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章 魔法王冠上的明珠

第六章 魔法王冠上的明珠

    呆了几十秒后,费尔南多迫切地开口:“道格拉斯,你在研究什么数理问题?”

    他一向不会因为自己不知道,需要询问他人而羞愧,遇到感兴趣的事情时,更是无比急切,魔法知识和数理问题正是此类。

    道格拉斯在附近布置有警戒魔法阵,早就知道了费尔南多的进入,不过他没关心这个问题,依然沉浸在数理的海洋里,直到费尔南多开口,才慢慢抬起头道:“不规则事物的面积和体积计算,以及由此发展而来的相关问题。”

    他回答的同时,手中的羽毛笔并未停止,所以语言非常的书面化。

    而听到这个回答后,费尔南多的眼神立刻变得惊愕,鲜红的眼睛仿佛两轮灼热的太阳:“不规则事物的面积和体积计算,以及由此发展而来的相关问题?研究怎么处理曲线?”

    这是解析复杂法术模型的根本性问题,难倒了一代又一代魔法师,是魔法王冠上最耀眼的明珠,可之前研究的成果只能用于特殊情况,无法进行普及性的推广,这让诸多魔法师灰心丧气,甚至断言没有解决的办法,还不如花更多的精力在研究如何有效提高精神力之上,虽然进展不会大,但至少很快能看到回报。

    也正因为这样,费尔南多的内心才会一下变得惊涛骇浪,难以克制,因为从满地的纸张、陌生的符号、曲线图等可以大概看出,道格拉斯在这方面走得比任何人都远!

    如果真能解决这个问题,不管中阶,低阶,还是高阶,传奇,解析和铭刻法术模型的难度都会直线下降,二十年内,魔法师的实力将得到大幅度增长!

    道格拉斯差不多从研究中清醒过来,露出了微笑:“是的。虽然总是被人笑话不切实际,但我还是忍不住研究它,觉得它里面蕴藏着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

    “你是从什么角度思考的?”费尔南多脱口而出,接着回过神来,“如果你不想交流,可以不回答,我只是比较好奇。”

    在魔法知识的保密上,他还是比较注意的,不会贸然去窥探别人的机密,这可是引起过很多次魔法师私下仇杀的严重问题。但他生气勃勃的脸上写满了“告诉我吧”“告诉我吧”等单词。

    道格拉斯呵呵笑道:“没什么。我自己也被一些问题难住了。正需要有人和我交流,给我灵感,嗯,我是从无限分割再组合的角度出发……”

    他没有什么保密的想法。口若悬河地讲了下去,费尔南多虽然大部分听不懂,但好歹有数理基础在,智商也高,勉强能跟下去,并且不时对听不懂的地方提出疑问,而这让道格拉斯兴致更高,讲得更加深入。

    “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费尔南多已经走到了道格拉斯旁边,指着手中草稿纸上的某个符号。

    道格拉斯眼睛发亮地道:“我自己定义的符号。表示无穷大……”

    就这样,两人完全陷入了数理问题的讨论,遗忘了外面罗兰的存在。

    似乎过去很少有人会专心致志地与道格拉斯交流他最得意最喜欢的问题,所以他现在异常亢奋,没有了之前的和煦优雅。没有了如沐春风,只有眉梢眼角带着的激动和喜悦,只有滔滔不绝的话语,如同最啰嗦的老者。

    “你们在做什么?”罗兰在外面久等没有回音,可又没发现战斗爆发的迹象,秘法眼也能探测到费尔南多活着的气息,于是壮着胆子,带着满心的疑问走了进来,结果看到宛如当初自己在魔法塔学习的场景。

    道格拉斯现在的脸庞很是红润:“交流数理问题。”

    “看得出来。”罗兰微笑道,“可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什么事情?”道格拉斯平复了刚才热烈讨论的激动。

    费尔南多沉默了一下道:“今晚突袭这里的裁判所,击杀一位高排位守夜人和叛徒,不过,一切以安全为重,不要冒险,有异常情况立刻撤离。”

    罗兰惊讶地看着他,之前我们讨论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没有后面半句话。

    “我需要详细的情报,需要实力对比,神术阵分布等,只有这样,我才能决定答不答应。”道格拉斯很谨慎地道。

    罗兰赶紧将城内的情况分析了一遍,并将自己等人的推断和看法讲了出来。

    道格拉斯轻轻点头:“按照你们给的情报,成功的可能不小,因为守夜人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大胆到直接突袭他们,但也同样很危险,只要稍微耽搁,教堂那里反应过来,开启了神术阵和传送阵,我们就麻烦了。”

    当初教会为了击败魔法议会,是步步为营,这种大城市的教堂内肯定有通往各国首都的传送阵,“时光之心”、“真理之剑”,枢机主教等传奇强者可以在几分钟内来临,若是被城市的神术阵干扰困住,危险将无限度放大。

    “罗兰会拿魔法物品干扰教堂那里,不过顶多能争取到两三秒的时间,我们必须抓住机会逃走。”费尔南多说着初步讨论的计划。

    “这样可以,即使遇到黄金骑士,我也有把握迅速脱离战斗,除非他免疫时间停止。”道格拉斯透露自己会九环法术中最难学的几个之一,“时间停止”。

    “我会和你一起突袭裁判所的。”费尔南多压抑的愤怒泄露了一点。

    等到制定好详细的计划和备用的逃跑办法,罗兰悄悄地问费尔南多:“你为什么要强调安全为重,不能冒险?”

    费尔南多的表情很严肃:“因为我认为道格拉斯的价值比整个裁判所,整座城市高很多倍,甚至比我们整个联合工会还高,当然,除我之外。”

    罗兰再次愕然地看着好友,他一向喜欢打击别人,很少很少赞美人,可居然给了道格拉斯如此高的评价!即使最后的补充还是暴露了他的本性,但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吗?

    自己没进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费尔南多是不是被幻术控制了?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罗兰控制着内心的惊讶。小心地询问道。

    费尔南多恼怒地道:“哪里都能看得出来!这里,这里,这里!”

    他指着满地的草稿纸,然后小声地把道格拉斯的研究告诉了罗兰。

    “如果他成功,那我成为高阶魔法师的难度岂不是会降低不少?”罗兰兴奋地说道,他一向佩服好友,对他的判断比较信任。

    “谁知道呢,还有不少问题,也许他去见魔法女神的时候都还没能完成。”费尔南多忍不住损了道格拉斯一句。

    …………

    傍晚来临,夕阳西下。天边一片赤红。城门即将关闭。

    附近的一座丘陵之上。费尔南多站在临时布置的辅助魔法阵内,准备着法术。

    “他真的改进了那个魔法?”道格拉斯有些好奇地问着罗兰。

    罗兰略感自豪地道:“嗯,整个联合工会内部以及我熟悉的其他组织中,都没有谁能将这个魔法操纵得如此完美。就如同真实的变化。”

    费尔南多周身突地电流缠绕,附近几十千米内的天空开始变得阴暗,一朵朵乌云缓慢出现。

    “进城,未来三个小时内将有暴风雨。”费尔南多走出魔法阵,此时阴云还未密布。

    七环魔法“操控天气”!

    一场雷阵雨会有效地掩盖魔法波动的痕迹!

    而进了裁判所之后,里面有不少投降的魔法师,他们时常会练习法术,混在里面后就不怕被整座城市的防御神术阵感应到了。

    道格拉斯有点愕然地望着天空,正常的“操控天气”应该是魔法师迅速改变气候。在适应季节和当地条件的情况下,于极短时间内制造出雷阵雨、暴风雪等天气,一看就是魔法造成的效果,从未有人如同费尔南多这样,一点点地改变。仿佛正常的天象变化。

    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敏锐的守夜人和控制神术阵的红衣主教察觉。

    罗兰留在了城外,看守魔法阵,并将在暴风雨来临后飞到城市上空,监视教堂,必要时候用魔法物品借助闪电干扰它的运转,而费尔南多则带着道格拉斯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城,躲进了一家还算清净的酒馆。

    乌云越聚越多,空气越来越潮湿,感觉也越来越压抑,所有人都明白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于是街上行人愈发稀少,就连巡逻的士兵也在考虑去哪里避雨了。

    啪!

    一道闪电划破黑暗的天空,激发了剧烈的雷鸣。

    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一前一后走出了酒馆,向着裁判所方向走去。

    轰隆!

    闪电不息,雷声不断,当两人走到裁判所附近时,豆大的雨滴已经开始落下。

    裁判所是一间不起眼的二层黑色小楼,看起来普普通通,可却给人阴郁恐怖的感觉,是魔法师和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噩梦。

    “根据以前的资料,裁判所主体在小楼地底。”费尔南多提醒道。

    哗啦啦,暴雨倾盆而下,四周一片漆黑,隔绝了感官。

    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加快了脚步,做出仓惶的模样。

    “你们要干什么!”伪装成看门者的守夜人厉声问道。

    “大人,我们有重要的线索!关于魔法师的!”道格拉斯惶恐地说道。

    守夜人并不惊讶,仔细打量起两人,过去经常有人在黑夜里来裁判所告密。

    他的视线刚与道格拉斯的双眼接触,就仿佛沉沦入了无垠的星空,脸上露出急迫的表情:“你们怎么不早点来?我带你们去见队长!”

    淡淡的魔法波动淹没在了暴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