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章 怪人

    暴雨依然,可闪电和炸雷已经渐渐稀少,于是夜晚愈发得黑暗。

    郊外一处庄园的地下室里,费尔南多脸色阴郁地坐在角落,罗兰焦急地来回走动,不时悄悄潜出去打探消息。

    事实上,连这处庄园的主人也不知道,邪恶的魔法师们将他的庄园地下室变成了他们的据点。

    “守夜人被我们的布置迷惑,追往了错误的方向。”过了一会儿,罗兰悄然闪入,一边躲开几处陷阱,一边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费尔南多,“按照之前的训练,其他人分成小组躲到了别的据点,具体损失了多少法师和学徒得等事情平息下来才能知道。”

    费尔南多既没有点头,也没摇头:“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黑爪狗能找到那里?”

    他鲜红的双眼里仿佛隐藏了一团酝酿中的恐怖风暴,让罗兰这位异常熟悉他的朋友都下意识倒退了一步。

    罗兰沉着脸道:“对,这也是我的疑问,那处据点非常隐蔽,而且是我们第一次启用,沿途也没有被黑爪狗跟踪的迹象,我想或许有人坚持不下去了,投靠黑爪狗了。”

    他的语气没有一点软弱,背叛、杀戮、逃亡是曙光战争后期的主题。

    “暗中调查,暂时不要激起大的动静,好的叛徒说不定能‘帮助’我们,而且现在两三人成组的分开躲避,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谁也不知道对方小组躲在哪里。叛徒难以造成太大损失了。”费尔南多的态度出乎罗兰预料的冷静,他还以为他会暴怒。会咆哮,会迫不及待地揪出叛徒,用各种魔法折磨他,以帮英格丽特报仇。

    罗兰轻轻颔首:“我明白怎么做,老实说,费尔南多,我以为你的暴脾气会失控的。”

    费尔南多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我的怒火正等待一个合适的时间爆发。”

    他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虽然自己和罗兰认识很多年了。算是老朋友了,但他还是不太了解自己,自己是爱挑刺,是性格暴躁急切,是喜欢咆哮,是看不起别人,但自己能够控制自身。明白局势状况,即使嘴上不服输,在确凿的事实和道理面前也不会固执地坚持,咆哮大部分时候是对事不对人,而现在做什么决定最好,自己很清楚。怒火将慢慢积累,等到爆发的那天。

    “从出手的习惯和迹象看,今天指挥守夜人小队的是‘秃鹫’。”罗兰将话题转移到了分析今天的偷袭者身上,“他追捕我们已经很久了。”

    “秃鹫”是他们对一位高阶守夜人的蔑称,对方是守夜人排位前三十的强者。八级天骑士,代号是“猎杀者”。

    “是的。撤离的最后,他被我的‘暗影之箭’击中,他也打碎了我的防御,若不是有法术触发,或许我就得想办法转化成巫妖了。”费尔南多肯定了罗兰的猜测,接着怒火难以压制地道,“我们得策划一个行动,暗中将他绞杀,让所有敢于追捕我们的守夜人、牧师和骑士害怕,不再那么卖力!”

    “刺杀有排位的守夜人,这会激起教会的反弹,说不定马上会有传奇来追捕我们,你舍得放弃这里的基础?”罗兰不太赞同费尔南多的想法,自己等人所在的“魔法师联合工会”很是弱小,正是需要逃避关注,默默壮大的时候。

    “正因为弱小,所以我们需要做点大事,让魔法师们明白跟着我们有希望,反正出了叛徒,佩福斯郡的大部分基础都得被动放弃了,而且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很清楚,那就是拉拢不满意教会的贵族,躲到他们的背后。”费尔南多像是知道罗兰的想法般道,他黑色的头发凌乱地垂了下来,之前与“猎杀者”的战斗并不轻松。

    罗兰犹豫地道:“我再想想,这件事情等我们接到道格拉斯再讨论吧。”

    “好。”费尔南多简短地回答。

    看着闭嘴不言的费尔南多,罗兰就仿佛看到了一团人形的风暴。

    …………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随风送来的淡淡海腥味,这些都让帕德雷港充满了不同于其他地方的魅力。

    费尔南多和罗兰装扮成前来提取货物的商人,在码头的固定区域来回走动,眼角余光则放到帆船停靠的地方,按照加洛斯与道格拉斯的约定,这里将是碰面的地点,而两人戴着的白手套和夹衣口袋放着的暗红手巾是身份记号。

    一艘古典式帆船缓缓靠近,费尔南多和罗兰同时眼睛一亮,这正是道格拉斯乘坐的那艘船,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了一天——暴风海峡天气状况恶劣,船只迟到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两人并不奇怪。

    “黑爪狗!”突然,费尔南多的脸色微变,他看到几位浑身被斗篷罩着的男人率领几十位贵族骑士和侍从走向了船只即将停靠的地方,他们黑色的独特手套昭示着他们的身份。

    罗兰脸色阴沉:“是例行检查,还是专门针对道格拉斯的?”

    自从安提弗勒陷落,越来越多的魔法师前来霍尔姆王国,教会对船只的检查开始重视,当然,以他们分配的人手和精力,大部分魔法师还是能顺利隐藏身份,只要不是专门针对,一位**师根本不怕这种程度的检查。

    “我怎么知道!”费尔南多低声怒吼,“得看守夜人的实力才能判断。”

    这时,一位衣着整洁的商人从码头外走了进来,两人立刻停止了讨论,继续假装在等待自身的货物。

    “中午好,两位先生,你们的货物到了吗?”这位商人身材高大,年纪在三十岁左右,鼻梁高挺。黑发浓密,额头饱满。五官只能算是端正,谈不上英俊,可那双幽深的蔚蓝眼眸却让他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一种费尔南多相当熟悉的气质。

    罗兰呵呵笑道:“还没有,估计装着我们货物的帆船被暴风雨阻挡了,你的呢?”

    他像是一位真正的商人般热情地交流着。

    “我的货物到了,就在眼前。”这位商人微笑说道,语气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什么?”罗兰愣了一下。

    费尔南多却一下明白了过来,低声道:“道格拉斯?”

    罗兰愕然看向对方,这才注意到这年轻商人同样戴着白手套,胸前口袋里放着暗红手巾。

    “是的,你们是加洛斯的朋友?”年轻商人坦然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和煦地问道,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对面是守夜人。也不担心附近有埋伏。

    “对,你,你怎么从外面进来?”罗兰觉得自己有点迷糊了。

    道格拉斯呵呵笑了一声:“我提前下船,从海底过来,在港口等了你们一天。”

    他的笑容略带戏谑,似乎有一种孩子般的不染世事的干净。

    难怪不担心遇到守夜人和埋伏。之前怕是已经将周围仔细检查了一遍,罗兰顿时恍然。

    “货物延迟,我们明天再来吧,大家去喝杯酒,交流一下。”费尔南多用商人的语言说道。心中略微有点厌恶面前的道格拉斯,因为他同样比自己高一个头!而且不像罗兰那么干瘦!

    在守夜人们检查帆船的时候。三位魔法师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如同码头上其他商人般离开了这里,坐上了一辆临时雇佣的马车,往佩福斯郡首府返回。

    连续换了几辆马车后,车夫变成了“魔法师联合工会”的一员,而这时,费尔南多和罗兰才正式自我介绍。

    “我是联合工会在佩福斯郡的分会会长,费尔南多?巴力斯塔,你直接称呼我费尔南多就行了,我不太喜欢自己的姓。”费尔南多悄悄撇了撇嘴。

    “费尔南多?巴力斯塔?”道格拉斯声调略微上扬地重复道,接着微笑道,“净化序列第二百九十六位的‘黑暗风暴’?”

    罗兰代替费尔南多点了点头,表示正是他。

    “能够初入高阶就列入净化序列,达到七环后更是上升到前三百,费尔南多你的魔法实力恐怕比正常高阶法师强不少。”道格拉斯笑着赞叹了一句。

    这个时期,魔法帝国的大半实力残存,**师和高阶魔法师众多,净化序列足足排了七八百位。

    费尔南多嘿了一声:“仅仅是掌握和改进了部分法术,击杀过红衣主教,怎么比得上你,九环的**师。”

    没太在意费尔南多不自觉的比较语气,道格拉斯笑容平和地道:“我?我连净化序列都没能排上。”

    “我也一直奇怪这件事情,你可是**师,怎么会没进入净化序列?”罗兰从击杀的守夜人那里知晓了净化序列,但上面没有德里克?道格拉斯的名字。

    道格拉斯低声笑道:“我在安提弗勒时一直被认为是奇怪的家伙,不会有什么魔法上的前途,能够成为**师,是靠着时间的积累,老师的遗产,曙光战争中的锤炼,偶然得到的奇遇和自己的一点小想法,不被教会重视很正常,毕竟投靠教会的法师们会打消他们的想法,告诉他们,道格拉斯那家伙永远也没办法成为传奇魔法师,也不会有什么雄心大志,他只会问着自己的问题慢慢等死,不值得浪费太多力量。”

    他自我调侃着,一点也没有被人轻视的恼怒。

    “奇怪?”罗兰和费尔南多同时反问道,之前的交谈里,道格拉斯不仅没有表现出奇怪的地方,而且言谈风趣,态度和煦,让人不自觉倾听他的话,仿佛有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

    与此同时,费尔南多对道格拉斯的印象好了不少,他可是坦诚自身能成为**师,靠的是时间的积累。

    道格拉斯笑了笑:“是的,我擅长问问题。”

    “这有什么奇怪的。”费尔南多不解地道,然后继续自我介绍。

    道格拉斯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你应该擅长元素系的风暴闪电类法术吧?”

    “当然,守夜人取得绰号很少叫错。”费尔南多轻轻点头。

    道格拉斯陷入了沉默,喃喃自语道:“为什么闪电能够杀人……闪电是怎么产生的……”

    费尔南多和罗兰惊愕茫然地看着他,闪电能杀人不是天然的道理吗?还问为什么?真是一个怪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