

    不过这小小的意外并没有纠缠唐尼多久,因为死灵系的加试马上就要开始了,其他事情都得抛到一边。

    一行人进入了一座阴凉森冷的魔法塔,这时,从侧门走过来了一位步伐优雅的黑发少女。

    “真漂亮啊……”唐尼虽然担心着考试,但还是忍不住被这少女的容光震慑,她留着一头短发,可却难以掩饰她的清纯绝美,鼻梁小巧,嘴唇微嘟,气质更是温文尔雅,让人移不开眼睛。

    忽然,这少女迷糊朦胧的银紫色眼眸一下变得锐利,凡是被她注视到的人,都下意识避开了视线,同时,她穿着简单的黑色西服、长裤,打着同色领结……咦,为什么是男士的打扮?等等,她有喉结!不对,应该是他!

    轰!

    唐尼只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这比自己见过的所有女士都漂亮的“少女”居然是男的!

    咳嗽声接连不断响起,不少学徒被口水给噎到了。

    “根据自己的考试序号进入自己的考试房间。”那位头发略微花白的死灵法师淡淡地开口了,“考试内容:先辨识房间内的材料分别来自于哪种魔法生物,是哪个部分,然后设计并炼制一具缝合尸,材料可以不用完,但不能私自带走。”

    唐尼打了个寒颤,从刚才的沮丧之中摆脱,迅速找到了自己的“实验室”,而那位少年恰好在他旁边的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