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裁判所之游”

第七章 “裁判所之游”

    暗黄色的厚地毯,高悬于天花板,满是烛台的吊灯,精致细腻的石制雕像,栩栩如生的壁画和浮雕,明亮温馨的氛围,让黑色小楼仿佛某位贵族的别墅,而不是让人闻名丧胆的“地狱”。

    这是“裁判所”给费尔南多和道格拉斯留下的第一个印象,他们跟随“看门人”穿过立满雕像的林荫小道后,正式进入了每一位魔法师都发自内心恐惧的地方。

    大厅之中,除了费尔南多、道格拉斯和“看门人”之外,再没有别的裁判所人员走动,可两人敏锐的感应里却察觉到暗处躲着好几个人,他们似乎是“裁判所”的第一道安全警戒。

    “看门人”脸色凝重,略露仓惶,一边走一边恼怒地道:“我怀疑你们对主的虔诚,这种事情应该第一时间就过来报告,要是耽误了大事,你们等着上火刑架吧。”

    顿了顿,他和缓了语气:“如果事情顺利,你们也将得到丰厚的奖赏。”

    “是是,大人。”道格拉斯作为唯唯诺诺的样子,费尔南多则低着头,什么也没说,仿佛被吓到了。

    “看门人”的“正常表现”和透露出的信息让暗处躲藏的“守夜人”们没有任何举动,仅仅是用骑士的直觉、神职人员的预感和魔法师的精神力场扫过了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在两人早有准备的情况下,这种检查毫无疑问没能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

    当然,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也没有过火地伪装成普通人。那样不太容易在神术阵之中掩饰魔法波动,他们扮演的是准备出卖同伴的低阶魔法师,这个身份半真半假,既有效地掩盖了事实,又不引人关注——安提弗勒陷落以后,类似的情况实在太多了,多到让人麻木。

    所以,作为“裁判所”第一道警戒线的守夜人们只是略微好奇到底有什么重要情报,但这种事情,他们没有资格关注。

    穿过大厅后。是一条东西方向的走廊。两边是一间间或紧缩或打开的房间。

    通过半敞开的房门,费尔南多发现里面是处理文字、档案和记载的普通神职人员,大部分连正式牧师的水准都没有。

    直到此时,他才和道格拉斯对视了一眼。从眼神和略微放松的表情中明白了彼此的心思。“裁判所”虽然还是按照最初的规定。布下了层层警戒和防御,像是最坚固的堡垒,但再完美的布置也需要人来操纵。大意而懈怠的人心让这一切如同虚设。

    到了走廊一半是,“看门人”忽然打开了一扇紧闭房门,门内没有任何装饰,灰扑扑的地面直接裸露了出来,一个向下的楼梯位于正中。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石制的灰色大门,上面绘刻着简单却充满深邃意味的神术符号,它们似乎是十顶象征着不同含义的王冠,以独特的层次和方式勾连起来。

    费尔南多和道格拉斯的眼睛同时微微眯起,感受到了它强大的力量,这扇大门应该是整个裁判所防御神术阵的直观体现,运转起来后,差不多等于一个九级的红衣主教了——当前教会的实力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只有传奇才能成为枢机主教。

    “恩赐之树……”费尔南多心中低语了一句,认出了这十顶王冠连成的标志。

    “看门人”在第四顶王冠处轻轻敲了几声,节奏有着明显的快慢变化,里面很快传出一道木然没有起伏的声音:“谁?什么事?”

    “第二小队,‘黄昏之触’,今天的‘看门人’,有两名低阶魔法师请来告密,情报非常重大,我担心他们有隐瞒或撒谎,所以带进来让队长亲自询问。”“看门人”条理分明地回答着,眼神凌厉清醒,可若仔细观察,他的瞳孔深处有着隐隐约约的发散和放大。

    正常情况下,告密者只能让“看门人”传递消息,然后由守夜人队长决定在什么地方询问他们,不过“看门人”的理由也光明正大,毕竟某些特殊、辨别谎言的神术阵只有“审讯室”才有,而且类似的违反规定的事情也不是一起两起了,频繁的胜利让守夜人们有些无视前辈们订立的细节性规矩,或者根本记不住,认为毫无必要。

    看守这道石门的守夜人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用神术阵核心外面三人的身份,三十秒后,他用没有平仄的语气道:“进来吧。”

    一道道光芒亮起,十顶“神术之冠”被圣洁笼罩,大门缓缓退开。

    道格拉斯内心吐了口气,略感欣喜,虽然在守夜人队长出来审问,自己也能控制住对方,但地底的裁判所内魔法师众多,法术波动容易被掩盖,若是在外面,只能依靠现在不断劈下的银白闪电和轰鸣的雷声了。

    大门之后是一道看不到尽头的甬道,看守的守夜人躲在黑暗里没有露面。

    甬道蜿蜒曲折,两侧有一排排银制烛台,但它们上面亮着的不是烛光,而是来自神术阵的圣洁光芒。

    光芒洒落,与阴郁黯淡的甬道形成鲜明对比,愈发让人感觉压抑和灰暗。

    穿过这条甬道,一下喧哗了起来,宽阔的大厅内,不少戴着黑手套的人来来往往,里面也夹杂着红色手套的“审讯人”,以及全身笼罩在灰暗斗篷内的“处刑人”。

    大厅周围有着一条条走廊,不时从里面传出魔法波动、神术波动的气息,显然有人在锤炼自己的能力或用它们审讯犯人。

    对于“看门人”和道格拉斯、费尔南多的步入,裁判所的人员们都没有太多关注,在他们看来,有正式守夜人带路,又通过了前面层层检查。还会有什么问题?

    “看门人”拐入了一条走廊,敲响了一扇画着黑色骷髅的房门。

    “进来。”里面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

    推开房门,费尔南多看到了一位脸颊细长像是毒蛇的中年男子。

    “他们是?”守夜人队长略微恼怒地问道。

    “看门人”随手将房门关上,把刚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下次不要这么鲁莽,先在上面做初步审讯。”守夜人队长批评了一句,可也没有太过严厉,接着他抬起头,看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你们知道‘黑暗风暴’躲在哪里?知道‘魔法师联合工会’的总部?”

    他双眼变得朦朦胧胧,墙上圣洁的光芒开始流淌。显然是在借助特殊神术阵的力量出其不意地寻找答案。

    对此。他信心十足,虽然自己只是五级的大骑士,但在神术阵帮助下,高阶的魔法师若无准备。也会被影响。对面两个低阶的魔法师更是没有可能反抗。

    忽然。他看到一双深邃幽暗的眼睛,里面繁星点点,圣洁迷人。

    “你们竟然真的知道!”守夜人队长猛地站了起来。声音变大了很多。

    淡淡的魔法波动,在流淌的圣光之下是如此的不起眼,混杂在周围类似的气息中更是接近于没有。

    守夜人队长来回踱步:“这件事情太重大了,我必须禀报‘代行者’他们!不行,还得请‘猎杀者’一起。”

    代行者是郡裁判所的巨头,也拥有高阶的实力。

    他打开房门,吩咐走过来的一位守夜人:“去请‘猎杀者’大人,让他去‘代行者’大人的房间,有重要情报,关于‘黑暗风暴’和魔法师联合工会的!”

    路过的那位守夜人赶紧点头,小跑步走向“猎杀者”的房间,这位大人就是为了追捕“黑暗风暴”才过来的!这种情报肯定得第一时间告诉他!

    “猎杀者”也就是费尔南多他们口中的“兀鹫”,这让他轻轻握紧了拳头,等待爆发。

    守夜人队长带着“看门人”和道格拉斯两人离开了房间,向着另外一条走廊的“代行者”房间而去,沿路上,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都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墙壁上隐藏的神术阵布置,得出了一个同样的结论,这里对魔法师很压制,要想一路打进来,会非常费力,可即使如此,自己两人却已经光明正大地站在了这里。

    再强的神术阵也能从“人心”打开突破口,上百年的胜利和安宁让一切都那样的松懈,没有一点外出执行任务的警惕和戒备。

    走着走着,守夜人队长忽然顿住,半是自语地道:“得把之前投降的魔法师也带去,让人他们当面对质。”

    于是,他转变了方向,先去了别的走廊。

    这是道格拉斯的意志,他必须确保“猎杀者”在自己等人之前赶到“代行者”的房间,然后一网打尽,毕竟“守夜人队长”和“看门人”被控制的事实很难瞒过“代行者”,到时候,恐怕就必须放弃“猎杀者”这个目标了——时间不够,只要行动就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然后在教堂察觉前逃离。

    房间内,本森喝着平时会影响自己理智的烈酒,表情是难以言喻的放松,再也没有了担惊受怕和惴惴不安。

    当然,也只有喝醉,才能让自己忘记好友临死前不可置信的怨毒眼神。

    “跟我‘代行者’那里,有的魔法师提供情报,你帮忙做一下鉴别。”守夜人队长很客气。

    本森是位脸色红润的年轻男子,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微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瞄了一眼守夜人队长身后的道格拉斯,觉得非常陌生,不过组织内自己认识的法师也不多,觉得陌生很正常。

    而变化了容貌和气息的费尔南多也瞒过了本森,他只是好笑地想道,居然还有这么矮的男性魔法师。

    他完全没想过费尔南多敢闯到这里,这可是“宗教裁判所”!

    一路之上,本森没有太关注两名魔法师,只有低阶的他们对自己的地位构不成危险,所以更多的是在和守夜人队长交谈,力求打好人际关系。

    守夜人队长抓住大厅内的人员问了几句,确认了“猎杀者”已经走向了“代行者”房间,于是他加快步伐,害怕上司责怪般赶了过去。

    “代行者”的房间被,穿着黑色皮甲,戴着阴影头盔的“猎杀者”坐在暗红色的靠背椅上,询问着对面一身银白盔甲的“代行者”:“真的有‘黑暗风暴’的下落。”

    “他们还没过来,我也不清楚,但‘狮子’不会盲目邀请你的。”代行者回答道,

    “狮子”是守夜人队长的代号。

    “猎杀者”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像是融入了黑暗般安静等待。

    脚步声传来,有人敲响了房门。

    “进来。”“代行者”知道是“狮子”过来了。

    房门缓缓打开,看着门口的“猎杀者”心跳忽然加快,从尸山血海中晋升的他有了一种死亡来临的直觉。

    “不好!”他想都没想就往房门冲去,丰富的经验告诉他,只有往前打断对方,才能获得活下来的机会。

    可是,他眼前的一切全部变得灰白黯淡,所有都静止了下来,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未完待续……)