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章 艰难的现状

第二章 艰难的现状

    暴雨倾盆,像是瀑布从天而降,打在地上,溅起淡淡的水雾,而四周完全黑暗,除了天空偶尔有闪电划过,明亮刺眼,就仿佛是无人的鬼蜮。

    这样的夜里基本没有谁敢于外出,大雨将每一栋房子都变得与世隔绝,既让人有末日来临的恐慌,也有不害怕别人闯进来的奇特安全感,那水幕就如同房屋的城墙。

    城内一栋普通二层房屋之中,一位穿着鲜红魔法袍的年轻人正发呆地看着雨帘,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外表大概二十岁左右,双瞳血红,五官俊美,灿烂如同爆裂却闪亮的雷光电蛇,生气勃勃,并且,他身上淡淡的书卷气息让他平添了一份儒雅,构成了独有的气质。

    “费尔南多,将那些话转告佩福斯伯爵了吗?”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穿着流行的黑色高领外套,领口高高竖起,直达头顶,耳朵完全被阴影掩盖。

    他脸颊瘦长,五官端正,留着两撇小胡子,同样有一种学识渊博的气质。

    “当然说了!我办事情,什么时候弄砸过?”被称呼为费尔南多的年轻人转过头,低声近乎咆哮地道,接着他挥手止住对方的靠近,“罗兰,我告诉过你,别与我站的太近!”

    罗兰强忍住笑意,不敢多说什么,自觉地站远了一点,因为他身材瘦高,比矮小的费尔南多足足高了一个头。

    “佩福斯伯爵有什么反应?”罗兰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表情开始变得正经。

    费尔南多恼怒地道:“能有什么反应?才第一次见面,他连什么状况都还没有搞清楚!如果他这样就敢于答应什么,我反而会怀疑是陷阱!”

    他说话中气十足,矮小的身躯里像是蕴藏了无穷的力量。

    “也是,得慢慢来,不过我们明天得转移地方了,别被那群‘黑爪狗’盯住了。”罗兰轻轻点头,“黑爪狗”是他们对残害了众多魔法师的守夜人的称呼,来自于他们戴着的黑手套。

    费尔南多对此没有意见,虽然他脾气暴躁较真。过去因为某个魔法知识的错误连老师都敢顶撞。丝毫不顾及古代魔法帝国传承中等阶森严的师生关系,但被守夜人追捕了那么久,连自身老师都被他们配合枢机主教干掉了,他哪里还有什么轻视和傲慢的心思。

    “最好先躲到城外的地穴里。”费尔南多冷静地说道。接着。他的目光转移到了桌子上。那里放着一条朴实无华的腰带,顿时,他重新变得怒气勃勃。“罗兰,为什么要让我戴上这条腰带去见佩福斯伯爵?变成女性很有意思?”

    罗兰低下头,避免自己笑意外泄,好一会儿才抬起头,“严肃认真”地道:“你是年轻的高阶魔法师,是帝国的希望,并且击杀过红衣主教,早就被‘黑爪狗’们盯上了,成为了净化序列的一员,佩福斯伯爵哪会认不得你?到时候他要是反悔,说不定会有枢机主教或史诗骑士追杀过来,而现在这样比较好,他摸不清楚我们究竟是谁,只要展露了实力和立场,更利于合作。”

    “直接用变化系法术改变外貌就可以了!”费尔南多一点也不受欺骗,两只鲜红的眼睛似乎蕴含满了风暴。

    罗兰下意识退后了一步:“但连性别也改变,岂不是更不容易被认出来?而且,而且,你脾气暴躁,嘴巴又毒,作为男士很容易激怒佩福斯伯爵,换成一位漂亮女士的话,相对更利用沟通和谈判。”

    “我们不缺乏女魔法师。”费尔南多有点接受这个解释,嘟囔了一句。

    罗兰摊了摊手:“但她们都不是高阶,容易被抓住,再说,当初我提议时,你也没有反对啊,连解释也没有要。”

    “好吧。”费尔南多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似乎对这件事情不如罗兰想象中那么愤怒,“我只是好奇身为女性的感受……”

    罗兰仿佛也来了兴趣,好奇地问道:“变成女士是什么感受?有没有被色狼盯上?”

    “感受啊?很奇怪,看到别人痴迷你也是一种愉快,但这条腰带还不完善,变化后的情况都是虚假的,不能真切地体验到女士的身体感受……”费尔南多仿佛在进行魔法研究一样思索道,“我得想办法炼制一条完善的……”

    说完,他看向罗兰,只见好友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吐出一个单词:

    “变态!”

    “嗯?”费尔南多低哼了一声,周围的气压猛然升高。

    罗兰哈哈干笑了两声:“开玩笑的,对了,费尔南多,后天我们得赶去帕德雷港,有位魔法师从海峡对面秘密坐船过来,是位**师!”

    “**师?”费尔南多略微惊讶道。

    “嗯,一位还算年轻的**师,这是对我们实力的极大补充!”罗兰兴奋地说道,“如果不是加洛斯在海峡对面曾经与他打过交道,我们根本没办法和他接触,其他魔法组织肯定会来拉拢。”

    这里已经分裂成了三个王国、一个公国和北地沿海走廊城市群,过去的魔法帝国被打散,出现了众多的魔法组织,其中有传承久远的超大型组织,如“帕尔梅拉的小屋”,也有新建立的小型组织,如费尔南多他们所在的“魔法师联合工会”,共同点是都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为了生存而奋斗。

    费尔南多轻轻点头道:“一位懂得九环法术的**师确实能帮助我们真正地联合到其他组织。”

    他们的组织取名为“魔法师联合工会”,就是希望团结各大魔法组织,共同对抗教会,可实力不够的他们,根本没办法说服别的组织。

    罗兰深深叹了口气:“是啊,传奇阁下们能躲在自己的半位面,将入口隐藏和封闭,能逃入黑暗山脉,而我们只能为了活下去而努力,一位**师算是最重要的砝码了。”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是传奇阁下们引开了枢机主教、史诗骑士的注意,我们或许早就被剿灭了。”费尔南多难得地没有将那些传奇魔法师形容为阴沟里的老鼠。

    罗兰再次叹息一声:“还有阿尔托等重要城市的存在,据说真理邪教的大部分实力都放在了攻克它们之上,嗯,那里有不少的传奇阁下集结了,虽然不是全部,但也是大部分了,看来帝国的荣耀还没有随着安提弗勒的陷落消亡,反而因此重新出现了凝聚力,哎,如果不是过去有那么多传奇阁下失踪,真理邪教根本发展不……”

    “已经是事实了,不要遗憾和后悔,目光放到现在和未来!”费尔南多粗暴地打断了罗兰的话,“那位**师叫什么?有多大了?”

    他下意识和自己比较。

    罗兰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反正不会太小,能成为**师的哪个没有好几百岁?”

    “我将来就没有!”费尔南多自傲地道。

    虽然他出生在神圣历之后,但当时曙光战争还是焦灼的状态,海峡这面大部分区域依然处在两大魔法帝国的控制之下。

    罗兰再次忍住笑意:“对了,他叫德里克?道格拉斯,因为安提弗勒的陷落而流亡我们这边。”

    “德里克?道格拉斯。”费尔南多重复了一遍,将这个名字记住,作为将来比较的对象,“他为什么不直接飞过来?”

    “据说受了伤,不利于飞行,反正坐船也没什么检查。”罗兰不太在意地道。

    轰隆!

    一声巨雷炸响。

    费尔南多看了看窗外,转头对罗兰道:“该休息了,明天得转移地方,然后赶去帕德雷港。”

    罗兰一副了然的表情,挑了挑眉毛:“明白,你是想英格丽特过来。”

    “滚!”费尔南多毫不客气地吼道。

    罗兰哈哈大笑,一边走出去一边喊道:“英格丽特,费尔南多让你过去。”

    费尔南多满脸的怒气消失,浮现淡淡的无奈和感慨,他和英格丽特这名女魔法师谈不上有多么深刻的感情,只是这种绝望、压抑、黑暗的环境之下,彼此迫切地需要对方身体的慰藉。

    突然,他表情一变,身体前方直接凸显出一面有着无数神秘符号的镜子。

    一道仿佛从天而降的圣洁光芒带着浩瀚的气息击中了这面镜子,将它彻底击碎,但圣光被反弹了回去,洞穿了外面的雨幕和黑暗,将好几道人影淹没。

    “敌袭!”费尔南多高声喊道,手一指,一道从阴影里跳出来的身影立刻变得晶莹闪烁,僵硬在半空,然后摔在地上,发出啪的清脆响声,裂成了玻璃般的无数碎片。

    “不…”一道女性惨叫声戛然而止,费尔南多眉头一跳,是英格丽特?

    他抽身而出,进入走廊,看到一个戴着黑手套的人影越过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他是如此的熟悉,可此时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气!

    “该死!”费尔南多双眸似血,周围噼里啪啦乱响,接着一道道如同巨蛇的银白闪电将那守夜人包围,仿佛雷电的森林降临世间。

    轰隆!

    电光勾引来了外面的闪电,粗大的电蛇从天而降,直接将房顶击穿。

    四周变成了雷电的海洋,将敌人隔绝在外,费尔南多没有耽搁,已经见惯了死亡的他收敛起怒气,掩护其他魔法师从秘密通道撤离。

    接着,他施展法术,将英格丽特的尸体点燃,算是为她送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