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人物番外2 马斯基林

人物番外2 马斯基林

    明亮的光芒从天花板洒落,将淡白色的墙壁映照得清冷干净,阿尔文穿着有蓝白色竖条纹的宽松衣物,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透过上面的小窗户看向走廊,神情之中满满的都是警惕和戒备。

    见走廊里只有穿着类似衣物的人或蹲或站或来回走动,阿尔文眼眸中精光一闪,转身来到房间另外一张床边,轻轻地拍着上面熟睡的男子,小声地呼唤着:“克莱门特!克莱门特!”

    那男子反射性地向后缩了缩,一双如同燃烧火焰的眼睛戒备地看着阿尔文:“你,你干什么?”

    他说话就宛如初学小孩一样口齿不清。

    “克莱门特,不要再假装了,外面没有人监视了,我们该讨论下怎么从这里逃出去怎么恢复力量的问题了。”阿尔文诚恳又急切地望着面前的同伴,背后一对洁白的羽翼从衣服特制的裂缝伸出来,在房间内展开。

    那有着火焰般双眸的男子露出了一丝厌恶,口齿不清地道:“我,我不是克莱门特,我说了好多次!他们,他们告诉我,我是麦克,麦克劳德,是一名出,出色的魔法师,伟大的炼金术师,是注定要创造奇迹的男人!”

    似乎因为反复说得太多,他最后半句话相比之前流利了不少。

    “你!”阿尔文又惊又怒地道,“你不是假装的?你怎么能忘记自己高贵又神圣的身份!我们是主的天使!是最靠近真神的生命!是能毁灭和拯救这个世界的高贵者!”

    他一时难以控制自己的声音。

    自称麦克劳德的男人被这样的吼声吓到了,像小孩般蜷缩到床角:“我,我不和你说话了,你是坏,坏蛋!”

    阿尔文看着这成熟英俊的天使露出“幼稚童真”的表情,难掩满心的失望,悲悯地摇了摇头:“你们,你们竟然真的忘记了,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还记得主,还记得昔日的荣光,还想着返回天堂山……”

    越说越是悲伤,阿尔文推开房门,进入走廊,来回踱步排解心情。

    他对周围不熟悉的那些人毫不关注,这是缘自炽天使的骄傲。他曾经试图逃离这个囚禁自己等人的地方,可一身实力被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封印住了,轻松就被守卫的魔法师给抓了回来。

    这时,一位同样穿着蓝白竖条纹宽松衣物的金发男子走了过来,目光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擦身而过时,小声地对阿尔文说了一句:“神。”

    阿尔文内心一怔,接着涌起狂喜,他们还记得主?他们是被魔法师抓起来的主的虔诚信徒。

    于是,他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答复那名男子。

    男子右手微不可及地前指,示意他跟着自己。

    阿尔文观察了下周围,随着这名男子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你还记得主?”阿尔文关上房门,欣喜地问道。

    “哈哈哈哈!”金发男子褪去谨慎的表情,双手叉腰,大笑起来,“吾一直相信还有人记得吾,吾是独一无二的真神,统御天上地下,今天就要将我的道传给你!”

    阿尔文愕然地看着他,随即怒气涌上心头:“一个疯子!”

    他肉身力量还算强,一把将那男子推到墙边,然后重新回到了走廊,心里莫名的凄凉、悲伤和颓丧:“主啊,他们都忘掉你了吗,你的神迹再也不会降临于大地了吗?”

    “嘘。”一位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黑发男子竖起食指贴着嘴唇。

    他同样穿着蓝白色竖条纹衣物。

    “你还记得主?”阿尔文不抱希望地随口问道。

    那男子害怕地看了看左右,非常小声地道:“记得,我是主的虔诚信徒,被抓到这里,拷问我一个大秘密,嘘,别这样看着我,那些邪恶的魔法师正躲在周围观察。”

    他身体颤抖得愈发厉害,似乎只要走出这个角落,就立刻会被魔法师抓起来拷打。

    “你真的记得?”阿尔文惊喜地问道。

    那男子郑重地在胸口画着十字架:“唯真理永存!”

    阿尔文只觉自己眼睛内冒出了一层薄雾,异常神圣庄严地画着十字架:“愿您的道行于地上,如同行走在您的国。”

    黑发男子招手示意阿尔文过去:“既然我们都是主虔诚的信徒,那我就将那个大秘密告诉你,你想办法逃出去,然后来救我。”

    阿尔文凝重地蹲到了黑发男子旁边,小声地道:“会不会被魔法师听到?”

    黑发男子得意地笑道:“这个角落被我布置下了整个世界最强最棒的迷锁,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才躲在这里!”

    阿尔文茫然地看着空空荡荡的四周,我怎么感觉不出来迷锁的存在?被封印了力量不等于我的天赋能力没在!

    那男子没管他,将嘴巴凑到他耳边:“我将那个秘密告诉你。”

    “好。”阿尔文没时间去想迷锁的事情,专心致志地听秘密。

    黑发男子的声音压得很低:“其实,其实我就是真理之神!”

    啊?阿尔文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而黑发男子的表情变得怜悯神圣:“我降临于地上,是要拯救这个污秽的世界,你是第一个知道我身份的凡人,我敕封你为我的天使……”

    话音未落,两个穿着黑色魔法袍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架住那黑发男子,将他拖往前方。

    “快想办法逃出去,然后来救我!”

    “我将在十字架上自残,救赎这个污秽的世界!”

    阿尔文依然目瞪口呆,而其中一名魔法师则施展法术,沉默了黑发男子,冰冷地道:“到吃药时间了。”

    “疯子,这里都是疯子!”阿尔文痛苦悲愤地想道,“该死的魔法师,竟然把我们这些圣洁的天使与一群疯子关在一起!太可恶了!太亵渎了!”

    这时,另外两名魔法师到来,架住阿尔文:“蕾切尔女士要见你。”

    阿尔文没有挣扎,因为他知道再挣扎也没有用。

    走着走着,他一不小心踢到了地上躺着的一名男子。

    可这同样穿着蓝白竖条纹衣物的男子一声不吭,努力地保持着原状。

    “对不起。”阿尔文风度很好地道歉,而那男子毫无回应。

    正当阿尔文疑惑时,他旁边的魔法师低声笑道:“不用管他,尸体是不会说话不会觉得痛的。”

    “他是死灵?”阿尔文觉得一点也不像,明明是活生生的人!

    魔法师嘿了一声:“他自认自己是一具腐烂的、没有灵智的尸体,所以……”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阿尔文觉得自己快疯了。

    穿过复杂的走廊,阿尔文被带进了一个装饰清雅的房间,里面有一位长相平凡却始终朝气蓬勃的女子。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子抬起头,亚麻色的眼珠看着阿尔文,微笑道:“最近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阿尔文被固定在对面的椅子上,戒慎地回答。

    蕾切尔胸口的魔法师徽章已经变成了九道黑环,奥术徽章也有了八颗银星,她点了点头道:“这是正常的,你保留着原本的记忆,不能像麦克劳德阁下他们一样直接被抹去所有记忆,然后根据历史资料重塑他们的人格,因为这样很容易将你原本的记忆一起抹去,哪怕伊文斯阁下出手,也没有必然的把握。”

    “你们抹去了他们的记忆!”阿尔文惊怒交加。

    蕾切尔疑惑地皱了皱眉:“这是正常的恢复和研究过程,实际上,等你康复到一定阶段,伊文斯阁下就有较大把握将阿尔文的人格和记忆抹去而不伤害到你原本的记忆了,等一下,你现在叫什么?”

    “我是阿尔文!你们这群邪恶的魔法师,不仅将我们这些正常而圣洁的天使与疯子关在一起,还想抹掉我全部的记忆!”阿尔文用力地挣扎,可魔法铁环将他牢牢束缚。

    蕾切尔轻轻敲着桌子:“看来上一个疗程的办法有问题,造成了反复,嗯,马斯基林,不,阿尔文,等一下配合吃药。”

    “马斯基林……”阿尔文就像被雷劈了一样,脑海一片混乱,似乎还有另外一个自己在心里与自己搏斗。

    “虽然造成你现在状况的原因很‘非凡’,但你的病情并不复杂,是典型的人格分裂,到时候我会和马斯基林详谈,看他愿意保留融合还是直接根除。”蕾切尔表情不变地说道。

    “我,我是一个疯子?”阿尔文觉得自己脑袋快爆炸了。

    这时,几名魔法师走了进来,手中拿着天蓝色的药剂。

    蕾切尔轻轻颔首,对魔法师们道:“记住,他的药不能停。”

    阿尔文茫然地喝着药,目光忽然看到了蕾切尔桌子上的铭牌:“魔法议会第五研究所——青山恢复中心,副所长……”

    ——求大家看下作者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