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九章 密密麻麻的网

第九章 密密麻麻的网

    应用型魔法书?

    这怎么可能摆在书店里公开销售?

    唐尼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它是那么的激烈,那么的疯狂,按照魔法议会的规定,除了去魔法学院、奥术图书馆等地方兑换外,只有两条途径才可以获得超过自己等级和水准的应用型知识,一是自己冒险获得或家族传承,二是成为某位魔法师的私人学生,得到他的教导,从来没有普通书店可以公开销售魔法书!

    这是议会对魔法的控制性措施,以维持安全有序的社会,得到了贵族们的热烈赞同和积极配合。

    “如果,如果我能提前解析出一个一环法术,或直接成为正式魔法师,那我在海德勒学院的前景将更加光明……”唐尼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他没有出身在魔法世家,也没有得到过奇遇,全靠自己努力学习、解析和练习,才有了今天的实力,比其他资源丰厚的同学差了不少,但他相信凭借自己扎实的基础,不难解析出正式魔法。

    唐尼的目光悄悄地望向书店门口的柜台,发现老板多罗斯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节目,于是,他的心跳更快了,仿佛连附近几位打算购买图书的客人也能听到。

    “以我的记忆力,一分钟的时间可以完整地记下一个模型……”唐尼的指尖缓缓触摸到了书脊。

    这本魔法书的封面用纸非常特殊,给人异常冰冷又略微麻痹的触感,如同一道被冻结了的闪电。

    这样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唐尼略微发愣,然后,他的鼻孔里喷出了粗气。

    接着。他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就像要砍掉自己手臂般猛地缩回了手。

    再等三个月不到,我就能在海德勒魔法学院光明正大地学习一环魔法和相应的应用知识了,何必现在偷偷摸摸、畏畏缩缩地翻阅?

    如果被捉到。可是会被投入禁魔监狱,未来全毁的?

    得到的利益和冒的风险完全不成正比,难道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唐尼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是被欲望冲晕了头,什么《死亡古卷》,在当前议会说不定仅仅是具备研究价值的古典著作!

    毕竟议会成立以来,魔法的发展是一日千里——过去五十年最为明显。早就将古代魔法帝国的绝大部分成果变成了“古董”,价值大幅度缩水,基本不会再发生谁奇遇得到了古代魔法书籍,然后以此为底牌,战胜了一位又一位当代魔法师的事情了。

    摆脱了欲望的冲击后,唐尼下意识用右手抹了一下额头。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他愕然抬头,才发现自己右手正拿着擦书架和书籍的抹布。

    “就像中了混乱术一样……”唐尼自嘲地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死亡古卷》,表情之中透出明显的迟疑,将应用型魔法书摆在书店里公开销售好像是违背议会规程和帝国法律的,自己要怎么做?

    报告惩戒部或警察厅?

    也许不是应用型魔法书呢?

    唐尼犹豫了半天。咬了咬牙,拿着抹布就走向了老板多罗斯,一边走,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书店里的几位客人,一旦他们靠近《死亡古卷》的那排书架,就立刻找借口阻止,要是这件事情被别人捅出去,自己也会受到牵连的,知情不报同样也是犯罪,好在那几位客人都对那排书架视而不见。没有谁过去翻看图书,这让唐尼悄悄松了口气。

    “老板。”唐尼小声地在多罗斯旁边说道。

    多罗斯面无表情地回过头:“什么事?”

    “那排书架上有一本《死亡古卷》,是不是您遗忘在上面的?”唐尼心中已经揣摩了好几遍这句话的语气,可说出来时一样的干瘪呆板。

    多罗斯的表情忽然变得生动,似笑非笑地道:“对。那是我一次冒险的收获,昨晚改动书架布置时忘在了上面,唐尼,谢谢你的提醒,我马上将它收起来。”

    唐尼见多罗斯顺着自己找的借口就解决了这件事情,没有矢口否认,将《死亡古卷》描述成历史著作或奇闻异录,心中是长长地舒了口气,如此一来,老板也不会顾及自己知道太多而暗中灭口了——最近不少舞台剧改编的电视剧里都有类似的情节,不得不防。

    多罗斯慢悠悠地起身,到书架前抽出《死亡古卷》,放到了柜台之上,和蔼地笑道:“快中午了,去解决你的午餐吧,我可不会为你提供免费食物和住宿的,当然,你这次的提醒值得我月底给你一点报酬。”

    “我应该做的,不,不用了!”唐尼慌忙摆手,但多罗斯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只能走出书店,去凯旋广场附近的小巷子里寻找便宜的午餐。

    多罗斯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广场上的人潮里,右手轻轻抚摸起《死亡古卷》,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那本《死亡古卷》在多罗斯抚摸之下忽然泛起了一阵冰冷又邪异的微弱光芒。

    知识书店里的一位客人按了按自己的软帽,瞟了多罗斯一眼,缓步走出了大门。

    …………

    不到傍晚,唐尼就请假从“知识书店”离开了,因为他打算去邮局给家里人寄信。

    虽然发展到现在,有线电话和电报已经在大城市内基本普及开,但唐尼的家在小镇,且并不富裕,还是只能依靠便宜的邮政渠道。

    考虑到家人识字不多——基本都是他自己教的,唐尼的信很简单,只是大概报备了一下考试的情况,报考的魔法学院,这几个月的安排,以及问候家中的情况,所以交给邮局的工作人员时,并不需要贴额外的超重邮票。

    “大概几天能到,什么时候可以收到回信?”唐尼这几年寄信不多。每次时间都不同,因此忍不住问了一句。

    工作人员没有笑容地看了看信封的地址:“正常是五天,至于什么时候有回信,那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得了。”

    虽然是挖苦,但唐尼还是失笑了一声。难得遇到这么幽默的市政工作人员,这秃顶的大叔可比他外表有趣多了。

    等到唐尼离开,秃顶的工作人员突然拿起唐尼的信就往后面走去,他走开不久,一位中年男子就揉着肚子走了回来,边走边嘟囔道:“怎么会一下吃坏肚子?哎呀。不行,还得去!等等找人帮我顶一下!”

    邮局后方的仓储室里,秃顶男子右手在信封上轻轻一抹,严密粘合的开口就自然分开,露出了里面的信纸。

    “……没什么特别的内容……”秃头男子展开信,自言自语了一句。同时在一个小本子上快速地记录着什么。

    记录完,他重新叠好信,将开口毫无破绽地粘上,然后随手拿出一枚印章,盖在开口处。

    …………

    靠近斯特鲁普森林的一座小镇里。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一位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正在忙碌地准备着晚餐。

    “邮差,你们家的信。”陌生的男性声音传来。

    少女愣了一下。看了看窗外,见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到处都是人,于是放下了担心,打开了大门:“我家的信?哪里寄来的?”

    “伦塔特。”这邮差是一位平平无奇,让人根本记不住他容貌的男子。

    “伦塔特?哥哥的信!”少女振奋了起来,接过信就当场拆开。

    邮差没有阻止她,而是悄悄地打量起房间,一只甲虫从他裤管里爬了出来,爬进了木地板缝隙。

    …………

    镇长家。

    一位陌生人正目光严肃地看着对面的老者:“我需要查阅整个镇的镇民资料。”

    “是。先生。”老镇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认得身份证明和纹章。

    …………

    伦塔特市政厅。

    几位工作人员正毕恭毕敬地站在一位地位显赫的大人物面前。

    “我需要整个伦塔特的书店资料。”这位在帝国某部门身居高位的大人物表情严肃地说道。

    “是,大人。”工作人员们齐声回答。

    …………

    天空之城,阿林厄魔法塔。

    “下午好,委员先生。”看守魔法师资料馆的奥术师起身行礼道。因为来者是胸口戴着黑色火焰纹章的事务委员会委员。

    “依据我的权限,调阅多罗斯的资料……”这位事务委员语气平淡地说道。

    “是,委员先生。”

    …………

    一座灯光昏暗的宫殿里。

    “殿下,唐尼的信……”

    “殿下,来自皮科小镇的资料……”

    “殿下,知识书店在市政厅的备案资料……”

    “殿下,多罗斯的资料……”

    一份份资料摆到了红木书桌之上,五只修长白皙却不显女气的手指在资料上面轻轻敲动着,优雅从容又富有节奏韵律,就像在弹奏一曲沉凝的音乐。

    “出身贫寒,天赋一般,不算开朗,但性格坚毅,能发奋努力,而且品格还算端正,没有被多罗斯的《死亡古卷》诱惑……”随着手指的敲动,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自言自语般响起,声音里有着一种奇特的温和,从容而淡定。

    “家庭背景没有问题,父亲是杂货铺老板,母亲帮忙维持,妹妹没有读书……亲戚,邻居,朋友,暂时也找不到问题……”

    “多罗斯,别以为我查不出你背后是谁,嘿,你做其他事情,我懒得管,但你要是超过了界限,被贪婪迷惑……”五根手指握成了拳头,轻轻捶了一下资料。

    宫殿里,滴答滴答的奇怪秒针走动声悠扬地回荡着,而红木书桌背后是一张侧着的靠背椅,椅子上坐着一名左手摩挲着下巴的黑发男性。

    昏黄的灯光里,他的轮廓依然深刻无比,眉毛浓密修长,斜斜插入鬓角,将一双黑色的瞳孔衬托得锐利却深邃,同时,他的一双长腿慵懒没有形象地往前伸着,即使没有站起来,也能想象得到他的身高。

    他将资料推到一边,拉开了抽屉,看着里面的信纸,表情顿时变得似恼非恼。

    信纸上写着:

    “路小恩,保护好路小西,爱你们的父亲和母亲。”

    “为什么温和优雅的父亲大人总是喜欢用古怪又奇特的拼音法给我们起这种莫名其妙的小名还一直叫着!”这年轻男子没有一点停顿地喷出了一大堆话,不复之前的沉稳从容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