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八章 卡尔的主意

第十八章 卡尔的主意

    不会这么巧合吧?唐尼只觉莫名的诡异和恐惧就像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心脏,造成了呼吸困难。

    “你们,也,做噩梦了?”他惴惴不安地开口询问道,即使努力想要让声音平稳正常,可出口之后,还是如同夜晚的烟雾,不断地飘散。

    “是的。”卡尔最先调整好了呼吸,回答了唐尼的问题,接着他那双剔透漂亮的银紫双眸环视了萨米等人一眼,颇有威严地道,“我梦到萨米被自己的幽灵附体,失去了意识,走到‘永眠墓地’中央,而我和唐尼、琼斯为了找到原因,跟着他……”

    “我也一样!”卡尔的话尚未说完,唐尼和琼斯就同时脱口而出,表情和眼神惊骇无比,寝室里面的几个人竟然做了同一个噩梦?

    这太诡异了吧?

    是不是真的有幽魂在寝室徘徊,暗中影响了大家?或者集体中了诅咒?

    唐尼艰难地吞咽着唾沫,额头的冷汗聚集了起来,一滴滴地滑过脸庞,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和害怕。

    “你们都一样?跟着萨米进了墓室,看到了‘最初之躯’,发现它下面封印着某样事物?”卡尔的尾音有点拔高,似乎同样的吃惊和害怕,但又隐隐透着兴奋。

    琼斯语气茫然地道:“嗯,我们通过墓室甬道时,木乃伊、龙巫妖、幽魂等不死生物还对我们视而不见,原来是因为在做梦……我就说。不可能大家都有我这样的‘隐蔽’天赋,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会被注意到,影响到,与你们做了一样的梦……”

    惊恐骇然之间,他不断地喃喃自语着,似乎不太相信没有存在感的自己也会卷入这场诡异的事情,这个时候的他,才真切地表现出了十七八岁少年的心性。

    越听。唐尼越是肯定。大家果然做了一样的噩梦,而且还是不同视角的噩梦,或者可以这么说,自己等人就像被操纵着完成了一幕歌剧。

    这种诡异的事情怎么会发生!

    “萨米你呢?你梦到了什么?”卡尔跳下床。目光炯炯地看着萨米。他穿着单薄的衬衣。背挺得笔直。

    萨米坐在床上,背后的幽灵仿佛失去了活力,懒洋洋地晃荡着。他一直没有开口,似乎还沉浸在噩梦里。

    听到卡尔的问话,萨米浑身打了个寒颤,脸上残余的迷糊全部变成了后怕:“我,我梦到自己被什么东西召唤着,不受控制地往前方走着,一路之上,黑暗寂静,仿佛传说里的最终归宿,后来,后来,那由无数智慧生物组成的庞大尸体出现,让我一下清醒了过来,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梦境般的世界,努力挣扎想要醒来,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直到,直到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死亡……”

    他的声音宛如梦呓,条理不够清晰,但足够卡尔和唐尼等人明白,萨米也做了一样的噩梦!只不过他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双眼紧闭被幽灵附体的角度感受到的。

    “卡尔,这件事情太诡异了,我觉得完全不是我们自己能够解决的,我们天亮就去报告学院?”

    胖子琼斯和萨米当即点头赞同,虽然他们各有天赋,内心难免少许自傲,但毕竟还是未成年的孩子,连正式魔法师的实力都没有,突然遇到这种完全超越了想象的事情后,肯定会慌乱无措,寻找可以依靠的对象,而毫无疑问,拥有着众多高阶魔法师,甚至**师的学院是他们内心的支柱。

    而之所以询问卡尔,主要在于唐尼从梦中察觉到,他有着猫一样的旺盛好奇心和探索**,说不定会鼓动自己暗中调查,因此先用询问的方式打消他的跃跃欲试,并且,他背景深厚,也许能看出些什么,给出有价值的建议。

    卡尔在寝室内来回走动了几步,突然低沉地道:“万一是学院的隐秘实验呢?”

    “什么?学院的实验?”三道惊讶的声音先后响起,震惊不信之情溢于言表。

    “我只是说万一,毕竟无法排除这种可能,也许学院哪位导师在研究灵魂与梦境的关系呢?这与普通的、基于大脑结构的梦境似乎有所区别,若这是隐秘的、不愿意被其他奥术师知晓的实验,我们贸然报告学院,说不定会被……”卡尔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唐尼悚然一惊,微颤着声音道:“只是可能……”

    他的声音渐渐变低,因为他发现这确实很有可能!这是海德勒迷锁和“生命之塔”内,谁想暗中影响自己等人,都很难逃开感应,除非,除非感应不会被处理……

    整间寝室忽然变得极端安静,只有细细的呼吸声在表明着还有活物。

    “但我们只是魔法学徒……”萨米皱眉说道,双手紧紧地抓着天鹅绒被子,手背青筋凸出。

    琼斯宛如幽魂一样坐在床脚,似乎在竭力地掩盖自身的存在感:“不要自己吓自己,若是学院的秘密实验,我们做什么都逃避不了,所以不如赌一把?我可不想这样一天天做噩梦,一天天等待着结局的到来,将希望寄托在幕后之人没有恶意上面!我不要!”

    他有着近两年的秘密记者生涯,还算能够理智思考,但说到后面,也表现出了一种歇斯底里。

    “所有人都做同样的噩梦……这种程度的实力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暗中调查的……”唐尼勉强能保持冷静。

    卡尔出人预料地微笑了一下,在黑暗的寝室里如同星光亮起,水莲绽放:“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先不要急着报告学院,我有秘密渠道与外界联系,我会将这件事情传递出去。请专业人士分析原因和给出建议,毕竟让几个人同时做一个噩梦有好几种实现方法,我们现在没有能力判断是哪种,之后,我们再做出决定,是等待救援,还是报告学院。”

    “这只需要多等待一天,应该没有太大危险。”

    秘密渠道?专业人士?唐尼突然记起卡尔的深厚背景,顿时就像黑夜里看到了曙光,略微激动地道:“真的可以?那拜托你了!”

    以卡尔的身份。应该不难对付这样一位鬼鬼祟祟的幕后阴谋家!

    他若是真的有恐怖到极点的实力。何必畏畏缩缩地躲在阴影里?早就站出来推翻议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琼斯和萨米同样的激动,一起看着卡尔,直到卡尔轻轻颔首。他们才悄悄地松了口气。一个更加缩到角落里。一个眼皮开始打架地观察着四周。

    “我还以为你会鼓动我们自己调查和探索的……”唐尼放松之余,随口说道。

    卡尔嘿嘿笑了一声:“我像是那么鲁莽不知道轻重缓急的人吗?”

    像!唐尼、萨米和琼斯全部心中暗道。

    “我有继承自父母的敏锐预感,当我感觉到事情不是自己能够解决时。就会找人帮忙。”卡尔略显得意地道,“等天亮,我就会将事情传递出去,然后去听费利佩先生的公开课。”

    他仿佛一下忘掉了之前的害怕和畏惧,重新变得“无忧无虑”。

    “是啊,费利佩先生的公开课,我得抓紧时间补眠。”萨米点了点头,一副非常渴望睡眠的样子,完全没有才做过噩梦的感觉。

    虽然费利佩的专长不是幽灵方向,但他是最近二三十年内最家喻户晓的死灵法师,所以,萨米也很崇拜他,想要去听他的公开课。

    说着说着,萨米就重新躺下,没过一分钟,三人又重新听到了他沉睡时的熟悉呼吸声。

    卡尔挑了挑眉毛:“我忽然好羡慕他,说睡着就能睡着,完全不担心失眠的问题。”

    “你关注的重点完全错误了……”琼斯小声地说了一句,这种时候居然还敢睡觉,大脑得有多么迟钝和迷糊啊,“我的室友果然都是怪物……”

    唐尼瞥了他一眼,你也一样,只有我是正常人!

    不过,按照卡尔的说法,我看到的那庞大不死生物就是“最初之躯”?

    …………

    海德勒魔法学院外面,一块块墓碑斜斜地插着,而它们背后的坟墓则围绕着一座巨大的墓室凌乱却隐含玄奥的散落着。

    两道人影从死灵界灰白惨淡的天空之中降下,一位娃娃脸金发年轻人微笑对身边的男子道:“费利佩先生,这次是打算在学院里建立一个遗传实验室的分所?”

    他似乎借助了迷锁的力量,因此能够在“永眠墓地”里发出声音。

    费利佩依然高鼻薄唇,俊美瘦高,满脸病容,双手插在黑色长风衣的口袋里,左右看了看,简短地道:“这里能规避很多影响研究的因素。”

    他的胸口只戴着两枚徽章,一枚是“手持羽毛笔”的奥术审核委员会委员徽章,一枚是苍白手掌模样的徽章,没有奥术徽章,也没有魔法徽章。

    见费利佩没有深入交流的**,娃娃脸男子笑了笑,不敢再多问,陪着他穿过“永眠墓地”,往学院正门走去。

    突然,费利佩止住了脚步,猛地看向中央的漆黑坟墓,眼睛微微眯起。

    他的表情看似没有变化,但整体却更加阴沉了一点。

    “费利佩先生?”娃娃脸男子疑惑地问道。

    费利佩将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从口袋里抽出,指了指中央:“那里的死亡气息好像浓郁了一点。”

    “这?”娃娃脸男子完全不觉得这有问题。

    费利佩冷哼了一声,也不解释,直接吩咐道:“等公开课后,将迷锁记录的最近三天信息给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