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一章 冒失的访客

第一章 冒失的访客

    “伯爵大人。”一位位在田里劳作的农夫谦卑而恭顺地对自己的领主问好,他们之中绝大多数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伯爵的长相,只知道能够被这么多骑士簇拥,能够骑着那匹神骏的龙鳞马,能够穿着衣领高过后脑勺,遮住耳朵的华丽外衣,在这里必然只有高贵的伯爵大人,而且,前面的家伙们不也在行礼。

    佩福斯伯爵双腿夹着龙鳞马,手中握着皮鞭,对农夫们的问好恍如未闻,这是贵族应该得到的待遇,不需要惊讶。

    等到离开庄园转入大道,佩福斯伯爵猛地抽了一下自己的马匹,让它加速奔跑起来,沿路超过了一辆辆马车,一位位行人。

    对于那些乘坐马车的贵族,佩福斯伯爵是鄙视的,靠着绞杀魔法师和各种异端而被敕封爵位的贵族怎么能放弃自己的骄傲,放弃骑士的本能,虚荣同样是原罪!

    佩福斯家族是最早跟着教会和国王反抗魔法帝国的骑士家族,能够获得伯爵的爵位靠得是一代代人强横的实力和建立的不朽功勋,这其中就包括了佩福斯伯爵自己,他四十岁未到就已经晋升天骑士,获得了“守护之龙”的称号,手中沾满了邪恶魔法师和各种异端的血液。

    几十匹龙鳞马飞快奔跑,一路冲进了城里,守门的骑士侍从远远看到佩福斯家族的标志就让开了道路,根本不敢拦截和检查。

    吼!

    佩福斯伯爵一拉缰绳,龙鳞马人立而起,口中发出类似巨龙的吼叫。

    后面跟随的骑士们做出类似的动作,几乎在同一瞬间让马匹都停止了下来。

    “晚上好,伯爵大人。”别墅门口,已经站着两位贵族打扮的人。

    他们内里穿着目前流行的两层夹衣,繁多的扣子全部用宝石制成,外面则披着高领的外套,别着众多的饰品。

    佩福斯伯爵翻身下来,微微颔首:“辛苦你们了。”

    这是他伯爵领上的两位男爵。今天帮助他召集走得比较近的贵族私下聚会。

    “这是我们的荣幸。”两位男爵恭敬地回答,引着他向别墅内走去。

    佩福斯伯爵不苟言笑,可内心对两位男爵的态度却非常满意,这能让他感受到上位者和高等贵族的荣耀和权柄。

    别墅大厅内有几张长条桌,摆放牛排、烤鸡、肥饿的食物,已经有不少贵族端着酒杯,两两成群地聚在一起交谈。

    “晚上好,伯爵大人。”所有的贵族都在第一时间向佩福斯伯爵问好。

    佩福斯伯爵抬起右手挥了挥:“各位,晚上好。”

    他很享受这样的场合,权利和地方在这个时候总是让人着迷。

    将马鞭交给随行的骑士后。佩福斯伯爵准备主持聚会。但就在这时。守门的侍从引进来一位披着圣洁白袍的神职人员。

    “尊敬的伯爵,主教大人请你去教堂。”这位年纪轻轻的神职人员虽然语言很礼貌,但脸部皮肤紧绷,没有一丝笑意。给人异常高傲的感觉,可在场的贵族们没有谁觉得不妥,这是主的牧羊人,即使对他的态度不满,也不能有丝毫表露,否则裁判所的守夜人就会找上门来。

    “有什么紧张的事情吗?”佩福斯伯爵矜持地问了一句。

    神职人员的眼睛似乎在看着天花板:“我不清楚,伯爵你到了教堂就知道了。”

    这样的态度让佩福斯伯爵暗自恼怒,教会的神职人员连最基本的礼貌也没有了吗?

    不过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地道:“好。”

    “对了。伯爵,已经过了傍晚六点,除了值守的骑士外,谁也不能骑马。”这神职人员语气生硬地补充道。

    佩福斯伯爵暗自握紧拳头,只觉一股怒火直冲脑门。作为一名伯爵,作为这座城市的领主,自己连这点特权也没有?

    神职人员交代完之后,在胸口画起了十字架:“希望伯爵你尽快赶到教堂,唯真理永存!”

    “唯真理永存……”佩福斯伯爵双眼幽深地画着十字架,决定忍耐,不忍耐又能怎么样?和教会对抗?一位类神,近五十位传奇等级的枢机主教和神圣骑士,随时可以降临的炽天使,自己拿什么去对抗?这是比过去三大魔法帝国还恐怖的势力!

    而且,随着魔法帝国残余势力的逐渐清除,教会对自己等贵族的倚重越来越少,态度越来越差。

    马车缓慢地行驶到了城市教堂,此时天色昏暗,乌云密布,暴雨似乎随后会落下。

    轰!

    响雷炸开,银白电蛇照亮天际,佩福斯伯爵昂首看了看高空,走下马车,进入了教堂。

    “晚上好,主教大人,请允许我先向主祈祷。”佩福斯伯爵礼貌地说道,他已经完全消灭了内心的不满和愤懑。

    这座城市是郡首府,靠近帕德雷港,位置重要,也相对繁华,所以主教是一位刚晋升的红衣主教菲尔德,他轻轻颔首:“这是你的虔诚。”

    在十字架前祈祷完,佩福斯伯爵才微笑道:“不知道主教大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菲尔德貌似和蔼地道:“根据守夜人的报告,最近这个地区有魔法师活动的迹象,希望伯爵你能投入更多的精力追查。”

    “这是我的责任。”佩福斯伯爵随口回答了一句,等待着主教与自己商量更为重要的事情。

    “很好,那伯爵你就回去安排吧。”菲尔德微笑道。

    “没其他事情了?”佩福斯伯爵惊愕地脱口而出。

    菲尔德扬了扬眉毛:“还需要什么事情?”

    腾得一下,佩福斯伯爵心中的怒火就冒了起来,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将我召过来?直接派人说一下就行了的!当我是什么?教会的狗?随便呼来唤去?

    “或者伯爵你觉得这件事情不够重要。”菲尔德的笑容渐渐消失。

    佩福斯伯爵努力按压住怒火:“请原谅我为主奉献的迫切心情,主教大人,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我马上回去布置追查的事情。”

    他表情不变地走出教堂,进入马车,石雕像般坐在位置上,直到马车驶出一段距离,轰鸣的雷声不断响起。脸色才一下变得铁青,手背长出了一片又一片金黄的鳞片。

    “太可恶了!根本没把我们贵族平等看待!”佩福斯伯爵暗自咬牙切齿。

    哗啦啦,暴雨倾盆而下,夜色更为漆黑,呼啸的狂风吹得路旁的树木枝叶飞舞,不时有树叶、碎屑等扑到马车上。

    啪啪啪,雨点打在车顶,如同在演奏着乐器,佩福斯伯爵看着窗外茫茫黑夜,内心久久难以平静。神情略微迷茫。这就是贵族真实的地位?

    咚咚。咚咚,咚咚,连续三下有节奏的敲打声在车窗附近响起,惊得佩福斯伯爵愕然转头。低吼道:“谁?”

    能够无声无息靠近而不被自己这位六级天骑士察觉,对方的实力足以称得上恐怖。

    “一位冒失的访客。”车窗外传来略显低沉的女性笑声,而前方的马车夫和后面的骑士却毫无察觉。

    “你到底是谁?”佩福斯伯爵眯起了双眼,裸露在外的皮肤浮现出一层金黄的龙鳞,瞳孔变成了金色的竖瞳。

    带着点磁性的女性嗓音嘿了一声道:“伯爵,不请我进去坐一坐?难道你担心到了这种程度,我真要偷袭,刚才就不会提醒你了,对你我这种程度的强者来说。马车的阻挡算得了什么?”

    很自傲很喜欢打击别人的一个人……佩福斯伯爵内心下着判断,斟酌了一下后,他小心地打开了窗户。

    一道鲜红的人影闪现了进来,端坐在了佩福斯伯爵对面。

    一位高阶魔法师……佩福斯伯爵的戒备再次提高,随时准备动手。但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因为这是一位明艳如火的年轻美女,她个子娇小,穿着鲜红的魔法长袍,五官精致,双瞳如血,整个人充满了生气。

    女性魔法师喜欢改造自己容貌的传闻看来是真的,不过不是说高阶法师因为血脉改造的深入和各种实验的污染,会出现不少奇形怪状的长相吗?佩福斯伯爵下意识想道,这样一位高阶魔法师自己为什么毫无印象,从其他国度来的?

    “发呆是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的。”对面这位明艳的美女似乎有点急脾气,毫不迂回地道,“伯爵,不想改变现状吗?”

    “现状?”佩福斯伯爵低声重复了一遍,接着冷笑道,“和流浪狗般的魔法师讨论现状?女士,我们不在同一个台阶上,对了,该怎么称呼你?”

    这个子娇小的美女脸色一沉:“称呼我‘风暴’就行了,至于现状,我想家养的狗也得担心自身的地位问题。”

    这是沟通的态度吗?佩福斯伯爵对魔法师们派这么一位女士过来哭笑不得,嘴上半点也不肯吃亏啊!

    不过他的表情却凝重了起来,这女士虽然没有礼貌,但她的话却直指了自己刚才忧虑的问题。

    “时间不多了,马上快到你的别墅了,我直接说吧。”“风暴”女士没去管佩福斯伯爵的态度变化,急脾气地道,“你们贵族存在的价值是帮助教会对抗魔法师,对抗精灵、巨龙等异端种族,如果失去了价值,那就与一般的民众任何区别,拥有什么样的地方全看教会的心情。”

    她微微眯起眼睛:“而且,比起一般的民众,有着不错实力的贵族们更会被教会暗中防备,慢慢削弱,所以,你得明白你们的价值体现在哪里,不能让它失去。”

    说完之后,她没有等待佩福斯伯爵的回答,直接变成阴影,消失在了马车内,这种事情,没可能一下就谈成功的,必须一步步接触沟通。

    佩福斯伯爵望着她消失的黑夜,表情沉凝,目光闪烁,陷入了沉思。

    窗外暴雨哗啦,雷声轰鸣,四处漆黑,宛如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