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人物番外3 卡伦尔迪亚子爵

人物番外3 卡伦尔迪亚子爵

    啪嗒,门锁扭动打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响亮。

    一个金发金眸的小男孩原本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此时一下翻身坐起,满脸的兴奋和开心,蹬蹬瞪地向着门边跑去。

    大门打开,一位穿着淡紫色宫廷长裙的金发女子走了进来,她明艳动人,身材高挑,脸上有着两坨不太明显的红晕,笑容端庄之中带着点妩媚。

    “爱德华,你还没睡?”这成熟美艳的女士看到小男孩跑向自己,明显地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小男孩略微羞涩地笑道:“妈妈,我想等着你回来……”

    忽然,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母亲的背后站着一位高大的男子,他五官如同刀削,英俊而冷酷,仿佛万年不化的冰山,有着一头极为特殊的银白短发。

    这男子突地浮现一丝温柔的笑意,像是春天到来,冰雪融化,执起金发女士的手,鞠躬一吻:“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祝你今晚有一个好梦。”

    “我也很开心认识你,子爵。”金发女士微笑回应,目送那一身正装的男子离开。

    “……妈妈,他是谁?”小男孩爱德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讨厌刚才那个男子。

    “嗯,今天舞会认识的一位外国子爵,姓卡伦尔迪亚。”金发女士故作平淡地回答,可她的嘴角却忍不住翘起,接着她俏脸一板,“爱德华,现在接近十二点了,超过正常睡眠时间两个小时,艾德琳呢?我要问问她为什么同意你等我!你是这个家族仅剩的直系血脉,不能太任性。”

    “我,我是偷偷从房间溜出来的,不关艾德琳的事情……”小男孩爱德华做出可怜的样子,他知道母亲也仅仅是嘴上教训一下自己。

    ……

    “少爷,也许您将要有新的父亲了。”一位女仆悄声对长高了不少的爱德华说道。

    年纪依然不大的爱德华脸色阴沉。透着一股烦躁,这两年中母亲和那位卡伦尔迪亚子爵越走越近,似乎真的有在一起的趋势,自己越来越少得到母亲的疼爱,越来越少时间和她聊天、游玩,真是一个可恶的男人!

    “虽然老爷蒙主恩召后,夫人支撑着这个家很辛苦,追寻自己的幸福应该受到祝福,但少爷您一定要记得,您才是爵位和遗产的唯一继承人。不能让卡伦尔迪亚子爵将财产一点点转移。”忠心于这个家族的女仆提醒爱德华防患于未然。

    爱德华却脱口而出:“他是为了金钱和爵位才接近我母亲?不行。我必须阻止他!”

    说完。这男孩就蹬蹬瞪跑向大厅,留下目瞪口呆的女仆,我,我只是提醒你注意一下。没有这个意思。

    “呜呜,妈妈,我错了,我不该对子爵没有礼貌的!”没过多久,客厅内就传来爱德华的哭喊声,他被他母亲按倒在沙发上,狠狠地抽打了屁股,哭得好不伤心。

    金发女士哼了一声,歉意地对那冰山般的卡伦尔迪亚子爵道:“不好意思。我没有教好孩子。”

    “没什么,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这么调皮。”卡伦尔迪亚子爵目光温柔地说道。

    “爱德华,快给子爵道歉。”金发女士吩咐道。

    爱德华抽噎着道了歉,然后趁母亲不注意,做出凶狠的模样。非常小声地道:“我不会让你抢走妈妈的!”

    卡伦尔迪亚子爵依然没什么表情,就像看着一只张牙舞爪却没什么实际威慑力的小猫。

    ……

    “以后你要叫子爵爸爸了。”金发女士有点羞涩地对爱德华说道。

    爱德华嘟着嘴,努力让自己面无表情:“是,妈妈。”

    坐在餐桌对面的卡伦尔迪亚子爵切割着带血的牛排,严肃的像真正父亲般对爱德华道:“你现在的骑士老师不够好,明天开始我亲自教导你。”

    “……我一定会努力的。”爱德华悄悄捏起了拳头,发誓要在训练中让这该死的男人生气。

    ……

    啪,爱德华被摔在地上,痛得哭了起来。

    “哭泣有用的话,要剑术来做什么?”卡伦尔迪亚子爵没有半点痛惜地道,“所以,你只是小孩子,不是男人,真正的男人哪怕流血也不会哭泣。”

    爱德华翻身站起,恶狠狠地盯着他。

    卡伦尔迪亚子爵挥了挥手中的木剑:“你不是讨厌我吗?不是想赶走我吗?那就用你手中的骑士剑来完成吧!或者你是一个懦夫,喜欢失败?”

    爱德华发出一声凶狠的大叫,举起木剑冲向卡伦尔迪亚子爵,一次次地被打倒在地,又一次次地站了起来。

    “我不会与你妥协的!”他这样想道。

    ……

    教堂广场上,一个十字架耸立在那里,一位成熟美艳的金发女士被绑在上面。

    “妈妈!妈妈!”爱德华在几位骑士侍从的钳制下,努力地向着十字架挣扎,满脸的泪水,满脸的惊恐。

    主教拿着真理圣徽,在胸口画着十字架,指着金发女士道:“她身为贵族,却堕落于黑暗,成为吸血鬼的奴仆,试图将主的羔羊变成吸血鬼的食物。”

    金发女士仿佛失去了灵魂,呆呆地看着主教,没有一句话,而爱德华大声地反驳着:“没有!没有!我妈妈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

    主教完全没有理睬爱德华,继续道:“你是邪恶的,肮脏的,但主是怜悯的,仁慈的,净化是祂的恩赐,是你通往天国的道路,我要询问你一句,你是否愿意忏悔,是否希望重新匍匐于主的脚下?”

    “如果,如果我忏悔,能让爱德华获得特赦吗?他只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金发女士像是一下活了过来。

    主教画着十字架:“主是公正的,严明的,只要爱德华能在火刑中活下来,那就说明他没有罪。”

    金发女士凄厉地笑了起来:“哈哈哈,那我回答你,宁在地狱中苦苦追寻,也不去天堂失去自我!”

    “罪人,那就去地狱忏悔吧。”主教语气冰冷地发出了一道圣光,点燃了火刑架。

    “不!”爱德华痛哭喊道,撕心裂肺,似乎能透过熊熊燃烧的火焰,看到那双温柔望着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爱德华直接哭晕了过去,忽然,他耳畔响起一个声音:“对不起,我来迟了。”

    爱德华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害得母亲被烧死的男人,他咬牙切齿地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妈妈怎么会被绑上火刑架!”

    “对不起,我来迟了。”卡伦尔迪亚子爵脸色黯然,像是发生了雪崩的冰山。

    “来迟了?”爱德华超越年龄地冷笑道,“真是好理由!”

    接着他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吐出:“你是害死妈妈的凶手!”

    卡伦尔迪亚子爵叹了口气:“不管你怎么说,我会照顾好你的。”

    他埋下头,凑到爱德华的脖子边,四颗牙齿突然变长:“以后你就是卡伦尔迪亚子爵了。”

    一阵刺痛从脖子传来,爱德华表情麻木,目光里依然充满仇恨的火花。

    …………

    清冷梦幻的银月高高悬于天空,在平滑如镜的湖面制造出银白的涟漪。

    金发金眸的卡伦尔迪亚子爵端着红酒杯,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这幅美景。

    “主人,又想起过去的事情了?”老管家尼德从外面走了进来。

    卡伦尔迪亚子爵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仇恨永远不会忘记。”

    老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能从实际角度出发:“主人,您只是大骑士,老子爵的实力接近八级天骑士了。”

    “如果连死亡都不怕,这些又有什么好怕的?”英俊阳刚的卡伦尔迪亚子爵忽地微笑起来,“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迟早会被人干掉,我也会锻炼自己,希望尽早成为天骑士。”

    “但您是他的后裔,面对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心思。”尼德再次说道。

    卡伦尔迪亚子爵吐了口气,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进入了一间密室,看着画像上那位银发银眼的俊美男子道:“爷爷,虽然见过您的次数不多,但我能感觉到您的疼爱,希望能够追随您,得到您的指导……”

    “祈祷”完,卡伦尔迪亚子爵突然目光一凝,看到桌子上多了一个酒杯,里面有着粘稠的红色液体,其中沉浮着如同幻觉般的无数符号。

    “这是?”他愕然道。

    老管家尼德眼睛都睁大了:“这是,这是第一代血族的血之本源,老,老伯爵来过?”

    “爷爷?”卡伦尔迪亚子爵四处张望,可惜毫无发现,但他很快大笑起来,“只要融合了这血液,我就不怕那男人对我的血脉压制了。”

    老管家无奈地道:“老伯爵的爱好和习惯一点也没变,这种惨剧怎么会有趣?”

    “卡莫雷丘克,你刚才注意到什么没有?”卡伦尔迪亚子爵问道。

    沉闷的嗡嗡嗡声音响起,仿佛带动整个城堡在震荡:“没有,只是鼻子,鼻子有点痒,阿嚏!”

    它重重地打了个喷嚏,窗户玻璃乒乒乓乓乱响。

    卡伦尔迪亚子爵沉默了一下,半调侃地道:“爷爷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喜欢在暗中观察一切,像是一个偷窥狂。”

    阿嚏!

    远处的山上忽然有人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