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卡尔”

第七章 “卡尔”

    咚咚咚,在唐尼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卡尔”的“自我介绍”,让两人同时将目光转移到了门边。

    只见那扇由于墙壁连锁垮塌而半敞开的摇摇欲坠房门前,穿着古典魔法长袍的监考死灵法师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唐尼脸部的肌肉依旧麻痹,可内心却忍不住腹诽道,作为负责这个魔法塔纪律和安全的法师,你居然等到危险解除了才赶到!难道真像“天空电视台”、“伦塔特电视台”的连续剧一样,警察或者骑士团总是会迟到?

    花白头发的死灵法师手中拿着一个封面为黑色的笔记本,目光淡漠地扫过两人,扫到那支离破碎的怪物和缝合尸之上,一边记录一边念出声:“变异的缝合尸,以大部分低阶的材料炼制出了接近大骑士水准的缝合尸,超过了历年最好水准,但炼制的缝合尸不受控制,必须扣掉相应分数。”

    “普通缝合尸,可充分发挥了‘木乃伊手臂’的能力,实力相当于一位正式骑士,能够抵挡变异的缝合尸两次,对魔法学徒来说,这是不可多得的成品,而且这具缝合尸完全处在炼制者绝对控制之下……”

    唐尼听得目瞪口呆,他刚才是一直旁观了事故?可为什么不出手?对“卡尔”有信心?或者趁机鉴定我们的缝合尸水准?

    “这么说,我们的加试没有问题了?”原名布莱兹,但自己称呼自己为卡尔的少年,神情温文中带着几分喜悦地问道,“其实,我在炼制的时候加入了‘最初之躯’的部分概念,想要让普通的缝合尸也能体现出相关的思路,将飞行的能力融合进去,可在实际操作之中……”

    他絮絮叨叨地解释着自己的炼制思路,听得唐尼嘴角抽搐,你不说自己原本的想法,那现在就是成功的变异缝合尸,绝对能通过考核,可按照你真正的打算和实验计划,这就是实验事故啊,不仅没有飞行的能力,反而成了死亡与怪力结合的奇异产物!这种事情能随便乱说吗?

    门口的死灵法师有一双琥珀色略显浑浊的眼睛,此时他垂下了眼帘,挡住了瞳孔,继续波澜不惊地说道:“能够炼制出这两具缝合尸,说明你们对材料的辨识没有任何问题。”

    唐尼这才惊醒,自己写下辨识结果的羊皮纸已经在怪物的死亡光环下腐朽成灰,还好老师认可了自己的缝合尸并反向判断出了辨识结果。

    “你们具体的成绩将和基础科目一起公布,到时候自己查询。”死灵法师收起笔记本,毫不理睬卡尔依旧想要分享自己炼制思路的举动,转身往外走去,忽然,他脚步顿了顿道:“关键时刻喊‘救命’确实比自己毫无希望的反抗有用多了……”

    刷的一下,唐尼的脸就红了,刚才自己的喊声真是要多凄厉有多凄厉,比通识学校里被鬼魂吓到的女生还要尖锐,亏自己平时自诩为沉稳坚毅。

    不过这血液的上涌也化解了他周身的麻痹,让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诶,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光顾着自我介绍了,忘了扶你起来,怎么样?没受伤吧?动一动手脚,晃一晃身体,看看有没有隐藏的问题。”卡尔银紫色的双眸褪去了锐利,宛如一汪安静的湖水在轻轻荡漾,荡起了粼粼波光,荡起了温文恬静,看得唐尼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实在太美了,还是只听声音好了,否则自己会忍不住诅咒这个世界的。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冲击,可我之前观察过变异的缝合尸,除了死亡震慑,应该不具备精神上的影响,难道还有我没看出来的问题,呃……”卡尔忽然醒悟了什么般,挠了挠后脑勺,“哈哈”笑道,“应该只是惊吓到了,对了,刚才我的自我介绍被监考老师打断了,我叫布莱兹,这是我父亲取的名字,在通用语里面是‘快乐的人’的意思,但我更喜欢……”

    唐尼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卡尔,嗯,我知道你喜欢别人这么称呼你。”

    “非常好!你是第一位这么快就接受我新名字的人。”卡尔笑得眯起了眼睛,嘴角大幅度翘起,“我目前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的魔法袍,应该是‘自然之心’的学生吧?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精灵?上次我去斯特鲁普森林做客的时候,精灵长老就告诉我,现在越来越多的精灵喜欢上了我们人类的生活,也愿意寻求社会发展与自然保护和谐共存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我,我叫唐尼。”唐尼听着那磁性的男士嗓音,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女士,不,同学,你要是不说话就好了,你安静站在那里的时候,真是一道恬静动人的风景啊,“我们已经考完,按照规定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卡尔恍然大悟地拍了拍手掌:“对啊,我们边走边聊,唐尼,你炼制的缝合尸很不错,可少了更高层次的理论指导,比如我就是用的‘最初之躯’的概念……”

    “什么是‘最初之躯’?”唐尼半是好奇,半是阻止卡尔滔滔不绝说下去地问道。

    “‘最初之躯’来源于古代美什凯特帝国的‘最初者’概念和‘生命返源’仪式,他们认为……”卡尔条理清楚地将最初之躯的起源、理论、发展和衍变统统概述了一遍,直到两人走出魔法塔,他都没有停止,而且看起来乐在其中,“比如‘亡魂主宰’阁下之所以能成为传奇巅峰,就是靠着完善和炼制‘最初之躯’成功……”

    这种事情,“奥秘之声”和电视台可不会提,魔法学校里的老师也根本接触不到,所以唐尼虽然听得头晕脑胀,可还是兴致勃勃,只是暗中嘀咕,如果卡尔能够简短描述就好了,当然,他的声音要是清澈如同泉水那就更美好了。

    突然,他怔了一怔,这种秘闻,哪里是普通的魔法学徒能够知晓的?卡尔,卡尔难道是之前那位乘坐大型飞行器到来的大人物?是“真理之剑”骑士团“守护者”小队保护的对象?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左顾右盼,仿佛两旁的行道树背后就藏着“守护者”小队的骑士,他们的高斯步枪一直对准着自己。

    这么想着,他额头瞬间泌出了冷汗,直觉背后凉风飕飕。

    “唐尼,你听懂了吗?”卡尔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唐尼身体一颤,结巴地道:“什,什么吗?”

    “啊,你没听明白?那我再说一遍。”卡尔一点也没有恼怒,反而愈发振奋,似乎要详细地讲解一下。

    唐尼脑袋发胀,打断了卡尔的话:“我大概了解了。”

    “哦。”卡尔有些不开心地停止了讲述,脸色略沉,温文恬静没有威慑力的容颜不自觉透露出了几分威严。

    这让唐尼的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完了,自己会不会被高斯步枪集火?还能不能有尸体大概完整地保存下来?

    “其,其实,你更适合骑士之路,我觉得你的力气可以媲美大骑士了。”唐尼结结巴巴地转移着话题,而他内心更想说的是,可以媲美巨龙。

    卡尔讪讪笑道:“我的力气只是一般。”

    他随意挥舞了一下右手,啪一声打中了旁边类似梧桐的行道树。

    喀嚓,行道树直接从中断成了两截,向着后方倒去,看得唐尼嘴巴半张,完全合不拢。

    “哈哈,我只是演示一下我最强的力量,你看,只是能打断一颗普通的树木而已。”卡尔“哈哈”大笑,右手拍了拍唐尼的肩膀。

    唐尼只觉内脏翻滚,好悬没有踉跄倒地。

    卡尔见状,立刻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道:“骑士的道路最终也会回到对本质,对自身的探索之上,所以,奥术和魔法才是最重要的事物,而且我报考海德勒魔法学院,也是为了从最基本的‘基因’层面改变自身的容貌,呃,‘基因’是《生命是什么》这部手稿里面提出的概念,你看过这部手稿没有?它非常出色地用微观领域的……”

    唐尼的脸部肌肉微微抽动,我还没问,你自己就全部说出来了,不过为了防止卡尔将话题扯到更加遥远的地方,他赶紧说道:“改变容貌?我记得很多魔法药剂都能完成这个目标,你,应该,不会买不起永久改变型的药剂吧?”

    “其实,你不觉得我长得不错吗?”卡尔微微笑道,可落在唐尼眼中却嫣然如鲜花盛放,让他呆呆地点了点头。

    卡尔自顾自地继续说道:“那种永久改变型的药剂改动幅度很大,会破坏我现在的完美长相,我需要的仅仅是让我的容貌更男性化一点,而非从根本上改变,到时候,我一定会非常俊美,非常男子汉!哎,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心愿,谁叫我母亲怀我的时候很想要一个女孩子……”

    “这和你母亲的心愿有什么关系?”唐尼的紧张已经消退了不少,因为他发现和卡尔呆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基本上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说,只需要点头附和听他讲话就行了,而他几乎什么都会讲,充分地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真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啊!

    卡尔奇怪地看了唐尼一眼:“意志与精神力一样,可以作用于底层物质,改变遗传……”

    他大有继续给唐尼上课的意思。

    “那得多么恐怖的意志啊……”唐尼脱口而出。

    卡尔愣了愣,哈哈干笑了两声:“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海德勒魔法学院见,你一定能考进去的,我从你炼制缝合尸的能力就能判断……”

    一连串的话语后,卡尔说走就走,留下唐尼原地发呆:

    “真是一位很好相处很纯真开朗的少年。”

    “对了,他说变异的缝合尸除了死亡震慑,应该不具备精神上的影响?他是什么时候观察的?”

    唐尼突然就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

    一颗行道树浓密的树冠里,一位骑士收起了高斯步枪,摸了摸自己耳朵里的炼金物品,低声道:“暗中调查他的资料,不能有一丝遗漏,防止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