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章 考验

    再次穿行于森林中时,三人愈发的沉默,费尔南多仿佛一团即将爆发的人形风暴,越是压抑,越是恐怖。

    给道格拉斯提供的秘密据点是一个隐蔽的山洞,只在最深处有魔法阵运转的痕迹,外表属于纯天然的掩盖。

    “道格拉斯先生,你先在这里居住几天,等我们安排好事情,再来找你。”即使一路上道格拉斯态度和煦,让人如沐春风,临告别时,罗兰还是选择了非常客气的称呼,毕竟这是一位**师。

    道格拉斯半点没有被冷落的感觉,敲了敲山洞内的状况,微微颔首,笑容不变地道:“能有一个地方给我进行研究,我已经很满足了。”

    他不介意被人提防,相反颇为满意,因为对投奔的魔法师没有提防和考验的组织,差不多已经消亡殆尽,成为历史中的尘埃了,他不希望自己将要加入的组织是这种,那样和送死没有区别。

    在安提弗勒陷落前,善于观察和思考的他就已经明白了状况的残酷,在教会的诱惑、压迫、威逼之下,父母抛弃儿女,徒弟暗杀师父,朋友互相攻击等事件层出不穷,而且这没有随着魔法帝国的初步垮塌而消失,相反更加酷烈,因为对很大一部分魔法师来说,没有再观望和犹豫的本钱了,要么背叛,要么死亡。

    “最好不要进行魔法实验,黑爪狗的嗅觉很敏锐。”费尔南多扳着脸提醒道,怕这位来自安提弗勒的**师太过自信于自身的实力。

    道格拉斯从储物袋内拿出厚厚的白纸,放到山洞内的石台上,仿佛在欣赏着最完美情人般看着它们:“放心,我有足以耗费掉我所有精力的数理研究。”

    “数理研究……你来自高塔?”听到魔法相关的事情,费尔南多的情绪稍微缓解了一点,饶有兴趣地问道,在他印象中,高塔几何是第一个让自己的魔法学习遭受挫折的东西,而且高塔之中的魔法师对数理研究充满狂热。就如同面前的道格拉斯。

    古代魔法帝国的魔法师们早就开始重视数理研究,因为这与法术模型的构建息息相关,并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比如高塔几何,可他们的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了法术学习和血脉研究之上,毕竟数理研究的成果很难立竿见影,只有少部分魔法师才以它们为乐趣,其中大部分是星相师,而高塔则是最有名的星相师组织之一。

    等到曙光战争爆发,教会开始占据上风。愿意和有空闲研究数理的法师就更稀少了。至少费尔南多从未见过在谈到数理研究时表情如此狂热的家伙。

    道格拉斯抬起头。自嘲地笑道:“事实上,我很想加入高塔,可他们不要我这个怪家伙,到安提弗勒陷落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很高兴你一直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古怪,如果你能少问点为什么,那将是一位非常不错的朋友。”费尔南多向来乐意打击别人,即使对方是位**师,他也一样不会改变。

    道格拉斯笑了笑,没有回应费尔南多的话。

    罗兰抱怨地看了费尔南多一眼,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来弥补他的错误?他不讽刺别人就不会说话了吗?白生了一副讨人喜欢的俊美长相!

    他咳嗽了一声:“道格拉斯先生,别管费尔南多,他是亚瑟这个野蛮帝国的后裔。从他口音就能听出来,对了,你需要什么事物,可以在这几天理一个清单,如果有特别紧迫的。现在就告诉我。”

    “没有。”道格拉斯摇了摇头,目送费尔南多和罗兰离开,清楚明白地知道,等他们再回来,就是自己接受考验的时候了。

    会是什么考验呢?

    …………

    沉默着离开森林,费尔南多和罗兰谁也没有说话,但却非常默契地改换了隐藏的地点,躲进了城里,走向埃雷坎子爵的别墅——这是他们最安全的藏身之处,只有组织最高层才知道的地方,也是守夜人们想象不到的地方。

    这位贵族还未继承男爵爵位的时候,在某次剿灭魔法师的行动中与“魔法师联合工会”的一位高阶法师勾搭上了,然后借助他的力量铲除了强有力的敌人,成功获取了爵位,后来又三番五次靠着“魔法师联合工会”的“情报”建立功勋,成为了子爵,是“魔法师联合工会”执行新战略以来拉拢到的第一位有分量贵族。

    费尔南多与罗兰早就变化了外貌,以众人熟悉的子爵家管事模样,大摇大摆地通过了正门,没有人怀疑,因为这确实就是他们,是他们明面上的身份。

    老管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沉默,对两名时常接受子爵特别命令的家伙没有多问一句。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罗兰刚洗漱了一下,就听到费尔南多那熟悉的暴力敲门声。

    “有事情?讨论怎么考验道格拉斯?”罗兰疑惑地问道,几天情绪紧绷的生活后,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费尔南多精神力场蔓延开来,随手关上房门,低声咆哮道:“罗兰,我们必须反击!”

    “暗杀秃鹫?”这是他们之前早就讨论过的事情,所以罗兰愣了一下后就反应了过来,谨慎地道,“我们得制定一个严密的计划,用其他人的行踪来引诱秃鹫,然后围杀他?”

    “不行。”费尔南多鲜红的双眼写满了认真和愤怒,“本森叛逃了,我们有多少人在这里,黑爪狗们很清楚,也许到时候不是我们围杀秃鹫,而是他们围杀我们了,你知道的,这种阴险的手段是黑爪狗的特长,而且我还想将本森一起干掉!”

    “这怎么可能?本森现在一定躲在裁判所里面,我们根本没办法将他引出来杀掉!”罗兰毫不犹豫地否决了费尔南的提议,“要不然我们再等一下,联络总部再来几位高阶魔法师,这样才比较有把握绞杀秃鹫。”

    费尔南多控制着怒气,摇了摇头:“秃鹫的嗅觉很敏锐,这几天一过,他就不会再那么鲁莽地突袭了,而是会联合本地的贵族和神职人员一起行动。甚至会赶去别的地区。”

    “那你打算怎么办?”罗兰不解地问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费尔南多到底是什么意思?

    费尔南多近乎咆哮地道:“直接袭击裁判所,干掉秃鹫和本森!他们肯定在那里!”

    “你疯了!”罗兰觉得不是费尔南多疯了,就是自己疯了。

    以前魔法帝国还存在的时候,确实有攻破过裁判所甚至大教堂的事例,但这一百年来,再没有哪位魔法师敢于直接进攻裁判所,这可是黑爪狗们的巢穴。有着强力的神术阵和高阶的守夜人。哪里是像阴沟里老鼠一样逃窜的魔法师能够打它主意的。自杀也得选个好办法啊!

    轻风吹过,费尔南多略显凌乱的头发飘荡了一下,如同暴风雨开始的前奏:“既然你都想不到,教会和黑爪狗们更加想不到。一百多年了,裁判所再没有被直接袭击过,他们的反应肯定会迟钝,到时候必然会非常混乱,我们只要在教堂和贵族们反应过来前,干掉秃鹫和本森,就能从容离开!”

    “这,这……可,可我们的实力……”罗兰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一下觉得这确实是秃鹫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一下又认为太疯狂太滑稽了。

    费尔南多没有笑意道:“我们有位**师。”

    “道格拉斯?”罗兰顿时清醒过来,魔法师的本能恢复,自语道,“整座城市最强的是秃鹫。八级天骑士,其他都是刚晋升的红衣主教或天骑士,也许还有几位背叛的高阶魔法师,但肯定没有**师,否则我们不会逃脱的那么轻松,至少损失三分之二的人员。”

    他来回踱起了步:“九环魔法诡异强大,**师的实力远远超过高阶,突袭的情况下,打破裁判所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会‘时间停止’就更好了,嗯,本森完全不知道我们会去接一位**师,除了加洛斯,只有会长先生才知道,嗯,实力对比没有问题,可道格拉斯还没有经受过考验?会不会出卖我们?”

    费尔南多依然板着脸:“这就是考验,杀掉秃鹫,他就是我们的一员了。”

    “这样啊……”罗兰觉得有成功的可能,但又很是摇摆,“但这会激怒教会啊,我怕到时候‘时光之心’会被派过来。”

    说到“时光之心”,他有着自己也未察觉的害怕,那位史诗骑士用魔法师的尸骨和鲜血铸就了自身的辉煌,甚至杀掉过一位传奇阁下,是无数魔法师的噩梦,是他们心目真正的深渊恶魔。

    说到这里,他一下醒悟,自己被费尔南多带着绕了好大一圈子:“我们有道格拉斯,完全可以用引诱的办法来干掉秃鹫,哪怕这是他们故意中计,也绝对想不到我们有**师,何必直接袭击裁判所?费尔南多,不要被愤怒蒙蔽了心灵,下次再找机会除掉本森。”

    费尔南多哼了一声:“预先让其他人撤离佩福斯郡,你也提前离开,教会再报复,也得先找到我们才行。”

    他的表情严肃了一点:“我们必须立刻干掉叛徒,只有证明我们有能力干掉叛徒,有能力给教会造成麻烦,贵族才愿意暗中与我们合作,支持我们造成更大的麻烦,才不会随意地背叛我们!”

    “罗兰,现在的局势有多危急,你应该很清楚,不愿意冒险就只有慢慢等死,必须展示我们的价值,这样才会得到帮助,一步一步退缩只会失去所有合作的机会。”

    罗兰咬牙切齿想了一会儿:“费尔南多,你要注意安全,尤其预防道格拉斯是内奸。”

    他这算是同意了费尔南多的建议,根据魔法师联合工会的规矩,只要分会两位首领都同意,那就可以展开行动了。

    费尔南多没有因为罗兰答应而露出笑意,双手紧握,压抑着怒气,准备到了合适的时机再爆发。

    …………

    森林内,隐秘据点附近。

    “我守在外面。”罗兰对费尔南多道,怕周围已经有守夜人埋伏。

    费尔南多点了点头,直接进入隐蔽的山洞。

    他刚刚越过最后的屏障,突然踩到了一张写满字的纸,满地都是这样的纸。

    看了看埋头苦写的道格拉斯,见他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已经非常凌乱,费尔南多好奇地拾起脚下的纸张,看起上面的内容。

    这一看,费尔南多就呆在了原地,他一直是公认的魔法天才,对数理也很有天赋,可纸张上写的公式、单词、符号,却让他有一种自己从来没学过数理的感觉!

    道格拉斯究竟在研究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