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九章 公开课

第十九章 公开课

    随着迷锁的调节,光线渐渐变亮,海德勒魔法学院新的一天开始了。

    不敢睡也睡不着的唐尼一听到那“人骨挂钟”清脆的响声,立刻从床边弹起,冲向洗手间,嘴里大声地喊道:“萨米,卡尔,快起床!今天有费利佩先生的公开课,去迟了可是连门也进不了!”

    所谓公开课,自然是对所有学徒开放,只要你能在演讲大厅内抢到一个位置。

    唐尼也不是不想趁半夜被吓醒的机会,直接去演讲大厅所在的教学塔等待,而是他清楚地知道,凌晨之后到教务塔“人骨挂钟”敲响的时间段内,除了少部分拥有权限的高阶导师外,谁都不能靠近学院核心的三座魔法塔:一是教学塔,二是实验塔,三是教务塔。

    根据这几天与前几届学长学姐们的交流,唐尼听说了不少法师夜闯三座魔法塔而变成僵尸守卫的故事。

    “所以,我们没有引起任何动静地穿过整个学院果然只是一场噩梦……”唐尼默默地想道。

    不知不觉睡着的卡尔迷糊坐起,表情异常懵懂,理了理头发后,他剔透如宝石的双眼才重新焕发了光彩,接着,他直接跳下床,敲了敲萨米床头的金属栏杆,催促他起床。

    萨米揉着脑袋,完全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般打了个哈欠,突然,他怔了一下,反手拍了拍背后蔫蔫的幽灵,略显紧张地道:“卡尔。别忘了将消息传递出去。”

    “放心,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卡尔握拳说道,嘴巴里含着一根牙刷,白色的泡沫布满嘴角。

    唐尼洗漱完,拿起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翻了翻,然后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琼斯,一起走吧。”

    “你终于记得我了。”胖子琼斯的表情颇为感动,“果然,还是要记载到笔记本里才管用。”

    “当然。”卡尔站在全身镜前,整理着衬衣。不太满意地呲牙咧嘴。可不管他再做什么古怪的表情,都摆脱不了“俏美动人”之感,“我父亲曾经说过,在高阶以下。再好的记性也比不上‘记载’。”

    他将魔法袍穿上。直接往寝室外面走去。一边拉开大门,一边叮嘱道:“记得帮我排队。”

    “没问题。”唐尼也穿上了自己的魔法袍。

    目送卡尔离开后,寝室内忽然陷入了难言的安静。不管是唐尼,还是萨米和琼斯,都对昨晚的噩梦心有余悸,若非卡尔展露出来的背景惊人,他们连最基本的平静也无法办到。

    “走吧,迟了可就听不到费利佩先生的演讲了。”最终,还是唐尼出声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

    “好。”萨米眼睛浮肿地说道。

    …………

    “这么早就有这么多人?”刚进入教学塔一层的大厅,唐尼就被热浪和嘈杂的声音给震了一下,距离公开课开始还有整整一个半小时,竟然就有两三百人在这里排队了!

    望着前方攒动的人头,萨米摇了摇脑袋,略显惊讶地道:“‘人骨挂钟’刚敲响,我们就起床了,他们为什么能比我们还早?”

    “也许他们没有刷牙,洗脸,也许他们在‘人骨挂钟’敲响前就完成了这一切,一听到钟声,直接奔向这里。”作为一名秘密记者,琼斯也算见多识广,经验丰富。

    萨米奇怪看了看:“你是?”

    饱受打击的琼斯已经麻木,耸了耸肩:“我是你的……”

    他话未说完,就看到萨米毫不在意地侧过头,与背后的幽灵聊起天来,根本没管自己是谁!或者说,他觉得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还好我们也不差。”注意到琼斯“悲愤”的唐尼插话道,“演讲大厅可以容纳五百人,我们现在的位置绝对能够进去。”

    “是啊。”琼斯很欣慰地说道,这是用噩梦的代价换来的!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演讲大厅外已经排起了一圈又一圈的队伍,再没有任何空地,来迟的学徒和魔法师们只能懊恼地看着里面的人群,念念不舍地离开。

    这时,卡尔从外面走了进来,明显地被眼前的人山人海吓了一跳,然后他身手敏捷,步伐轻快,如同一条小鱼似地在队伍缝隙里游走,迅速靠近了唐尼等人。

    唐尼背后的学徒们见卡尔意图插队,纷纷怒上眉梢,可他们刚要开口斥责,就看到卡尔抬起头,微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帮我排了队。”

    这一笑,带着点歉意和羞愧,又带着点可怜和温文,顿时,那群学徒眼睛瞪大,口齿不清地道:“没,没关系。”

    卡尔这才转身,压低嗓音对唐尼、萨米和琼斯道:“我已经把消息传递出去了,最快下午,最迟明天,我们就能得到专业人士的分析和建议。”

    “谢谢你了,卡尔。”唐尼诚恳地说道。

    四人没再说话,各自沉浸在自身的思绪里,直到演讲大厅的门打开,前方的人潮开始按照顺序涌动。

    因为来得不算迟,卡尔和唐尼等人的位置在大厅中央,能够比较清楚地看到前面的演讲台,而门外,不少没有位置的魔法学徒和法师站在那里,试图旁听。

    这时,另外一边的小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穿着黑色长风衣,双手插在口袋里的高瘦男子走了进来,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满脸的病容,表情淡漠至极。

    “费利佩先生和报纸描述的一模一样。”唐尼低声说道。

    费利佩不喜欢暴露在公众面前,所以很少接受电视新闻的采访和电视节目的邀请,更乐意选择报纸或电台。

    卡尔小声笑道:“不知道他的奥术水准是不是也和报纸描述的一样……”

    “你不清楚?”唐尼奇怪地问道,以他的背景。这种名声响亮,有望传奇的**师应该是重点关注的对象,咦,费利佩先生怎么只佩戴了奥术审核委员会的委员徽章和“苍白之手”的徽章,没有像正常魔法师那样戴奥术和魔法徽章?

    卡尔摇了摇头:“我还没有那么好的奥术水准判断他的论文和研究成果,我哥哥他们又不喜欢讨论他的事情,不过,能够拿到那么多的荣誉,他肯定很厉害。”

    费利佩在演讲台上环视着下方的学徒和魔法师们,目光扫过的地方。立刻安静无声。然后,他用那阴沉特殊的声音说道:“我是费利佩,你们可以称呼我先生,也可以叫我导师。今天我来这里。是给你们展示一下遗传因素领域最新最前沿的理论和成果。你们不必懂,但不能不知道,否则。你们只会像棺柩里的尸体一样,一天天腐烂,做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成果……”

    唐尼专注地听着,不过敏锐地察觉到,之前费利佩先生的目光好像在自己这边停顿了一下,当然,这个停顿微不可及,让唐尼以为是幻觉。

    “费利佩先生与别的导师完全不同啊,别的导师都是说与我们分享一下最新的知识,而他……”萨米让背后的幽灵按摩着自己的额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琼斯也点了点头:“是啊,他很尖刻很直接,完全不考虑我们的感受……”

    随着费利佩演讲的深入,众人开始沉浸在那神奇的遗传领域,这包括染色体,根据炼金反应结果分析得出的基因模型,以及怎么遗传,如何遗传的猜想与各种实验。

    在场的学徒和魔法师们虽然听不懂大部分内容,但却由于这涉及生命的秘密,而感觉这个领域神奇多姿,高端气派,从而心生向往。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你们有什么问题?”不知不觉,时间接近了中午,费利佩重新将右手插入口袋里。

    学徒和法师们刚刚回神,还未来得及举手,就听到磁性的男声响起:“我有问题!”

    唐尼侧头看着卡尔,见他右手高高举起,面前的笔记本上写满了文字。

    费利佩轻轻颔首,语气平淡无波地道:“有什么问题?”

    卡尔略显兴奋地站起,微微鞠躬道:“您好,费利佩先生,我是布莱兹,我想请问您,对于目前的基因模型,您有什么看法?我个人并不太……”

    唐尼无奈地捏住额头,视线转向前方,做出不认识卡尔的模样,根据他的经验,卡尔肯定会啰啰嗦嗦一大堆。

    可这时,费利佩却没有等待卡尔说完,直接出声回答:“很显然,我们如此丰富的特征和整个世界的绚烂多彩,不是这个简单模型能够描述,能够遗传的。”

    众人倒吸一口气凉气,费利佩先生这是直接表明自身的态度,对现有基因模型的不满?

    卡尔一肚子的话没有说出来,整个人似乎非常难受,于是再次问道:“那,费利佩先生,您认为对基因层面的操纵可以改变容貌吗?是否能做到……”

    费利佩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完全没有问题,实际上,古代魔法帝国的血脉研究就属于这个领域,只是他们没有理论指导,只能靠大量的人体实验来累积素材,提炼规律。”

    卡尔表情略有扭曲,仿佛憋了一口气:“我还有一个问题……”

    “请把机会让给其他人,你已经问了两个问题。”费利佩毫不客气地说道。

    卡尔只好郁郁地坐下,嘴巴不停地翻动,似乎在无声地述说着什么。

    目睹这样的一幕,唐尼忍不住笑了笑,平时自己可是完全阻止不了卡尔东拉西扯,絮絮叨叨的,难得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与此同时,他也举起了手,等待着提问。

    …………

    公开课后,费利佩独自坐在教务塔的一间密室内,面前的“人工智能”正在播放着迷锁过去三天记录的所有画面——在“人工智能”和炼金类存储材料发展起来后,迷锁的记录功能是大大提高。

    略显昏暗的画面里,整个学院井然有序,而到了晚上,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异常,费利佩端着红酒杯,靠着椅背,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可整整半天过去,他还是没有找到一点需要注意的地方。

    忽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什么事?”费利佩言简意赅地问道。

    “费利佩先生,有人给您送来一张纸条。”侍者的声音响起。

    费利佩“嗯”了一声,房门随之打开,侍者走了进来,将一张普通的纸条递给了他。

    “唐尼?”费利佩展开纸条,看到较为熟悉的字迹,轻声念出了上面的单词。

    …………

    “生命之塔”,202寝室内。

    “呼,没有危险,我哥哥让我们不用担心,不用去管这件事情。”卡尔从外面小跑步进来,喜悦地扬着手中的纸条。(未完待续

    ps:顺嘴求一声月票吧,大家有就投,要不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