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七章 一场诡异的“冒险”

第十七章 一场诡异的“冒险”

    萨米全身的关节仿佛都生锈僵硬了,姿势古怪异常,可他的速度却并不慢,很快就走到了门边,拉开了寝室的大门,步入了外面只余下昏黄路灯的走廊里。

    “跟过去看看。”卡尔重复了一遍,接着像一只黑色猎豹般敏捷却安静地缀在了萨米后面。

    唐尼脑海里无数想法翻滚,初次遭遇这种情况的他一时理不出头绪,可又放心不下朋友只好跟在卡尔旁边,远远地吊着萨米。

    走了几十秒,双眼紧闭的萨米钻入了楼梯间,半跳跃地往楼下走去,可他跳动之中,却悄无声息,仿佛每一阶楼梯都变得松软无比。

    这样的诡异配上楼梯间光芒黯淡的阴森景象,让唐尼寒毛竖起,低声对卡尔说道:“他好像没有意识,只懂得本能地前行,否则他会选择升降梯的。”

    他们的寝室在“生命之塔”第二层,有升降梯直通大厅、地下室和其他楼层,所以,楼梯间很少被使用,以至于魔法吊灯毁坏了不少也没人管。

    卡尔看了看绕过楼梯拐角的萨米,声音忽然在唐尼心中响起:“或许是不愿意选择升降梯……”

    唐尼吓了一跳,这声音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可以直接心灵通话,不用说出口……”卡尔再次说道。

    唐尼愕然想道,这就是他身上某件饰品的效果?不愧是有大背景的少年啊!

    突然,他愣了愣:“不愿意选择?你的意思是萨米被人操纵了?”

    “也不一定,或许是什么在召唤他,也或许像你所说,只是本能的行动。”卡尔眼睛微微眯起,蹑手蹑脚地走着。

    楼梯间里,两盏魔法吊灯坏掉了一个半,光线忽明忽暗,分外有恐怖的感觉,唐尼凝重又慌乱地道:“那我们赶紧禀报老师。让他们这些正式魔法师来处理。”

    他指的是“生命之塔”的看守法师。

    光影变化之中,卡尔白皙精致的脸庞染上了一丝阴森:“不用,如果萨米只是由幽灵引起的特殊梦游,那我们自己就可以应付了,叫老师来反而会‘吓’到他,而他若是真的被人操纵着,这里可是海德勒魔法学院,到处都在迷锁的控制之下,只要出现法术波动或其他动静,迷锁立刻就会有感应。到时候。看守迷锁中枢的高阶法师肯定来得及阻止。”

    经过多年的发展。死灵系医疗领域已经对疾病有了一套完整的分类方法,并命名了以前不少被诡异色彩笼罩的普通病症。

    他转头看向唐尼,银紫的双眸透着点紧张,又带着点兴奋、好奇和跃跃欲试:“你不想在没什么危险的情况下经历一场冒险吗?不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处理这件事情吗?也许萨米最后去的地方。藏着丰厚的宝藏,藏着足以支配一个国家的力量……”

    磁性的嗓音不断在唐尼心中回荡,虽然这话语不够精简,但却仿佛蕴含着某种让人难以抗拒难以反驳的力量,成功地激发了唐尼心中的*,让他下意识点了点头,与卡尔一起亦步亦趋地前行。

    被什么召唤着?

    难道与我一样?

    唐尼略微迷糊地想着,似乎被卡尔支配了一样,一起走出了“生命之塔”。

    虽然死灵界里没有白天和晚上的区别。永远是单调的黑白灰色,可在海德勒魔法学院的迷锁里,却有着明暗不同的变化,方便还没有成为正式法师的学徒顺利入睡,所以。走出“生命之塔”后,唐尼只觉四周安静而黑暗,到处都是庞大魔法塔的底部,而若抬头望天,则会看到蜘蛛网似的天桥和一片死寂的“天空”,没有银月,也没有星星。

    夜晚的学院似乎格外阴冷,微风吹过,唐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四下张望,没见到一个活物的影子。

    “别跟丢了。”卡尔提醒了他一句。

    唐尼颇为害怕和紧张地点了点头,分明听出卡尔的声音里藏着一丝兴奋。

    这样的安静阴冷和黑暗森然之中,三人绕过了一座座魔法塔,一前两后地靠近了学院的正门。

    整个海德勒学院就如同一座魔法塔组成的城市,外围是高大的、坚固的、绵长的城墙,所谓大门则是几十米高、十来米宽的灰白色光幕,上面流淌着一个个奇异的魔法花纹,弥漫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看到双眼紧闭、脸部肌肉扭曲的萨米停在了正门前,唐尼在心灵通话中半是松气半是疑惑地道:“难道萨米想到学院外面去?”

    “大概,可能,也许,反正我们一直跟着,肯定会发现有趣的事情,我给你讲啊,有一次,我拉着我哥哥半夜去一座古墓……”卡尔的声音愈发振奋,不过他东拉西扯般的讲述没有分散他的精力,依然目光专注地盯着萨米。

    唐尼奇怪地道:“萨米出不去啊,正门已经关闭,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我们还是想办法唤醒他吧?或者等他自己回寝室?”

    话音刚落,他的眼珠就鼓了出来,只见萨米伸出右手,轻轻按在了正门光幕之上,接着,以他的手掌为中心,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将他整个人吞噬。

    “出,出,出去了……”唐尼结结巴巴地说道,迷锁的防御效果呢?看守中枢的高阶导师呢?

    “快跟上,要不然就过不去了!”卡尔才没有管他,一把拉住他的右手,魔法蒸汽列车般冲向了那缓缓缩小的漩涡。

    唐尼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身不由己就“飞”向了正门,就像小时候被一头公牛给甩飞了一样。

    他的力气比我想象得还大!

    阴冷浸湿的感觉传来,唐尼眼前的色彩全部褪去,只有黑色、白色和雾蒙蒙的灰色描绘着一切。

    他的瞳孔里映照出了一座座坟墓,墓穴前的黑色墓碑全部斜斜插着。

    快来!

    快来!

    快来!

    唐尼的心脏突然咚咚咚的跳动,再次有了之前几次噩梦中的被召唤感,脚步无法控制地移动着,跟随前面的萨米向着“永眠墓地”中央走去。

    危险!那里是“生命返源仪式”的核心,肯定很危险!

    我们已经出了正门,进入了死灵界,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导师们可来不及救援!

    不行,不能再跟下去!

    唐尼求生的本能让他迅速做出了决断,大声喊了起来,试图引起学院的注意。

    可是,他的呼唤却没有激起哪怕一点声音,四周依然死寂般凝固。

    这里是死灵界,这里是传奇以下无法发出声音的死灵界!

    他想要施展法术,制造大的动静,可在那种召唤之下,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力。只能惊恐地听着心跳声越来越快。看着脚步越来越不受控制地前行。感受着内心的*越来越强烈。

    “卡尔,前面很危险,快找导师。”他试图通过心灵交流提醒卡尔。

    卡尔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满不在乎地笑道:“怕什么。‘永眠墓地’是迷锁的组成部分……”

    唐尼一遍遍地讲着自己梦中的遭遇,但卡尔却依然没有一点紧张,继续跟着萨米前行。

    直到那座“熟悉”的巨型坟墓出现在了唐尼眼中,他才绝望地放弃了劝说,顺从着那种召唤和内心的*,与卡尔一起往前。

    前面的萨米毫无停顿,直接进入了半掩着大门的墓穴,卡尔则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同样跟了过去。

    墓门。甬道,地砖……与唐尼“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可刚刚拐角,他却吓了一跳,只见一队缠着“灰白”布条的木乃伊迎面走了过来!

    之前噩梦里可没有守卫的!

    唐尼的心脏激烈得快从胸腔里跳了出去。绝望之感油然而生,要知道,最差的木乃伊也有正式骑士的水准,而眼前的木乃伊气息恐怖,“布条”浸满了油脂,显然不是一般的木乃伊。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退,一下感觉到了卡尔的存在,只见他银紫的双眸变得锐利,表情异常凝重。

    对啊,他有巨龙般的力量和强大的饰品,应该可以挡住木乃伊吧?

    可那队木乃伊却对他们不闻不问,直接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没有丝毫动作。

    “怎么会这样?”唐尼疑惑地自语着,刚才的危险让他集中了精神,准备好了法术,差点就抢先对木乃伊发动了攻击,谁知道,木乃伊却似乎没有看到自己两人!

    “很奇怪。”卡尔难得地言简意赅。

    “对啊,很奇怪,你们什么时候也有被人忽视的天赋了?”公鸭子般的嗓音猛然响起。

    “谁!”唐尼再次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自己背后还有一个人?

    胖子无奈地道:“我和你们一起来的……”

    唐尼拿出随手携带的笔记本,翻了翻上面的记载(凡是遇到自来熟的胖子,就将他视为室友琼斯),苦笑道:“下次不要再这样没有动静地跟着。”

    “我没有啊……”胖子很委屈。

    “走吧。”卡尔声音里的紧张更加明显了,可兴奋之情同样如此。

    顺着甬道,他们继续前行,一路之上,遇到了漂浮的幽魂,遇到了眼睛里有苍白火焰跳动的龙巫妖,遇到了无数肉块拼成的奇怪不死生物,可它们却全部对唐尼等人视而不见,仿佛双方处在不同的世界!

    前方就是主墓室了,唐尼奇怪地想着,进去之后,难道真的有那恐怖的不死生物,由无数智慧生命组成的不死生物?它也同样无法看到自己等人?

    到了这个阶段,他已经无法控制自身的“被召唤感”,而卡尔和琼斯也似乎被好奇压过了警惕。

    推开主墓室的门,唐尼的瞳孔猛然收缩,因为萨米正站在那具漆黑的庞大棺柩前方,直面着自己等人,双眼紧闭,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

    “萨米!”唐尼脱口而出,可声音却无法响起。

    忽然,萨米背后棺柩的盖子一下翻开,黑气升腾,那噩梦中的恐怖不死生物再次出现在了唐尼眼中。

    比巨人更高大,比缝合尸更诡秘,比死灵界更纯粹……这不死生物的眼睛猛然睁开,暗红的火焰跳跃了出来,浓郁的死亡降临世间。

    唐尼全身冰冷,身体麻痹,直觉地感应到身边的卡尔和琼斯同样如此,而萨米却似乎不受影响,扑向了棺柩里面。

    墓室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棺柩下方出现了一个看不到底部的漆黑深渊,里面仿佛藏着什么不可名状的事物,藏着什么难以触摸的东西。

    漆黑不断地鼓胀着,而上方的棺柩和不死生物却牢牢地压着它。

    那里有什么?

    唐尼的意识渐渐模糊。

    啊!

    唐尼翻身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地看向四周,还好,还在寝室里!还好,好在只是一场梦!

    但他的呼吸突然止住了,因为他发现萨米、卡尔和琼斯全部与自己一样,呼吸急促,满头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