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章 车中谈

    马车厢内的气氛变得非常古怪,道格拉斯仿佛忘记了边上的两位魔法师,低声自语着一个又一个奇怪的问题,而费尔南多和罗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不都是和太阳升起,果熟落地一样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但道格拉斯很快就摆脱了这种状态,略带歉意地道:“不好意思,我总是会出现类似的失神。”

    “没什么,我遇到魔法问题的时候也常常如此。”罗兰微笑回答,似乎对道格拉斯的奇怪问题完全不感兴趣,费尔南多张了张口,但还是没有出声。

    短暂的沉默消失,费尔南多和罗兰为道格拉斯介绍起暴风海峡这面的状况。

    “不管是希尔凡纳斯帝国还是亚索帝国,在这里的势力都已经瓦解,变成了一个又一个零散的、互不统属的组织,有的更是逃到了无尽汪洋,可以这么说,这里的局势甚至还不如海峡对面,至少阿尔托等西部领地还在魔法师手中……”罗兰半是叹息地说道。

    费尔南多补充道:“原来属于亚索帝国的领地被分成了两块,一块是布里亚纳王国,一块是加莱公国,希尔凡纳斯帝国所属的区域则诞生了霍尔姆王国和柯莱特王国,我们组织主要活动的地点在霍尔姆王国,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

    道格拉斯渡过暴风海峡之前打听过这面的情况,对两人所说的并不陌生,只不过没有那么详细,他的脸色先是有点黯然,接着重新浮现出让人平静安心的笑容:“事实上,我选择渡过暴风海峡而不是逃亡去阿尔托,就是因为我更看好这里的局势。”

    “嗯?”费尔南多表面上不置可否,可眼睛却微微眯起,不让鲜红的瞳孔泄露自己半点情绪。

    关于局势的分析,“联合工会”内部一直在做,最后得出的结论与道格拉斯相似。于是有了之前的冒险尝试和方向改变。

    道格拉斯表情平静地说道:“因为这里贵族的整体实力比真理教会强。”

    这一句话就像闪电劈下,击中了罗兰,让他浑身一麻,豁然开朗,明白了为什么组织会改变之前隐藏起来,逃避追杀,慢慢壮大的策略,大胆地让费尔南多来佩福斯郡首府见这里最大的贵族——能够以郡名为爵位名称,佩福斯伯爵的势力可见一斑。

    罗兰知道这是要拉拢贵族,挑拨他们与教会的关系。换取他们的庇佑。以逃避教会越来越严密的追捕。但从来没有如此清晰透彻地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将来可能会发展出什么理想的结果。

    费尔南多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看着道格拉斯,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们不知道这里具体的情况。但根据我的观察,随着安提弗勒的陷落,神职人员对贵族的态度越来越傲慢了,而大部分的枢机主教、神圣骑士都集中在安提弗勒和兰斯,准备西进。”道格拉斯说着自己的见闻。

    “阿尔托等西部城市虽然聚集了不少传奇阁下,甚至有少量血族、巨龙等帮忙,但内部矛盾很大,与教会、贵族的实力差距更加大,除非‘银月’降临。否则只会一步一步被蚕食,相反,在这里,我们很弱小,能够拉拢的传奇阁下也不多。可与教会的实力差距并不大。”

    他第一次对比用的是教会与贵族的整体实力,第二次则单独挑出教会,具体的意思,不仅费尔南多明白,罗兰也很清楚。

    费尔南多开口了,口音透着几分古怪尖利,显然不是霍尔姆王国本地人:“在瓦解和消灭了这边大部分高阶以上魔法师之后,真理邪教已经抽调走了一半以上的传奇等级神职人员,目前只伦塔特和库克斯各自有一位圣灵牧师看守。”

    “史诗骑士也被抽调了一些,但还剩下五名,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家乡,是他们领地所在,翻山越海去攻打阿尔托并不符合他们的意愿,即使他们都是虔诚的教徒,因为难以得到实质的利益,而且他们认为教会不缺乏这点力量,显然,教会也这么认为。”

    “可这样有什么意义?”罗兰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只要教会打垮了西部的传奇阁下们,派遣大部分强者过来,我们一切的努力就会变成泡沫。”

    费尔南多瞪了他一眼:“时间,发展时间,寻找盟友的时间,挑拨关系的时间,获得均衡的时间。”

    道格拉斯也微笑道:“教会的敌人并不只是我们。”

    “嗯,阿尔托若失守,教会就直抵黑暗山脉了,也许‘银月’真的会降临。”罗兰点了点头。

    道格拉斯的神色忽然变得有点恍惚:“即使‘银月’降临,恐怕也难以抗衡教皇。”

    “你的意思是,‘神降术’真的那么强?”费尔南多既震惊又隐含好奇地问道,他们处于海峡这面,得到的情报不知道失真了多少,而现在,他们面前是一位经历了安提弗勒大战的魔法师。

    “‘星耀之光’阁下毫无反抗就陨落了,甚至连安提弗勒的迷锁都被破坏了大半,我不清楚真正的类神有多强,可我知道‘星耀之光’阁下借助安提弗勒迷锁战斗时,超越了传奇巅峰的层次……”道格拉斯回忆道,那种让人安心的笑容消失,透出几分唏嘘和惶恐。

    费尔南多和罗兰都沉默了,虽然他们都没有机会去安提弗勒,虽然费尔南多是亚索帝国子民,但早在老师、长辈的反复讲述描绘中,安提弗勒就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们心头,那是所有魔法师向往的“奥秘皇冠”圣地,那是有着地上最强堡垒称号的城市,那是传奇魔法师最多最强的地方,可仅仅“神降术”一击,希尔凡纳斯帝国的执政官和迷锁就一起毁灭了。

    “神降术”居然如此强?

    这一瞬间,他们内心升起了浓浓的绝望,自己等人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到时候只不过一记“神降术”的问题。

    道格拉斯再次露出和煦的笑容:“也不要太担心,教皇施展‘神降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你怎么知道?”这个情报太重大了,罗兰从未听过,甚至怀疑道格拉斯是在安慰自己。

    道格拉斯没有蓄胡子,端正的五官显得相当年轻。他笑道:“安提弗勒陷落已经快十年了,但教会一直没有大规模西进,只是部分枢机主教在尝试,教皇再没有出手过一次,眼睁睁看着绝望散乱的人心重新凝聚,眼睁睁看着西部领地越来越强,我想这其中或许有点关联。”

    “再说,之前教皇也遇到过传奇阁下的围杀,但没有用‘神降术’,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施展。完全可以用它轻松解决战斗。”

    他坦坦荡荡地说出自己的猜测。丝毫没有顾及对面两位魔法师对他有着非常多的保留。

    “这……”费尔南多陷入了沉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同时对道格拉斯更加警惕,这些情报摆在自己等人面前很久了,可从来没有谁能将它们联系在一起。如此敏锐地指出这个问题,道格拉斯看问题很透彻啊!这难道与他经常问奇怪问题有关?

    交流到这里,双方都没再深入,毕竟还没有建立起真正的信任。

    马车停在了郊外,费尔南多和罗兰带着道格拉斯穿行在森林里,靠近一处躲藏的地方。

    在这片森林中,“魔法师联合工会”有三处秘密据点,一处还未启用,一处让三名魔法师躲避。一处就是他们现在正要去的,至于其他组织有没有据点在这里,他们并不清楚。

    “先绕到那里看看。”罗兰用心灵连线对费尔南多道。

    费尔南多点了点头,明白他的意思,他想先去观察一下三名魔法师躲藏的据点。因为他们分析之后,怀疑的几名叛徒就有一位在那里。

    道格拉斯没有多嘴,安静地跟着两人前行,而费尔南多和罗兰并不打算让他看到那处据点,谁知道他是不是守夜人的奸细。

    随着教会彻底占据上风,展现出无可比拟的实力,在黑暗压抑,恐慌害怕中挣扎的魔法师们越来越多人绝望,投向了教会,成为猎杀自己同伴的守夜人,谁也不知道自己昨天亲密的同伴,今天会不会变成终结自己生命的敌人。

    有几个大的魔法组织就是被守夜人渗透,遭受了毁灭性打击,残余的组织则吸取了教训,对每一位新加入者都进行严格的考验,哪怕他是一位*师,要知道,守夜人排位前三十的精英中不缺乏*师!

    费尔南多和罗兰原本只准备远远看一眼,看看有没有异常,不暴露这处秘密据点,可就是这一眼,费尔南多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仿佛风暴快要降临。

    那处地穴半开着,浓郁的鲜血味道引来了三头野狼。

    “迟了一步!”罗兰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怀疑对象很正确,但对方没打算继续潜伏,也没奢望能够瞒过去,抢先杀掉两位魔法师后直接离开,目前应该在守夜人保护之下。

    道格拉斯静静地看着他们检查四周,静静地跟随着他们来到地穴,看到了两具被啃咬的残缺不全的尸体,看到了两张茫然惊恐的死人脸庞。

    “加里死了,普林斯也死了……”罗兰有点失控地自语着,“加里家的小姑娘还拜托我一定要保护好他爸爸的,普林斯还没有来得及去表白的……该死的本森,他们都是你的好朋友啊!加里甚至还救过你!是我来迟了……”

    “死亡至少一天半了,有被雨水侵泡的痕迹。”道格拉斯低声说道,表示很可能当时刚躲到这里,本森就下手了,没有谁能来得及救援。

    费尔南多脸色忽青忽红,隐约记得加里家的小姑娘是个可爱的孩子,好半天才压抑着咆哮道:“我会让本森去给你们忏悔的!”

    一位五环魔法师,一位非常有希望成为高阶魔法师的精英,竟然就这样投靠了守夜人!

    罗兰深吸口气:“先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赶紧将尸体化成了粉末,分别收入储物袋。

    前往秘密据点的旅程更加沉郁压抑了,道格拉斯忽然开口道:“其实,我是一个不爱杀戮,不爱战斗的魔法师,我更喜欢探索,更喜欢去弄明白事物背后隐藏的道理。”

    费尔南多当时就要咆哮,但道格拉斯接下来的话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道格拉斯望着天空,轻声叹息道:“但只有获得安全稳定的环境,有着众多人的配合和支持,探索和研究才能继续下去,而现在,连放置一个炼金平台的安稳地方都没有了,能够互相帮助,共同探索世界的同伴也快一个个死干净了。”

    “当一个人被逼到绝路的时候,也就是改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